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物管新規是否會讓新舊物管交接更順暢?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豪 何偉傑 發表時間:2018-08-30 20:34

金羊網記者張豪 何偉傑

新舊物業交接一直是廣州物業糾紛中”老大難“的問題。為此,《廣州市物業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中提出,原物業服務企業拒絕退出的,業主可以不支付合同終止之日後的物業服務費。該舉措連日來引起不少小區業主的熱議,不少業主認為該舉措能更好地保護業主的權益,也有業主希望,新規能制定更多強制性讓舊物業有效退出的機制。

業主吐槽:舊物管不肯退出,還對業主斷水斷電

黃埔區某小區業委會主任朱女士告訴記者,小區是2003年的樓盤,有15棟樓共180戶。由于小區物管多年管理服務水平未能讓業主滿意,從今年2月份開始,小區業委會成員全票通過更換物管,之後業委會召開兩次業主大會投票更換物管事宜,于今年8月5日,舊物管答應退出小區,8月7日新舊物業正式交接。為期半年多的黃埔區明悅居小區業委會成功更換小區物管,這是小區第一次更換物業,整個過程還較為順利。

朱女士介紹,選擇更換物管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業主對小區物管提供的服務一直感到不滿。讓業主決定更換物管的導火索是去年4月份,由于部分業主不滿物管的管理水平,選擇拒交物業管理費,而物管便對業主家進行停水停電,此事引起了小區業主的強烈不滿。

“當時小區還沒有成立業委會,這件事發生後,去年5月份業主就開始籌備成立業委會,對物管進行監督。”朱女士説,經過大半年的努力,今年1月24日終于拿到了小區業委會成立備案回執,此後,業委會便對于業主的訴求向物管一一反饋,但均未得到回復,于2月份業委會成員投票決定更換物管,小區兩次召開業主大會,有58%的業主最終讚同物管退出。

“原本規定舊物管在7月31日之前退出小區,而舊物管稱對投票率抱有懷疑,一直不願意退出,不過最終在街道等部門的協調下,舊物管在8月5日答應撤出小區,我們在8月7日正式進行交接。”朱女士説,整體來説交接還比較順利。

對于《徵求意見稿》的規定,朱女士表示,“新舊物管交接時,小區業主已經合法合規將舊物管解聘,而舊物管不願意退出,是自己賴著不走,這一刻起業主是不承認其服務了,那麼業主就有權利不去交納管理費,這一點新法規有明確的規定是一種進步。而且新法規還規定物管不允許以未交管理費而對業主斷水斷電,這對于一點很好地保護了業主的權益,以往物管動不動就以業主未交管理費為由對其斷水斷電,讓業主苦不堪言。”

專家:新規有望讓新舊物管交接更順暢

在現實情況中,很多物業公司即便結束了物業服務合同,之所以能一直盤踞在小區裏,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們還一直收取業主的物業管理費。長期關注廣州物業管理的華南和諧社區發展中心主任周活寧表示,這類情況在廣州不少小區都引起過法律訴訟,但法院往往會認為,物管公司雖然沒有與業主簽訂新的服務合同,但事實上仍然為業主提供物業服務,所以業主是需要交管理費的。

如今《意見稿》將有效解決上述問題。《意見稿》提出,前期物業服務合同或者物業服務合同終止規定的,原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在合同終止之日起十五日內退出物業管理區域。原物業服務企業拒絕退出的,業主可以不支付合同終止之日後的物業服務費。而物業服務企業不得以業主拖欠物業服務費、不配合管理等理由,減少服務內容,或者以其他原因為由中斷用戶的正常用水、用電、用氣、通訊、有線電視信號。周活寧表示,這相當于斷了物業公司的”財路“,讓物管知難而退。

不過也有業主認為,新規對舊物管退出的規定應更加強硬。麓湖禦景小區業委會副主任余先生表示,大多小區更換舊物管主要是因為舊物管服務水平差,對小區管理不當,業主交管理費就是為了讓物管服務好小區業主,然而物管沒有做到,那麼業主不交管理費是很正常的。不過,余先生認為,小區業委會合法合規更換舊物業,而舊物業卻不願退出,雖然新法規對此明確的規定業主可以拒交管理費,但對舊物業起不到實質性的震懾作用,法規應該進一步規定要強制性地讓舊物業有效退出機制。

編輯: alan
數字報

廣州物管新規是否會讓新舊物管交接更順暢?

金羊網  作者:張豪 何偉傑  2018-08-30

金羊網記者張豪 何偉傑

新舊物業交接一直是廣州物業糾紛中”老大難“的問題。為此,《廣州市物業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中提出,原物業服務企業拒絕退出的,業主可以不支付合同終止之日後的物業服務費。該舉措連日來引起不少小區業主的熱議,不少業主認為該舉措能更好地保護業主的權益,也有業主希望,新規能制定更多強制性讓舊物業有效退出的機制。

業主吐槽:舊物管不肯退出,還對業主斷水斷電

黃埔區某小區業委會主任朱女士告訴記者,小區是2003年的樓盤,有15棟樓共180戶。由于小區物管多年管理服務水平未能讓業主滿意,從今年2月份開始,小區業委會成員全票通過更換物管,之後業委會召開兩次業主大會投票更換物管事宜,于今年8月5日,舊物管答應退出小區,8月7日新舊物業正式交接。為期半年多的黃埔區明悅居小區業委會成功更換小區物管,這是小區第一次更換物業,整個過程還較為順利。

朱女士介紹,選擇更換物管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業主對小區物管提供的服務一直感到不滿。讓業主決定更換物管的導火索是去年4月份,由于部分業主不滿物管的管理水平,選擇拒交物業管理費,而物管便對業主家進行停水停電,此事引起了小區業主的強烈不滿。

“當時小區還沒有成立業委會,這件事發生後,去年5月份業主就開始籌備成立業委會,對物管進行監督。”朱女士説,經過大半年的努力,今年1月24日終于拿到了小區業委會成立備案回執,此後,業委會便對于業主的訴求向物管一一反饋,但均未得到回復,于2月份業委會成員投票決定更換物管,小區兩次召開業主大會,有58%的業主最終讚同物管退出。

“原本規定舊物管在7月31日之前退出小區,而舊物管稱對投票率抱有懷疑,一直不願意退出,不過最終在街道等部門的協調下,舊物管在8月5日答應撤出小區,我們在8月7日正式進行交接。”朱女士説,整體來説交接還比較順利。

對于《徵求意見稿》的規定,朱女士表示,“新舊物管交接時,小區業主已經合法合規將舊物管解聘,而舊物管不願意退出,是自己賴著不走,這一刻起業主是不承認其服務了,那麼業主就有權利不去交納管理費,這一點新法規有明確的規定是一種進步。而且新法規還規定物管不允許以未交管理費而對業主斷水斷電,這對于一點很好地保護了業主的權益,以往物管動不動就以業主未交管理費為由對其斷水斷電,讓業主苦不堪言。”

專家:新規有望讓新舊物管交接更順暢

在現實情況中,很多物業公司即便結束了物業服務合同,之所以能一直盤踞在小區裏,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們還一直收取業主的物業管理費。長期關注廣州物業管理的華南和諧社區發展中心主任周活寧表示,這類情況在廣州不少小區都引起過法律訴訟,但法院往往會認為,物管公司雖然沒有與業主簽訂新的服務合同,但事實上仍然為業主提供物業服務,所以業主是需要交管理費的。

如今《意見稿》將有效解決上述問題。《意見稿》提出,前期物業服務合同或者物業服務合同終止規定的,原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在合同終止之日起十五日內退出物業管理區域。原物業服務企業拒絕退出的,業主可以不支付合同終止之日後的物業服務費。而物業服務企業不得以業主拖欠物業服務費、不配合管理等理由,減少服務內容,或者以其他原因為由中斷用戶的正常用水、用電、用氣、通訊、有線電視信號。周活寧表示,這相當于斷了物業公司的”財路“,讓物管知難而退。

不過也有業主認為,新規對舊物管退出的規定應更加強硬。麓湖禦景小區業委會副主任余先生表示,大多小區更換舊物管主要是因為舊物管服務水平差,對小區管理不當,業主交管理費就是為了讓物管服務好小區業主,然而物管沒有做到,那麼業主不交管理費是很正常的。不過,余先生認為,小區業委會合法合規更換舊物業,而舊物業卻不願退出,雖然新法規對此明確的規定業主可以拒交管理費,但對舊物業起不到實質性的震懾作用,法規應該進一步規定要強制性地讓舊物業有效退出機制。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