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候鳥清遠一日遊 玻璃棧橋大膽走父母陪伴心中留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發表時間:2018-08-27 23:57

【溫暖羊城 候鳥來棲】

與廣州臨別前一天,小候鳥留下這樣的話……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實習生 張婉清

暑假將近尾聲,“小候鳥”,們陸續離開廣州,踏上回老家的路程。這個夏天,他們從四面八方飛來,在這個溫暖的城市與父母團聚。短短兩個月,白雲山、三元裏古廟、萬達廣場……他們在廣州各個地方留下自己的足跡,為廣州的陽春八月增添了一抹別樣的靚麗色彩。

在小候鳥即將與廣州揮別之際,羊城晚報官方APP羊城派攜手攜程旅遊組織了一場小候鳥清遠親子遊,在歡樂的旅途中,不少小候鳥用樸實的語言向記者表達了自己對父母的依戀,對廣州城的不舍。

臨別之旅:“10分滿分,我給這趟旅程打99分”

8月26日,共19個小候鳥家庭前往清遠金雞岩,體驗全長130米,高度約30米的玻璃棧道,其中有17個小候鳥家庭來自記者曾扎根的三元裏松柏崗社區。

10歲的彭夢雅便來自松柏崗社區,她在走玻璃橋時表現得十分勇敢,頭也不回,淡定往前走。過橋後,她悄悄跟記者分享自己的過橋秘籍:“我媽媽説只要像平時走路那樣就不會害怕了。”將讀三年級的羅佳欣也是個膽兒大的女孩兒,特別鐘情刺激項目。“完全不怕走玻璃橋,我覺得充滿刺激感”,佳欣興奮地説。小男孩彭博凱則鐘情玻璃橋中段設計的特效,“兩塊玻璃上有裂開的特效,還有裂開的聲音,蠻過癮兒。”

當然也有膽小的候鳥,小不點金佳怡便算一個,開始過橋前還戰戰兢兢,抓住媽媽的手不敢走,“媽媽,我不害怕!你不要松手!”。

除玻璃棧道外,金雞岩馬術場內的馬術表演同樣讓小候鳥印象深刻。觀眾席上的候鳥家庭紛紛掏出手機記錄馬術表演精彩一刻。碰上馴馬員展示高難度動作,全場發出陣陣感嘆。

彭博凱便特別喜歡賽馬表揚,馬兒剛出場,他便“唰”一下從觀眾席起身,小跑到圍欄前觀看表演。演出到高潮,見到馬術師倒挂馬背,彭博凱還倒吸了口涼氣,小心臟提到嗓子眼。

玩了一天,小候鳥們紛紛不舍,記者詢問帥氣的肖紫健滿分10分給這次旅程打幾分,只聽他脫口而出:“即使是滿分10分,我也要給它打99分!”

臨別之語:“我喜歡的廣州,明年再見!”

下午16時許,小候鳥坐上回程大巴。這也預示著小候鳥在廣州的暑假即將畫上圓滿句號。

28日,金佳怡便要和弟弟坐6小時的高鐵回洪湖老家,“別人都説這個暑假太漫長,我覺得這個暑假太短暫,在廣州都沒玩夠就要回去了。”與老家相比,佳怡説,她更喜歡廣州,“廣州有景色漂亮的公園,老家沒有,廣州有大超市能在裏面免費看書,老家也沒有。”原來在老家時,照看佳怡的爺爺奶奶要幹農活,常把佳怡鎖在家裏,既不能去公園,也沒有童話書看。

除此以外,佳怡的暑假頗有幾分遺憾,有沒玩夠的秋千,有沒去成的海邊,“明年我還要來廣州,玩兩個小時的秋千!”愛玩總是孩子的天性,前幾天,劉浩宇一家人才去過大河馬水上世界玩,沒過幾天,他便開始想念裏面刺激的遊戲項目“溜溜板”,“明年一定要再去一次大河馬!”

與佳怡和浩宇不同,彭博凱和羅佳欣更愛的是人,在小候鳥夏令營中陪伴他們玩耍嬉戲、學習上課的社工姐姐,“暑假最開心的事是參加了小候鳥夏令營,社工姐姐都很溫柔”,佳欣悄悄地和記者講道。

隔日便要啟程回老家的肖紫健,也坦言最放不下三元裏松柏崗,這個他在廣州的家,“會想念三元裏的夥伴、親戚,這裏的一切”。他和記者講暑假最難忘的經歷,在夏令營結營禮上做主持人,自己如何緊張社工如何鼓勵他。

“用一個詞形容廣州就是‘帥酷’!”肖紫健十分喜愛廣州,“廣州的環境特別好,每年回來三元裏大街都會變樣,變得越來越整潔,越來越好。”

臨別之思:“拉近親子關係”成長久主題

“我更喜歡廣州。因為廣州有爸爸媽媽在這裏”,程予桐説。金佳怡則表達得更斬釘截鐵:“出去玩必須有爸媽,一家人一個都不能少”。

誠然,父母的陪伴一直是孩子成長中的重要一環。小候鳥面臨的二次留守、親子關係疏遠問題一直是他們成長中的痛點。

在羅佳欣眼中,父母一直忙著跑業務。“想讓父母閒下來,多陪陪自己”成為佳欣爛在肚子裏的心事兒。就連平時出來玩,父母都在玩手機,“不是在看小説就是在看朋友圈”,佳欣無奈地説。

記者還觀察到,在這次清遠親子遊中,15個家庭中僅有5個家庭有父親陪同出遊。法澤社會組織負責人吳治平告訴記者,“現在的家庭教育母愛大于父愛。父親負面影響大,存在失位情況。”

今年10歲的彭夢雅在滿分十分中給媽媽打9.5分,爸爸則只打6分。在夢雅印象裏,爸爸每天都在家裏打稿,然後出去送貨,媽媽反而整個暑假都陪伴在身邊。有一次一家人去逛超市,夢雅爸爸朋友臨時説要打牌,夢雅爸爸便撇下弟弟、媽媽和夢雅去打牌,這件事讓夢雅十分不快。盡管如此,夢雅還是喜歡跟著父母多一點,“在老家的時候會很想念他們”。

肖紫健也向記者嘟囔:“平時除了親子出遊,和媽媽相處時間很少。她每晚23點下班回來時,我都睡了。”紫健還説,爸爸平時忙,陪伴的時間更少。聽到兒子這翻話,紫健媽媽李生艷一臉愧疚,“我和他爸爸都想盡力補償,有時間都會全部拿出來陪孩子。”

但這絲毫不影響紫健給父母打分時,打了100分。“平時就多跟媽媽聊天,雖然和爸爸交流少,但他很懂我,一個眼神兒就知道我想幹什麼。”紫健很清楚父母在表達愛意方式上的差異:媽媽更直白,爸爸更含蓄。“有好吃的東西,爸爸都會留給我吃”,紫健眼睛笑成了月牙,“前幾天爸爸就帶回同事送的奶貝和手撕牛肉。”為了回應爸爸的這份心意,紫健有時會幫爸爸捶背,坐在爸爸旁邊蹭蹭他。

其實除了父母在家庭教育觀念上的轉變,社會各界在面對小候鳥問題時同樣需要轉變思維,用更寬容的胸懷去包容他們。負責組織此次清遠親子遊的廣州攜程渠道事業部營銷總監梁毅琳表示,在留守兒童跟隨父母融入城市的過程中,需要政府與社會各界的幫助與關愛。他呼吁更多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行動起來,“讓孩子們在旅行中成長,旅行雖短暫,快樂卻永駐心間”。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小候鳥清遠一日遊 玻璃棧橋大膽走父母陪伴心中留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2018-08-27

【溫暖羊城 候鳥來棲】

與廣州臨別前一天,小候鳥留下這樣的話……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實習生 張婉清

暑假將近尾聲,“小候鳥”,們陸續離開廣州,踏上回老家的路程。這個夏天,他們從四面八方飛來,在這個溫暖的城市與父母團聚。短短兩個月,白雲山、三元裏古廟、萬達廣場……他們在廣州各個地方留下自己的足跡,為廣州的陽春八月增添了一抹別樣的靚麗色彩。

在小候鳥即將與廣州揮別之際,羊城晚報官方APP羊城派攜手攜程旅遊組織了一場小候鳥清遠親子遊,在歡樂的旅途中,不少小候鳥用樸實的語言向記者表達了自己對父母的依戀,對廣州城的不舍。

臨別之旅:“10分滿分,我給這趟旅程打99分”

8月26日,共19個小候鳥家庭前往清遠金雞岩,體驗全長130米,高度約30米的玻璃棧道,其中有17個小候鳥家庭來自記者曾扎根的三元裏松柏崗社區。

10歲的彭夢雅便來自松柏崗社區,她在走玻璃橋時表現得十分勇敢,頭也不回,淡定往前走。過橋後,她悄悄跟記者分享自己的過橋秘籍:“我媽媽説只要像平時走路那樣就不會害怕了。”將讀三年級的羅佳欣也是個膽兒大的女孩兒,特別鐘情刺激項目。“完全不怕走玻璃橋,我覺得充滿刺激感”,佳欣興奮地説。小男孩彭博凱則鐘情玻璃橋中段設計的特效,“兩塊玻璃上有裂開的特效,還有裂開的聲音,蠻過癮兒。”

當然也有膽小的候鳥,小不點金佳怡便算一個,開始過橋前還戰戰兢兢,抓住媽媽的手不敢走,“媽媽,我不害怕!你不要松手!”。

除玻璃棧道外,金雞岩馬術場內的馬術表演同樣讓小候鳥印象深刻。觀眾席上的候鳥家庭紛紛掏出手機記錄馬術表演精彩一刻。碰上馴馬員展示高難度動作,全場發出陣陣感嘆。

彭博凱便特別喜歡賽馬表揚,馬兒剛出場,他便“唰”一下從觀眾席起身,小跑到圍欄前觀看表演。演出到高潮,見到馬術師倒挂馬背,彭博凱還倒吸了口涼氣,小心臟提到嗓子眼。

玩了一天,小候鳥們紛紛不舍,記者詢問帥氣的肖紫健滿分10分給這次旅程打幾分,只聽他脫口而出:“即使是滿分10分,我也要給它打99分!”

臨別之語:“我喜歡的廣州,明年再見!”

下午16時許,小候鳥坐上回程大巴。這也預示著小候鳥在廣州的暑假即將畫上圓滿句號。

28日,金佳怡便要和弟弟坐6小時的高鐵回洪湖老家,“別人都説這個暑假太漫長,我覺得這個暑假太短暫,在廣州都沒玩夠就要回去了。”與老家相比,佳怡説,她更喜歡廣州,“廣州有景色漂亮的公園,老家沒有,廣州有大超市能在裏面免費看書,老家也沒有。”原來在老家時,照看佳怡的爺爺奶奶要幹農活,常把佳怡鎖在家裏,既不能去公園,也沒有童話書看。

除此以外,佳怡的暑假頗有幾分遺憾,有沒玩夠的秋千,有沒去成的海邊,“明年我還要來廣州,玩兩個小時的秋千!”愛玩總是孩子的天性,前幾天,劉浩宇一家人才去過大河馬水上世界玩,沒過幾天,他便開始想念裏面刺激的遊戲項目“溜溜板”,“明年一定要再去一次大河馬!”

與佳怡和浩宇不同,彭博凱和羅佳欣更愛的是人,在小候鳥夏令營中陪伴他們玩耍嬉戲、學習上課的社工姐姐,“暑假最開心的事是參加了小候鳥夏令營,社工姐姐都很溫柔”,佳欣悄悄地和記者講道。

隔日便要啟程回老家的肖紫健,也坦言最放不下三元裏松柏崗,這個他在廣州的家,“會想念三元裏的夥伴、親戚,這裏的一切”。他和記者講暑假最難忘的經歷,在夏令營結營禮上做主持人,自己如何緊張社工如何鼓勵他。

“用一個詞形容廣州就是‘帥酷’!”肖紫健十分喜愛廣州,“廣州的環境特別好,每年回來三元裏大街都會變樣,變得越來越整潔,越來越好。”

臨別之思:“拉近親子關係”成長久主題

“我更喜歡廣州。因為廣州有爸爸媽媽在這裏”,程予桐説。金佳怡則表達得更斬釘截鐵:“出去玩必須有爸媽,一家人一個都不能少”。

誠然,父母的陪伴一直是孩子成長中的重要一環。小候鳥面臨的二次留守、親子關係疏遠問題一直是他們成長中的痛點。

在羅佳欣眼中,父母一直忙著跑業務。“想讓父母閒下來,多陪陪自己”成為佳欣爛在肚子裏的心事兒。就連平時出來玩,父母都在玩手機,“不是在看小説就是在看朋友圈”,佳欣無奈地説。

記者還觀察到,在這次清遠親子遊中,15個家庭中僅有5個家庭有父親陪同出遊。法澤社會組織負責人吳治平告訴記者,“現在的家庭教育母愛大于父愛。父親負面影響大,存在失位情況。”

今年10歲的彭夢雅在滿分十分中給媽媽打9.5分,爸爸則只打6分。在夢雅印象裏,爸爸每天都在家裏打稿,然後出去送貨,媽媽反而整個暑假都陪伴在身邊。有一次一家人去逛超市,夢雅爸爸朋友臨時説要打牌,夢雅爸爸便撇下弟弟、媽媽和夢雅去打牌,這件事讓夢雅十分不快。盡管如此,夢雅還是喜歡跟著父母多一點,“在老家的時候會很想念他們”。

肖紫健也向記者嘟囔:“平時除了親子出遊,和媽媽相處時間很少。她每晚23點下班回來時,我都睡了。”紫健還説,爸爸平時忙,陪伴的時間更少。聽到兒子這翻話,紫健媽媽李生艷一臉愧疚,“我和他爸爸都想盡力補償,有時間都會全部拿出來陪孩子。”

但這絲毫不影響紫健給父母打分時,打了100分。“平時就多跟媽媽聊天,雖然和爸爸交流少,但他很懂我,一個眼神兒就知道我想幹什麼。”紫健很清楚父母在表達愛意方式上的差異:媽媽更直白,爸爸更含蓄。“有好吃的東西,爸爸都會留給我吃”,紫健眼睛笑成了月牙,“前幾天爸爸就帶回同事送的奶貝和手撕牛肉。”為了回應爸爸的這份心意,紫健有時會幫爸爸捶背,坐在爸爸旁邊蹭蹭他。

其實除了父母在家庭教育觀念上的轉變,社會各界在面對小候鳥問題時同樣需要轉變思維,用更寬容的胸懷去包容他們。負責組織此次清遠親子遊的廣州攜程渠道事業部營銷總監梁毅琳表示,在留守兒童跟隨父母融入城市的過程中,需要政府與社會各界的幫助與關愛。他呼吁更多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行動起來,“讓孩子們在旅行中成長,旅行雖短暫,快樂卻永駐心間”。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