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目光中的傷害,總有人為你抵擋

來源:羊城派 作者:馬海霞 發表時間:2018-09-11 08:49

  他人的眼神可為春風化雨,亦可為刀槍劍刃,而這種傷害,放在弱勢群體身上則會放大數倍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週末一早我便趕到書店,店門一開,我直奔桌子而去,將書包放在桌子上,先佔個位,然後再去書架上選書。

  待我選書回來,鄰桌早坐了一位老先生,戴著老花鏡低頭看一本大部頭書。

  我落座後不久,老先生對座又來了一位女孩,和我背靠背坐著。

  女孩看了一會兒書,便開始高聲朗讀。我扭頭看她,咦,她在看兒童繪本,上面沒有字呀?再聽下去,才感覺不對勁兒,她在胡念呀,都是心裏臆想出來的不著邊際的話兒——她精神有問題!

  看到對面的老先生眼睛掃了女孩一眼,帶著點疑惑,他也看出了女孩不正常。但他很快又將目光收回,重新回到書上,神態安然地繼續看書,外部表情絲毫沒有受到女孩的影響。

我膽子小,決定遠離是非之地。

  於是抱著書,輕輕離座。我經過她身邊時,眼睛直直盯著老先生,希望他抬眼接住我的目光,哪怕短短對視一秒,我想用眼神告訴他,快點離開,到別處就座。

  但老先生沒有在抬頭,眼睛始終盯著書,他肯定能感覺到我在看他,但他並未回應我。

  我一邊走一邊用眼睛環繞周圍的讀者,他們都像老先生一樣繼續在看書,並未有人和我互動。

  我逃到了離女孩較遠的書架旁,才安心落座,繼續看書。

  還是心生忐忑,我隔幾分鐘便朝女孩方向張望一次。兩個小時過去了,女孩還沒有走,老先生依舊保持那個姿勢在看書。而且她周圍的讀者也沒有像我一樣離開,大家都在安靜地閱讀,任憑她又笑又説。

  中午時,書店裏的讀者少了很多,女孩不知道啥時候已經離開了。我忙抱著書回到原座,那位老先生還在讀書,我經過他身旁時,他抬眼看我,這次我和他對接上了目光。

  落座後我問他,剛才那位女孩……

  話剛出,老先生意會,回説,呃,精神不大好呢,怪可憐的。

她沒影響到你?我又問。

  老先生微微點頭,説,影響到了。

  我追問,那為何不換個地方呢?

  老先生回,這些讀者中數我年長,我離女孩最近,我若起身離開,便會有人效倣。我坐她對面安然看書,別人見我能忍,也便忍了。再説萬一有忍不了的,開口説她,我還能幫著圓一下場,不至於激怒她。女孩精神是有問題,天熱精神病人容易狂躁,發病率高,書店有空調,她坐在這裡看看書,比到外面瘋跑強。

  老先生的話有道理,幸虧當時沒有人接我的目光,要是都像我一樣倉皇而逃,對她投去異樣的目光,讓她感覺到被排斥,或許真能激怒她。

  不離開,不歧視,默默接受她的“擾民”,把她當普通人看待,這何嘗不是大家對她的一種幫助和善意呢。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8月30日A13,作者:馬海霞

  圖片|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他人目光中的傷害,總有人為你抵擋

羊城派  作者:馬海霞  2018-09-11

  他人的眼神可為春風化雨,亦可為刀槍劍刃,而這種傷害,放在弱勢群體身上則會放大數倍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週末一早我便趕到書店,店門一開,我直奔桌子而去,將書包放在桌子上,先佔個位,然後再去書架上選書。

  待我選書回來,鄰桌早坐了一位老先生,戴著老花鏡低頭看一本大部頭書。

  我落座後不久,老先生對座又來了一位女孩,和我背靠背坐著。

  女孩看了一會兒書,便開始高聲朗讀。我扭頭看她,咦,她在看兒童繪本,上面沒有字呀?再聽下去,才感覺不對勁兒,她在胡念呀,都是心裏臆想出來的不著邊際的話兒——她精神有問題!

  看到對面的老先生眼睛掃了女孩一眼,帶著點疑惑,他也看出了女孩不正常。但他很快又將目光收回,重新回到書上,神態安然地繼續看書,外部表情絲毫沒有受到女孩的影響。

我膽子小,決定遠離是非之地。

  於是抱著書,輕輕離座。我經過她身邊時,眼睛直直盯著老先生,希望他抬眼接住我的目光,哪怕短短對視一秒,我想用眼神告訴他,快點離開,到別處就座。

  但老先生沒有在抬頭,眼睛始終盯著書,他肯定能感覺到我在看他,但他並未回應我。

  我一邊走一邊用眼睛環繞周圍的讀者,他們都像老先生一樣繼續在看書,並未有人和我互動。

  我逃到了離女孩較遠的書架旁,才安心落座,繼續看書。

  還是心生忐忑,我隔幾分鐘便朝女孩方向張望一次。兩個小時過去了,女孩還沒有走,老先生依舊保持那個姿勢在看書。而且她周圍的讀者也沒有像我一樣離開,大家都在安靜地閱讀,任憑她又笑又説。

  中午時,書店裏的讀者少了很多,女孩不知道啥時候已經離開了。我忙抱著書回到原座,那位老先生還在讀書,我經過他身旁時,他抬眼看我,這次我和他對接上了目光。

  落座後我問他,剛才那位女孩……

  話剛出,老先生意會,回説,呃,精神不大好呢,怪可憐的。

她沒影響到你?我又問。

  老先生微微點頭,説,影響到了。

  我追問,那為何不換個地方呢?

  老先生回,這些讀者中數我年長,我離女孩最近,我若起身離開,便會有人效倣。我坐她對面安然看書,別人見我能忍,也便忍了。再説萬一有忍不了的,開口説她,我還能幫著圓一下場,不至於激怒她。女孩精神是有問題,天熱精神病人容易狂躁,發病率高,書店有空調,她坐在這裡看看書,比到外面瘋跑強。

  老先生的話有道理,幸虧當時沒有人接我的目光,要是都像我一樣倉皇而逃,對她投去異樣的目光,讓她感覺到被排斥,或許真能激怒她。

  不離開,不歧視,默默接受她的“擾民”,把她當普通人看待,這何嘗不是大家對她的一種幫助和善意呢。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8月30日A13,作者:馬海霞

  圖片|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