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女人的一把傘,撐開了交往中的壁壘重重

來源:羊城派 作者:錢永廣 發表時間:2018-09-03 08:10

  少一點套路,多一點真誠,相信世間真情仍在,總有陌生人願意釋放出真誠的善意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假日裏,兒子嚷著要出去遊玩。經不住兒子的糾纏,我和妻子帶著兒子終于踏進了青島嶗山風景區。還未進風景區,我就深深地被山海相連的嶗山氣勢所震撼,心情也禁不住隨著嶗山的雲氣而離合,隨著山嵐而變幻。剛進風景區,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沒有雨傘的我們只好找個亭子避雨。

  “大哥,是上山遊玩嗎?”正當我為下雨沒有雨傘發愁時,背後有人問話。轉過身,我發現一個中年婦女坐在板凳上,朝我笑著,她身邊放著兩把傘,板凳旁邊有一只大塑料袋,裏面裝有許多空塑料瓶子,她應該是一個拾荒人。

  我沒搭理她,朝手裏拿著礦泉水瓶子的兒子努了努嘴,兒子很快明白了我的用意,跑過去把兩只空瓶子輕輕地放進了她的袋內。

  “你們需要向導嗎?我從小就在這長大,可以給你們當向導。”本以為兒子送給她空瓶子後,她不會糾纏我們,誰知她卻熱情地要為我們做向導。

  “向導不需要,倒是沒有雨傘,下雨了,怎麼上山呢?”我一邊嘆息,一邊掏口袋,不經意間,我口袋裏的一張名片滑落在地。

  “我這有兩把傘。”女人一邊熱情説,一邊把雨傘要遞給我。

  “不用,不用!”我趕緊説。想到女人可能是個騙子,我不敢借她雨傘用。她訕訕地縮回了手,尷尬地撿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看後,又給了我。見我不肯要她的雨傘,她看了我和兒子一眼,又熱情地説:“你可以先拿我的雨傘用,等你們下山時你再把它們還給我。”她一邊説著,一邊仍想把雨傘遞給我。

  見她是一個熱心人,沒有雨傘的我們,只好接受她的雨傘。為了增加她對我的信任,我趕緊把剛才那張印有我職務、頭銜、手機號碼和工作單位的名片遞給她,並要了她的手機號碼,真誠地謝過之後,我們就向山上進發了。

  上山後,我突然又懊悔不該拿這個陌生女人的雨傘。這些年,風景區宰人的事還少嗎?萬一還她雨傘時,她敲詐我的錢,我該怎麼辦?在冒著小雨,向山頂太清宮進發的路上,我的心像給鉛灌滿了似的沉,腳步也越來越重。可妻子和兒子只顧打著雨傘,高興地欣賞著路上的景點,他們根本不懂我的憂慮。

  終于從山頂返回山腳,兒子老遠就看見那個把雨傘借給我們的女人。想到用人家雨傘,也要表達謝意時,我便掏出100元錢,連同雨傘一起遞給她説:“謝謝你的兩把雨傘,這錢就當作小費吧!”

  她訝異著:“不,雨傘是借給你用的,這小費不能要。”説完,她硬把100元錢塞入我的口袋。

  我想,這個女人真有意思,雨傘雖然不值幾個錢,但她把雨傘借給我用,不僅不怕我們跑了,而且還不願要我給她的小費。我突然對這個女人生出了敬意,並為我剛才還擔心她會敲詐我而感到羞愧。可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信任呢?我思來想去,肯定是她撿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那上面印有我職務、頭銜和單位之後,她才決定把雨傘借給我的吧?

  “你不僅把雨傘借給我們用,而且還不要小費,可萬一我把你雨傘拿跑了,你怎麼辦?你一定是看了我的名片之後才相信我不會跑的吧?”我猶疑著問。

  不料她聽了莞爾一笑,把我的名片還給我説:“相信你的名片?可不是哦!當我看見你們時,你讓你的兒子把兩只空瓶子給我送了過來,而且很輕地放進我的塑料袋,當時我就判定你是一個心善的人,一個如此心善而又尊重別人的人是不會騙我的,又怎麼可能拿著我的雨傘跑了呢?”

  面對這個拾荒的女人,我突然為手裏攥著的那張印有我職務、頭銜和工作單位的名片感到臉紅。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6日A13版,作者:錢永廣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拾荒女人的一把傘,撐開了交往中的壁壘重重

羊城派  作者:錢永廣  2018-09-03

  少一點套路,多一點真誠,相信世間真情仍在,總有陌生人願意釋放出真誠的善意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假日裏,兒子嚷著要出去遊玩。經不住兒子的糾纏,我和妻子帶著兒子終于踏進了青島嶗山風景區。還未進風景區,我就深深地被山海相連的嶗山氣勢所震撼,心情也禁不住隨著嶗山的雲氣而離合,隨著山嵐而變幻。剛進風景區,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沒有雨傘的我們只好找個亭子避雨。

  “大哥,是上山遊玩嗎?”正當我為下雨沒有雨傘發愁時,背後有人問話。轉過身,我發現一個中年婦女坐在板凳上,朝我笑著,她身邊放著兩把傘,板凳旁邊有一只大塑料袋,裏面裝有許多空塑料瓶子,她應該是一個拾荒人。

  我沒搭理她,朝手裏拿著礦泉水瓶子的兒子努了努嘴,兒子很快明白了我的用意,跑過去把兩只空瓶子輕輕地放進了她的袋內。

  “你們需要向導嗎?我從小就在這長大,可以給你們當向導。”本以為兒子送給她空瓶子後,她不會糾纏我們,誰知她卻熱情地要為我們做向導。

  “向導不需要,倒是沒有雨傘,下雨了,怎麼上山呢?”我一邊嘆息,一邊掏口袋,不經意間,我口袋裏的一張名片滑落在地。

  “我這有兩把傘。”女人一邊熱情説,一邊把雨傘要遞給我。

  “不用,不用!”我趕緊説。想到女人可能是個騙子,我不敢借她雨傘用。她訕訕地縮回了手,尷尬地撿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看後,又給了我。見我不肯要她的雨傘,她看了我和兒子一眼,又熱情地説:“你可以先拿我的雨傘用,等你們下山時你再把它們還給我。”她一邊説著,一邊仍想把雨傘遞給我。

  見她是一個熱心人,沒有雨傘的我們,只好接受她的雨傘。為了增加她對我的信任,我趕緊把剛才那張印有我職務、頭銜、手機號碼和工作單位的名片遞給她,並要了她的手機號碼,真誠地謝過之後,我們就向山上進發了。

  上山後,我突然又懊悔不該拿這個陌生女人的雨傘。這些年,風景區宰人的事還少嗎?萬一還她雨傘時,她敲詐我的錢,我該怎麼辦?在冒著小雨,向山頂太清宮進發的路上,我的心像給鉛灌滿了似的沉,腳步也越來越重。可妻子和兒子只顧打著雨傘,高興地欣賞著路上的景點,他們根本不懂我的憂慮。

  終于從山頂返回山腳,兒子老遠就看見那個把雨傘借給我們的女人。想到用人家雨傘,也要表達謝意時,我便掏出100元錢,連同雨傘一起遞給她説:“謝謝你的兩把雨傘,這錢就當作小費吧!”

  她訝異著:“不,雨傘是借給你用的,這小費不能要。”説完,她硬把100元錢塞入我的口袋。

  我想,這個女人真有意思,雨傘雖然不值幾個錢,但她把雨傘借給我用,不僅不怕我們跑了,而且還不願要我給她的小費。我突然對這個女人生出了敬意,並為我剛才還擔心她會敲詐我而感到羞愧。可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信任呢?我思來想去,肯定是她撿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那上面印有我職務、頭銜和單位之後,她才決定把雨傘借給我的吧?

  “你不僅把雨傘借給我們用,而且還不要小費,可萬一我把你雨傘拿跑了,你怎麼辦?你一定是看了我的名片之後才相信我不會跑的吧?”我猶疑著問。

  不料她聽了莞爾一笑,把我的名片還給我説:“相信你的名片?可不是哦!當我看見你們時,你讓你的兒子把兩只空瓶子給我送了過來,而且很輕地放進我的塑料袋,當時我就判定你是一個心善的人,一個如此心善而又尊重別人的人是不會騙我的,又怎麼可能拿著我的雨傘跑了呢?”

  面對這個拾荒的女人,我突然為手裏攥著的那張印有我職務、頭銜和工作單位的名片感到臉紅。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6日A13版,作者:錢永廣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