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看戲的年代,這些孩子為什麼還要唱戲?

來源:金羊網 作者:王倩 發表時間:2018-08-27 23:57

倪惠英:希望每所學校都配備專業戲曲老師

金羊網訊 記者王倩、實習生彭樂怡、通訊員粵教宣報道:鑼鼓敲響,燈光緩緩打在演出者的身上,一個個扮著精致戲曲行裝的小演員們,在舞臺上表演得有模有樣,展現了嶺南曲韻的魅力。8月27日,來自廣東省49所小學和18所中學的學生參加了“2018年廣東省中小學生地方戲曲展演活動”,在粵劇藝術博物館裏度過了“有戲”的一天。

廣東省本身擁有不同的戲曲種類,此次展演涵蓋了粵劇、潮劇、漢劇、和雷劇等具有廣東特色的戲曲,其中既包括如《猴王借扇》以我國古代神話為題材的劇目,也有如《聰明的烏鴉》等融入現代元素的創新原創劇目。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練戲曲就要能吃苦

來自廣州市荔灣區藝術學校的湯煒婷,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練習粵劇,她主演的《女兒香之劍歸來》獲得此次展演的中學乙組二等獎。湯煒婷主要練習的是刀馬旦和花旦的角色,她坦言,學習粵劇讓她明白了什麼是毅力和堅持。“練刀馬旦很苦,除了要拿刀拿槍之外,每次都要包好頭飾練習。”湯煒婷説。因為刀馬旦的頭飾比較重,所以演員在平時練習時要習慣頭飾重量,上臺時表演才會更加流暢。年紀還小的時候,湯煒婷曾經因為無法堅持而在練習過程中大哭,如今堅持過來後,湯煒婷也收獲了一份毅力。廣東省文聯副主席、廣東省戲劇家協會名譽主席倪惠英看完表演後,對湯煒婷讚賞有加,提出收她為徒。

“我小時候愛哭,但很奇怪的是一聽到鑼鼓的聲音就馬上不哭了。”自幼與戲曲結下不解之緣的陳崢,五歲開始就到青少年宮學習粵劇。陳崢母親回憶説:“確切地來説,是她強行讓我幫她報粵劇班的。在我的年代,粵劇已經進入低迷的時期了,所以我的女兒居然對粵劇感興趣,這是一件讓我很驚訝的事情。”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現代人大部分對粵劇比較陌生,甚至覺得其中“咿咿呀呀”的唱腔枯燥無味,原本對粵劇毫不了解的陳崢母親在最初也抱有這樣的想法,但隨著女兒一直學習粵劇,她也開始變成了粵劇的“鐵粉”。“以前是她拉著我去劇院,現在她要上學,忙著學習,我就自己一個人去看戲。”陳崢母親説,現在她懂得了不同演員有不同的唱腔,表達的感情也十分不同。已經學習粵劇九年的陳崢,是第十九屆和第二十一屆全國少兒戲曲小梅花獎金獎的獲得者,稱為“少兒二度梅”。

接受採訪的幾個戲曲小演員,基本每周都要花固定時間練習唱腔和身段,和同齡人相比,他們犧牲了許多外出遊玩和休閒放松的時間,而選擇在舞臺上揮灑汗水。

傳承靠“培養觀眾”

“廣東擁有培養戲曲繼承人的深厚土壤,我們應該給學生提供一個展現的舞臺。”廣東省教育局副局長華山鷹表示。近兩年,廣東省中小學開展了“戲曲進校園”的活動,除了將戲曲元素注入校本課程、編排樂韻操,讓學生接觸專業的戲曲知識之外,也舉辦了形形色色的戲曲大賽和活動。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中心小學的《蘆花蕩》獲得了展演小學組一等獎和優秀指導教師獎,指導老師鄭雪嫻表示,學校有專門的粵劇劇團,為選拔種子演員,相關粵劇課程也會進入第二課堂。“粵劇傳承是一個很緊迫的問題,如果我們作為本地人也不去傳揚,那麼傳統文化就會有消失的一天。”鄭雪嫻説。

而牽頭舉辦了十二屆“三元杯粵劇粵曲大賽”的廣州市三元坊小學,這次展演則選擇了結合現代元素的曲目《聰明的烏鴉》。舞臺上,小演員們穿著卡通的動物戲服,卻是一口標準的粵劇唱腔。指導老師蘇潔韻表示,選擇這樣的一個劇目,為的就是讓學生能夠享受舞臺,感受到粵劇的樂趣。“孩子們一般都會被漂亮的戲服所吸引,所以我們也專門選取適合兒童表演的劇目,讓他們産生對粵劇的興趣。”戲曲進校園,本質上是要培養觀眾。要想將傳統的嶺南曲韻發揚光大,就不是要培養“老人觀眾”,而是從娃娃抓起,讓孩子關注戲曲,連帶家長的影響,達到傳播和繼承地方戲曲的目的。

通過接觸戲曲,不少學生會萌生未來往戲曲道路發展的想法。目前,廣東共有45所粵劇傳統特色學校,學校會將一些表現優秀的學生推薦到戲曲藝術學校或是劇團,繼續他們的戲曲之路。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普及戲曲缺乏師資

戲曲學習需要專業的老師指導,如此一來學生才能有更加係統的培訓,而不只是“玩一玩”。倪惠英表示,她希望將來學校裏都能配備一名專業的戲曲老師,增大戲曲的推廣度。但事實上,如今戲曲繼承最大的難題就是缺乏師資。

據了解,不是每間學校都會有專門的劇團,各個學校戲曲普及教育的方式也不盡相同。現在到學校進行專業指導的老師,一般都來自各個院團,學校沒有專業的戲曲老師。

從廣州粵劇團退休的何宇青,現擔任荔灣區青少年宮和南海中學等多間學校的粵劇指導老師,她表示,現在需要的是穩定的師資隊伍,才能達到每間學校配備專業老師的目標。如今戲曲融入校本課程的方式,主要是粵曲進音樂課本和粵劇興趣班的開展,也有專門適用于高年級學習的戲曲教材,除去專業的老師不定時到校指導訓練的時間外,其余時間基本都由學校的音樂老師負責相關課程。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問及未來的發展方向,不少小演員都表示自己以後很可能從事與戲曲相關的職業。地方戲曲受眾面比較小,學生的發展前景是否受到制約?對此,何宇青表示,如果對戲曲有興趣,不一定是從事演員工作,也可以做相關的研究工作或者投身于戲曲教育事業,就業選擇不一。

“我一點都不擔心。行行出狀元,每一行都有它的平臺,一個人要是抓住了自己的平臺,他的人生也是非常精彩的。”對于女兒的戲曲演員夢,陳崢母親這樣説道。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少有人看戲的年代,這些孩子為什麼還要唱戲?

金羊網  作者:王倩  2018-08-27

倪惠英:希望每所學校都配備專業戲曲老師

金羊網訊 記者王倩、實習生彭樂怡、通訊員粵教宣報道:鑼鼓敲響,燈光緩緩打在演出者的身上,一個個扮著精致戲曲行裝的小演員們,在舞臺上表演得有模有樣,展現了嶺南曲韻的魅力。8月27日,來自廣東省49所小學和18所中學的學生參加了“2018年廣東省中小學生地方戲曲展演活動”,在粵劇藝術博物館裏度過了“有戲”的一天。

廣東省本身擁有不同的戲曲種類,此次展演涵蓋了粵劇、潮劇、漢劇、和雷劇等具有廣東特色的戲曲,其中既包括如《猴王借扇》以我國古代神話為題材的劇目,也有如《聰明的烏鴉》等融入現代元素的創新原創劇目。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練戲曲就要能吃苦

來自廣州市荔灣區藝術學校的湯煒婷,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練習粵劇,她主演的《女兒香之劍歸來》獲得此次展演的中學乙組二等獎。湯煒婷主要練習的是刀馬旦和花旦的角色,她坦言,學習粵劇讓她明白了什麼是毅力和堅持。“練刀馬旦很苦,除了要拿刀拿槍之外,每次都要包好頭飾練習。”湯煒婷説。因為刀馬旦的頭飾比較重,所以演員在平時練習時要習慣頭飾重量,上臺時表演才會更加流暢。年紀還小的時候,湯煒婷曾經因為無法堅持而在練習過程中大哭,如今堅持過來後,湯煒婷也收獲了一份毅力。廣東省文聯副主席、廣東省戲劇家協會名譽主席倪惠英看完表演後,對湯煒婷讚賞有加,提出收她為徒。

“我小時候愛哭,但很奇怪的是一聽到鑼鼓的聲音就馬上不哭了。”自幼與戲曲結下不解之緣的陳崢,五歲開始就到青少年宮學習粵劇。陳崢母親回憶説:“確切地來説,是她強行讓我幫她報粵劇班的。在我的年代,粵劇已經進入低迷的時期了,所以我的女兒居然對粵劇感興趣,這是一件讓我很驚訝的事情。”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現代人大部分對粵劇比較陌生,甚至覺得其中“咿咿呀呀”的唱腔枯燥無味,原本對粵劇毫不了解的陳崢母親在最初也抱有這樣的想法,但隨著女兒一直學習粵劇,她也開始變成了粵劇的“鐵粉”。“以前是她拉著我去劇院,現在她要上學,忙著學習,我就自己一個人去看戲。”陳崢母親説,現在她懂得了不同演員有不同的唱腔,表達的感情也十分不同。已經學習粵劇九年的陳崢,是第十九屆和第二十一屆全國少兒戲曲小梅花獎金獎的獲得者,稱為“少兒二度梅”。

接受採訪的幾個戲曲小演員,基本每周都要花固定時間練習唱腔和身段,和同齡人相比,他們犧牲了許多外出遊玩和休閒放松的時間,而選擇在舞臺上揮灑汗水。

傳承靠“培養觀眾”

“廣東擁有培養戲曲繼承人的深厚土壤,我們應該給學生提供一個展現的舞臺。”廣東省教育局副局長華山鷹表示。近兩年,廣東省中小學開展了“戲曲進校園”的活動,除了將戲曲元素注入校本課程、編排樂韻操,讓學生接觸專業的戲曲知識之外,也舉辦了形形色色的戲曲大賽和活動。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中心小學的《蘆花蕩》獲得了展演小學組一等獎和優秀指導教師獎,指導老師鄭雪嫻表示,學校有專門的粵劇劇團,為選拔種子演員,相關粵劇課程也會進入第二課堂。“粵劇傳承是一個很緊迫的問題,如果我們作為本地人也不去傳揚,那麼傳統文化就會有消失的一天。”鄭雪嫻説。

而牽頭舉辦了十二屆“三元杯粵劇粵曲大賽”的廣州市三元坊小學,這次展演則選擇了結合現代元素的曲目《聰明的烏鴉》。舞臺上,小演員們穿著卡通的動物戲服,卻是一口標準的粵劇唱腔。指導老師蘇潔韻表示,選擇這樣的一個劇目,為的就是讓學生能夠享受舞臺,感受到粵劇的樂趣。“孩子們一般都會被漂亮的戲服所吸引,所以我們也專門選取適合兒童表演的劇目,讓他們産生對粵劇的興趣。”戲曲進校園,本質上是要培養觀眾。要想將傳統的嶺南曲韻發揚光大,就不是要培養“老人觀眾”,而是從娃娃抓起,讓孩子關注戲曲,連帶家長的影響,達到傳播和繼承地方戲曲的目的。

通過接觸戲曲,不少學生會萌生未來往戲曲道路發展的想法。目前,廣東共有45所粵劇傳統特色學校,學校會將一些表現優秀的學生推薦到戲曲藝術學校或是劇團,繼續他們的戲曲之路。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普及戲曲缺乏師資

戲曲學習需要專業的老師指導,如此一來學生才能有更加係統的培訓,而不只是“玩一玩”。倪惠英表示,她希望將來學校裏都能配備一名專業的戲曲老師,增大戲曲的推廣度。但事實上,如今戲曲繼承最大的難題就是缺乏師資。

據了解,不是每間學校都會有專門的劇團,各個學校戲曲普及教育的方式也不盡相同。現在到學校進行專業指導的老師,一般都來自各個院團,學校沒有專業的戲曲老師。

從廣州粵劇團退休的何宇青,現擔任荔灣區青少年宮和南海中學等多間學校的粵劇指導老師,她表示,現在需要的是穩定的師資隊伍,才能達到每間學校配備專業老師的目標。如今戲曲融入校本課程的方式,主要是粵曲進音樂課本和粵劇興趣班的開展,也有專門適用于高年級學習的戲曲教材,除去專業的老師不定時到校指導訓練的時間外,其余時間基本都由學校的音樂老師負責相關課程。

省中小學地方戲曲藝術展演活動 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攝

問及未來的發展方向,不少小演員都表示自己以後很可能從事與戲曲相關的職業。地方戲曲受眾面比較小,學生的發展前景是否受到制約?對此,何宇青表示,如果對戲曲有興趣,不一定是從事演員工作,也可以做相關的研究工作或者投身于戲曲教育事業,就業選擇不一。

“我一點都不擔心。行行出狀元,每一行都有它的平臺,一個人要是抓住了自己的平臺,他的人生也是非常精彩的。”對于女兒的戲曲演員夢,陳崢母親這樣説道。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