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開四停四一個月效果如何?更多人使用公交係統出行了

來源: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嚴藝文 發表時間:2018-08-30 21:29

金羊網記者程行歡,嚴藝文

開四停四快要實施一個月了,這個緩解大城市交通病的治堵效果如何呢?廣州市交委方面暫時還沒有回復本報。據了解,最終效果將由第三方評估機構來評估。從目前陸續公布的數據來看,擁堵程度有少少下降,但真正的考驗還要等待9月3日開學後首個星期一。

客觀數據:公共交通係統刷卡量有上升

根據廣州市交委向本報提供的廣州中心五區(越秀、荔灣、天河、海珠、白雲),在四個不同時段的星期一的平均擁堵指數顯示,擁堵情況有輕微下降。在2018年8月6日,即開罰的首個工作日,指數為4.59;而2017年8月7日則為4.72;2018年8月27日為4.67,而2017年08月28日則為5.96。

根據記者從羊城通公司獲得的數據顯示,2018年7月公交羊城通交易(含二維碼)環比6月上升約5%,同比2017年7月上升約8%;2018年7月地鐵羊城通交易環比6月上升約6%,同比2017年7月上升5%。此外,在廣州全市公交客運量(刷卡量)上,8月份數據還沒有出爐,但是7月份有七成的公交線路客運量都出現了上升。在政策實施首月,全市常規公交日均刷卡量約556.6萬人次/日,同比上月增加2.82%。   

在公交接駁上,廣州市交委方面回復稱,開四停四前已經梳理評估管控區域公交接駁服務,目前進出管控區域約有340條公交線路,管控區周邊停車場均實現了公交接駁,如換乘需求較大廣佛邊界區域的新五線工藝品批發城停車場附近,設有滘口客運站總站和廣佛路口(滘口客運站)站等公交站點,始發及途經的線路有公共汽車57路等30多條線路,可直達根據海珠、越秀等市中心區主要商業中心,公交服務較為完善。

除此之外,交通管理部門將強化客流監測分析,通過公交大數據客流分析係統,加強對管控區域周邊線路客流變化情況的分析評估,及時掌握限行政策引起的公交出行客流變化,督促企業完善相應的公交服務。

共享單車活躍度明顯增加

地鐵客流和公交出行人次變多,也意味著對共享單車的需求量變大。在開四停四正式開罰後,ofo提供的公開數據顯示:8月6日、7日,ofo全市的使用數據對比上周同期大約上漲了2%,有明顯增加。番禺、天河等區域的使用數據,對比上周同期大約上漲5%;番禺、天河、越秀等多個區域7月的騎行次數,對比6月也漲幅明顯。整體活躍單車佔比,顯著提升。而8月份與7月數據整體持平,趨于穩定,並沒有顯著上漲。但是,高溫與降雨,對共享單車的騎行,均有一定的影響。8月份對比7月雨天更多,降雨天數達20多天,陣雨還經常發生在上下班時段。因此,騎行數據保持在穩定水平,可以推測用戶對ofo小黃車的使用需求,實際是變強了。

此外,為了更加細致觀測開四停四對ofo小黃車的使用影響,ofo進一步抽調了8月份晴天工作日數據。對比發現,ofo小黃車這個時段騎行數據,均高于近半年騎行次數均值;對比7月同期,漲幅約3%。在番禺、天河、海珠等區域,騎行則上漲約7%。而ofo8月份在番禺、天河、海珠、白雲多個地鐵口增強了投放,但剛調度過來的車輛,基本很快就被騎光。

而摩拜方面,8月1日至今,摩拜單車在廣州的使用次數較上月同期增長了5.91%。其中,8月24日較上月同日漲幅最高,達到40.53%。在具體區域上,摩拜單車大數據平臺顯示,從月數據對比來看,海珠、荔灣、白雲三區域的使用數據增幅明顯,對比上月同期平均增長6.46%,其中海珠增幅最高,達7.56%,荔灣增幅6.05%。此外,白雲、越秀等多個區域8月的騎行次數,對比上月也有顯著提升。

有車主多方想辦法應對

“七月份順暢一點,但八月份又不行了。”“沒有改善,但是非高峰期感覺好一點。”在記者調查的這十幾位乘客中中,這些主觀感受描述各有不同。有受訪者表示進市區的高速路順暢很多了,也有表示情況並沒有改善。受訪者楊小姐表示,上周從黃埔區在下班時段來到廣州市區,“從天河到東方賓館,走了近2個小時,而東風路近乎癱瘓。”她表示,當時坐在車裏很絕望,想坐地鐵回去,但地鐵又擠不進去,“感覺限行對交通有沒改善沒感覺,但對地鐵的影響是最大的。”

而對于外地車牌的林先生來説,開四停四則變成了一個出行的噩夢:“我家住在番禺,工作地點在科韻路,無論是坐地鐵還是公交車,一點都不方便,因此這個月一直在小區裏尋找同路的鄰居。”他説他想找一個同樣外地牌的鄰居,“大家輪著開三天。或者有順路的粵A牌的鄰居我可以每個月給一部分油錢。”但目前他還沒找到同路人,而隨著最近順風車業務下架,他覺得出行更麻煩了。

“這一個月以來,每一周都要計算車輛出行的天數,時間觀念變得特別強。”生活工作在天河區、開粵V牌的鄭小姐告訴羊城晚報記者。每星期,鄭小姐都要回增城過周末,為了應對開四停四,她只能周四晚上開著自己的粵V車回增城,周五再換一輛車去廣州上班,下班再開車回增城過周末。“因為家裏的車都不是粵A牌,所以每周回增城都得折騰幾次,油費車費成本都增加不少。”鄭小姐感到些許無奈。 

外地牌車主出行成本增加

在海珠區生活工作的外地車牌車主李小姐表示,現在平時在市區基本不開車了。每星期需要往返廣州和江門的她選擇將車停在限行區外,再搭乘地鐵接駁。除了要計算好日子開車出行,李小姐還要面對漲價的接駁停車場。“我停在芳村附近的接駁停車場,目前停車費漲了15%左右。”李小姐説。

廣州市區的停車場還存在車位緊張的問題。鄭小姐的住所離上班地點大約15分鐘的車程,開四停四以來,她將出門時間提前了20分鐘。“以前9點40出門,單位附近的停車場還有空余車位,現在基本要9點20分出門,才能找到空位停車。”鄭小姐表示,開四停四以來,很多外地車牌車主平時不開車,將車一直停在市區停車場,造成了停車場車位緊張。

不過,開四停四也並非帶來的都是麻煩。外地車牌限行,路面車輛數量減少,對緩解交通壓力有直接作用。鄭小姐對交通狀況改善有直觀的感受。“以前上下班高峰期時華南快速非常擁堵,這一個月華南快速基本不堵,尤其是五山段到珠江新城段擁堵情況有非常明顯的改變。”李小姐也表示,開四停四沒有對車主在市區出行造成很大的影響。“市區的公共交通很發達,再加上上下班高峰期時本身開車也不易,所以平時在市區不開車也影響不大。“

廣州市停車場行業協會常務會長潘國璠表示,目前協會沒有接到車主關于接駁停車場的投訴與反饋,而10月廣州路邊停車泊位逐步恢復收費將一定程度緩解廣州城區的停車難情況。他提出,目前路邊車位流通性差,很多車位長期被佔用,車位的周轉情況有待改善。但是什麼時候恢復收費,如何收費,怎樣支付,是否使用感應器等問題還需要交委進一步的政策與指示。

廣州人理性面對車牌競拍

與開四停四緊密相連的是中小車牌的競拍,畢竟競拍到了粵A牌照相當于有了在廣州全天候出行的權利。“一張鐵皮貴過一輛車”的情況已經在上海、深圳頻頻上演,但廣州人的務實理性消費思維,也在拍牌中得到盡情顯示。

在開四停四執行首月,廣州7月中小客車車牌競價結果爆出大冷門:個人車牌最低成交價12100元,平均成交價56152元;單位車牌競價方面,最低成交價10000元,平均成交價70079元。爆冷原因在于本期競價指標共4000個,卻只有3912人來競拍——近一年來首次出現了牌比人多的現象。記者查詢近一年記錄,競拍人數最高出現在今年5月,為12576人。而價格最高則出現在6月份,在執行開四停四前一個月,市民競拍意願最強烈的時刻,個人車牌均價達5.7萬元。而這一價格導致了部分市民拍牌意願下降,出現了7月份最低價無懸念中標。而同日深圳車牌競拍出爐的結果是,個人車牌最低成交價51000元,平均成交價57802元

8月份價格則回到了更為理性的軌道:個人最低成交價為25500元,個人平均成交價為31654元,與7月份的57283元相比大幅下降。這一價格與今年3月份價格比較接近。而同日深圳小汽車增量指標競價結果顯示,個人競價平均成交價為56713元,最低成交價52800元。


編輯: alan
數字報

廣州開四停四一個月效果如何?更多人使用公交係統出行了

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嚴藝文  2018-08-30

金羊網記者程行歡,嚴藝文

開四停四快要實施一個月了,這個緩解大城市交通病的治堵效果如何呢?廣州市交委方面暫時還沒有回復本報。據了解,最終效果將由第三方評估機構來評估。從目前陸續公布的數據來看,擁堵程度有少少下降,但真正的考驗還要等待9月3日開學後首個星期一。

客觀數據:公共交通係統刷卡量有上升

根據廣州市交委向本報提供的廣州中心五區(越秀、荔灣、天河、海珠、白雲),在四個不同時段的星期一的平均擁堵指數顯示,擁堵情況有輕微下降。在2018年8月6日,即開罰的首個工作日,指數為4.59;而2017年8月7日則為4.72;2018年8月27日為4.67,而2017年08月28日則為5.96。

根據記者從羊城通公司獲得的數據顯示,2018年7月公交羊城通交易(含二維碼)環比6月上升約5%,同比2017年7月上升約8%;2018年7月地鐵羊城通交易環比6月上升約6%,同比2017年7月上升5%。此外,在廣州全市公交客運量(刷卡量)上,8月份數據還沒有出爐,但是7月份有七成的公交線路客運量都出現了上升。在政策實施首月,全市常規公交日均刷卡量約556.6萬人次/日,同比上月增加2.82%。   

在公交接駁上,廣州市交委方面回復稱,開四停四前已經梳理評估管控區域公交接駁服務,目前進出管控區域約有340條公交線路,管控區周邊停車場均實現了公交接駁,如換乘需求較大廣佛邊界區域的新五線工藝品批發城停車場附近,設有滘口客運站總站和廣佛路口(滘口客運站)站等公交站點,始發及途經的線路有公共汽車57路等30多條線路,可直達根據海珠、越秀等市中心區主要商業中心,公交服務較為完善。

除此之外,交通管理部門將強化客流監測分析,通過公交大數據客流分析係統,加強對管控區域周邊線路客流變化情況的分析評估,及時掌握限行政策引起的公交出行客流變化,督促企業完善相應的公交服務。

共享單車活躍度明顯增加

地鐵客流和公交出行人次變多,也意味著對共享單車的需求量變大。在開四停四正式開罰後,ofo提供的公開數據顯示:8月6日、7日,ofo全市的使用數據對比上周同期大約上漲了2%,有明顯增加。番禺、天河等區域的使用數據,對比上周同期大約上漲5%;番禺、天河、越秀等多個區域7月的騎行次數,對比6月也漲幅明顯。整體活躍單車佔比,顯著提升。而8月份與7月數據整體持平,趨于穩定,並沒有顯著上漲。但是,高溫與降雨,對共享單車的騎行,均有一定的影響。8月份對比7月雨天更多,降雨天數達20多天,陣雨還經常發生在上下班時段。因此,騎行數據保持在穩定水平,可以推測用戶對ofo小黃車的使用需求,實際是變強了。

此外,為了更加細致觀測開四停四對ofo小黃車的使用影響,ofo進一步抽調了8月份晴天工作日數據。對比發現,ofo小黃車這個時段騎行數據,均高于近半年騎行次數均值;對比7月同期,漲幅約3%。在番禺、天河、海珠等區域,騎行則上漲約7%。而ofo8月份在番禺、天河、海珠、白雲多個地鐵口增強了投放,但剛調度過來的車輛,基本很快就被騎光。

而摩拜方面,8月1日至今,摩拜單車在廣州的使用次數較上月同期增長了5.91%。其中,8月24日較上月同日漲幅最高,達到40.53%。在具體區域上,摩拜單車大數據平臺顯示,從月數據對比來看,海珠、荔灣、白雲三區域的使用數據增幅明顯,對比上月同期平均增長6.46%,其中海珠增幅最高,達7.56%,荔灣增幅6.05%。此外,白雲、越秀等多個區域8月的騎行次數,對比上月也有顯著提升。

有車主多方想辦法應對

“七月份順暢一點,但八月份又不行了。”“沒有改善,但是非高峰期感覺好一點。”在記者調查的這十幾位乘客中中,這些主觀感受描述各有不同。有受訪者表示進市區的高速路順暢很多了,也有表示情況並沒有改善。受訪者楊小姐表示,上周從黃埔區在下班時段來到廣州市區,“從天河到東方賓館,走了近2個小時,而東風路近乎癱瘓。”她表示,當時坐在車裏很絕望,想坐地鐵回去,但地鐵又擠不進去,“感覺限行對交通有沒改善沒感覺,但對地鐵的影響是最大的。”

而對于外地車牌的林先生來説,開四停四則變成了一個出行的噩夢:“我家住在番禺,工作地點在科韻路,無論是坐地鐵還是公交車,一點都不方便,因此這個月一直在小區裏尋找同路的鄰居。”他説他想找一個同樣外地牌的鄰居,“大家輪著開三天。或者有順路的粵A牌的鄰居我可以每個月給一部分油錢。”但目前他還沒找到同路人,而隨著最近順風車業務下架,他覺得出行更麻煩了。

“這一個月以來,每一周都要計算車輛出行的天數,時間觀念變得特別強。”生活工作在天河區、開粵V牌的鄭小姐告訴羊城晚報記者。每星期,鄭小姐都要回增城過周末,為了應對開四停四,她只能周四晚上開著自己的粵V車回增城,周五再換一輛車去廣州上班,下班再開車回增城過周末。“因為家裏的車都不是粵A牌,所以每周回增城都得折騰幾次,油費車費成本都增加不少。”鄭小姐感到些許無奈。 

外地牌車主出行成本增加

在海珠區生活工作的外地車牌車主李小姐表示,現在平時在市區基本不開車了。每星期需要往返廣州和江門的她選擇將車停在限行區外,再搭乘地鐵接駁。除了要計算好日子開車出行,李小姐還要面對漲價的接駁停車場。“我停在芳村附近的接駁停車場,目前停車費漲了15%左右。”李小姐説。

廣州市區的停車場還存在車位緊張的問題。鄭小姐的住所離上班地點大約15分鐘的車程,開四停四以來,她將出門時間提前了20分鐘。“以前9點40出門,單位附近的停車場還有空余車位,現在基本要9點20分出門,才能找到空位停車。”鄭小姐表示,開四停四以來,很多外地車牌車主平時不開車,將車一直停在市區停車場,造成了停車場車位緊張。

不過,開四停四也並非帶來的都是麻煩。外地車牌限行,路面車輛數量減少,對緩解交通壓力有直接作用。鄭小姐對交通狀況改善有直觀的感受。“以前上下班高峰期時華南快速非常擁堵,這一個月華南快速基本不堵,尤其是五山段到珠江新城段擁堵情況有非常明顯的改變。”李小姐也表示,開四停四沒有對車主在市區出行造成很大的影響。“市區的公共交通很發達,再加上上下班高峰期時本身開車也不易,所以平時在市區不開車也影響不大。“

廣州市停車場行業協會常務會長潘國璠表示,目前協會沒有接到車主關于接駁停車場的投訴與反饋,而10月廣州路邊停車泊位逐步恢復收費將一定程度緩解廣州城區的停車難情況。他提出,目前路邊車位流通性差,很多車位長期被佔用,車位的周轉情況有待改善。但是什麼時候恢復收費,如何收費,怎樣支付,是否使用感應器等問題還需要交委進一步的政策與指示。

廣州人理性面對車牌競拍

與開四停四緊密相連的是中小車牌的競拍,畢竟競拍到了粵A牌照相當于有了在廣州全天候出行的權利。“一張鐵皮貴過一輛車”的情況已經在上海、深圳頻頻上演,但廣州人的務實理性消費思維,也在拍牌中得到盡情顯示。

在開四停四執行首月,廣州7月中小客車車牌競價結果爆出大冷門:個人車牌最低成交價12100元,平均成交價56152元;單位車牌競價方面,最低成交價10000元,平均成交價70079元。爆冷原因在于本期競價指標共4000個,卻只有3912人來競拍——近一年來首次出現了牌比人多的現象。記者查詢近一年記錄,競拍人數最高出現在今年5月,為12576人。而價格最高則出現在6月份,在執行開四停四前一個月,市民競拍意願最強烈的時刻,個人車牌均價達5.7萬元。而這一價格導致了部分市民拍牌意願下降,出現了7月份最低價無懸念中標。而同日深圳車牌競拍出爐的結果是,個人車牌最低成交價51000元,平均成交價57802元

8月份價格則回到了更為理性的軌道:個人最低成交價為25500元,個人平均成交價為31654元,與7月份的57283元相比大幅下降。這一價格與今年3月份價格比較接近。而同日深圳小汽車增量指標競價結果顯示,個人競價平均成交價為56713元,最低成交價52800元。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