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兩山論”從這裡發軔,治污格局在這裡煥新

來源:中國環境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11 18:26

  涼風習習,花香淡淡,夏末的傍晚,信步在杭州城區千年古運河邊,碧波映襯著如畫的河岸,粉墻黛瓦、槳聲燈影,古老與現代融為一體,讓人沉醉。

  1974年8月,浙江省第一次全省環境保護會議在莫幹山召開;同年11月,成立浙江省環境保護領導小組,開創全省環境保護事業的第一步。1981年4月,浙江省環境保護局成立,治污有了專職部門,也開啟了浙江治污的漫漫征程。新世紀以來,為了進一步深化環境保護的成果,改善環境品質、改善民生福祉,拓展已經取得的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成果,浙江省開始了從“綠色浙江”,到生態省建設,再到生態文明建設的實踐探索,生態環境保護進入新的歷史時期。

  四十年來,浙江省委省政府以治水工作為重點,堅定不移地推進環境改革,一張藍圖繪到底、層層深入譜新篇,治出了環境改善、水清岸美的新成效,治出了轉型升級、騰籠換鳥的新局面,治出了全民參與、共治共用的新氣象。

  治污思路變革,治出一張藍圖、層層深入的新格局

  群山蒼翠,竹海綿延,清澈見底的河水穿村而過。如今的“兩山”理念發源地湖州市安吉縣,正將“綠水青山”源源不斷地轉化為“金山銀山”。然而,當年的安吉卻因治污而面臨痛苦的深淵。

  改革開放後,為摘掉貧困縣“帽子”,這裡“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結果是財政上去,但青山被毀,污水橫流。1998年,浙江開展了杭嘉湖地區水污染防治倒計時“零點行動”,安吉首當其衝,忍痛關停了全省最大的納稅企業——安吉造紙廠。

  這只是浙江的一個縮影。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敢為人先的浙江人書寫了發展傳奇,從資源小省一躍成為經濟大省,浙江較早地遇到了“成長的煩惱”。由於經濟增長方式尚未根本轉變,城鄉基礎設施建設滯後,水資源開發、利用和保護面臨嚴峻挑戰。

  安吉的“零點行動”,只是浙江上世紀“貼膏藥”式治水“祛痛”的一個片段。

  1983年,為治理蘭溪老工業基地發展給蘭江水系帶來的污染,省人大審議通過了《關於抓緊治理蘭江水系污染的決定》;1988年,為保護浙江名湖之一、紹興黃酒的釀造水源鑒湖,省人大審議通過了《浙江省鑒湖水域保護條例》;……但是,延續了20多年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重點區域、重點保護”的治水思路,並沒有剎住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環境污染,浙江的水環境品質依然不容樂觀。

  2002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一針見血指出浙江發展面臨的瓶頸:再走“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粗放經營老路,“國家政策不允許,資源環境不允許,人民群眾也不答應”。

  經過認真細緻地調研,2003年6月,習近平作出了“發揮浙江八個方面優勢、推進八個方面舉措”的“八八戰略”戰略決策部署,“進一步發揮浙江的生態優勢,創建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作為一個方面寫入其中,為浙江生態文明建設先行先試、領先率先的實踐探索提供了有力的戰略指引。

  2005年8月,習近平來到安吉余村。在與村民們的座談調研中,他首次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科學論斷。

  思想明確了,觀念變革了,浙江的治污工作格局也為之一新。

  2004年起,浙江啟動實施了針對錢塘江、甌江、椒江、甬江、苕溪、運河、飛雲江、鰲江8大水系和全省11個設區市環保重點監管區治理的“811”環境污染整治行動,並一連開展了重點為全面防治各類污染、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建設美麗浙江等各有側重、各具特色的四輪“811”行動。浙江在全國率先全面建成縣以上城市污水、生活垃圾集中處理設施,率先建成環境品質和重點污染源自動監控網路;環境治理力度和改善幅度全國領先。

  治污舉措變革,治出環境改善、水清岸美的新成效

  在以“加強環境綜合治理,大力推進環境品質的全面提升”為基礎和核心的生態省建設指引下,在“811”行動推動下,浙江全省水環境品質持續好轉。然而,監測數據顯示大江大河水環境的改善,與群眾對身邊環境的感觀卻並不相符。

  2013年初,一則溫州商人春節回鄉“20萬元邀請環保局長下‘黑臭河’游泳20分鐘”的微網志刷爆全國。

  痛定思痛,一場以“治污水”為大拇指的“治污水、防洪水、排澇水、保供水、抓節水”“五水共治”戰役在浙江全面打響。

  為整治微網志曝光的金光堡河,溫州瑞安市實施六大工程,狠抓“截、清、治、修”四個環節,落實清單管理,共鋪設污水管網上百公里,清除淤泥2.2萬方,清運垃圾8000噸,拆除沿岸“低小散”企業廠房和違章建築1.7萬平方米,並安裝了6個攝像頭實時監控河道和排污口,嚴防嚴控污水直排偷排。

  數載堅持,華麗蛻變。“現在河邊的污染源處理了,水質變得清澈,河岸也美多了。”當年發微網志曝光的金增敏回鄉,實地看了整治後的金光堡河深有感慨。

  在治水工作中,浙江逐步探索實施了一系列水岸同治、標本兼治的改革措施:為破解原來“九龍治水”的困局,浙江省委、省政府在生態省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的框架下,成立了“五水共治”工作領導小組,由省委書記、省長任組長,全面統籌協調治水工作。省、市、縣均設立了實體運作的治水辦(河長辦),形成了黨委、政府、人大、政協四套班子齊上陣,省、市、縣、鄉、村五級6萬多名河長“管治保”的組織推進體系,為治水工作全面、深入、長效實施“保駕護航”。

  在治水舉措上,浙江注重抓好全局治污,從截污納管、清除底泥、産業整治、生態修復“截、清、治、修”四個環節入手,深入實施水質清單、成因清單、治理項目清單、銷號報結清單、提標深化清單等“五張清單”,全面推進截污納管、河湖庫塘清淤、工業整治、農業農村面源治理、排放口整治和生態配水與修復等六大工程。

  如今,浙江所有河道已基本消除了“黑、臭、臟”等感觀污染,全省水環境品質也實現了逐年持續改善,並在國家首次“水十條”考核中名列全國第一。

  浙江省治水辦(河長辦)常務副主任、省環保廳廳長方敏自豪地表示,浙江治水治出了環境改善、水清岸美的新成效,垃圾河、黑臭河變成了景觀河,門前屋後的臭水溝變成了親水池,重現了江南水鄉美景。

  治污方向變革,治出轉型升級、騰籠換鳥的新局面

  水環境污染,問題在水裏,源頭在岸上,根子在産業。

  “以最小的資源環境代價謀求經濟、社會最大限度的發展,以最小的社會、經濟成本保護資源和環境,既不為發展而犧牲環境,也不為單純保護而放棄發展,既創建一流的生態環境和生活品質,又確保社會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從而走上一條科技先導型、資源節約型、清潔生産型、生態保護型、迴圈經濟型的經濟發展之路。”習近平在浙江建設生態省之初就明確了環境與經濟辯證關係。

  根據這一思路,浙江邁出了治水促轉型的改革之路,緊緊扭住“産業”這個“牛鼻子”,按照“關停淘汰一批、整治提升一批、搬遷入園一批”的原則,率先對電鍍、印染、造紙、化工等六大重污染高耗能行業進行了整治提升,並持續向更多行業覆蓋,不僅從根子上逐步解決了水環境污染問題,還以治水倒逼産業結構調整,促進經濟轉型升級。

  金華浦江這座聞名遐邇的“中國水晶玻璃之都”便是浙江治水促轉型探索改革中的排頭兵。2013年,浙江省“五水共治”發令槍在浦江打響。如何剎住污染,還百姓一江碧水,又能推進産業經濟發展?浦江在“壯士斷腕”同時“別具慧眼”,不僅拆除違建水晶加工場所110多萬平方米,關停取締水晶加工戶2萬多戶,轉移流動人口10萬餘;又投資約20億元,新建中部、東部、南部、西部4個水晶集聚園區,實現統一治污、集聚發展;還大力發展美麗經濟,促進鄉村振興。鐵腕治水、科學治水之下,昔日的垃圾河成了天然游泳池,國內現代化的水晶集聚園區拔地而起,浦江電子商務總量上升到全省前三,水晶産業産值不降反升,農家樂民宿經濟更是以284%的速度高速增長……

  如今在浙江,類似例子不勝枚舉。全省各地均借治水去産能促轉型。近五年來,浙江就累計關停淘汰“臟亂差”“低小散”企業4萬餘家,整治提升2萬多家,建成相關園區60來個。2017全省規模以上裝備製造業、高新技術産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2.8%、11.2%和12.2%,均快於規上工業8.3%的增速;全省高耗能産業增加值佔規模以上工業比重從2013年的37.2%下降到2017年的32.6%。

  “浙江治水治出了轉型升級、騰籠換鳥的新局面,倒逼、加快淘汰落後産能,為新興産業的發展騰出了空間。”方敏説,以産業集聚、企業集中、資源集約和低耗、減排、高效為特徵的綠色生産方式正在浙江逐步形成。

  據浙江省統計局調查統計,2014年以來,連續四年浙江全省社會公眾對治水的支援度均達到96%以上,並且滿意度也在逐年提高。

編輯: alan
數字報

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兩山論”從這裡發軔,治污格局在這裡煥新

中國環境報  作者:  2018-10-11

  涼風習習,花香淡淡,夏末的傍晚,信步在杭州城區千年古運河邊,碧波映襯著如畫的河岸,粉墻黛瓦、槳聲燈影,古老與現代融為一體,讓人沉醉。

  1974年8月,浙江省第一次全省環境保護會議在莫幹山召開;同年11月,成立浙江省環境保護領導小組,開創全省環境保護事業的第一步。1981年4月,浙江省環境保護局成立,治污有了專職部門,也開啟了浙江治污的漫漫征程。新世紀以來,為了進一步深化環境保護的成果,改善環境品質、改善民生福祉,拓展已經取得的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成果,浙江省開始了從“綠色浙江”,到生態省建設,再到生態文明建設的實踐探索,生態環境保護進入新的歷史時期。

  四十年來,浙江省委省政府以治水工作為重點,堅定不移地推進環境改革,一張藍圖繪到底、層層深入譜新篇,治出了環境改善、水清岸美的新成效,治出了轉型升級、騰籠換鳥的新局面,治出了全民參與、共治共用的新氣象。

  治污思路變革,治出一張藍圖、層層深入的新格局

  群山蒼翠,竹海綿延,清澈見底的河水穿村而過。如今的“兩山”理念發源地湖州市安吉縣,正將“綠水青山”源源不斷地轉化為“金山銀山”。然而,當年的安吉卻因治污而面臨痛苦的深淵。

  改革開放後,為摘掉貧困縣“帽子”,這裡“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結果是財政上去,但青山被毀,污水橫流。1998年,浙江開展了杭嘉湖地區水污染防治倒計時“零點行動”,安吉首當其衝,忍痛關停了全省最大的納稅企業——安吉造紙廠。

  這只是浙江的一個縮影。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敢為人先的浙江人書寫了發展傳奇,從資源小省一躍成為經濟大省,浙江較早地遇到了“成長的煩惱”。由於經濟增長方式尚未根本轉變,城鄉基礎設施建設滯後,水資源開發、利用和保護面臨嚴峻挑戰。

  安吉的“零點行動”,只是浙江上世紀“貼膏藥”式治水“祛痛”的一個片段。

  1983年,為治理蘭溪老工業基地發展給蘭江水系帶來的污染,省人大審議通過了《關於抓緊治理蘭江水系污染的決定》;1988年,為保護浙江名湖之一、紹興黃酒的釀造水源鑒湖,省人大審議通過了《浙江省鑒湖水域保護條例》;……但是,延續了20多年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重點區域、重點保護”的治水思路,並沒有剎住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環境污染,浙江的水環境品質依然不容樂觀。

  2002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一針見血指出浙江發展面臨的瓶頸:再走“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粗放經營老路,“國家政策不允許,資源環境不允許,人民群眾也不答應”。

  經過認真細緻地調研,2003年6月,習近平作出了“發揮浙江八個方面優勢、推進八個方面舉措”的“八八戰略”戰略決策部署,“進一步發揮浙江的生態優勢,創建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作為一個方面寫入其中,為浙江生態文明建設先行先試、領先率先的實踐探索提供了有力的戰略指引。

  2005年8月,習近平來到安吉余村。在與村民們的座談調研中,他首次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科學論斷。

  思想明確了,觀念變革了,浙江的治污工作格局也為之一新。

  2004年起,浙江啟動實施了針對錢塘江、甌江、椒江、甬江、苕溪、運河、飛雲江、鰲江8大水系和全省11個設區市環保重點監管區治理的“811”環境污染整治行動,並一連開展了重點為全面防治各類污染、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建設美麗浙江等各有側重、各具特色的四輪“811”行動。浙江在全國率先全面建成縣以上城市污水、生活垃圾集中處理設施,率先建成環境品質和重點污染源自動監控網路;環境治理力度和改善幅度全國領先。

  治污舉措變革,治出環境改善、水清岸美的新成效

  在以“加強環境綜合治理,大力推進環境品質的全面提升”為基礎和核心的生態省建設指引下,在“811”行動推動下,浙江全省水環境品質持續好轉。然而,監測數據顯示大江大河水環境的改善,與群眾對身邊環境的感觀卻並不相符。

  2013年初,一則溫州商人春節回鄉“20萬元邀請環保局長下‘黑臭河’游泳20分鐘”的微網志刷爆全國。

  痛定思痛,一場以“治污水”為大拇指的“治污水、防洪水、排澇水、保供水、抓節水”“五水共治”戰役在浙江全面打響。

  為整治微網志曝光的金光堡河,溫州瑞安市實施六大工程,狠抓“截、清、治、修”四個環節,落實清單管理,共鋪設污水管網上百公里,清除淤泥2.2萬方,清運垃圾8000噸,拆除沿岸“低小散”企業廠房和違章建築1.7萬平方米,並安裝了6個攝像頭實時監控河道和排污口,嚴防嚴控污水直排偷排。

  數載堅持,華麗蛻變。“現在河邊的污染源處理了,水質變得清澈,河岸也美多了。”當年發微網志曝光的金增敏回鄉,實地看了整治後的金光堡河深有感慨。

  在治水工作中,浙江逐步探索實施了一系列水岸同治、標本兼治的改革措施:為破解原來“九龍治水”的困局,浙江省委、省政府在生態省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的框架下,成立了“五水共治”工作領導小組,由省委書記、省長任組長,全面統籌協調治水工作。省、市、縣均設立了實體運作的治水辦(河長辦),形成了黨委、政府、人大、政協四套班子齊上陣,省、市、縣、鄉、村五級6萬多名河長“管治保”的組織推進體系,為治水工作全面、深入、長效實施“保駕護航”。

  在治水舉措上,浙江注重抓好全局治污,從截污納管、清除底泥、産業整治、生態修復“截、清、治、修”四個環節入手,深入實施水質清單、成因清單、治理項目清單、銷號報結清單、提標深化清單等“五張清單”,全面推進截污納管、河湖庫塘清淤、工業整治、農業農村面源治理、排放口整治和生態配水與修復等六大工程。

  如今,浙江所有河道已基本消除了“黑、臭、臟”等感觀污染,全省水環境品質也實現了逐年持續改善,並在國家首次“水十條”考核中名列全國第一。

  浙江省治水辦(河長辦)常務副主任、省環保廳廳長方敏自豪地表示,浙江治水治出了環境改善、水清岸美的新成效,垃圾河、黑臭河變成了景觀河,門前屋後的臭水溝變成了親水池,重現了江南水鄉美景。

  治污方向變革,治出轉型升級、騰籠換鳥的新局面

  水環境污染,問題在水裏,源頭在岸上,根子在産業。

  “以最小的資源環境代價謀求經濟、社會最大限度的發展,以最小的社會、經濟成本保護資源和環境,既不為發展而犧牲環境,也不為單純保護而放棄發展,既創建一流的生態環境和生活品質,又確保社會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從而走上一條科技先導型、資源節約型、清潔生産型、生態保護型、迴圈經濟型的經濟發展之路。”習近平在浙江建設生態省之初就明確了環境與經濟辯證關係。

  根據這一思路,浙江邁出了治水促轉型的改革之路,緊緊扭住“産業”這個“牛鼻子”,按照“關停淘汰一批、整治提升一批、搬遷入園一批”的原則,率先對電鍍、印染、造紙、化工等六大重污染高耗能行業進行了整治提升,並持續向更多行業覆蓋,不僅從根子上逐步解決了水環境污染問題,還以治水倒逼産業結構調整,促進經濟轉型升級。

  金華浦江這座聞名遐邇的“中國水晶玻璃之都”便是浙江治水促轉型探索改革中的排頭兵。2013年,浙江省“五水共治”發令槍在浦江打響。如何剎住污染,還百姓一江碧水,又能推進産業經濟發展?浦江在“壯士斷腕”同時“別具慧眼”,不僅拆除違建水晶加工場所110多萬平方米,關停取締水晶加工戶2萬多戶,轉移流動人口10萬餘;又投資約20億元,新建中部、東部、南部、西部4個水晶集聚園區,實現統一治污、集聚發展;還大力發展美麗經濟,促進鄉村振興。鐵腕治水、科學治水之下,昔日的垃圾河成了天然游泳池,國內現代化的水晶集聚園區拔地而起,浦江電子商務總量上升到全省前三,水晶産業産值不降反升,農家樂民宿經濟更是以284%的速度高速增長……

  如今在浙江,類似例子不勝枚舉。全省各地均借治水去産能促轉型。近五年來,浙江就累計關停淘汰“臟亂差”“低小散”企業4萬餘家,整治提升2萬多家,建成相關園區60來個。2017全省規模以上裝備製造業、高新技術産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2.8%、11.2%和12.2%,均快於規上工業8.3%的增速;全省高耗能産業增加值佔規模以上工業比重從2013年的37.2%下降到2017年的32.6%。

  “浙江治水治出了轉型升級、騰籠換鳥的新局面,倒逼、加快淘汰落後産能,為新興産業的發展騰出了空間。”方敏説,以産業集聚、企業集中、資源集約和低耗、減排、高效為特徵的綠色生産方式正在浙江逐步形成。

  據浙江省統計局調查統計,2014年以來,連續四年浙江全省社會公眾對治水的支援度均達到96%以上,並且滿意度也在逐年提高。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