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生活圖鑒:我眼睜睜看著他迷失在名利場

來源:羊城派 作者:姜雪媛 發表時間:2018-08-28 08:34

  從租房到一套房、兩套房再到三套房,最後回到一無所有的起點……在喪失了良知的名利場裏,又有誰是真正的贏家?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老祝和小純在大學期間戀愛,畢業後留京成家。起先經閨蜜青枝介紹租住在宣武門老街一個大雜院。院子裏沒有衛生間,上公共廁所得跑半裏路,一到冬天夜晚,萬籟俱寂中頂著風霜來回,整個人凍得活像只瘦皮猴。看著小純遭罪,老祝疼在心裏,他向小純保證,再挺個三五載,攢足了首付,我一準給你買套房!

  雖然小純嘴上不説,可心裏卻有了期待。

  很快三年過去了,老祝跳槽到了青枝所在的公司,小純也從普通員工晉升到了主管。經濟基礎向來決定上層建築,二人租的房子也從原來的大雜院變成公寓樓,面積從十幾平米增加到了一百多平米。

  居住條件改善了,小純的期待反而更強烈了。看著身邊的同事一個個都買房了,小純別提有多羨慕。她也開始投入了看房大軍。在東西南北中全看了一溜遍後,選定了北五環外天通苑的一套兩居,貴是貴了點,但戶型好,地段不錯,小純和老祝咬咬牙決定買下來。在青枝慷慨借款後,小兩口總算湊齊了首付。

  能擁有自己的第一套房,對很多北漂來説都是一種巨大的精神鼓舞。兩口子開始籌劃要孩子。一年後孩子呱呱落地,雙方的父母輪換著來幫助帶孩子。120多平米的兩居添了這麼多人,房間一下子顯得分外擁擠。加上雙方父母一南一北生活習慣差異和語言溝通的不便,平時難免磕磕碰碰,于是很多矛盾和衝突油然而生。

  夜晚老人和孩子都睡了,小純和老祝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老祝安慰小純,沒事,我想辦法多掙點錢,過兩年咱再買個大的!

  小純于是有了新的期待。

  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老祝回家興衝衝告訴小純,老婆,我找到了一個賺錢的好門路!

  老祝準備和青枝合夥做外國紅酒的代理。小純問,要不少啟動資金吧?老祝説,我們合夥,每人投100萬!小純驚叫起來,100萬,哪來這麼多錢?老祝説,你別急,咱拿房子作抵押貸款,再找朋友借點,問題不大。小純還是不放心,外國紅酒有人買嗎?賣不出去咋辦?

  老祝説,你不懂,現在大城市流行喝外國紅酒,而且利潤豐厚,你只管等著收錢吧!

  小純是又緊張又焦慮又擔心。

  沒想到老祝還真不是吹的,兩年下來賺了一大筆。第三年,老祝把老房子賣了,在城北溫泉鎮買了套聯排別墅,一家人高高興興住進了寬敞明亮又氣派的大房子。

  小純卻高興不起來。

  老祝天天風風火火忙得不亦樂乎,每天晚上很晚回來,每次回來也大多是一身酒氣。小純問起來,老祝總是説做生意能不應酬嗎?身不由己呀!小純還想跟他説與婆婆白日裏爭執的事,老祝早呼呼大睡了。

  小純越來越心事重重。

  一天老祝回來得比平日早很多,而且心情特別好,吃完飯小兩口早早相擁上床,一番溫存後,老祝問小純:老婆,你知不知道現在房價漲得有多快,很多人現在都辭職炒房。一套房子地段好,兩三年就能翻一番。

  小純把嘴一撇,你不會又要買房吧?咱可沒有買房資格了啊——

  老祝笑了,我當然知道,有一個辦法不但能買房,而且能讓你和我媽的矛盾徹底解決!

  小純忙問,什麼辦法?

  老祝定定地看著小純,嘴裏吐出兩個字:離婚!

  小純刷地滿臉煞白,老祝擁著小純道:傻瓜,咱是假離婚,買完房後過兩年再復婚!這樣咱多了套房,讓我媽我爸住進去,咱和你爸你媽還住這大房子,互不幹擾,這不就徹底解決問題了嗎?

  小純雖然一萬個不願意,但也説不出更好的反對理由。于是小兩口辦理了假離婚,順順利利買到了第三套房。

  自從有了第三套房後,老祝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

  終于小純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老祝竟然有了別的女人!小純向老祝攤牌,老祝無奈地拿出結婚證告訴小純,我結婚了!她有了孩子!

  小純一把奪過結婚證,一看立馬僵在那裏,整個人魔怔了!結婚證上女方一欄赫然寫著兩個字:青枝!

  小純咬著牙打電話給青枝: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就設計好了?

  電話那頭一字一頓地回答:從咱倆認識那天起,無論哪方面,你都壓我一頭,我就暗暗發誓,一定有一天要贏過你!

  電話挂了,小純還緊緊抓著話筒。三個月後,老祝公司破産,他們賣掉兩套房子抵債,小純帶著孩子回到了崇文門,那個她和老祝最早租住的大雜院!

  一切又回到了起點,可有誰是真正的贏家呢?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3日,A13版,文字:冷江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北漂生活圖鑒:我眼睜睜看著他迷失在名利場

羊城派  作者:姜雪媛  2018-08-28

  從租房到一套房、兩套房再到三套房,最後回到一無所有的起點……在喪失了良知的名利場裏,又有誰是真正的贏家?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老祝和小純在大學期間戀愛,畢業後留京成家。起先經閨蜜青枝介紹租住在宣武門老街一個大雜院。院子裏沒有衛生間,上公共廁所得跑半裏路,一到冬天夜晚,萬籟俱寂中頂著風霜來回,整個人凍得活像只瘦皮猴。看著小純遭罪,老祝疼在心裏,他向小純保證,再挺個三五載,攢足了首付,我一準給你買套房!

  雖然小純嘴上不説,可心裏卻有了期待。

  很快三年過去了,老祝跳槽到了青枝所在的公司,小純也從普通員工晉升到了主管。經濟基礎向來決定上層建築,二人租的房子也從原來的大雜院變成公寓樓,面積從十幾平米增加到了一百多平米。

  居住條件改善了,小純的期待反而更強烈了。看著身邊的同事一個個都買房了,小純別提有多羨慕。她也開始投入了看房大軍。在東西南北中全看了一溜遍後,選定了北五環外天通苑的一套兩居,貴是貴了點,但戶型好,地段不錯,小純和老祝咬咬牙決定買下來。在青枝慷慨借款後,小兩口總算湊齊了首付。

  能擁有自己的第一套房,對很多北漂來説都是一種巨大的精神鼓舞。兩口子開始籌劃要孩子。一年後孩子呱呱落地,雙方的父母輪換著來幫助帶孩子。120多平米的兩居添了這麼多人,房間一下子顯得分外擁擠。加上雙方父母一南一北生活習慣差異和語言溝通的不便,平時難免磕磕碰碰,于是很多矛盾和衝突油然而生。

  夜晚老人和孩子都睡了,小純和老祝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老祝安慰小純,沒事,我想辦法多掙點錢,過兩年咱再買個大的!

  小純于是有了新的期待。

  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老祝回家興衝衝告訴小純,老婆,我找到了一個賺錢的好門路!

  老祝準備和青枝合夥做外國紅酒的代理。小純問,要不少啟動資金吧?老祝説,我們合夥,每人投100萬!小純驚叫起來,100萬,哪來這麼多錢?老祝説,你別急,咱拿房子作抵押貸款,再找朋友借點,問題不大。小純還是不放心,外國紅酒有人買嗎?賣不出去咋辦?

  老祝説,你不懂,現在大城市流行喝外國紅酒,而且利潤豐厚,你只管等著收錢吧!

  小純是又緊張又焦慮又擔心。

  沒想到老祝還真不是吹的,兩年下來賺了一大筆。第三年,老祝把老房子賣了,在城北溫泉鎮買了套聯排別墅,一家人高高興興住進了寬敞明亮又氣派的大房子。

  小純卻高興不起來。

  老祝天天風風火火忙得不亦樂乎,每天晚上很晚回來,每次回來也大多是一身酒氣。小純問起來,老祝總是説做生意能不應酬嗎?身不由己呀!小純還想跟他説與婆婆白日裏爭執的事,老祝早呼呼大睡了。

  小純越來越心事重重。

  一天老祝回來得比平日早很多,而且心情特別好,吃完飯小兩口早早相擁上床,一番溫存後,老祝問小純:老婆,你知不知道現在房價漲得有多快,很多人現在都辭職炒房。一套房子地段好,兩三年就能翻一番。

  小純把嘴一撇,你不會又要買房吧?咱可沒有買房資格了啊——

  老祝笑了,我當然知道,有一個辦法不但能買房,而且能讓你和我媽的矛盾徹底解決!

  小純忙問,什麼辦法?

  老祝定定地看著小純,嘴裏吐出兩個字:離婚!

  小純刷地滿臉煞白,老祝擁著小純道:傻瓜,咱是假離婚,買完房後過兩年再復婚!這樣咱多了套房,讓我媽我爸住進去,咱和你爸你媽還住這大房子,互不幹擾,這不就徹底解決問題了嗎?

  小純雖然一萬個不願意,但也説不出更好的反對理由。于是小兩口辦理了假離婚,順順利利買到了第三套房。

  自從有了第三套房後,老祝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

  終于小純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老祝竟然有了別的女人!小純向老祝攤牌,老祝無奈地拿出結婚證告訴小純,我結婚了!她有了孩子!

  小純一把奪過結婚證,一看立馬僵在那裏,整個人魔怔了!結婚證上女方一欄赫然寫著兩個字:青枝!

  小純咬著牙打電話給青枝: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就設計好了?

  電話那頭一字一頓地回答:從咱倆認識那天起,無論哪方面,你都壓我一頭,我就暗暗發誓,一定有一天要贏過你!

  電話挂了,小純還緊緊抓著話筒。三個月後,老祝公司破産,他們賣掉兩套房子抵債,小純帶著孩子回到了崇文門,那個她和老祝最早租住的大雜院!

  一切又回到了起點,可有誰是真正的贏家呢?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3日,A13版,文字:冷江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