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女孩為何跑到城裏放羊?姑娘一番話令人沉默……

來源:羊城派 作者:李忠元 發表時間:2018-09-12 08:22

  一位來自農村的放羊女孩趕著羊群到城裏去放羊,半路被警察叔叔叫停,問其為何要到城市裏放羊,她説——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爸爸去城裏打工了,張小花在家和媽媽相依為命,為了維持生計,臥病在床的媽媽只得向鄰居賒了幾隻羊,讓張小花去放。張小花每天天一濛濛亮就爬起來,趕著一群羊,去附近的草甸子放牧。

  最初,張小花覺得放羊是一件好差事。草甸子上百草豐茂,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張小花揚著長鞭一邊放牧,一邊採摘草地上各色的野花,她心裏的艷陽就突破冰封期,暖暖地轉了起來。張小花忘了憂愁,在詩意的大草原裏忘我陶醉。

  可這份詩意只是暫時的,不久,村裏來了幾臺拖拉機,冒著黑煙,餓狼般一起涌向了草甸子,頓時將草甸子的綠意在一瞬間抹殺,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巨蟒一樣的長壟。

  張小花向大人一打聽,才知道,村裏是奉上邊的命令,在搞土地大開發,種水稻,向土地要糧食,要效益呢。

  草甸子沒有了,張小花再也無處放羊了,張小花不得不將自己的羊圈在羊圈裏,可這些羊過慣了無拘無束的生活,待在羊圈裏也不得安生,咩咩地叫著,躁動不安。

  和羊群一樣躁動不安的還有張小花的心。張小花都不敢想像,剛剛還是鳥語花香的大草原,怎麼一會兒就變成了黑黝黝的稻田了呢?

  張小花打不起一丁點精神,她只要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滿是花草幽香,百鳥爭鳴,水鄉澤國,一派詩情畫意。

  “咣當”,張小花被一陣響動驚走了美夢,張小花極不情願地睜開眼睛,發現有幾隻羊不聽話,蹦出羊圈,出來尋找食物了。

  張小花圍追堵截,但追上了這只,那只又不見了蹤影,攆回這兩隻,又重新有幾隻羊跳出羊圈,就像和她開起了玩笑似的,讓她首尾難顧。

  張小花心裏一急,就掉下了眼淚。張小花心裏犯難,以後自己到底應該到哪放羊去呢?

  張小花左思右想,可腦袋都想大了,也沒想出個子午卯酉,沒辦法,她只得閉上眼睛,夢她的草原美景去了。

  不過,這份憂慮只持續了一段時間,張小花就盼到了新希望。姥爺送來了一台舊彩電,張小花家因此也看上了彩電。一看電視,張小花喜出望外,她看到父親打工的省城有一片好大好大面積的草地,草兒青青,花團錦簇,真是一塊放羊的好去處呢!

  有了這個新發現,張小花高興得差點跳起來,她決定去城裏放羊,這樣不但給羊找到了草場,同時還可以與父親團聚了。

  這樣想著,張小花不覺露出了少有的笑臉。

  太陽剛落山,天空還留有一絲絲火紅的霞彩,張小花就早早地上了床,睡下了。

  張小花決定明天一早,就去城裏放羊。

  晚上,張小花睡得雖然不太踏實,但她卻做了一個個甜美的夢。她夢見自己趕著雪白的羊群,走進了大城市,走進了電視裏那片綠地,羊一路咩咩叫著,就像一隻饞貓見到了腥香的煎魚,一隻只尥蹶子跑過去,盡情地享受美味,一晌貪歡!

  第二天早晨,天色漸亮,天地之間籠罩著一層薄薄的晨霧,張小花就起了床,她趕起她的羊群就向城裏進發了。

  路上,鄉親們見了張小花,大老遠就和她打招呼,小花,去城裏放羊啊?

  張小花則高揚著鞭子,興高采烈地答應著,是的,大叔,我去城裏放羊!

  張小花繞開小路,一直走上去城裏的大路。一群雪白的羊走在柏油路上,一直向前,走走停停,離城市越來越近了,車輛也越來越多了起來。

  張小花小心翼翼地趕著羊群,生怕自己的羊群出現意外,碰到誰的車上,那就得不償失了。

  張小花不明白,這城裏的鐵殼殼怎麼這麼多呢,一輛接著一輛,它們不吃草不吃料的,到底能跑多遠呢。

  前方的車輛出現了擁堵,張小花的羊群再一上來,就更加混亂了。兩個戴著大蓋帽的交警跑過來,大聲吼,小姑娘,你趕著羊群到城裏做甚?城裏是不允許放羊的,你要是再往前趕,我們就要把羊抓住送屠宰場了。

  張小花一愣,理直氣壯地對交警回敬道,叔叔,城裏不讓放羊,留著那一大片草場豈不是白白糟蹋了?

  那個胖交警憋不住笑出了聲,小姑娘,城裏那可不是草場,那是城市綠地,專門給城裏人消遣的,城裏也需要大自然,沒有綠地,環境惡化,人類怎麼生存啊?

  張小花一時啞然,她想到了自己家鄉的草原,如果村幹部也能像城裏人那麼想,不就好了嗎,如果恢復草原生態,自己何必來城裏放羊呢。

  張小花決定原路折回,她要去村裏找村支書,向他們説説城裏人的生活觀念,學人家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張小花走啊走,半路上竟然遇到了自己的爸爸,他説是回來參與家鄉退耕還草工程的。

  聽了爸爸的話,張小花終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回,自己又可以回到草原放牧了!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8月27日A12版,作者:李忠元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牧羊女孩為何跑到城裏放羊?姑娘一番話令人沉默……

羊城派  作者:李忠元  2018-09-12

  一位來自農村的放羊女孩趕著羊群到城裏去放羊,半路被警察叔叔叫停,問其為何要到城市裏放羊,她説——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爸爸去城裏打工了,張小花在家和媽媽相依為命,為了維持生計,臥病在床的媽媽只得向鄰居賒了幾隻羊,讓張小花去放。張小花每天天一濛濛亮就爬起來,趕著一群羊,去附近的草甸子放牧。

  最初,張小花覺得放羊是一件好差事。草甸子上百草豐茂,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張小花揚著長鞭一邊放牧,一邊採摘草地上各色的野花,她心裏的艷陽就突破冰封期,暖暖地轉了起來。張小花忘了憂愁,在詩意的大草原裏忘我陶醉。

  可這份詩意只是暫時的,不久,村裏來了幾臺拖拉機,冒著黑煙,餓狼般一起涌向了草甸子,頓時將草甸子的綠意在一瞬間抹殺,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巨蟒一樣的長壟。

  張小花向大人一打聽,才知道,村裏是奉上邊的命令,在搞土地大開發,種水稻,向土地要糧食,要效益呢。

  草甸子沒有了,張小花再也無處放羊了,張小花不得不將自己的羊圈在羊圈裏,可這些羊過慣了無拘無束的生活,待在羊圈裏也不得安生,咩咩地叫著,躁動不安。

  和羊群一樣躁動不安的還有張小花的心。張小花都不敢想像,剛剛還是鳥語花香的大草原,怎麼一會兒就變成了黑黝黝的稻田了呢?

  張小花打不起一丁點精神,她只要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滿是花草幽香,百鳥爭鳴,水鄉澤國,一派詩情畫意。

  “咣當”,張小花被一陣響動驚走了美夢,張小花極不情願地睜開眼睛,發現有幾隻羊不聽話,蹦出羊圈,出來尋找食物了。

  張小花圍追堵截,但追上了這只,那只又不見了蹤影,攆回這兩隻,又重新有幾隻羊跳出羊圈,就像和她開起了玩笑似的,讓她首尾難顧。

  張小花心裏一急,就掉下了眼淚。張小花心裏犯難,以後自己到底應該到哪放羊去呢?

  張小花左思右想,可腦袋都想大了,也沒想出個子午卯酉,沒辦法,她只得閉上眼睛,夢她的草原美景去了。

  不過,這份憂慮只持續了一段時間,張小花就盼到了新希望。姥爺送來了一台舊彩電,張小花家因此也看上了彩電。一看電視,張小花喜出望外,她看到父親打工的省城有一片好大好大面積的草地,草兒青青,花團錦簇,真是一塊放羊的好去處呢!

  有了這個新發現,張小花高興得差點跳起來,她決定去城裏放羊,這樣不但給羊找到了草場,同時還可以與父親團聚了。

  這樣想著,張小花不覺露出了少有的笑臉。

  太陽剛落山,天空還留有一絲絲火紅的霞彩,張小花就早早地上了床,睡下了。

  張小花決定明天一早,就去城裏放羊。

  晚上,張小花睡得雖然不太踏實,但她卻做了一個個甜美的夢。她夢見自己趕著雪白的羊群,走進了大城市,走進了電視裏那片綠地,羊一路咩咩叫著,就像一隻饞貓見到了腥香的煎魚,一隻只尥蹶子跑過去,盡情地享受美味,一晌貪歡!

  第二天早晨,天色漸亮,天地之間籠罩著一層薄薄的晨霧,張小花就起了床,她趕起她的羊群就向城裏進發了。

  路上,鄉親們見了張小花,大老遠就和她打招呼,小花,去城裏放羊啊?

  張小花則高揚著鞭子,興高采烈地答應著,是的,大叔,我去城裏放羊!

  張小花繞開小路,一直走上去城裏的大路。一群雪白的羊走在柏油路上,一直向前,走走停停,離城市越來越近了,車輛也越來越多了起來。

  張小花小心翼翼地趕著羊群,生怕自己的羊群出現意外,碰到誰的車上,那就得不償失了。

  張小花不明白,這城裏的鐵殼殼怎麼這麼多呢,一輛接著一輛,它們不吃草不吃料的,到底能跑多遠呢。

  前方的車輛出現了擁堵,張小花的羊群再一上來,就更加混亂了。兩個戴著大蓋帽的交警跑過來,大聲吼,小姑娘,你趕著羊群到城裏做甚?城裏是不允許放羊的,你要是再往前趕,我們就要把羊抓住送屠宰場了。

  張小花一愣,理直氣壯地對交警回敬道,叔叔,城裏不讓放羊,留著那一大片草場豈不是白白糟蹋了?

  那個胖交警憋不住笑出了聲,小姑娘,城裏那可不是草場,那是城市綠地,專門給城裏人消遣的,城裏也需要大自然,沒有綠地,環境惡化,人類怎麼生存啊?

  張小花一時啞然,她想到了自己家鄉的草原,如果村幹部也能像城裏人那麼想,不就好了嗎,如果恢復草原生態,自己何必來城裏放羊呢。

  張小花決定原路折回,她要去村裏找村支書,向他們説説城裏人的生活觀念,學人家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張小花走啊走,半路上竟然遇到了自己的爸爸,他説是回來參與家鄉退耕還草工程的。

  聽了爸爸的話,張小花終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回,自己又可以回到草原放牧了!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8月27日A12版,作者:李忠元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