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保徵收劃轉到底帶來啥影響?

來源:經濟日報客戶端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9-13 20:00

按照中央關於機構改革的決策部署,自2019年1月1日起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各項社會保險費和先行劃轉的非稅收入。

社會保險費為什麼要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徵收體制改革後,會不會出現繳費負擔大幅增加的情況?下一步是否會推動降低社保費率?就相關問題,記者採訪了專家學者。

統一徵收主體有利提高效率

目前,我國社會保險費實行二元徵收體制,也就是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或稅務機構徵繳,各省情況不一。這個體制源自1999年國務院發佈的《社會保險費徵繳暫行條例》。根據該條例,社保費可以由稅務部門徵收,也可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徵收。

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國有24個省區市稅務部門不同程度參與了社保費徵收,徵收額已佔到全國社保費總收入的43.3%。

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是社會保險改革的方向,統一徵收主體、提高徵收效率自然而然提上了議事日程。專家認為,稅務部門具有的專業徵收隊伍和徵管資訊優勢,有利提高徵收效率。“以稅務機關全責徵收為基礎,能夠在提高徵收率的同時,降低遵從成本和行政成本,保證資金安全,是最具成本效益的改革方案。”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斌説。

據悉,2017年,國務院委託中國社科院成立專家組,對我國社保費徵繳體制進行綜合評估。專家組的主要結論是:稅務部門徵收社保費和非稅收入,能實施稅費協同管理,具有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執法更規範的專業優勢。同時,將社保部門及其經辦機構從繁重的徵收任務中解脫出來,能夠更加聚焦主業,集中精力把參保擴面、參保登記、權益記錄、待遇發放等工作做得更好。

今年2月,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明確:“為提高社會保險資金徵管效率,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

專家認為,社保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其主要目的是通過改革,提高社會保險資金徵管效率,降低徵收成本,構建起職責清晰、流程順暢、徵管規範、協作有力、便民高效的社會保險費徵繳體制機制,實現社保資金長遠的安全、均衡和可持續增長。

記者了解到,為推進好這項改革,稅務總局、財政部、人社部、國家衛健委、國家醫保局等5部門密切合作,聯合製發文件進行部署,還下發數據標準和業務基數規範以及建設方案,推動跨部門資訊共用平臺建設,並在8月20日聯合開會動員部署,改革準備工作既紮實又細緻、既週密又高效。

企業負擔將總體保持平穩

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後,會不會出現繳費負擔大幅增加的問題?

記者獲悉,根據中央有關文件精神,徵管職責劃轉後,稅務部門負責社保費的徵收管理,政策制定、參保擴面、待遇發放等工作仍由社保部門負責。這與目前部分地區已由稅務部門徵收社會保險費的情形是基本相同的。

業內人士認為,稅務部門依照國家法律法規和各級政府依法制定的社保政策進行徵收管理,徵多徵少必須依法依規實施,不能自行調整徵收標準。在政策不變的前提下,徵收標準和負擔水準不會出現變化,繳費負擔不會因為稅務部門徵收而增加。稅務部門主要是通過依法堵漏增收,實現社保費收入的可持續增長。

目前,在由稅務部門不同程度徵收社保費的省份中,從實際情況看,社保費徵收職責劃轉後均為合理增長。以河南為例,2017年劃轉稅務部門徵收當年,企業職工5項社保費收入增長13.27%,可比口徑增長約14%。其中,有8個百分點是因為工資自然增長,只有約6個點是稅務部門依法堵漏增收和配合人社部門參保擴面帶來的增長。

稅務全責徵收地區,如遼寧、黑龍江、福建、廈門、廣東近5年平均增長率分別為7.47%、6.23%、12.90%、12.60%、12.48%,徵收工作總體都較為平穩,社會各方反映也較為平靜,既未出現企業負擔大幅增加的情況。總體上看,稅務部門徵收社保費的地區,費率穩中有降、收入平穩增長。

9月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目前全國養老金累計結余較多,可以確保按時足額發放,在社保徵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徵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以激發市場活力,引導社會預期向好。

記者採訪獲悉,各地稅務部門正在細化實施方案,確保業務工作有效銜接、改革任務按期落地。同時,通過規範繳費管理,確保徵收工作平穩有序,不搞突擊式、運動式欠費清查。

廣東省政府近日印發降低製造業企業成本支援實體經濟發展若干政策措施(修訂版),明確提出“降低企業社會保險成本”,推進全省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執行全省統一的企業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單位繳費比例高於14%的按14%執行;合理確定企業養老保險繳費基數上下限,逐步過渡至全省統一標準。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范子英建議,可以設立明確的過渡期政策,避免給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帶來太大影響。

社保費率有望進一步降低

2015年以來,我國先後4次降低社保費率,總體社保費率從41%降到37.25%,減少企業成本約3150億元。今年,人社部、財政部聯合發佈《關於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通知》,自今年5月1日起,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但是,目前社會保險的名義費率還是偏高,不少企業感到負擔偏重。

與此同時,由於我國社會保險繳費制度強制性不足,一些企業和職工繳納社會保險費的意識較差,導致社會保險徵收率偏低,實際費率與名義費率存在一定差距。

為適應經濟高品質發展要求,在提高徵收效率的前提下,逐步降低法定費率成為了當前的現實選擇。專家認為,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後,徵管能力和徵管效率提升,有利於為整體降低費率爭取更大空間,促進降低社保費率。從這個角度看,對於依法繳費的企業來講,稅務徵收後社保費負擔會逐步合理下降。

對外經貿大學教授孫潔認為,當前社會保險尤其是養老保險,到了進一步降低費率的時機。“以前存在一些繳費基數不實、漏繳、少繳等問題,現在一方面要加強徵管,一方面應下調社保費率。”她説。

“‘降成本’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要任務之一,要求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社保基金繳費在企業稅費負擔中佔較大比例,降低社保費率是減輕企業用工成本、穩定和促進就業的重要措施。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持續深入,社會保險費率在未來仍需繼續下調。在名義費率只降不升的背景下,只有提高實際徵收率,才能緩解財政壓力,將企業的繳費負擔降在明處,保證公平。”張斌説。

實際上,8月20日,稅務總局、人社部等5部門聯合會議就指出,“通過改革,構建起職責清晰、流程順暢、徵管規範、協作有力、便民高效的社會保險費和非稅收入徵繳體制機制,將有利於為提高社會保險費統籌層次奠定良好基礎,有利於為研究推進適時完善繳費比率和推進非稅收入法治化進程奠定良好基礎”。9月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強調“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説明瞭國家對降低社保費率的統籌考慮與推進。

專家建議,有關部門應及時啟動社會保險費收入測算工作,摸清費基、費率和收入底數,測算收入變化情況,結合經濟整體運作情況,妥善處理好徵管力度與社會可承受程度的關係,把優化徵管與減稅降費統籌考慮,同步推進做實費基與降低費率。

編輯: alan
數字報

《經濟日報》:社保徵收劃轉到底帶來啥影響?

經濟日報客戶端  作者:  2018-09-13

按照中央關於機構改革的決策部署,自2019年1月1日起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各項社會保險費和先行劃轉的非稅收入。

社會保險費為什麼要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徵收體制改革後,會不會出現繳費負擔大幅增加的情況?下一步是否會推動降低社保費率?就相關問題,記者採訪了專家學者。

統一徵收主體有利提高效率

目前,我國社會保險費實行二元徵收體制,也就是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或稅務機構徵繳,各省情況不一。這個體制源自1999年國務院發佈的《社會保險費徵繳暫行條例》。根據該條例,社保費可以由稅務部門徵收,也可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徵收。

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國有24個省區市稅務部門不同程度參與了社保費徵收,徵收額已佔到全國社保費總收入的43.3%。

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是社會保險改革的方向,統一徵收主體、提高徵收效率自然而然提上了議事日程。專家認為,稅務部門具有的專業徵收隊伍和徵管資訊優勢,有利提高徵收效率。“以稅務機關全責徵收為基礎,能夠在提高徵收率的同時,降低遵從成本和行政成本,保證資金安全,是最具成本效益的改革方案。”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斌説。

據悉,2017年,國務院委託中國社科院成立專家組,對我國社保費徵繳體制進行綜合評估。專家組的主要結論是:稅務部門徵收社保費和非稅收入,能實施稅費協同管理,具有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執法更規範的專業優勢。同時,將社保部門及其經辦機構從繁重的徵收任務中解脫出來,能夠更加聚焦主業,集中精力把參保擴面、參保登記、權益記錄、待遇發放等工作做得更好。

今年2月,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明確:“為提高社會保險資金徵管效率,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

專家認為,社保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其主要目的是通過改革,提高社會保險資金徵管效率,降低徵收成本,構建起職責清晰、流程順暢、徵管規範、協作有力、便民高效的社會保險費徵繳體制機制,實現社保資金長遠的安全、均衡和可持續增長。

記者了解到,為推進好這項改革,稅務總局、財政部、人社部、國家衛健委、國家醫保局等5部門密切合作,聯合製發文件進行部署,還下發數據標準和業務基數規範以及建設方案,推動跨部門資訊共用平臺建設,並在8月20日聯合開會動員部署,改革準備工作既紮實又細緻、既週密又高效。

企業負擔將總體保持平穩

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後,會不會出現繳費負擔大幅增加的問題?

記者獲悉,根據中央有關文件精神,徵管職責劃轉後,稅務部門負責社保費的徵收管理,政策制定、參保擴面、待遇發放等工作仍由社保部門負責。這與目前部分地區已由稅務部門徵收社會保險費的情形是基本相同的。

業內人士認為,稅務部門依照國家法律法規和各級政府依法制定的社保政策進行徵收管理,徵多徵少必須依法依規實施,不能自行調整徵收標準。在政策不變的前提下,徵收標準和負擔水準不會出現變化,繳費負擔不會因為稅務部門徵收而增加。稅務部門主要是通過依法堵漏增收,實現社保費收入的可持續增長。

目前,在由稅務部門不同程度徵收社保費的省份中,從實際情況看,社保費徵收職責劃轉後均為合理增長。以河南為例,2017年劃轉稅務部門徵收當年,企業職工5項社保費收入增長13.27%,可比口徑增長約14%。其中,有8個百分點是因為工資自然增長,只有約6個點是稅務部門依法堵漏增收和配合人社部門參保擴面帶來的增長。

稅務全責徵收地區,如遼寧、黑龍江、福建、廈門、廣東近5年平均增長率分別為7.47%、6.23%、12.90%、12.60%、12.48%,徵收工作總體都較為平穩,社會各方反映也較為平靜,既未出現企業負擔大幅增加的情況。總體上看,稅務部門徵收社保費的地區,費率穩中有降、收入平穩增長。

9月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目前全國養老金累計結余較多,可以確保按時足額發放,在社保徵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徵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以激發市場活力,引導社會預期向好。

記者採訪獲悉,各地稅務部門正在細化實施方案,確保業務工作有效銜接、改革任務按期落地。同時,通過規範繳費管理,確保徵收工作平穩有序,不搞突擊式、運動式欠費清查。

廣東省政府近日印發降低製造業企業成本支援實體經濟發展若干政策措施(修訂版),明確提出“降低企業社會保險成本”,推進全省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執行全省統一的企業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單位繳費比例高於14%的按14%執行;合理確定企業養老保險繳費基數上下限,逐步過渡至全省統一標準。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范子英建議,可以設立明確的過渡期政策,避免給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帶來太大影響。

社保費率有望進一步降低

2015年以來,我國先後4次降低社保費率,總體社保費率從41%降到37.25%,減少企業成本約3150億元。今年,人社部、財政部聯合發佈《關於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通知》,自今年5月1日起,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但是,目前社會保險的名義費率還是偏高,不少企業感到負擔偏重。

與此同時,由於我國社會保險繳費制度強制性不足,一些企業和職工繳納社會保險費的意識較差,導致社會保險徵收率偏低,實際費率與名義費率存在一定差距。

為適應經濟高品質發展要求,在提高徵收效率的前提下,逐步降低法定費率成為了當前的現實選擇。專家認為,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後,徵管能力和徵管效率提升,有利於為整體降低費率爭取更大空間,促進降低社保費率。從這個角度看,對於依法繳費的企業來講,稅務徵收後社保費負擔會逐步合理下降。

對外經貿大學教授孫潔認為,當前社會保險尤其是養老保險,到了進一步降低費率的時機。“以前存在一些繳費基數不實、漏繳、少繳等問題,現在一方面要加強徵管,一方面應下調社保費率。”她説。

“‘降成本’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要任務之一,要求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社保基金繳費在企業稅費負擔中佔較大比例,降低社保費率是減輕企業用工成本、穩定和促進就業的重要措施。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持續深入,社會保險費率在未來仍需繼續下調。在名義費率只降不升的背景下,只有提高實際徵收率,才能緩解財政壓力,將企業的繳費負擔降在明處,保證公平。”張斌説。

實際上,8月20日,稅務總局、人社部等5部門聯合會議就指出,“通過改革,構建起職責清晰、流程順暢、徵管規範、協作有力、便民高效的社會保險費和非稅收入徵繳體制機制,將有利於為提高社會保險費統籌層次奠定良好基礎,有利於為研究推進適時完善繳費比率和推進非稅收入法治化進程奠定良好基礎”。9月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強調“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説明瞭國家對降低社保費率的統籌考慮與推進。

專家建議,有關部門應及時啟動社會保險費收入測算工作,摸清費基、費率和收入底數,測算收入變化情況,結合經濟整體運作情況,妥善處理好徵管力度與社會可承受程度的關係,把優化徵管與減稅降費統籌考慮,同步推進做實費基與降低費率。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