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貪官”新手法,你肯定想不到……

來源:羊城派 作者:鄭紫薇 發表時間:2018-08-30 15:58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領導一來,清閒的工作眼看就要泡湯,心有不甘,他被逼急了想出了一個新穎的舉報“貪官”的方法……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王小二那年四十五歲,是單位裏的辦事員,其實也沒太多的事情好辦,也就是一杯茶一支煙外加一張報紙混一天,每個月都能夠按時領到不多不少的一份工資。

  不久,單位來了新領導,名字叫李大黑。“新官上任三把火”,于是李大黑大刀闊斧地推行起了“競聘上崗,雙向選擇”的改革。王小二以為,這次改革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走走形式而已,與自己無關。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王小二竟然沒有被任何一個部門科室選擇進去,他待崗了,每個月只能領少得可憐的生活費。如果半年之內王小二仍然沒有部門科室聘任他,就有可能“末位淘汰”,這份清閒的工作也就沒了。

  王小二非常氣憤,心想,參加工作二十多年,領導走馬燈似的換了不少,全都平安過來了,為什麼碰上一個李大黑,就要讓自己待崗,甚至丟飯碗呢?他決定給李大黑上點眼藥。

  第二天晚上,王小二拎著兩瓶酒和兩條煙大搖大擺地走出家門。一路上,許多熟悉的人問王小二拎著東西幹什麼去?他把東西朝身後挪挪,輕聲地説:“我去李局長家認認門。”

  其實,王小二根本就沒有去李大黑的家,他拎著煙酒在李大黑住的樓下轉了一圈,然後迅速地離去。

  第二天晚上,王小二又拎著那包東西走在大街上。又有許多熟人問他幹什麼,他告訴人家:“我給我們李局長送點東西呢。”然後走到李大黑樓下,跟前一天一樣,又拎著東西飛快地回家。

  第三天晚上,王小二再拎著煙酒走在了通往李大黑家的路上。第四天、第五天……足足一個月時間,王小二每天都假裝給李大黑送禮。

  第一個月零一天,王小二在傍晚時分像往常一樣拎著禮物走出家門的時候,許多熟悉的人看見他後,就湊近他的耳朵説:“王小二,你甭去李大黑家了,你沒有聽説紀委找他談話了嗎?”“怎麼會這樣呢?李大黑到底出什麼事了?”王小二茫然問道。熟人神秘地朝他一笑,向他豎起了大拇指。

  不出兩天,李大黑因經濟上的問題被雙規了,大家都説,這全是王小二的功勞,王小二舉報“貪官”的手法實在新穎。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3日,A13版,文字:馬朝虎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舉報“貪官”新手法,你肯定想不到……

羊城派  作者:鄭紫薇  2018-08-30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領導一來,清閒的工作眼看就要泡湯,心有不甘,他被逼急了想出了一個新穎的舉報“貪官”的方法……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王小二那年四十五歲,是單位裏的辦事員,其實也沒太多的事情好辦,也就是一杯茶一支煙外加一張報紙混一天,每個月都能夠按時領到不多不少的一份工資。

  不久,單位來了新領導,名字叫李大黑。“新官上任三把火”,于是李大黑大刀闊斧地推行起了“競聘上崗,雙向選擇”的改革。王小二以為,這次改革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走走形式而已,與自己無關。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王小二竟然沒有被任何一個部門科室選擇進去,他待崗了,每個月只能領少得可憐的生活費。如果半年之內王小二仍然沒有部門科室聘任他,就有可能“末位淘汰”,這份清閒的工作也就沒了。

  王小二非常氣憤,心想,參加工作二十多年,領導走馬燈似的換了不少,全都平安過來了,為什麼碰上一個李大黑,就要讓自己待崗,甚至丟飯碗呢?他決定給李大黑上點眼藥。

  第二天晚上,王小二拎著兩瓶酒和兩條煙大搖大擺地走出家門。一路上,許多熟悉的人問王小二拎著東西幹什麼去?他把東西朝身後挪挪,輕聲地説:“我去李局長家認認門。”

  其實,王小二根本就沒有去李大黑的家,他拎著煙酒在李大黑住的樓下轉了一圈,然後迅速地離去。

  第二天晚上,王小二又拎著那包東西走在大街上。又有許多熟人問他幹什麼,他告訴人家:“我給我們李局長送點東西呢。”然後走到李大黑樓下,跟前一天一樣,又拎著東西飛快地回家。

  第三天晚上,王小二再拎著煙酒走在了通往李大黑家的路上。第四天、第五天……足足一個月時間,王小二每天都假裝給李大黑送禮。

  第一個月零一天,王小二在傍晚時分像往常一樣拎著禮物走出家門的時候,許多熟悉的人看見他後,就湊近他的耳朵説:“王小二,你甭去李大黑家了,你沒有聽説紀委找他談話了嗎?”“怎麼會這樣呢?李大黑到底出什麼事了?”王小二茫然問道。熟人神秘地朝他一笑,向他豎起了大拇指。

  不出兩天,李大黑因經濟上的問題被雙規了,大家都説,這全是王小二的功勞,王小二舉報“貪官”的手法實在新穎。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3日,A13版,文字:馬朝虎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