廣州連續8年躋身高收入城市之列 《廣州藍皮書:廣州社會發展報告(2018)》發布

來源:金羊網 作者:黃宙輝 發表時間:2018-10-16 23:08

金羊網訊 記者黃宙輝、實習生吳大海、通訊員陳彩明報道:10月16日,廣州市社會科學院聯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了《廣州藍皮書:廣州社會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指出,自2010年開始,廣州就已躋身高收入城市之行列,去年人均GDP是高收入城市標準的近2倍;未來20年,廣州老齡化程度將不斷加劇,吸納新移民將是保持常住人口數量的關鍵;26-40歲的市民對房價上漲最焦慮。

廣州人均GDP逼近高收入城市標準2倍

“一個地區經濟所處階段是掌握其經濟發展情況的重要尺度。”該報告執行主編、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社會學與社會政策研究所所長黃玉介紹,世界銀行按照2015年人均國民收入標準將不同國家劃分為高收入國家、上中等收入國家、中等收入國家、下中等收入國家、低收入國家五個等級,而高收入國家的標準是人均國民收入大于12746美元,折算為人民幣是大于79387元。

參照世界銀行的標準,廣州在2010年人均GDP已經達到84568元,已步入“高收入”城市行列,發展到2017年,廣州人均GDP達到148314元,接近高收入城市標準線的2倍。而按照錢納裏6個地區經濟發展階段的分類,2017年,廣州也已經超過136541元的標準,步入經濟發展的最高階段——發達經濟高級階段。高收入城市的身份,廣州已經無可置疑。

過去20年廣州年輕人口減少了30%

報告指出,廣州的“老少比”由2000年的37.13%擴大至2010年的60.86%,整體社會呈老齡化趨勢,在2040年前,這一趨勢只會加速不會減緩。黃玉説,係統動力學倣真模型數據預示,自2025年起,人口死亡率將快速攀升,2030-2040年的人口死亡率將達到現在的兩倍左右。人口死亡率的變化表明了人口老齡化的速度,這一數據説明目前廣州的老齡化社會的形成正在加速,到2030年老齡化的程度將在現有程度上增長一倍左右。

過去20年,低生育率已使廣州年輕人口減少了30%。更為嚴峻的是,目前我國生育率已經降到了1.5以下,遠遠低于2.1的更替生育率。這意味著下一代人將比上一代人再減少30%。到2040年,這些新生人口正是勞動力供應的主力,這意味著即使通過生育制度增加生育率,也無法減緩2040年前全國勞動力供應減少的趨勢。

根據模型預測,廣州常住人口的變化主要取決于人口的凈遷入。對廣州2040年內人口規模影響最大的兩個因素分別是以教育為代表的公共服務和城市生活品質。如果想要打贏未來城市人口爭奪戰,公共服務和城市生活品質將是重要切入點。

26-40歲的市民對房價上漲最焦慮 

隨著廣州經濟社會持續快速發展,人民生活幸福感不斷提高。黃玉介紹,報告中來自于廣州市1001個家庭戶樣本的入戶抽樣調查數據顯示,超過8成受訪對象的家庭擁有自有住房,超3成家庭擁有私人汽車。廣州社會心態調查報告根據2017年通過線上收集1611份有效問卷的數據顯示,廣州市民對廣州的認同感較高,總體上幸福感較高。對“總的來説,您覺得自己的生活幸福嗎?”的回答中,選擇“很幸福”和“比較幸福”二者的比例之和為68.8%,選擇“不太幸福”和“不幸福”二者的比例之和為7.1%。

報告的結果也顯示,廣州本地戶籍者的幸福感略高于非本地戶籍被調查者,不同性別的幸福感的得分差別不大。廣州市民對房價上漲、交通堵塞和未來預期的焦慮程度較高,對養老問題、社會治安和子女教育問題的焦慮程度較低。其中,26-40歲的被調查者對房價上漲的焦慮程度明顯高于其他年齡段。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廣州連續8年躋身高收入城市之列 《廣州藍皮書:廣州社會發展報告(2018)》發布

金羊網  作者:黃宙輝  2018-10-16

金羊網訊 記者黃宙輝、實習生吳大海、通訊員陳彩明報道:10月16日,廣州市社會科學院聯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了《廣州藍皮書:廣州社會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指出,自2010年開始,廣州就已躋身高收入城市之行列,去年人均GDP是高收入城市標準的近2倍;未來20年,廣州老齡化程度將不斷加劇,吸納新移民將是保持常住人口數量的關鍵;26-40歲的市民對房價上漲最焦慮。

廣州人均GDP逼近高收入城市標準2倍

“一個地區經濟所處階段是掌握其經濟發展情況的重要尺度。”該報告執行主編、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社會學與社會政策研究所所長黃玉介紹,世界銀行按照2015年人均國民收入標準將不同國家劃分為高收入國家、上中等收入國家、中等收入國家、下中等收入國家、低收入國家五個等級,而高收入國家的標準是人均國民收入大于12746美元,折算為人民幣是大于79387元。

參照世界銀行的標準,廣州在2010年人均GDP已經達到84568元,已步入“高收入”城市行列,發展到2017年,廣州人均GDP達到148314元,接近高收入城市標準線的2倍。而按照錢納裏6個地區經濟發展階段的分類,2017年,廣州也已經超過136541元的標準,步入經濟發展的最高階段——發達經濟高級階段。高收入城市的身份,廣州已經無可置疑。

過去20年廣州年輕人口減少了30%

報告指出,廣州的“老少比”由2000年的37.13%擴大至2010年的60.86%,整體社會呈老齡化趨勢,在2040年前,這一趨勢只會加速不會減緩。黃玉説,係統動力學倣真模型數據預示,自2025年起,人口死亡率將快速攀升,2030-2040年的人口死亡率將達到現在的兩倍左右。人口死亡率的變化表明了人口老齡化的速度,這一數據説明目前廣州的老齡化社會的形成正在加速,到2030年老齡化的程度將在現有程度上增長一倍左右。

過去20年,低生育率已使廣州年輕人口減少了30%。更為嚴峻的是,目前我國生育率已經降到了1.5以下,遠遠低于2.1的更替生育率。這意味著下一代人將比上一代人再減少30%。到2040年,這些新生人口正是勞動力供應的主力,這意味著即使通過生育制度增加生育率,也無法減緩2040年前全國勞動力供應減少的趨勢。

根據模型預測,廣州常住人口的變化主要取決于人口的凈遷入。對廣州2040年內人口規模影響最大的兩個因素分別是以教育為代表的公共服務和城市生活品質。如果想要打贏未來城市人口爭奪戰,公共服務和城市生活品質將是重要切入點。

26-40歲的市民對房價上漲最焦慮 

隨著廣州經濟社會持續快速發展,人民生活幸福感不斷提高。黃玉介紹,報告中來自于廣州市1001個家庭戶樣本的入戶抽樣調查數據顯示,超過8成受訪對象的家庭擁有自有住房,超3成家庭擁有私人汽車。廣州社會心態調查報告根據2017年通過線上收集1611份有效問卷的數據顯示,廣州市民對廣州的認同感較高,總體上幸福感較高。對“總的來説,您覺得自己的生活幸福嗎?”的回答中,選擇“很幸福”和“比較幸福”二者的比例之和為68.8%,選擇“不太幸福”和“不幸福”二者的比例之和為7.1%。

報告的結果也顯示,廣州本地戶籍者的幸福感略高于非本地戶籍被調查者,不同性別的幸福感的得分差別不大。廣州市民對房價上漲、交通堵塞和未來預期的焦慮程度較高,對養老問題、社會治安和子女教育問題的焦慮程度較低。其中,26-40歲的被調查者對房價上漲的焦慮程度明顯高于其他年齡段。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