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直播間】倪光南院士:“核心技術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

來源:金羊網 作者:區健妍 曾育文 黃銘濤 發表時間:2018-08-27 21:18

金羊直播間“科學家面對面”

倪光南院士:“核心技術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



開場白

主持人區健妍: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金羊直播間,我是主持人區健妍。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還有我們雲宏資訊董事長涂華奇先生做客我們的獨家訪談節目。我們知道,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興事件”所引出的中國核心技術研發問題,備受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接下來我將和科學家代表倪光南院士、高科技企業代表涂華奇先生,就中國科技與産業的發展做一些交流。

倪光南院士、雲宏涂華奇董事長做客金羊直播間

八旬高齡科學泰斗為中國核心技術發展振臂疾呼

主持人區健妍:倪院士您好,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您這次來廣州南沙主要是為何而來的?

倪光南院士:這次我主要是來參加“安全可靠的雲計算關鍵技術産業發展研討會”的,廣東省、廣州市的有關行業和企業,在雲計算技術和産業方面,一直很努力去研究和發展,致力於去做技術創新的雲計算虛擬化平臺,我非常關注,這次也是來參與研討會的,特別想支援我們國産的自主可控的創新技術的發展。

主持人區健妍:我留意到您最近一段時間已經連續參加了幾個類似這樣的科技界高端的研討會,為中國科技産業的發展獻計獻言。我們知道您已近八十高齡了,是什麼樣一種力量讓您一直堅持為中國科技的發展振臂疾呼?

倪光南院士:最近我們也知道發生了“中興事件”,現在舉國上下都對核心技術的研發和産業化非常關心。大家也很清楚,擺在我們面前有不少的困難,但是我們也非常堅定,這些難題必須是要靠我們大家齊心協力共同去突破解決的。我覺得,我在科技領域已經工作了很多年,我還是有一些經驗可以給大家分享的,我想儘自己的能力,盡可能地推動我們國家更好地、更快地掌握核心技術,不至於受制於人。

主持人區健妍:您作為一名中國科學家,當時聽到“中興被制裁”的消息,您的第一反應和心情是怎麼樣的?

倪光南院士:我當時很震驚。過去一般人都認為,我們中國的一些企業從世界上採購一些器械和零部件,繼而製造出自己的産品推到世界上,大家都是本著互相合作、互相交流、互有所利的出發點的。但是直到那一刻,我們才真切地體會到,我們在科技方面的快速發展,其實已經引起了外界的警覺。別人可能已經開始覺得中國發展得太快了、太好了,所以開始要給我們設置一些障礙。

但是我同時也在想,我們應該是有信心戰勝這樣的困難和障礙的。從近現代開始,我們的國家曾經很長時間處於戰爭之中,但我們的民族和同胞,也先後戰勝了一個又一個困難,經歷了鳳凰涅槃。所以我覺得,中興事件再次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我們當下應該像過去一樣積極應對各種困難,一定要通過我們的科技自主創新,突破和掌握核心技術,使得我們的科技實力強大起來,使我們國家的經濟社會更好地發展起來。

倪光南:新一代資訊技術産業中國有“彎道超車”的能力

主持人區健妍:您曾經談過“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高科技核心技術好比是大國重器,肯定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那麼您如何看待未來我們中國科技和産業的發展的?信心何在?

倪光南院士:我想你剛才也説到了,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實際上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之中多次反覆強調過這個觀點。我作為一個在科技領域工作幾十年的工作者,我也有非常深刻的體會。關鍵核心技術,必須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裏,要不別人就可能給你卡脖子。我們的一些經驗證明,如果我們能夠發揚我們的自主創新能力,加上我們有舉國體制和龐大市場等各種優勢,我們是完全可能突破核心技術問題的。

主持人區健妍對話倪光南院士

主持人區健妍:現在老百姓和企業都非常關注資訊安全的問題,雲計算也是資訊産業的一個新興方向,您如何看待我們國家在雲計算領域的發展?在這方面的技術和産業,我們有“彎道超車”的可能嗎?

倪光南院士:最近這十年左右,“雲計算”的確比較熱。我覺得雲計算這個産業的發展,給了我們中國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從傳統産業來講,因為發達國家他們已經走先了上百年,但資訊科技,比如“雲計算”産業就比較新,所以對彼此來講,這個起跑線差不多,甚至説,對中國來講是有利的,我們可以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市場優勢,爭取在這個産業方向“彎道超車”。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機會其實有很多,我覺得我們科技工作者應該非常慶倖現在國家對於以“雲計算”為代表的這些新一代資訊技術的高度重視,國家有關部門不僅發表了關於新一代人工智慧的發展規劃、國家大數據發展戰略等指導性規劃綱領,各地也相繼出臺很多有力的政策去引導行業的發展,讓相關科技研發人員和雲計算企業,能夠全身心地投入研發和産業化。可以説,我們國家是在雲計算方面很努力的國家,有非常好的技術基礎和産業基礎,也有很多像雲宏這樣的雲計算高科技領軍企業。我相信,未來在政府、科學界和産業界的共同努力之下,我們國家在新一代資訊技術方面,肯定會很快縮短和發達國家的距離。

主持人區健妍:涂董事長您好,我們知道雲宏資訊這八年來一直致力於雲計算核心技術的研發和市場化,那麼作為中國雲計算技術的領軍企業,請您評價一下雲宏與歐美同行的競爭態勢,中國的雲計算企業究竟處於一個什麼樣的國際地位?

涂華奇董事長:我們今天看到在“雲服務”這個領域,其實國內的企業已經在市場份額上佔據了絕大部分的份額。但是在這個産業鏈裏面,有一些底層的關鍵核心技術,那我們國內的企業,和歐美優秀同行相比較,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十年前,雲計算剛起步的時候,也就是雲宏剛成立的時候,雲計算底層一個很重要的技術就是虛擬化軟體。這個領域在十年前百分之百都是依賴進口的。打個比方,在十年前,在這一段“網路國境”線上,我們的“守護者”全是花錢從國外請來的,我們自己沒有。這是非常值得警覺的事情,也正因如此,雲宏就開始早早地在這個領域發起了這個雲計算底層技術的研發,全力突破國外廠商的壟斷。

這十年我們的發展有很多的艱辛,但是還好我們在不斷地進步。走到今天,客觀地説,從技術上看,我們與這個領域的很多國際巨頭相比,我們在軟體的功能、性能和可靠性上面,已經可以向他們看齊,甚至在安全性、相容性和一些使用的便捷性上面,我們甚至與國際企業形成了差異化競爭優勢。另一方面,我們也努力地把底層技術做得更成熟,要産品化。現在我們已經基本上從原來的項目制,向高度的産品化進行轉換。這對於雲計算和雲服務的普及和用戶使用來講,都是非常有價值的。

做“底層技術”研發的企業要有情懷更需要耐住寂寞

主持人區健妍:您剛才提到一個關鍵詞,叫做“底層技術”。我們知道,“底層技術”的研發是一項非常艱巨的研發任務,是核心技術突破的“重中之重”,非常的不容易,尤其需要科研人員和科技企業“耐得住寂寞”。因為我們這個市場的發展非常快,市場的誘惑也有很多,那麼我想請問一下倪光南院士,像雲宏這樣做“底層技術”的一些企業,您認為應該需要政府或者行業給予怎樣的支援?

倪光南院士:我很同意你的觀點,搞基礎軟體底層研發的確比較辛苦,因為週期比較長,投入大,不像有些應用,相對會市場見效快一點。但是我認為基礎軟體、基礎技術還是比較重要的,是核心,所以我建議,政府在這方面要有支援,最重要的是,我覺得還是要有市場來支援它。我們要通過應用來促進我們自己的那些核心技術的發展。現在國家對於資訊安全的重要性的認識,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中興事件對於我們來説,也是一次很好的教育,所以在新一代資訊技術發展上,我們要突出對於自主可控技術的這些要求,加大對自主創新發展企業的支援力度。

主持人區健妍:最後一個問題還想問一下涂董事長,您覺得從事高科技企業、尤其是要攻克核心技術的企業,需要有情懷嗎?以雲宏為例,您能不能濃縮表達一下你們高科技創業的情懷?

涂華奇董事長:做高科技企業,特別是這種攻關關鍵核心技術的企業,一定得有情懷。其實我們團隊當時一起來做這個事情的時候,大家之前都在一些國際知名的企業工作,工作、收入和生活的狀態還是不錯的。但之所以來做這個事情,其實就是有一種情懷。沒有情懷的話,我們不一定會去做這麼一個艱難的事情;沒有情懷的話,我們遇到困難了,就容易撤退了,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一直在堅持。就像倪院士,他為了我們國産自主可控的電腦事業的這些關鍵核心技術奔走吶喊,呼籲了幾十年,這也是一種情懷。這個過程,肯定有很多障礙,倪院士能堅持下來,也就是一種情懷。當然,我們也特別感謝這個時代,因為大家已經開始認識到這個關鍵核心技術對我們的國家、民族發展是越來越重要了。正因如此,我們有了繼續堅持做下去、做好的動力。

結束語:今天我們非常感謝倪光南院士、涂華奇董事長接受我們的高端對話。更多精彩報道,請您繼續關注羊城晚報、金羊網、羊城派、羊晚官方微信、官方微網志的全媒體報道。下次見。

(首席記者區健妍 攝影/攝像:曾育文 黃銘濤)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金羊直播間】倪光南院士:“核心技術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

金羊網  作者:區健妍 曾育文 黃銘濤  2018-08-27

金羊直播間“科學家面對面”

倪光南院士:“核心技術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



開場白

主持人區健妍: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金羊直播間,我是主持人區健妍。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還有我們雲宏資訊董事長涂華奇先生做客我們的獨家訪談節目。我們知道,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興事件”所引出的中國核心技術研發問題,備受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接下來我將和科學家代表倪光南院士、高科技企業代表涂華奇先生,就中國科技與産業的發展做一些交流。

倪光南院士、雲宏涂華奇董事長做客金羊直播間

八旬高齡科學泰斗為中國核心技術發展振臂疾呼

主持人區健妍:倪院士您好,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您這次來廣州南沙主要是為何而來的?

倪光南院士:這次我主要是來參加“安全可靠的雲計算關鍵技術産業發展研討會”的,廣東省、廣州市的有關行業和企業,在雲計算技術和産業方面,一直很努力去研究和發展,致力於去做技術創新的雲計算虛擬化平臺,我非常關注,這次也是來參與研討會的,特別想支援我們國産的自主可控的創新技術的發展。

主持人區健妍:我留意到您最近一段時間已經連續參加了幾個類似這樣的科技界高端的研討會,為中國科技産業的發展獻計獻言。我們知道您已近八十高齡了,是什麼樣一種力量讓您一直堅持為中國科技的發展振臂疾呼?

倪光南院士:最近我們也知道發生了“中興事件”,現在舉國上下都對核心技術的研發和産業化非常關心。大家也很清楚,擺在我們面前有不少的困難,但是我們也非常堅定,這些難題必須是要靠我們大家齊心協力共同去突破解決的。我覺得,我在科技領域已經工作了很多年,我還是有一些經驗可以給大家分享的,我想儘自己的能力,盡可能地推動我們國家更好地、更快地掌握核心技術,不至於受制於人。

主持人區健妍:您作為一名中國科學家,當時聽到“中興被制裁”的消息,您的第一反應和心情是怎麼樣的?

倪光南院士:我當時很震驚。過去一般人都認為,我們中國的一些企業從世界上採購一些器械和零部件,繼而製造出自己的産品推到世界上,大家都是本著互相合作、互相交流、互有所利的出發點的。但是直到那一刻,我們才真切地體會到,我們在科技方面的快速發展,其實已經引起了外界的警覺。別人可能已經開始覺得中國發展得太快了、太好了,所以開始要給我們設置一些障礙。

但是我同時也在想,我們應該是有信心戰勝這樣的困難和障礙的。從近現代開始,我們的國家曾經很長時間處於戰爭之中,但我們的民族和同胞,也先後戰勝了一個又一個困難,經歷了鳳凰涅槃。所以我覺得,中興事件再次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我們當下應該像過去一樣積極應對各種困難,一定要通過我們的科技自主創新,突破和掌握核心技術,使得我們的科技實力強大起來,使我們國家的經濟社會更好地發展起來。

倪光南:新一代資訊技術産業中國有“彎道超車”的能力

主持人區健妍:您曾經談過“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高科技核心技術好比是大國重器,肯定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那麼您如何看待未來我們中國科技和産業的發展的?信心何在?

倪光南院士:我想你剛才也説到了,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實際上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之中多次反覆強調過這個觀點。我作為一個在科技領域工作幾十年的工作者,我也有非常深刻的體會。關鍵核心技術,必須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裏,要不別人就可能給你卡脖子。我們的一些經驗證明,如果我們能夠發揚我們的自主創新能力,加上我們有舉國體制和龐大市場等各種優勢,我們是完全可能突破核心技術問題的。

主持人區健妍對話倪光南院士

主持人區健妍:現在老百姓和企業都非常關注資訊安全的問題,雲計算也是資訊産業的一個新興方向,您如何看待我們國家在雲計算領域的發展?在這方面的技術和産業,我們有“彎道超車”的可能嗎?

倪光南院士:最近這十年左右,“雲計算”的確比較熱。我覺得雲計算這個産業的發展,給了我們中國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從傳統産業來講,因為發達國家他們已經走先了上百年,但資訊科技,比如“雲計算”産業就比較新,所以對彼此來講,這個起跑線差不多,甚至説,對中國來講是有利的,我們可以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市場優勢,爭取在這個産業方向“彎道超車”。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機會其實有很多,我覺得我們科技工作者應該非常慶倖現在國家對於以“雲計算”為代表的這些新一代資訊技術的高度重視,國家有關部門不僅發表了關於新一代人工智慧的發展規劃、國家大數據發展戰略等指導性規劃綱領,各地也相繼出臺很多有力的政策去引導行業的發展,讓相關科技研發人員和雲計算企業,能夠全身心地投入研發和産業化。可以説,我們國家是在雲計算方面很努力的國家,有非常好的技術基礎和産業基礎,也有很多像雲宏這樣的雲計算高科技領軍企業。我相信,未來在政府、科學界和産業界的共同努力之下,我們國家在新一代資訊技術方面,肯定會很快縮短和發達國家的距離。

主持人區健妍:涂董事長您好,我們知道雲宏資訊這八年來一直致力於雲計算核心技術的研發和市場化,那麼作為中國雲計算技術的領軍企業,請您評價一下雲宏與歐美同行的競爭態勢,中國的雲計算企業究竟處於一個什麼樣的國際地位?

涂華奇董事長:我們今天看到在“雲服務”這個領域,其實國內的企業已經在市場份額上佔據了絕大部分的份額。但是在這個産業鏈裏面,有一些底層的關鍵核心技術,那我們國內的企業,和歐美優秀同行相比較,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十年前,雲計算剛起步的時候,也就是雲宏剛成立的時候,雲計算底層一個很重要的技術就是虛擬化軟體。這個領域在十年前百分之百都是依賴進口的。打個比方,在十年前,在這一段“網路國境”線上,我們的“守護者”全是花錢從國外請來的,我們自己沒有。這是非常值得警覺的事情,也正因如此,雲宏就開始早早地在這個領域發起了這個雲計算底層技術的研發,全力突破國外廠商的壟斷。

這十年我們的發展有很多的艱辛,但是還好我們在不斷地進步。走到今天,客觀地説,從技術上看,我們與這個領域的很多國際巨頭相比,我們在軟體的功能、性能和可靠性上面,已經可以向他們看齊,甚至在安全性、相容性和一些使用的便捷性上面,我們甚至與國際企業形成了差異化競爭優勢。另一方面,我們也努力地把底層技術做得更成熟,要産品化。現在我們已經基本上從原來的項目制,向高度的産品化進行轉換。這對於雲計算和雲服務的普及和用戶使用來講,都是非常有價值的。

做“底層技術”研發的企業要有情懷更需要耐住寂寞

主持人區健妍:您剛才提到一個關鍵詞,叫做“底層技術”。我們知道,“底層技術”的研發是一項非常艱巨的研發任務,是核心技術突破的“重中之重”,非常的不容易,尤其需要科研人員和科技企業“耐得住寂寞”。因為我們這個市場的發展非常快,市場的誘惑也有很多,那麼我想請問一下倪光南院士,像雲宏這樣做“底層技術”的一些企業,您認為應該需要政府或者行業給予怎樣的支援?

倪光南院士:我很同意你的觀點,搞基礎軟體底層研發的確比較辛苦,因為週期比較長,投入大,不像有些應用,相對會市場見效快一點。但是我認為基礎軟體、基礎技術還是比較重要的,是核心,所以我建議,政府在這方面要有支援,最重要的是,我覺得還是要有市場來支援它。我們要通過應用來促進我們自己的那些核心技術的發展。現在國家對於資訊安全的重要性的認識,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中興事件對於我們來説,也是一次很好的教育,所以在新一代資訊技術發展上,我們要突出對於自主可控技術的這些要求,加大對自主創新發展企業的支援力度。

主持人區健妍:最後一個問題還想問一下涂董事長,您覺得從事高科技企業、尤其是要攻克核心技術的企業,需要有情懷嗎?以雲宏為例,您能不能濃縮表達一下你們高科技創業的情懷?

涂華奇董事長:做高科技企業,特別是這種攻關關鍵核心技術的企業,一定得有情懷。其實我們團隊當時一起來做這個事情的時候,大家之前都在一些國際知名的企業工作,工作、收入和生活的狀態還是不錯的。但之所以來做這個事情,其實就是有一種情懷。沒有情懷的話,我們不一定會去做這麼一個艱難的事情;沒有情懷的話,我們遇到困難了,就容易撤退了,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一直在堅持。就像倪院士,他為了我們國産自主可控的電腦事業的這些關鍵核心技術奔走吶喊,呼籲了幾十年,這也是一種情懷。這個過程,肯定有很多障礙,倪院士能堅持下來,也就是一種情懷。當然,我們也特別感謝這個時代,因為大家已經開始認識到這個關鍵核心技術對我們的國家、民族發展是越來越重要了。正因如此,我們有了繼續堅持做下去、做好的動力。

結束語:今天我們非常感謝倪光南院士、涂華奇董事長接受我們的高端對話。更多精彩報道,請您繼續關注羊城晚報、金羊網、羊城派、羊晚官方微信、官方微網志的全媒體報道。下次見。

(首席記者區健妍 攝影/攝像:曾育文 黃銘濤)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