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快”腸梗阻還要堵多久?

來源: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何偉傑 發表時間:2018-09-11 08:23

10 日,廣州華南大橋橋梁下部施工導致橋面大堵車 記者宋金峪 實習生吳澤嘉 攝

華南大橋橋底,駁船參與施工 梁懌韜 攝

因梁體下撓,華南大橋維修,引導大貨車繞行後,或不再圍蔽車道

文/圖 記者 梁懌韜 何偉傑

華南快速幹線(以下簡稱“華快”)是連接廣州城區東部、南部和北部及其對外公路的重要通道。從7月至今,不少司機發現,開車通過華快路過華南大橋段時,因該橋梁施工圍蔽車道,導致該路段交通長期擁堵。

華南大橋為何需要圍蔽施工?記者獲悉,因橋梁下撓傷病害問題,華南大橋從7月起便開始維修檢測,據悉整個施工需時三年。

10日,記者從廣州交警方面進一步了解到,由于橋面施工的正式申報程序還在推進之中,廣州交警根據市民反映的擁堵情況,正在與住建部門、華快方面進行協調,根據具體的施工進程和交通情況,制定更加細化的交通疏導方案,力爭做好沿線路段的交通保障。

華快方面則表示,雖説華南大橋的施工最長需要三年時間,但並不意味目前車道就要圍蔽三年。接下來他們將引導15噸以上的載重貨車繞行其他路段,大橋整體荷載降下來後,會根據實際情況對目前的圍蔽區域逐步放開。

調查

橋梁下部施工 雙向圍蔽車道

半夜都堵得不像話

“一直塞到廣園路,太離譜了!”近日,廣州市民梁先生在傍晚駕車行經華快往番禺。結果到龍洞過一點就開始塞車,這讓他不勝其煩,“大概兩個月了,天天高峰時段都如此”。

據悉,華南快速幹線是溝通廣州北翼、南翼、西翼的交通工程,連接廣州市白雲、天河、海珠、番禺等行政區,並與環城高速、京港澳高速、廣河高速等多條高速公路相連,是廣州市區對外連接的交通大動脈之一。而圍蔽車道施工的華南大橋,位于華南快速幹線一期工程內,該橋溝通天河區、海珠區,並結合其他路段連接番禺區。

梁先生説,很多像他這樣家住番禺區、單位在市區的人,以往是將華快當成一條回家的“快速通道”——相比連接番禺區和市區的洛溪大橋和新光快速路的擁堵,華快因收費而相對暢順。可從今年7月起,交了高速費用的他,也只能擠在車龍中,體驗和洛溪、新光相似甚至更嚴重的擁堵。

對該路段擁堵有意見的還有很多車主。網友@八卦少女的日常在8月27日22時42分發微博表示:夜間十時半,華快堵得不像話。“一公裏一塊錢的華快一點不快,披星戴月的上班族想知道——華南大橋何時修復完成呢?”網友“上帝的丫頭好好的”在微博上説。

施工不在橋面上

記者查詢發現,今年7月初,華南快速幹線管理公司曾通過廣州的交通電臺表示,華快的華南大橋雙向上橋位都在檢測和維修加固施工,南往北佔用快車道,北往南佔用慢車道。但至于具體是什麼樣的施工,該公司並未作更詳細的披露。有車主對此表示疑惑:“我路過幾次,也沒看見橋面上有施工,也沒人疏導,不知在搞什麼。”

9月9日16時許,記者在華快華南大橋北往南方向看到,四條車道中靠外側的一條半車道被圍蔽,並豎起一塊“橋梁下部施工,造成不便請諒解”的告示牌。盡管當日為星期天,但擁堵車龍依然從華南大橋一直排到華快黃埔大道收費站附近。而華南大橋南往北方向同樣擁堵,因為四條車道位于內側的一條車道被圍蔽。

記者駕車經過該橋時,也並未看見橋面有施工。但在華南大橋海珠區閱江路一側,記者發現一艘自帶吊機的駁船停靠在大橋下方,施工人員正在橋墩處作業。

“橋底的施工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有在華南大橋天河一側夜釣的市民告訴記者,他在8月時已看見該橋橋底在施工。

答疑

華快相關負責人回應焦點問題:

梁體下撓病害可控 目前大橋安全

華南大橋到底在進行什麼樣的工程?記者9月10日採訪了華南快速幹線管理公司相關負責人。

焦點1

華南大橋為何要圍蔽?

相關負責人表示,華南大橋並非只是日常維護圍蔽。“華南大橋是依據20世紀80年代的建設規范、90年代施工建成的大型橋梁,已經運行了20多年,由于多年的運行和超載車的影響,目前華南大橋出現了橋梁梁體下撓,所以需要進行維修。”該負責人告訴記者。

據了解,橋梁下撓是指由于遭受外界荷載的擠壓與影響造成橋梁整體的彎曲,進而引發橋梁跨中向下位移等現象。該負責人表示,這是一種橋梁結構性的病害,出現的問題在橋梁內部,而不是橋面,所以路面上看不見開挖或者是攤鋪這樣的作業。

焦點2

維修需要多長時間?

據了解,華快方面目前已委托設計單位進行橋梁方案設計,要對橋梁受力情況進行摸查計算後,繼而再對橋梁進行加固施工。因為涉及比較復雜的設計計算以及施工過程,估計整個維修過程需時較長,最復雜的預計可能長達三年。

焦點3

事前是否進行公示?

對于有車主質疑道路圍蔽沒有公示,華快方面表示,在7月上旬進行車道圍蔽時,已通過兩個交通電臺和沿線的情報板對司機進行宣傳和告知,讓司機及時關注沿線的情報板信息和交通臺的信息,調整出行計劃。

焦點4

大橋目前安全嗎?

相關負責人表示,華南大橋目前的病害是可控的,他們也在抓緊做好加固的措施和監測,目前大橋是安全的。“小轎車經過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我們主要擔心大型貨車,一輛大貨車的承重相當于30輛小車。”一名曾在2014年參與廣州某高速公路維修工作的工程師看到記者拍攝的現場圖片時説,橋梁圍蔽車道的施工方式,主要是減少橋面荷載。“如果四條車道全部開放,就會加重橋梁的負荷;如果減少一些車道開放,橋梁負荷就會減少”。

焦點5

有何疏導舉措?

雖説華南大橋的施工最長需要三年時間,但並不意味目前車道就要圍蔽三年。華快相關負責人表示,接下來他們將引導15噸以上的載重貨車繞行其他路段,以減少華南大橋上面的交通壓力。等大貨車數量減少、大橋整體荷載降下來後,他們會根據實際情況對目前的圍蔽區域逐步放開。

已經施工兩個多月

申報程序竟還在“推進”

金羊網訊 記者梁懌韜、何偉傑、付怡報道:記者發現,根據《廣州市城市道路佔用挖掘許可管理辦法》,申請佔用、挖掘城市道路的,建設單位應當向市或者區市政主管部門提出許可申請。9月10日,記者從廣州交警了解到,已經動工了兩個月的華南大橋施工的正式申報程序還在推進之中。

據了解,按照規定,如果施工方對佔用道路施工進行申請,那麼接受申請的部門應當在3個工作日內進行現場勘查,並對影響交通順暢的項目由廣州市市政主管部門進行倣真試驗。申請人應當就倣真試驗發現的問題,補充完善交通組織方案。決定受理的部門應當自受理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審查完畢,依法作出是否許可的決定。

對于是否未經申報獲批,華快方面表示,他們在今年7月初的檢測當中發現,華南大橋梁體下撓的趨勢有進一步的發展,而且大型載重貨車車流量近期明顯增長,為了防止下撓的程度進一步擴大,減輕橋梁負荷,他們採用了應急限流措施。在外圍對大型載重貨車採取交流疏解措施,等到加固維修結束後,會適時調整圍蔽車道,恢復交通功能。這一係列相關措施均在上級主管部門和公安交警部門協調下進行的。

編輯:alan
數字報

“華快”腸梗阻還要堵多久?

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何偉傑  2018-09-11

10 日,廣州華南大橋橋梁下部施工導致橋面大堵車 記者宋金峪 實習生吳澤嘉 攝

華南大橋橋底,駁船參與施工 梁懌韜 攝

因梁體下撓,華南大橋維修,引導大貨車繞行後,或不再圍蔽車道

文/圖 記者 梁懌韜 何偉傑

華南快速幹線(以下簡稱“華快”)是連接廣州城區東部、南部和北部及其對外公路的重要通道。從7月至今,不少司機發現,開車通過華快路過華南大橋段時,因該橋梁施工圍蔽車道,導致該路段交通長期擁堵。

華南大橋為何需要圍蔽施工?記者獲悉,因橋梁下撓傷病害問題,華南大橋從7月起便開始維修檢測,據悉整個施工需時三年。

10日,記者從廣州交警方面進一步了解到,由于橋面施工的正式申報程序還在推進之中,廣州交警根據市民反映的擁堵情況,正在與住建部門、華快方面進行協調,根據具體的施工進程和交通情況,制定更加細化的交通疏導方案,力爭做好沿線路段的交通保障。

華快方面則表示,雖説華南大橋的施工最長需要三年時間,但並不意味目前車道就要圍蔽三年。接下來他們將引導15噸以上的載重貨車繞行其他路段,大橋整體荷載降下來後,會根據實際情況對目前的圍蔽區域逐步放開。

調查

橋梁下部施工 雙向圍蔽車道

半夜都堵得不像話

“一直塞到廣園路,太離譜了!”近日,廣州市民梁先生在傍晚駕車行經華快往番禺。結果到龍洞過一點就開始塞車,這讓他不勝其煩,“大概兩個月了,天天高峰時段都如此”。

據悉,華南快速幹線是溝通廣州北翼、南翼、西翼的交通工程,連接廣州市白雲、天河、海珠、番禺等行政區,並與環城高速、京港澳高速、廣河高速等多條高速公路相連,是廣州市區對外連接的交通大動脈之一。而圍蔽車道施工的華南大橋,位于華南快速幹線一期工程內,該橋溝通天河區、海珠區,並結合其他路段連接番禺區。

梁先生説,很多像他這樣家住番禺區、單位在市區的人,以往是將華快當成一條回家的“快速通道”——相比連接番禺區和市區的洛溪大橋和新光快速路的擁堵,華快因收費而相對暢順。可從今年7月起,交了高速費用的他,也只能擠在車龍中,體驗和洛溪、新光相似甚至更嚴重的擁堵。

對該路段擁堵有意見的還有很多車主。網友@八卦少女的日常在8月27日22時42分發微博表示:夜間十時半,華快堵得不像話。“一公裏一塊錢的華快一點不快,披星戴月的上班族想知道——華南大橋何時修復完成呢?”網友“上帝的丫頭好好的”在微博上説。

施工不在橋面上

記者查詢發現,今年7月初,華南快速幹線管理公司曾通過廣州的交通電臺表示,華快的華南大橋雙向上橋位都在檢測和維修加固施工,南往北佔用快車道,北往南佔用慢車道。但至于具體是什麼樣的施工,該公司並未作更詳細的披露。有車主對此表示疑惑:“我路過幾次,也沒看見橋面上有施工,也沒人疏導,不知在搞什麼。”

9月9日16時許,記者在華快華南大橋北往南方向看到,四條車道中靠外側的一條半車道被圍蔽,並豎起一塊“橋梁下部施工,造成不便請諒解”的告示牌。盡管當日為星期天,但擁堵車龍依然從華南大橋一直排到華快黃埔大道收費站附近。而華南大橋南往北方向同樣擁堵,因為四條車道位于內側的一條車道被圍蔽。

記者駕車經過該橋時,也並未看見橋面有施工。但在華南大橋海珠區閱江路一側,記者發現一艘自帶吊機的駁船停靠在大橋下方,施工人員正在橋墩處作業。

“橋底的施工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有在華南大橋天河一側夜釣的市民告訴記者,他在8月時已看見該橋橋底在施工。

答疑

華快相關負責人回應焦點問題:

梁體下撓病害可控 目前大橋安全

華南大橋到底在進行什麼樣的工程?記者9月10日採訪了華南快速幹線管理公司相關負責人。

焦點1

華南大橋為何要圍蔽?

相關負責人表示,華南大橋並非只是日常維護圍蔽。“華南大橋是依據20世紀80年代的建設規范、90年代施工建成的大型橋梁,已經運行了20多年,由于多年的運行和超載車的影響,目前華南大橋出現了橋梁梁體下撓,所以需要進行維修。”該負責人告訴記者。

據了解,橋梁下撓是指由于遭受外界荷載的擠壓與影響造成橋梁整體的彎曲,進而引發橋梁跨中向下位移等現象。該負責人表示,這是一種橋梁結構性的病害,出現的問題在橋梁內部,而不是橋面,所以路面上看不見開挖或者是攤鋪這樣的作業。

焦點2

維修需要多長時間?

據了解,華快方面目前已委托設計單位進行橋梁方案設計,要對橋梁受力情況進行摸查計算後,繼而再對橋梁進行加固施工。因為涉及比較復雜的設計計算以及施工過程,估計整個維修過程需時較長,最復雜的預計可能長達三年。

焦點3

事前是否進行公示?

對于有車主質疑道路圍蔽沒有公示,華快方面表示,在7月上旬進行車道圍蔽時,已通過兩個交通電臺和沿線的情報板對司機進行宣傳和告知,讓司機及時關注沿線的情報板信息和交通臺的信息,調整出行計劃。

焦點4

大橋目前安全嗎?

相關負責人表示,華南大橋目前的病害是可控的,他們也在抓緊做好加固的措施和監測,目前大橋是安全的。“小轎車經過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我們主要擔心大型貨車,一輛大貨車的承重相當于30輛小車。”一名曾在2014年參與廣州某高速公路維修工作的工程師看到記者拍攝的現場圖片時説,橋梁圍蔽車道的施工方式,主要是減少橋面荷載。“如果四條車道全部開放,就會加重橋梁的負荷;如果減少一些車道開放,橋梁負荷就會減少”。

焦點5

有何疏導舉措?

雖説華南大橋的施工最長需要三年時間,但並不意味目前車道就要圍蔽三年。華快相關負責人表示,接下來他們將引導15噸以上的載重貨車繞行其他路段,以減少華南大橋上面的交通壓力。等大貨車數量減少、大橋整體荷載降下來後,他們會根據實際情況對目前的圍蔽區域逐步放開。

已經施工兩個多月

申報程序竟還在“推進”

金羊網訊 記者梁懌韜、何偉傑、付怡報道:記者發現,根據《廣州市城市道路佔用挖掘許可管理辦法》,申請佔用、挖掘城市道路的,建設單位應當向市或者區市政主管部門提出許可申請。9月10日,記者從廣州交警了解到,已經動工了兩個月的華南大橋施工的正式申報程序還在推進之中。

據了解,按照規定,如果施工方對佔用道路施工進行申請,那麼接受申請的部門應當在3個工作日內進行現場勘查,並對影響交通順暢的項目由廣州市市政主管部門進行倣真試驗。申請人應當就倣真試驗發現的問題,補充完善交通組織方案。決定受理的部門應當自受理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審查完畢,依法作出是否許可的決定。

對于是否未經申報獲批,華快方面表示,他們在今年7月初的檢測當中發現,華南大橋梁體下撓的趨勢有進一步的發展,而且大型載重貨車車流量近期明顯增長,為了防止下撓的程度進一步擴大,減輕橋梁負荷,他們採用了應急限流措施。在外圍對大型載重貨車採取交流疏解措施,等到加固維修結束後,會適時調整圍蔽車道,恢復交通功能。這一係列相關措施均在上級主管部門和公安交警部門協調下進行的。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