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暫停深夜服務 記者跑街發現多數市民選用計程車、其他網約車平臺出行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發表時間:2018-09-12 22:49
琶醍等待計程車的人群

金羊網訊 記者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實習生 袁嘉慧報道:剛從員村地鐵站走出來的雙雙習慣性地打開滴滴出行網約車軟體,然而剛打開軟體便跳出了公告,“我們將暫停提供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的出行服務。”

一石激起千層浪,受滴滴停運影響的人遠不止雙雙,有人大呼出行受阻,有人直言選擇多樣,廣州地區的夜間出行情況到底如何?

網約車:11時過後實測多家打車平臺有車可打

在素有“廣州三里屯”之稱的琶醍酒吧街西面路口,金羊網記者于9月11日23時30分左右體驗深夜打車。

在提前下好的6款網約車平台中,神州專車、萬勝叫車、神馬專車三平臺均顯示附近無可用車輛,無法實時打車,其中神馬專車只提供預約一小時後的豪華車專享服務。

易到APP稍好,頁面顯示已有一輛網約車在記者附近等候,僅需等待1分鐘,即可乘車出發。曹操專車則稍遠,距離記者有3分鐘車程,首約汽車的等待車輛最多,有兩輛汽車在記者周圍待命。

另一路在興盛路的記者,也于同時使用網約車平臺打車,將終點設置為科韻路地鐵站,首約汽車短短5秒便即接單,開價50元左右。

打車的便捷讓不少市民出乎意料,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一名男士坦言,以前只有一款滴滴打車軟體,現在手機裏下了好幾個打車軟體,然而他憂心忡忡:“下是下了,但很可能叫不到車,要在公司睡一夜了。”十多分鐘過去,男士卻忽然興奮得叫了起來,原來他用“嘀嗒出行”成功叫到了一輛車回家。

隨著時間漸漸推移,越近午夜,網約車平臺的車輛數量漸漸減少,等待時間也逐漸增加。

“約車都是要等二、三十分鐘的,”就在琶醍一家廣告公司任職的章女士提醒記者,她三個月以來每天都使用公司提供的泛嘉行APP,可預約曹操專車平臺的新能源車出行,“從晚上10點之後到淩晨6點,我們公司的同事都是用這個軟體約車,因為我們公司下班晚,有時甚至加班至淩晨三四點。但是每次約車都要等二三十分鐘,真的是等到絕望,不過也習慣了。”

計程車:客流量變多的士司機收入激增20%

在琶醍西面路口,等待計程車的市民在接近零點時達到八十名之多,平均等待時間近15分鐘,“自從滴滴順風車出事後,我們晚上就很少用滴滴了。”兩位排隊計程車的女士向記者齊聲説道,他們還拉上了其他同事一起打計程車。

負責排隊秩序的保安羅先生便直言,計程車是市民離開琶醍選擇最多的交通工具,選擇網約車的人則很少,據他觀察,每天夜裏琶醍等出租的人都會排長龍,最近滴滴停止運營服務了,人數沒太大變化,倒是計程車的數量明顯變少,他對此認為:“大家對計程車的需求增加,很多計程車在來琶醍的半道上就被截走。”

同樣的現象得到不少計程車司機與企業的承認。記者問了四名隸屬龍的計程車公司的司機,普遍反映夜間營業額增長了100元左右。利士風計程車公司更直接,其負責人王堅告訴記者自從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司機夜班收入從500元上升到600元至700元,增幅達20%。

普通計程車司機收入提高了,那原先依賴滴滴派單的計程車司機收入是否有影響?

來自廣交集團的計程車司機彭承章經常在夜間用滴滴平臺接單,他坦言毫無變化:“滴滴只是個平臺,離了它也並不會影響我的接單量。”

有亂象:拒載有黑車無且和滴滴沒關係

網路熱文《滴滴消失的第一夜》曾描述了這樣的場景,在北京三里屯,23點一過就有黑車司機在路邊大喊,計程車司機也以“一口價、不打表”大聲吆喝攬客。

金羊網記者在興盛路、琶醍、廣州東站三地調查發現,確實有計程車拒載加價,但與滴滴停止夜間營運毫無關係,並且黑車,説實話,真沒看到。

在興盛路,記者看到兩名20多歲的女生連續攔了七八輛計程車,兩輛顯示“空車”未停,三四輛車的司機表示下班了,還有幾位司機表示路線不同不送。不少常在興盛路打車的市民告訴記者,即使在滴滴運營時,許多市政計程車也經常拒載。

在琶醍計程車等待隊伍中,有市民三十元行程被要價60元,記者也經歷了加價,根據高德地圖顯示,從琶醍前往廣州東站計程車車費為28元,卻有三輛車拒載,另三輛開價50元到60元,保安倒是對此見怪不怪,催促記者趕快上車,在車上計程車司機喝叫:“平時晚上都這個價,是外國人的話還開70元呢!”

至於黑車,記者無論是在琶醍、興盛路還是廣州東站,都睜大雙眼豎起雙耳尋找黑車。然而接近淩晨一點,仍未能見到一台黑車與拉客的師傅們,攬客聲更從未聽見。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滴滴暫停深夜服務 記者跑街發現多數市民選用計程車、其他網約車平臺出行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2018-09-12
琶醍等待計程車的人群

金羊網訊 記者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實習生 袁嘉慧報道:剛從員村地鐵站走出來的雙雙習慣性地打開滴滴出行網約車軟體,然而剛打開軟體便跳出了公告,“我們將暫停提供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的出行服務。”

一石激起千層浪,受滴滴停運影響的人遠不止雙雙,有人大呼出行受阻,有人直言選擇多樣,廣州地區的夜間出行情況到底如何?

網約車:11時過後實測多家打車平臺有車可打

在素有“廣州三里屯”之稱的琶醍酒吧街西面路口,金羊網記者于9月11日23時30分左右體驗深夜打車。

在提前下好的6款網約車平台中,神州專車、萬勝叫車、神馬專車三平臺均顯示附近無可用車輛,無法實時打車,其中神馬專車只提供預約一小時後的豪華車專享服務。

易到APP稍好,頁面顯示已有一輛網約車在記者附近等候,僅需等待1分鐘,即可乘車出發。曹操專車則稍遠,距離記者有3分鐘車程,首約汽車的等待車輛最多,有兩輛汽車在記者周圍待命。

另一路在興盛路的記者,也于同時使用網約車平臺打車,將終點設置為科韻路地鐵站,首約汽車短短5秒便即接單,開價50元左右。

打車的便捷讓不少市民出乎意料,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一名男士坦言,以前只有一款滴滴打車軟體,現在手機裏下了好幾個打車軟體,然而他憂心忡忡:“下是下了,但很可能叫不到車,要在公司睡一夜了。”十多分鐘過去,男士卻忽然興奮得叫了起來,原來他用“嘀嗒出行”成功叫到了一輛車回家。

隨著時間漸漸推移,越近午夜,網約車平臺的車輛數量漸漸減少,等待時間也逐漸增加。

“約車都是要等二、三十分鐘的,”就在琶醍一家廣告公司任職的章女士提醒記者,她三個月以來每天都使用公司提供的泛嘉行APP,可預約曹操專車平臺的新能源車出行,“從晚上10點之後到淩晨6點,我們公司的同事都是用這個軟體約車,因為我們公司下班晚,有時甚至加班至淩晨三四點。但是每次約車都要等二三十分鐘,真的是等到絕望,不過也習慣了。”

計程車:客流量變多的士司機收入激增20%

在琶醍西面路口,等待計程車的市民在接近零點時達到八十名之多,平均等待時間近15分鐘,“自從滴滴順風車出事後,我們晚上就很少用滴滴了。”兩位排隊計程車的女士向記者齊聲説道,他們還拉上了其他同事一起打計程車。

負責排隊秩序的保安羅先生便直言,計程車是市民離開琶醍選擇最多的交通工具,選擇網約車的人則很少,據他觀察,每天夜裏琶醍等出租的人都會排長龍,最近滴滴停止運營服務了,人數沒太大變化,倒是計程車的數量明顯變少,他對此認為:“大家對計程車的需求增加,很多計程車在來琶醍的半道上就被截走。”

同樣的現象得到不少計程車司機與企業的承認。記者問了四名隸屬龍的計程車公司的司機,普遍反映夜間營業額增長了100元左右。利士風計程車公司更直接,其負責人王堅告訴記者自從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司機夜班收入從500元上升到600元至700元,增幅達20%。

普通計程車司機收入提高了,那原先依賴滴滴派單的計程車司機收入是否有影響?

來自廣交集團的計程車司機彭承章經常在夜間用滴滴平臺接單,他坦言毫無變化:“滴滴只是個平臺,離了它也並不會影響我的接單量。”

有亂象:拒載有黑車無且和滴滴沒關係

網路熱文《滴滴消失的第一夜》曾描述了這樣的場景,在北京三里屯,23點一過就有黑車司機在路邊大喊,計程車司機也以“一口價、不打表”大聲吆喝攬客。

金羊網記者在興盛路、琶醍、廣州東站三地調查發現,確實有計程車拒載加價,但與滴滴停止夜間營運毫無關係,並且黑車,説實話,真沒看到。

在興盛路,記者看到兩名20多歲的女生連續攔了七八輛計程車,兩輛顯示“空車”未停,三四輛車的司機表示下班了,還有幾位司機表示路線不同不送。不少常在興盛路打車的市民告訴記者,即使在滴滴運營時,許多市政計程車也經常拒載。

在琶醍計程車等待隊伍中,有市民三十元行程被要價60元,記者也經歷了加價,根據高德地圖顯示,從琶醍前往廣州東站計程車車費為28元,卻有三輛車拒載,另三輛開價50元到60元,保安倒是對此見怪不怪,催促記者趕快上車,在車上計程車司機喝叫:“平時晚上都這個價,是外國人的話還開70元呢!”

至於黑車,記者無論是在琶醍、興盛路還是廣州東站,都睜大雙眼豎起雙耳尋找黑車。然而接近淩晨一點,仍未能見到一台黑車與拉客的師傅們,攬客聲更從未聽見。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