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為何撿檸檬嫌生蠔?只因所有的偏執都源於匱乏

來源:羊城派 作者:肖遙 發表時間:2018-09-07 14:22

  父母對土地和肥料的感情,對路邊拾起的檸檬的珍愛,甚至對殘油和米粒的珍惜,都跟他們物資匱乏的生活經歷有關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我弟小肖帶全家去傑克遜維爾小住。去之前,小肖預設了各種狀況,但他沒想到的是,我爹與他發生的所有分歧,都是圍繞食物發生的。

  在租住的民宿裏,小肖叮囑我爹,殘湯剩飯儘量別扔垃圾桶,直接倒在水槽裏,下水道口有個粉碎機,會把雞蛋殼、蘋果核都粉碎沖走。垃圾桶堆放了容易腐爛的食物垃圾,屋裏會很難聞,垃圾工人清理時也會抗議。

  可每次我爹削果皮剝菜葉的時候,都要站在水池邊糾結良久,下不了手。估計當他下定決心硬著頭皮往下水道裏扔食物殘余的時候,內心都會有罪惡感油然而生。

  當我爹又一次環顧左右,準備趁人不備,找個垃圾袋啥的把這些果核果皮裝起來的時候,被小肖一把奪過去,給他演示:嘩啦一下把剩菜倒到水池子裏,這簡直是所有廚房動作裏最流暢最一氣呵成的動作啊。有那麼難麼?

  可這個動作,我爹無論如何也學不會,與其説他學不會,不如説他壓根不想學,他很質疑這個舉動的正當性。

  在老家,他有個桶專門放各種殘湯剩肴,漚成有機肥澆菜園子。此刻,他也想留著殘渣給外面的草地和花園上肥,但被小肖阻止……直到我們離開那天,爹都遺憾,這家房東咋也不露個面呢?他有好多意見要給房東提呢:這麼大院子,不種菜只種花花草草太浪費了!還有剩飯剩菜可以喂雞喂魚,也可以填埋院子,別扔下水道了,太浪費!

  其實我爹不是那種囤積垃圾的人,他扔東西也有手快的時候。小時候,我一眼不見,我的寶貝——倣珍珠耳環和貝殼項鍊就被他扔了,以我爹“不愛紅粧愛武裝”的審美觀,見不得這些腐蝕人意志的玩意兒。珍珠寶貝對他來説是垃圾,殘湯剩飯對他來説是珍寶。

  從小,小肖最受不了的就是我爹用銳利的鏟子猛刮鍋底的聲音,從小爹就總要求我們刮鍋刮到粒米不留,你不跟鍋底有仇,你就是跟爹作對。

  我們在老肖面前處理任何食物殘余的方式,都是他不忍直視的。有一次,他追著我問:“你怎麼把炒鍋洗了?裏面不是還有剩油嗎?”我媽在老肖背後給我做手勢,意思是你老爹又葛朗臺附身了。

  小肖警覺地問:“你要那些剩油做啥?”老肖説:“我想給外面的草地和花園上肥……”小肖説:“千萬別往別人家土地裏亂埋什麼東西!萬一地裏招來蟲子什麼的,人家還叫咱承擔除蟲公司的費用……”

  爸媽出去散步,回來拾了一大堆檸檬,小肖警告他們説,這些看上去是在外面種的,但都是私人財産,掉地上也是有所有權的……小肖為了讓爹聽話,不惜危言聳聽:“這個州槍支合法,你拿別人東西,小心人家開槍!”

  離開時,爹捨不得撿來的那堆檸檬,就把檸檬削了皮,把檸檬肉泡了水帶上。過安檢時,小肖要幫爹把水倒了,爹劈手從小肖手裏奪過杯子,把檸檬水一飲而盡。小肖的表情可以解讀為“我去!還有這種神操作?!”可以做成表情包在網上刷流量了。

  所有的偏執都源於匱乏。老肖對土地和肥料的感情應該是幾十年前生發的。那時候爸媽大學畢業支援三線建設,廠裏的房前屋後,半山坡的荒地都變成了職工的菜園子,公共廁所裏的糞便經常是一乾二淨,老肖一般會在淩晨起來,穿上高筒雨鞋,拿上糞勺、糞桶,帶上手電筒去公廁排隊搶有機肥。

  鋻於當年半夜搶肥料和現在半夜排隊搶房子搶學號一樣艱苦卓絕,所以每次處理剩飯菜對老肖來説都是一種莫大的折磨。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食物都能引發爹的珍愛之情,比如——生蠔。有一次,全家在一家海邊小店裏吃飯,小肖發現一家店的生蠔才賣兩刀,興奮極了。

  小肖平時應酬請人吃的生蠔,一隻上百,還不怎麼新鮮。請客戶的話,吃的哪是生蠔,那是面子。面子這東西嘛,本來就不可描述。話説生蠔又貴又難吃,就像貴婦們穿的衣服一樣,又貴又不舒服。可吃著吃著,就吃出了感情,比如小肖對生蠔,因求之不得而變得鏡花水月。

  當他發現“美人如花隔雲端”的美人,忽然變得觸手可及,還不抓緊過過癮?小肖邊大朵快頤邊算賬:太特麼便宜了!吃到就是賺到!再多吃些把機票錢都省出來了!

  爹默默地看著小肖又點了6個生蠔,把自己撿回檸檬時小肖看他的那個飽含鄙夷和驚嘆的表情原版複製,加倍送還。一路上,小肖和我爹把這款表情包你送我、我送你,頻頻使用,倒是一點也沒浪費。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26日A10版,作者:肖遙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老爹為何撿檸檬嫌生蠔?只因所有的偏執都源於匱乏

羊城派  作者:肖遙  2018-09-07

  父母對土地和肥料的感情,對路邊拾起的檸檬的珍愛,甚至對殘油和米粒的珍惜,都跟他們物資匱乏的生活經歷有關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我弟小肖帶全家去傑克遜維爾小住。去之前,小肖預設了各種狀況,但他沒想到的是,我爹與他發生的所有分歧,都是圍繞食物發生的。

  在租住的民宿裏,小肖叮囑我爹,殘湯剩飯儘量別扔垃圾桶,直接倒在水槽裏,下水道口有個粉碎機,會把雞蛋殼、蘋果核都粉碎沖走。垃圾桶堆放了容易腐爛的食物垃圾,屋裏會很難聞,垃圾工人清理時也會抗議。

  可每次我爹削果皮剝菜葉的時候,都要站在水池邊糾結良久,下不了手。估計當他下定決心硬著頭皮往下水道裏扔食物殘余的時候,內心都會有罪惡感油然而生。

  當我爹又一次環顧左右,準備趁人不備,找個垃圾袋啥的把這些果核果皮裝起來的時候,被小肖一把奪過去,給他演示:嘩啦一下把剩菜倒到水池子裏,這簡直是所有廚房動作裏最流暢最一氣呵成的動作啊。有那麼難麼?

  可這個動作,我爹無論如何也學不會,與其説他學不會,不如説他壓根不想學,他很質疑這個舉動的正當性。

  在老家,他有個桶專門放各種殘湯剩肴,漚成有機肥澆菜園子。此刻,他也想留著殘渣給外面的草地和花園上肥,但被小肖阻止……直到我們離開那天,爹都遺憾,這家房東咋也不露個面呢?他有好多意見要給房東提呢:這麼大院子,不種菜只種花花草草太浪費了!還有剩飯剩菜可以喂雞喂魚,也可以填埋院子,別扔下水道了,太浪費!

  其實我爹不是那種囤積垃圾的人,他扔東西也有手快的時候。小時候,我一眼不見,我的寶貝——倣珍珠耳環和貝殼項鍊就被他扔了,以我爹“不愛紅粧愛武裝”的審美觀,見不得這些腐蝕人意志的玩意兒。珍珠寶貝對他來説是垃圾,殘湯剩飯對他來説是珍寶。

  從小,小肖最受不了的就是我爹用銳利的鏟子猛刮鍋底的聲音,從小爹就總要求我們刮鍋刮到粒米不留,你不跟鍋底有仇,你就是跟爹作對。

  我們在老肖面前處理任何食物殘余的方式,都是他不忍直視的。有一次,他追著我問:“你怎麼把炒鍋洗了?裏面不是還有剩油嗎?”我媽在老肖背後給我做手勢,意思是你老爹又葛朗臺附身了。

  小肖警覺地問:“你要那些剩油做啥?”老肖説:“我想給外面的草地和花園上肥……”小肖説:“千萬別往別人家土地裏亂埋什麼東西!萬一地裏招來蟲子什麼的,人家還叫咱承擔除蟲公司的費用……”

  爸媽出去散步,回來拾了一大堆檸檬,小肖警告他們説,這些看上去是在外面種的,但都是私人財産,掉地上也是有所有權的……小肖為了讓爹聽話,不惜危言聳聽:“這個州槍支合法,你拿別人東西,小心人家開槍!”

  離開時,爹捨不得撿來的那堆檸檬,就把檸檬削了皮,把檸檬肉泡了水帶上。過安檢時,小肖要幫爹把水倒了,爹劈手從小肖手裏奪過杯子,把檸檬水一飲而盡。小肖的表情可以解讀為“我去!還有這種神操作?!”可以做成表情包在網上刷流量了。

  所有的偏執都源於匱乏。老肖對土地和肥料的感情應該是幾十年前生發的。那時候爸媽大學畢業支援三線建設,廠裏的房前屋後,半山坡的荒地都變成了職工的菜園子,公共廁所裏的糞便經常是一乾二淨,老肖一般會在淩晨起來,穿上高筒雨鞋,拿上糞勺、糞桶,帶上手電筒去公廁排隊搶有機肥。

  鋻於當年半夜搶肥料和現在半夜排隊搶房子搶學號一樣艱苦卓絕,所以每次處理剩飯菜對老肖來説都是一種莫大的折磨。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食物都能引發爹的珍愛之情,比如——生蠔。有一次,全家在一家海邊小店裏吃飯,小肖發現一家店的生蠔才賣兩刀,興奮極了。

  小肖平時應酬請人吃的生蠔,一隻上百,還不怎麼新鮮。請客戶的話,吃的哪是生蠔,那是面子。面子這東西嘛,本來就不可描述。話説生蠔又貴又難吃,就像貴婦們穿的衣服一樣,又貴又不舒服。可吃著吃著,就吃出了感情,比如小肖對生蠔,因求之不得而變得鏡花水月。

  當他發現“美人如花隔雲端”的美人,忽然變得觸手可及,還不抓緊過過癮?小肖邊大朵快頤邊算賬:太特麼便宜了!吃到就是賺到!再多吃些把機票錢都省出來了!

  爹默默地看著小肖又點了6個生蠔,把自己撿回檸檬時小肖看他的那個飽含鄙夷和驚嘆的表情原版複製,加倍送還。一路上,小肖和我爹把這款表情包你送我、我送你,頻頻使用,倒是一點也沒浪費。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26日A10版,作者:肖遙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