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菇街”上浸冬菇 商家止損自救忙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周巍 發表時間:09-18 23:37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美圖推薦

數字報

“冬菇街”上浸冬菇 商家止損自救忙

金羊網 2018-09-18 23:37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上的商家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幹貨,並把完好的貨物挑選出來加以保存。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受前兩日臺風山竹影響,廣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橫街(俗稱“冬菇街”)水浸嚴重,街上商鋪無一幸免,水浸最深達一米,擺放在低處的冬菇,木耳等幹貨均被泡濕。臺風過境後,水開始慢慢退去,從昨日開始商家們已經在清理受災貨品,直到今日(18日)下午17時仍有大量貨物沒有清理完。因水浸時間較長,受潮貨物堆積成山,本身就狹窄的“冬菇街”在廢棄幹貨的擠壓下更顯逼仄。在冬菇街賣了20多年幹貨的黃先生表示,這次各家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一百多萬元,大家正忙著清理貨物,現在就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助清理一下街道裏的廢棄貨物,“只有條街通順了,我們才能快點清理完,也方便開市迎客做生意啦!”圖為 “冬菇街”仍然堆積了不少泡過水的貨物,工人們正忙著將成箱的廢棄貨物運出街道。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編輯 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