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官後,他才發現價格不菲的書法背後竟藏著秘密……

來源:羊城派 作者:李蘭弟 發表時間:2018-09-06 16:23

  不幸的是,很多時候書法成了一項專業技能,成了一種顯擺與營生,成了明爭暗鬥的名利場,甚而成了一棵搖錢樹,翻手為名,覆手為利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我的老同學居然就當上了市土地局的局長。老同學一直給人的印象就是忠厚、老實、不會搞關係。但不讓人看好的老同學卻在沒有任何風吹草動的情況下不動聲色地就當上了一把手。

  老同學和我都是業餘書法愛好者,他原練習柳體,後看中了我書寫的歐體,他改柳體為歐體,還説是我的學生。本來我在中學任教,為了更好發揮我的專長,市宣傳部把我調到文化局,且提升為科長。我還兼任市書法協會副會長,側重抓市裏的書法工作。

  樹大招風。一天,我的這位做局長的老同學找到府來,他對我説他迷上了歐體字,且經常以我為師,倣照我的字在練習,最後向我提出要求,他邀我雙休日到家做客。

  老同學最先是臨歐體字。過了一段時間,老同學對寫大字特別的情有獨鍾,如寫福、虎,最讓人奇怪的是老同學最愛寫大的鼠字,因為他屬鼠。漸漸的,老同學的鼠字寫得越來越像畫的老鼠,真是書中有畫,畫中有字,雖不説是栩栩如生,但也像那麼一回事了。

  一次,老同學一位特好的朋友到老同學的家中閒聊,老同學拿出了自己寫的一幅碩鼠圖,説請朋友欣賞。剛一挂上,只聽“喵”一聲,一隻蹲在沙發上的貓,猛撲上去,用鼻子嗅了嗅,幾爪就把字撕得稀爛。

  我見老同學的書法作得如此逼真,竟騙過了那狡猾的貓兒,覺得老同學的書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了,就鼓動老同學在市內舉辦一次個人書法展。並説,如果有人買還可以當場賣掉一些。

  老同學先是搖頭,説,我才開始學,還在塗鴉階段,等以後真正有了成績再説。並且,我寫書法只是為了娛樂,不為金錢,賣啥喲?但他最後還是沒有抵擋住我的左勸右勸,妥協了。

  我在走之時,順手拿過被貓撕爛的鼠字圖,説,老同學,這幅畫送給我好了?老同學微微笑了笑,説,撕爛了還有何用?你要,就拿去吧!

  幾日後,老同學在市展覽館舉辦了個人書法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書法展過程中,老同學的書法作品竟被搶購一空,且大多數作品都賣出了不菲的價格。

  一時間,老同學成了市內書法界有名的高手。成了高手的老同學不想老老實實地當官。而是異想天開地辭掉官職,做專職的書法家。但當他辭職半年後,所寫書法作品一幅也沒賣出去。

  一日,我家裏來了書法界一內行。內行看了看我老同學作的鼠字圖,搖搖頭,不相信地問,這是高手作的?我給他説了貓撕鼠字圖一事。那內行拿起字,在鼻前聞了聞,一股濃濃的魚腥味撲鼻而來。內行想了想,哈哈大笑,説,高手!確實是高手!

  朋友説,你聞聞;還有,你想想買書法的是哪些人就知道他高在哪了。

  我認真想了想,依稀記得,辦書法展那天買書法的全是本市的需要土地的開發商。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27日A12版,作者:李蘭弟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辭官後,他才發現價格不菲的書法背後竟藏著秘密……

羊城派  作者:李蘭弟  2018-09-06

  不幸的是,很多時候書法成了一項專業技能,成了一種顯擺與營生,成了明爭暗鬥的名利場,甚而成了一棵搖錢樹,翻手為名,覆手為利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我的老同學居然就當上了市土地局的局長。老同學一直給人的印象就是忠厚、老實、不會搞關係。但不讓人看好的老同學卻在沒有任何風吹草動的情況下不動聲色地就當上了一把手。

  老同學和我都是業餘書法愛好者,他原練習柳體,後看中了我書寫的歐體,他改柳體為歐體,還説是我的學生。本來我在中學任教,為了更好發揮我的專長,市宣傳部把我調到文化局,且提升為科長。我還兼任市書法協會副會長,側重抓市裏的書法工作。

  樹大招風。一天,我的這位做局長的老同學找到府來,他對我説他迷上了歐體字,且經常以我為師,倣照我的字在練習,最後向我提出要求,他邀我雙休日到家做客。

  老同學最先是臨歐體字。過了一段時間,老同學對寫大字特別的情有獨鍾,如寫福、虎,最讓人奇怪的是老同學最愛寫大的鼠字,因為他屬鼠。漸漸的,老同學的鼠字寫得越來越像畫的老鼠,真是書中有畫,畫中有字,雖不説是栩栩如生,但也像那麼一回事了。

  一次,老同學一位特好的朋友到老同學的家中閒聊,老同學拿出了自己寫的一幅碩鼠圖,説請朋友欣賞。剛一挂上,只聽“喵”一聲,一隻蹲在沙發上的貓,猛撲上去,用鼻子嗅了嗅,幾爪就把字撕得稀爛。

  我見老同學的書法作得如此逼真,竟騙過了那狡猾的貓兒,覺得老同學的書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了,就鼓動老同學在市內舉辦一次個人書法展。並説,如果有人買還可以當場賣掉一些。

  老同學先是搖頭,説,我才開始學,還在塗鴉階段,等以後真正有了成績再説。並且,我寫書法只是為了娛樂,不為金錢,賣啥喲?但他最後還是沒有抵擋住我的左勸右勸,妥協了。

  我在走之時,順手拿過被貓撕爛的鼠字圖,説,老同學,這幅畫送給我好了?老同學微微笑了笑,説,撕爛了還有何用?你要,就拿去吧!

  幾日後,老同學在市展覽館舉辦了個人書法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書法展過程中,老同學的書法作品竟被搶購一空,且大多數作品都賣出了不菲的價格。

  一時間,老同學成了市內書法界有名的高手。成了高手的老同學不想老老實實地當官。而是異想天開地辭掉官職,做專職的書法家。但當他辭職半年後,所寫書法作品一幅也沒賣出去。

  一日,我家裏來了書法界一內行。內行看了看我老同學作的鼠字圖,搖搖頭,不相信地問,這是高手作的?我給他説了貓撕鼠字圖一事。那內行拿起字,在鼻前聞了聞,一股濃濃的魚腥味撲鼻而來。內行想了想,哈哈大笑,説,高手!確實是高手!

  朋友説,你聞聞;還有,你想想買書法的是哪些人就知道他高在哪了。

  我認真想了想,依稀記得,辦書法展那天買書法的全是本市的需要土地的開發商。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27日A12版,作者:李蘭弟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