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説快遞櫃超時要收費 部分地區快遞派送費漲價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11 07:32

■工作人員將“共用快遞盒”放到傳送帶上,準備進行分揀運輸(資料圖)。新華社發

  網友擔憂:還能不能輕易“剁手”?

  據新華社電 距離“雙11”還有一個多月,多家快遞公司開始釋放“漲費”信號。近期,中通、韻達、圓通、申通四家快遞企業相繼宣佈,從10月1日起調整部分地區快遞派送費。其中韻達、圓通和申通均表示,上調上海地區的派送費,幅度為0.5元/單。

  九月中旬,廈門、杭州等地居民反映,小區免費使用的快遞櫃不知何時起突然開始提示收費。從寄件到取件,圍繞一個包裹的資費話題讓不少網友擔憂:還能不能輕易“剁手”?

  從快遞櫃到派送費 包裹“漲聲”頻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快遞櫃超時要收費了,在輸入取件碼後,螢幕上就會彈出一個二維碼讓我掃,必須要支付一元才能獲取一個新的取件碼,才能把件取出來。”近日,廈門市民楊先生反映,由於時常要出差,會出現快遞存放在快遞櫃中超過24小時的情況,他不得不為此支付一定金額的“超時費”。

  記者梳理近期媒體報道發現,從“超8小時,1天1元”到“超24小時,1天1元”,國內多家快遞櫃公司都已上線了“超時收費”的功能。

  9月21日,中通快遞在其官網發佈通知稱,從10月1日起調整全國到上海地區的快遞費用,其他地區的快遞費用調整時間另行告知。此後,韻達、圓通、申通三家快遞企業也相繼宣佈提高上海地區的派送費,幅度為0.5元/單。

  業內人士表示,所謂的派送費是發件網點支付給派件網點的費用,派送費的上漲並不會直接影響快遞價格。

  記者了解到,這並非快遞公司首次上漲派送費。近年來,國內多家快遞公司都曾在旺季前上調派送費。2015年“雙11”之前,國內主要加盟制快遞公司都曾將派送費最低標準上調至2元/件。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國家郵政局今年發佈的《2017年郵政行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我國民營快遞企業業務量市場份額已達到92.2%,快遞與包裹服務品牌集中度指數CR8為78.7(行業前8大企業佔有的市場份額總額)——這意味著以“通達係”為主的民營快遞企業佔據多數市場份額。而另一方面,快遞櫃已成為越來越多快遞員派送時的首選,由此,無論是某些區域的快遞櫃收費還是可能造成的快遞派送費上調,都將與多數消費者的利益相關。

  派送費上漲或帶來快遞費上漲

  福州市一名快遞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作為勞動密集型産業,人力成本已經成為快遞網點不容忽視的問題。由於工資普遍偏低,壓力大,不少快遞員已經轉投外賣行業,因此不得不提高快遞員待遇,“本次上漲的派送費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留住快遞員。”

  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表示,除了人力成本外,紙張等原材料價格上漲、X光機、實名收寄等監管成本攀升都對快遞企業和網點形成了一定的盈利壓力。

  而快遞櫃同樣面臨成本壓力。一名快遞物流行業人士分析,每一組快遞櫃安裝入駐小區,每年的基礎成本往往達到數千元甚至上萬元不等。其成本既包括了安裝快遞櫃所需的場地租金,也包括安裝之後的日常管理、維護等費用。目前,各家快遞櫃的盈利方式單一,甚至缺乏比較清晰的盈利模式,面向快遞員和用戶收取一定費用,成了減縮成本的一種方式。

  目前,部分快遞櫃面向消費者收取超時費已成事實,那上漲的派送費最終將從誰的口袋支出?記者就此事諮詢了快遞行業多方人員,但多數未予回應。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表示,根據以往經驗,派送費上漲會由企業優先消化,如果無法消化,最終可能會通過提高商家快遞費的方式,間接由消費者買單。

  趙小敏認為,此次派送費上漲很可能帶來快遞費上漲。他表示,對於寄件客戶而言,由於大宗客戶簽訂的多是年度合同,此輪漲價對其影響有限,但一定程度上會影響散戶。

  快遞業應提升 與用戶的良性互動

  記者了解到,隨著成本壓力上升和行業競爭加劇,快遞網點毛利率呈下滑趨勢。據中金公司此前發佈的快遞行業數據顯示,快遞行業毛利率已從2007年約30%的水準,下滑至目前5%—10%的水準。在這種背景下,網點想漲快遞費卻又困難重重,一名電商行業從業者告訴記者,快遞行業提供的服務同質化嚴重,對價格較為敏感,一旦一家快遞漲價,身為客戶,極有可能選擇其他品牌。

  “價格上漲沒有問題,關鍵是錢怎麼分,快遞企業應當在價格傳導機制上著力,根據各個網點競爭激烈程度、收發快件比例、客戶結構等進行利益平衡,一旦調價要確保能體現到網路與快遞員的服務及其收入的變化上。”趙小敏表示,長期以來,加盟制快遞企業網點受困于價格戰影響,網點和快遞員承擔了巨大壓力,快遞企業需要在網路結構末端進行整體調整。

  對於快遞櫃收費的問題,楊先生表示,有些快遞櫃上的大螢幕24小時不間斷播放廣告,不應該再向收件人收取費用。他認為,快遞櫃作為快遞鏈條的終端服務,其使用費用理應囊括在快遞費中,同時向快遞員、收件人和廣告主三方收費的做法欠妥。

  “需要注意的是,無論是派送費的增加還是快遞櫃的收費,最終都不應機械性地攤給消費者。”浙江省社會學會會長楊建華認為,快遞應該本著契約精神。收費合理的途徑是,在用戶充分知情、有更多選擇的情況下,由用戶來決定。未來消費者可以在寄件過程中明確配送方式,在訂單中標注是否接受代收服務,而快遞員應遵守行業規範,電話確認收件人是否方便親自接收。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居民説快遞櫃超時要收費 部分地區快遞派送費漲價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8-10-11

■工作人員將“共用快遞盒”放到傳送帶上,準備進行分揀運輸(資料圖)。新華社發

  網友擔憂:還能不能輕易“剁手”?

  據新華社電 距離“雙11”還有一個多月,多家快遞公司開始釋放“漲費”信號。近期,中通、韻達、圓通、申通四家快遞企業相繼宣佈,從10月1日起調整部分地區快遞派送費。其中韻達、圓通和申通均表示,上調上海地區的派送費,幅度為0.5元/單。

  九月中旬,廈門、杭州等地居民反映,小區免費使用的快遞櫃不知何時起突然開始提示收費。從寄件到取件,圍繞一個包裹的資費話題讓不少網友擔憂:還能不能輕易“剁手”?

  從快遞櫃到派送費 包裹“漲聲”頻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快遞櫃超時要收費了,在輸入取件碼後,螢幕上就會彈出一個二維碼讓我掃,必須要支付一元才能獲取一個新的取件碼,才能把件取出來。”近日,廈門市民楊先生反映,由於時常要出差,會出現快遞存放在快遞櫃中超過24小時的情況,他不得不為此支付一定金額的“超時費”。

  記者梳理近期媒體報道發現,從“超8小時,1天1元”到“超24小時,1天1元”,國內多家快遞櫃公司都已上線了“超時收費”的功能。

  9月21日,中通快遞在其官網發佈通知稱,從10月1日起調整全國到上海地區的快遞費用,其他地區的快遞費用調整時間另行告知。此後,韻達、圓通、申通三家快遞企業也相繼宣佈提高上海地區的派送費,幅度為0.5元/單。

  業內人士表示,所謂的派送費是發件網點支付給派件網點的費用,派送費的上漲並不會直接影響快遞價格。

  記者了解到,這並非快遞公司首次上漲派送費。近年來,國內多家快遞公司都曾在旺季前上調派送費。2015年“雙11”之前,國內主要加盟制快遞公司都曾將派送費最低標準上調至2元/件。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國家郵政局今年發佈的《2017年郵政行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我國民營快遞企業業務量市場份額已達到92.2%,快遞與包裹服務品牌集中度指數CR8為78.7(行業前8大企業佔有的市場份額總額)——這意味著以“通達係”為主的民營快遞企業佔據多數市場份額。而另一方面,快遞櫃已成為越來越多快遞員派送時的首選,由此,無論是某些區域的快遞櫃收費還是可能造成的快遞派送費上調,都將與多數消費者的利益相關。

  派送費上漲或帶來快遞費上漲

  福州市一名快遞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作為勞動密集型産業,人力成本已經成為快遞網點不容忽視的問題。由於工資普遍偏低,壓力大,不少快遞員已經轉投外賣行業,因此不得不提高快遞員待遇,“本次上漲的派送費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留住快遞員。”

  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表示,除了人力成本外,紙張等原材料價格上漲、X光機、實名收寄等監管成本攀升都對快遞企業和網點形成了一定的盈利壓力。

  而快遞櫃同樣面臨成本壓力。一名快遞物流行業人士分析,每一組快遞櫃安裝入駐小區,每年的基礎成本往往達到數千元甚至上萬元不等。其成本既包括了安裝快遞櫃所需的場地租金,也包括安裝之後的日常管理、維護等費用。目前,各家快遞櫃的盈利方式單一,甚至缺乏比較清晰的盈利模式,面向快遞員和用戶收取一定費用,成了減縮成本的一種方式。

  目前,部分快遞櫃面向消費者收取超時費已成事實,那上漲的派送費最終將從誰的口袋支出?記者就此事諮詢了快遞行業多方人員,但多數未予回應。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表示,根據以往經驗,派送費上漲會由企業優先消化,如果無法消化,最終可能會通過提高商家快遞費的方式,間接由消費者買單。

  趙小敏認為,此次派送費上漲很可能帶來快遞費上漲。他表示,對於寄件客戶而言,由於大宗客戶簽訂的多是年度合同,此輪漲價對其影響有限,但一定程度上會影響散戶。

  快遞業應提升 與用戶的良性互動

  記者了解到,隨著成本壓力上升和行業競爭加劇,快遞網點毛利率呈下滑趨勢。據中金公司此前發佈的快遞行業數據顯示,快遞行業毛利率已從2007年約30%的水準,下滑至目前5%—10%的水準。在這種背景下,網點想漲快遞費卻又困難重重,一名電商行業從業者告訴記者,快遞行業提供的服務同質化嚴重,對價格較為敏感,一旦一家快遞漲價,身為客戶,極有可能選擇其他品牌。

  “價格上漲沒有問題,關鍵是錢怎麼分,快遞企業應當在價格傳導機制上著力,根據各個網點競爭激烈程度、收發快件比例、客戶結構等進行利益平衡,一旦調價要確保能體現到網路與快遞員的服務及其收入的變化上。”趙小敏表示,長期以來,加盟制快遞企業網點受困于價格戰影響,網點和快遞員承擔了巨大壓力,快遞企業需要在網路結構末端進行整體調整。

  對於快遞櫃收費的問題,楊先生表示,有些快遞櫃上的大螢幕24小時不間斷播放廣告,不應該再向收件人收取費用。他認為,快遞櫃作為快遞鏈條的終端服務,其使用費用理應囊括在快遞費中,同時向快遞員、收件人和廣告主三方收費的做法欠妥。

  “需要注意的是,無論是派送費的增加還是快遞櫃的收費,最終都不應機械性地攤給消費者。”浙江省社會學會會長楊建華認為,快遞應該本著契約精神。收費合理的途徑是,在用戶充分知情、有更多選擇的情況下,由用戶來決定。未來消費者可以在寄件過程中明確配送方式,在訂單中標注是否接受代收服務,而快遞員應遵守行業規範,電話確認收件人是否方便親自接收。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