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普通的食材,母親也能施以魔法變成滿溢溫暖與眷戀的食物

來源:羊城派 作者:章以武 發表時間:2018-09-05 09:10

  你這一生可能會品嘗到世界各地的美食,可是,再多的美味,都抵不過媽媽做的菜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二十多年前的早春,黃浦江上呼嘯而至的北風,凜冽刺骨。我回上海探望七十多歲的老娘。她白發稀疏,身子佝僂,伸出皺皮包骨、青筋暴露的手,撫著我的肩頭,打量著我這個從廣州回來的兒子,聲音低緩:“阿武,儂也有白頭發了!做教書先生蠻辛苦的哦!”

  母子倆坐落客廳八仙桌旁,老娘道:“已是夜裏八點多了,儂在飛機上一定吃過夜飯,儂隨便吃一點。”她端上一砂鍋熱粥:“儂信裏説過,廣州的白粥、炒粉好吃。儂試試,老娘煮的白粥,像不像廣州白粥。”接著,桌子上擺放了四碟下粥的菜:鹹鮮醉蟹、酒糟腐乳、油汆花生、鰻鲞魚幹。

  老娘道:“都是你小晨光歡喜的家常小菜,儂試試。”老娘那雙青筋暴起的雙手,托著下巴,不言不語,雙眼定定地瞧著我吃粥。

  我瞟了幾眼老娘蒼老慈祥的面容,吃著粥,心潮起伏,眼睛濕熱了。我頻頻點頭,道:“姆媽,儂做的寧波小菜最對我胃口,好吃煞了。”

  老娘説:“好吃就多吃點,鰻鲞是自己曬的,我曬了兩條,儂回廣州帶一條,讓儂老婆、小孫子嘗嘗。明早,我去小菜場買幾塊臭豆腐,清蒸。我曉得的,儂最饞清蒸臭豆腐。”

  我説:“姆媽,只要儂做的菜,哪個菜的味道都是呱呱叫的!廣州有晨光也能吃到油炸臭豆腐,湖南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蠻有名氣的,也吃過。”姆媽説:“勿一樣,勿一樣的。我曉得的,清蒸臭豆腐別的地方不興的。”

  第二天大清早,外邊風雨交加,好冷,春寒凍死牛啊。老娘不見了,全家焦急。弟媳説:“廣州兒子回來,老娘高興,一定去小菜場買小菜了。”弟弟説:“是的,不會出大事的,我去小菜場找找姆媽。”他披著雨衣,急步出門。

  直到上午十點多,老娘撐著油紙傘,渾身濕透,緊攥竹籃子,回來了。

  她凍得通紅的青筋暴起的手,取出幾塊臭豆腐放進碗裏:“運道好,買到了,總算買到臭豆腐了!現在市區的小菜場看不見臭豆腐的,要去郊外七寶鎮鄉下尋,我一個小攤、一個小攤尋過去,真開心,讓我尋到臭豆腐了!”老娘拭著臉上的雨珠,雙眼泛著亮光,好似尋到了稀世珍寶!

  中午,一碗熱騰騰的清蒸臭豆腐,上邊散落著十幾粒碧綠的毛豆子,擺在八仙桌的中央。老娘的手微微顫抖,捏著小油壺,在臭豆腐上淋了一圈麻油,又用筷子輕輕戳了一記,頓時,冒出一股特別的鮮香!老娘説:“阿武,吃,吃,趁熱趁熱!”……

  我禁不住伏案而泣。老娘遞過一塊熱毛巾:“勿哭,勿要哭!讓儂擔驚受怕了。沒有事體的,我還有點腳力的。路勿稱遠,換三次公交車就到七寶鎮了嘛。清蒸臭豆腐要吃熱的,儂吃呀!”我帶著哭腔道:“姆媽,我吃,我吃,四塊臭豆腐我全部吃光它。”老娘聽了,臉上綻放笑容,她那滿臉的皺褶,是人世間最美的花朵啊,永遠定格在我心間!

  本世紀初,老娘去世的前一年,她老人家已九十多歲了,我又來到她身邊。弟弟扶著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也不看我一眼,垂頭,雙手不斷地搓著手上的手絹,悶聲不響。

  我弟弟在她耳邊大聲喊:“姆媽,儂廣州的兒子回來看儂了。”老娘似懂非懂地瞟了我一眼,搖搖頭:“阿拉勿認得!”我大聲地:“姆媽,姆媽,我是阿武!儂的兒子,在廣州教書的兒子阿武啊。”老娘好像什麼也沒有聽到,仍是一門心思,悶聲不響,搓著手絹。

  弟弟對我説:“我們的老娘,老年癡呆症已相當嚴重,沒得法子了。你再也吃不到老娘的清蒸臭豆腐了!”我熱淚盈眶。

  過了一會兒,老娘突然自言自語:“阿武有個小囡,章歌,蠻漂亮的,去外國了。”説著,她目光空洞,又搓手絹了。我吃驚,她的意識裏,有她的孫女,就是一點也不認得站在她身邊的親生兒子!

  多少年過去了,每逢想念老娘,我就會聞到那飄香的臭豆腐……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28日,A14版,作者:章以武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最普通的食材,母親也能施以魔法變成滿溢溫暖與眷戀的食物

羊城派  作者:章以武  2018-09-05

  你這一生可能會品嘗到世界各地的美食,可是,再多的美味,都抵不過媽媽做的菜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二十多年前的早春,黃浦江上呼嘯而至的北風,凜冽刺骨。我回上海探望七十多歲的老娘。她白發稀疏,身子佝僂,伸出皺皮包骨、青筋暴露的手,撫著我的肩頭,打量著我這個從廣州回來的兒子,聲音低緩:“阿武,儂也有白頭發了!做教書先生蠻辛苦的哦!”

  母子倆坐落客廳八仙桌旁,老娘道:“已是夜裏八點多了,儂在飛機上一定吃過夜飯,儂隨便吃一點。”她端上一砂鍋熱粥:“儂信裏説過,廣州的白粥、炒粉好吃。儂試試,老娘煮的白粥,像不像廣州白粥。”接著,桌子上擺放了四碟下粥的菜:鹹鮮醉蟹、酒糟腐乳、油汆花生、鰻鲞魚幹。

  老娘道:“都是你小晨光歡喜的家常小菜,儂試試。”老娘那雙青筋暴起的雙手,托著下巴,不言不語,雙眼定定地瞧著我吃粥。

  我瞟了幾眼老娘蒼老慈祥的面容,吃著粥,心潮起伏,眼睛濕熱了。我頻頻點頭,道:“姆媽,儂做的寧波小菜最對我胃口,好吃煞了。”

  老娘説:“好吃就多吃點,鰻鲞是自己曬的,我曬了兩條,儂回廣州帶一條,讓儂老婆、小孫子嘗嘗。明早,我去小菜場買幾塊臭豆腐,清蒸。我曉得的,儂最饞清蒸臭豆腐。”

  我説:“姆媽,只要儂做的菜,哪個菜的味道都是呱呱叫的!廣州有晨光也能吃到油炸臭豆腐,湖南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蠻有名氣的,也吃過。”姆媽説:“勿一樣,勿一樣的。我曉得的,清蒸臭豆腐別的地方不興的。”

  第二天大清早,外邊風雨交加,好冷,春寒凍死牛啊。老娘不見了,全家焦急。弟媳説:“廣州兒子回來,老娘高興,一定去小菜場買小菜了。”弟弟説:“是的,不會出大事的,我去小菜場找找姆媽。”他披著雨衣,急步出門。

  直到上午十點多,老娘撐著油紙傘,渾身濕透,緊攥竹籃子,回來了。

  她凍得通紅的青筋暴起的手,取出幾塊臭豆腐放進碗裏:“運道好,買到了,總算買到臭豆腐了!現在市區的小菜場看不見臭豆腐的,要去郊外七寶鎮鄉下尋,我一個小攤、一個小攤尋過去,真開心,讓我尋到臭豆腐了!”老娘拭著臉上的雨珠,雙眼泛著亮光,好似尋到了稀世珍寶!

  中午,一碗熱騰騰的清蒸臭豆腐,上邊散落著十幾粒碧綠的毛豆子,擺在八仙桌的中央。老娘的手微微顫抖,捏著小油壺,在臭豆腐上淋了一圈麻油,又用筷子輕輕戳了一記,頓時,冒出一股特別的鮮香!老娘説:“阿武,吃,吃,趁熱趁熱!”……

  我禁不住伏案而泣。老娘遞過一塊熱毛巾:“勿哭,勿要哭!讓儂擔驚受怕了。沒有事體的,我還有點腳力的。路勿稱遠,換三次公交車就到七寶鎮了嘛。清蒸臭豆腐要吃熱的,儂吃呀!”我帶著哭腔道:“姆媽,我吃,我吃,四塊臭豆腐我全部吃光它。”老娘聽了,臉上綻放笑容,她那滿臉的皺褶,是人世間最美的花朵啊,永遠定格在我心間!

  本世紀初,老娘去世的前一年,她老人家已九十多歲了,我又來到她身邊。弟弟扶著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也不看我一眼,垂頭,雙手不斷地搓著手上的手絹,悶聲不響。

  我弟弟在她耳邊大聲喊:“姆媽,儂廣州的兒子回來看儂了。”老娘似懂非懂地瞟了我一眼,搖搖頭:“阿拉勿認得!”我大聲地:“姆媽,姆媽,我是阿武!儂的兒子,在廣州教書的兒子阿武啊。”老娘好像什麼也沒有聽到,仍是一門心思,悶聲不響,搓著手絹。

  弟弟對我説:“我們的老娘,老年癡呆症已相當嚴重,沒得法子了。你再也吃不到老娘的清蒸臭豆腐了!”我熱淚盈眶。

  過了一會兒,老娘突然自言自語:“阿武有個小囡,章歌,蠻漂亮的,去外國了。”説著,她目光空洞,又搓手絹了。我吃驚,她的意識裏,有她的孫女,就是一點也不認得站在她身邊的親生兒子!

  多少年過去了,每逢想念老娘,我就會聞到那飄香的臭豆腐……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28日,A14版,作者:章以武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