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多大,屬於你的世界就有多大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9-13 16:31

  別懼怕那些看起來不可實現的夢想,不積跬步何以至千里,你的心有多大,夢就可以做多大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在許永永説他的理想是做一個旅行家而不是科學家的時候,我們都愣住了。事實上,我們連旅行家是什麼要幹什麼都不知道。

  老師站在講臺上,饒有興趣地問,許永永你為什麼想做個旅行家?

  許永永大聲説,因為楊鎮的天空實在是太小了。

  那時候,我們讀小學五年級。

  在我長大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我堅持認為,許永永説出的那句豪情壯語,包括我在內,我們班七十八個同學,沒有一個人懂。

  後來我們把許永永叫做“旅行家”,一個帶著嘲笑意味的外號。我們問,旅行家,什麼是旅行家啊?成天去旅遊麼?

  許永永用臟兮兮的手從書包裏取出一張破舊的地圖,攤開後,用食指指著説,我要去這兒,這兒,這……我清楚地記得,許永永指了八九下。他把整個世界都指完了。

  許永永説完,我們便不説話了。那時候,我們五年級。我去到最遠的地方,也僅僅是幾十里外的縣城。

  我升了初中後,也一直和許永永同班。初一那一年,我們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理想》。那天,許永永在課堂上念他的作文:我的理想是做一個旅行家,我要走遍全世界……

  當時我們已經知道七大洲和八大洋,所以我們笑得更加理直氣壯。馬曉波起鬨説,你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麼?你能走得完?你怎麼去?騎著豬去吧!而後是哄堂大笑。

  我沒有笑。課間十分鐘去上廁所的時候,我對許永永説,我覺得你能行。他説,我知道,我一定能行的。

  在一個紅霞滿天的黃昏,他悄悄把我拉到操場上。他從口袋裏掏出那張破舊的地圖,説,我一定能成功的。你看,這兒。

  他指著亞洲板塊,説我先把亞洲走完,再去其他的地方。

  我説,亞洲也很大啊。

  他指著雄雞狀的中國説,沒關係,一個一個來,我先把中國走完。

  我説,中國也很大啊。

  他説,沒關係,一個一個來,我先把江西省走完。

我説,江西也很大啊。

  他説,沒關係,一個一個來,我先把贛州市走完。

  我還想再説,卻突然停住了。我似乎在那一瞬間,領悟到了許永永無比澎湃的內心。我説,你先把楊鎮走完吧。

  許永永眼睛又亮了起來,説,是啊!我已經走遍了楊鎮所有的村莊了。我接下來就要走出楊鎮啦!

  説完他又從褲兜裏掏出一張草稿紙,攤開給我看。他説,這是我自己畫的,楊鎮的地圖。他説,以後我要畫無數張地圖,把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都畫成地圖。這是第一張,你是第一個看這張地圖的人。

  我吸了口氣,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一種光榮降臨到我身上。

  整整初中三年,從來沒有同學叫許永永的名字,我們都叫他旅行家。但他一點都不在乎。我也叫他旅行家,不過我覺得我叫的旅行家和他們叫的不一樣。這一點,許永永知道。

  許永永每天都在跑步。他跟我説,要做旅行家,必須要有個好身體。於是,他早上繞著學校邊上的公路跑,跑到變電站再跑回來。一來一回,大概十公里。下午他就在操場跑,一圈一圈,直到天色暗下來。馬曉波笑他,説,看,我們的旅行家看來要跑完全世界啦!

  環遊世界的夢想尚未實現,他已經連續三年奪得我們學校的長跑冠軍。在初三那一年,他破了紀錄,是市裏的長跑紀錄。縣裏的高中來人了,説許永永你不用考試了。我們知道,這是特招。當時,我們全班都轟動了,連一直取笑他的馬曉波,看著許永永的時候眼裏也流露出羨慕的光芒。

  許永永卻搖了搖頭,幅度不大,但異常堅決。許永永説,我要開始環遊世界了。

  所有的人都覺得許永永是個傻帽,包括我們的班主任。

  初中畢業之後,我順利考上了高中的重點班,之後上大學,畢業,工作,結婚生子。我與許永永再也沒有見過面,但我總能收到許永永的信件,信封裏面總有一張手繪的地圖。偶爾還有幾張相片,在海灘裸露上身的,背著大背包徒步行走的,站在長城上的,在黃沙大漠裏的,騎馬大草原上的……地圖上出現的地名離楊鎮越來越遠,遠到我必須去查資料,才能知道許永永是在地球上的哪一個角落裏給我畫出他的每一個腳印。

  最近的一封信裏面是一副精心繪製的中國地圖,上面標著密密麻麻的小點。看著地圖,我仿佛看到這一個個點都是許永永黝黑的激情澎湃的笑臉,它們煥發著如同太陽一般耀眼的光芒。

  在地圖下方,許永永寫了一句話:我馬上就要走出中國了,勿念。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9月03日A13版,文字 | 徐威

  圖片|視覺中國李煥菲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心有多大,屬於你的世界就有多大

羊城派  作者:  2018-09-13

  別懼怕那些看起來不可實現的夢想,不積跬步何以至千里,你的心有多大,夢就可以做多大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在許永永説他的理想是做一個旅行家而不是科學家的時候,我們都愣住了。事實上,我們連旅行家是什麼要幹什麼都不知道。

  老師站在講臺上,饒有興趣地問,許永永你為什麼想做個旅行家?

  許永永大聲説,因為楊鎮的天空實在是太小了。

  那時候,我們讀小學五年級。

  在我長大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我堅持認為,許永永説出的那句豪情壯語,包括我在內,我們班七十八個同學,沒有一個人懂。

  後來我們把許永永叫做“旅行家”,一個帶著嘲笑意味的外號。我們問,旅行家,什麼是旅行家啊?成天去旅遊麼?

  許永永用臟兮兮的手從書包裏取出一張破舊的地圖,攤開後,用食指指著説,我要去這兒,這兒,這……我清楚地記得,許永永指了八九下。他把整個世界都指完了。

  許永永説完,我們便不説話了。那時候,我們五年級。我去到最遠的地方,也僅僅是幾十里外的縣城。

  我升了初中後,也一直和許永永同班。初一那一年,我們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理想》。那天,許永永在課堂上念他的作文:我的理想是做一個旅行家,我要走遍全世界……

  當時我們已經知道七大洲和八大洋,所以我們笑得更加理直氣壯。馬曉波起鬨説,你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麼?你能走得完?你怎麼去?騎著豬去吧!而後是哄堂大笑。

  我沒有笑。課間十分鐘去上廁所的時候,我對許永永説,我覺得你能行。他説,我知道,我一定能行的。

  在一個紅霞滿天的黃昏,他悄悄把我拉到操場上。他從口袋裏掏出那張破舊的地圖,説,我一定能成功的。你看,這兒。

  他指著亞洲板塊,説我先把亞洲走完,再去其他的地方。

  我説,亞洲也很大啊。

  他指著雄雞狀的中國説,沒關係,一個一個來,我先把中國走完。

  我説,中國也很大啊。

  他説,沒關係,一個一個來,我先把江西省走完。

我説,江西也很大啊。

  他説,沒關係,一個一個來,我先把贛州市走完。

  我還想再説,卻突然停住了。我似乎在那一瞬間,領悟到了許永永無比澎湃的內心。我説,你先把楊鎮走完吧。

  許永永眼睛又亮了起來,説,是啊!我已經走遍了楊鎮所有的村莊了。我接下來就要走出楊鎮啦!

  説完他又從褲兜裏掏出一張草稿紙,攤開給我看。他説,這是我自己畫的,楊鎮的地圖。他説,以後我要畫無數張地圖,把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都畫成地圖。這是第一張,你是第一個看這張地圖的人。

  我吸了口氣,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一種光榮降臨到我身上。

  整整初中三年,從來沒有同學叫許永永的名字,我們都叫他旅行家。但他一點都不在乎。我也叫他旅行家,不過我覺得我叫的旅行家和他們叫的不一樣。這一點,許永永知道。

  許永永每天都在跑步。他跟我説,要做旅行家,必須要有個好身體。於是,他早上繞著學校邊上的公路跑,跑到變電站再跑回來。一來一回,大概十公里。下午他就在操場跑,一圈一圈,直到天色暗下來。馬曉波笑他,説,看,我們的旅行家看來要跑完全世界啦!

  環遊世界的夢想尚未實現,他已經連續三年奪得我們學校的長跑冠軍。在初三那一年,他破了紀錄,是市裏的長跑紀錄。縣裏的高中來人了,説許永永你不用考試了。我們知道,這是特招。當時,我們全班都轟動了,連一直取笑他的馬曉波,看著許永永的時候眼裏也流露出羨慕的光芒。

  許永永卻搖了搖頭,幅度不大,但異常堅決。許永永説,我要開始環遊世界了。

  所有的人都覺得許永永是個傻帽,包括我們的班主任。

  初中畢業之後,我順利考上了高中的重點班,之後上大學,畢業,工作,結婚生子。我與許永永再也沒有見過面,但我總能收到許永永的信件,信封裏面總有一張手繪的地圖。偶爾還有幾張相片,在海灘裸露上身的,背著大背包徒步行走的,站在長城上的,在黃沙大漠裏的,騎馬大草原上的……地圖上出現的地名離楊鎮越來越遠,遠到我必須去查資料,才能知道許永永是在地球上的哪一個角落裏給我畫出他的每一個腳印。

  最近的一封信裏面是一副精心繪製的中國地圖,上面標著密密麻麻的小點。看著地圖,我仿佛看到這一個個點都是許永永黝黑的激情澎湃的笑臉,它們煥發著如同太陽一般耀眼的光芒。

  在地圖下方,許永永寫了一句話:我馬上就要走出中國了,勿念。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9月03日A13版,文字 | 徐威

  圖片|視覺中國李煥菲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