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也有芳華,歷久而彌香

來源:羊城派 作者:劉希 發表時間:2018-09-04 12:13

  一包就四十年的粽子,牽出一段塵封已久的愛情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電影《芳華》裏説:“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屬于自己的芳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刻骨銘心的青春,只有經歷過歲月的洗禮,才能沉淀美好的芳華。”的確是這樣,芳華時代是一個人擁有過的最美好的東西,人生有多少芳華,就有多少遺憾,而那遺憾,不會讓一個人後悔終生,只會讓日子歷久彌香。

  女兒學校外面,每天都有兩個老婦人擺攤賣粽子,其中一個稍顯年輕點的老人,穿戴打扮特別時尚,她賣的粽子,軟糯醇香,還特別新鮮,因此,她的生意總比另外一家好。

  那天我去得有些遲,接完孩子,老婦人已經收攤,孩子嚷嚷著肚子餓,沒法,我只好帶她到另外的老婆婆那裏買粽子。也許是人少,老人特意向我打聽“敵情”,我如實稟報,她説了聲謝謝之後,竟然在我轉身之後,憤憤地説:“有什麼得意的,這輩子都嫁不出去,活得那麼失敗,粽子賣得再成功也沒用。”

  我一時間就怔住了,那麼精致、那麼健康,看起來那麼幸福的一個人,怎麼就找不到結婚對象呢?我不由得對她生出一些同情,便經常照顧她的生意。

  有一天,買粽子時恰巧碰見姑姑,待走遠後她突發感嘆:“多好的一個人,就因初戀受挫,這輩子再沒談過,一個人孤孤單單過了這麼些年。”初戀啥樣,這段感情為何無疾而終,姑姑無從得知,而我越發地對老人産生好感。

  于是,每天在她那裏吃兩個粽子,是我雷打不動的功課。時間久了,便和她熟了。有時候粽子剝好了,我一摸口袋才想起忘帶錢包,她總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對我説:“姑娘,你先拿去吃,肚子要緊,下次給,沒關係。”

  看得出,她挺善良,可是,這麼善良的老人,為什麼栽在感情上?她的那段失敗的感情,是我很想解開的謎團。這種事,又不便主動問。

  那天,我因看錯時間去得早,到學校時,她已經在那裏了,粽子在鍋裏冒著熱氣,我忍不住掏錢買了兩個,在邊吃邊等的時候,我故作誇張的樣子,説,您這粽子真好吃!啥時候學的?

  聽我這樣説,老人眉飛色舞地回答我:“我也是因為他,才學了包粽子,不想一包就四十年。”老人的話匣子突然就打開了,我沒料到,我的一句無心的話,引來一個塵封已久的愛情故事。

  原來,十六歲芳華年代裏,她遇見了她的真命天子,那個叫陽的男人,在她看來,那個完美無缺的男人,會為她帶來一生的好福氣。可是,就在他們結婚的前夜,他卻突發心臟病去世。

  老人從脖子上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塊陳舊的懷表,小聲地説:“這是我二十歲生日時他送我的禮物,他説我們這輩子會分分秒秒在一起。”我能想象他送她懷表時,虔誠、專注的樣子,也能揣度她接受禮物時的歡欣與甜蜜的心情。

  那一塊懷表,雖然表面斑駁,表針也已經不走動了,但上面愛的溫度,依然還在。她説得很輕松,像在説著別人的故事。我沒理由不相信,這樣一個老人,也曾有一段屬于自己的芳華,哪怕那些經歷的種種傷了自己,也都會在記憶裏留存,歷久彌新。這個老人對生活的熱情,對經歷的淡然,是歲月賜予的結果。

  “世上有朵美麗的花,那是青春吐芳華。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華。”我們都曾擁有過生動而充滿活力的身體、狂熱而熾熱的愛戀、純真而不凡的夢想,我們經歷過歲月的洗禮,變得成熟而從容,我們不羨慕過去,不懼怕將來,踏踏實實、開開心心過好老年生活的每一天。

  願芳華永存,一路芬芳。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6日 A13版,劉希/文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粽子也有芳華,歷久而彌香

羊城派  作者:劉希  2018-09-04

  一包就四十年的粽子,牽出一段塵封已久的愛情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電影《芳華》裏説:“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屬于自己的芳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刻骨銘心的青春,只有經歷過歲月的洗禮,才能沉淀美好的芳華。”的確是這樣,芳華時代是一個人擁有過的最美好的東西,人生有多少芳華,就有多少遺憾,而那遺憾,不會讓一個人後悔終生,只會讓日子歷久彌香。

  女兒學校外面,每天都有兩個老婦人擺攤賣粽子,其中一個稍顯年輕點的老人,穿戴打扮特別時尚,她賣的粽子,軟糯醇香,還特別新鮮,因此,她的生意總比另外一家好。

  那天我去得有些遲,接完孩子,老婦人已經收攤,孩子嚷嚷著肚子餓,沒法,我只好帶她到另外的老婆婆那裏買粽子。也許是人少,老人特意向我打聽“敵情”,我如實稟報,她説了聲謝謝之後,竟然在我轉身之後,憤憤地説:“有什麼得意的,這輩子都嫁不出去,活得那麼失敗,粽子賣得再成功也沒用。”

  我一時間就怔住了,那麼精致、那麼健康,看起來那麼幸福的一個人,怎麼就找不到結婚對象呢?我不由得對她生出一些同情,便經常照顧她的生意。

  有一天,買粽子時恰巧碰見姑姑,待走遠後她突發感嘆:“多好的一個人,就因初戀受挫,這輩子再沒談過,一個人孤孤單單過了這麼些年。”初戀啥樣,這段感情為何無疾而終,姑姑無從得知,而我越發地對老人産生好感。

  于是,每天在她那裏吃兩個粽子,是我雷打不動的功課。時間久了,便和她熟了。有時候粽子剝好了,我一摸口袋才想起忘帶錢包,她總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對我説:“姑娘,你先拿去吃,肚子要緊,下次給,沒關係。”

  看得出,她挺善良,可是,這麼善良的老人,為什麼栽在感情上?她的那段失敗的感情,是我很想解開的謎團。這種事,又不便主動問。

  那天,我因看錯時間去得早,到學校時,她已經在那裏了,粽子在鍋裏冒著熱氣,我忍不住掏錢買了兩個,在邊吃邊等的時候,我故作誇張的樣子,説,您這粽子真好吃!啥時候學的?

  聽我這樣説,老人眉飛色舞地回答我:“我也是因為他,才學了包粽子,不想一包就四十年。”老人的話匣子突然就打開了,我沒料到,我的一句無心的話,引來一個塵封已久的愛情故事。

  原來,十六歲芳華年代裏,她遇見了她的真命天子,那個叫陽的男人,在她看來,那個完美無缺的男人,會為她帶來一生的好福氣。可是,就在他們結婚的前夜,他卻突發心臟病去世。

  老人從脖子上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塊陳舊的懷表,小聲地説:“這是我二十歲生日時他送我的禮物,他説我們這輩子會分分秒秒在一起。”我能想象他送她懷表時,虔誠、專注的樣子,也能揣度她接受禮物時的歡欣與甜蜜的心情。

  那一塊懷表,雖然表面斑駁,表針也已經不走動了,但上面愛的溫度,依然還在。她説得很輕松,像在説著別人的故事。我沒理由不相信,這樣一個老人,也曾有一段屬于自己的芳華,哪怕那些經歷的種種傷了自己,也都會在記憶裏留存,歷久彌新。這個老人對生活的熱情,對經歷的淡然,是歲月賜予的結果。

  “世上有朵美麗的花,那是青春吐芳華。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華。”我們都曾擁有過生動而充滿活力的身體、狂熱而熾熱的愛戀、純真而不凡的夢想,我們經歷過歲月的洗禮,變得成熟而從容,我們不羨慕過去,不懼怕將來,踏踏實實、開開心心過好老年生活的每一天。

  願芳華永存,一路芬芳。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6日 A13版,劉希/文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