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篷車首進荔灣區中南街 豆丁辣媽齊上陣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發表時間:2018-08-26 19:11

公共場地減少 文化活動凋零 綠地與停車位如何共存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實習生 袁嘉慧

2018“共建共享和諧廣東”文化大篷車社區行暨第七屆廣東十大文明和諧社區示范活動,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發起,得到廣東省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廣東省文化廳、共青團廣東省委員會、廣東省婦女聯合會、廣州市民政局、廣州市社會組織聯合會共同指導,廣東省物業管理行業協會、廣州市社會工作協會、廣州市義務工作者聯合會、廣州市羊城公益文化傳播中心聯合主辦,並得到天天洗衣、九元航空、大都會人壽廣東分公司、廣東石灣酒廠集團有限公司的公益支持。

活動現場

8月25日上午,“共建共享和諧廣東”2018文化大篷車開到了荔灣區中南街社區,為加強村與村之間、當地人與外來務工人員之間的聯係,建設和諧社區,中南街家綜舉辦了“揚中南本土特色文化,展社區居民動人風採”大型匯演活動。經過半年的比賽,海中海南兩個社區共13個精彩節目最終“殺”入總匯演,吸引了眾多中南街居民前來觀看。活動中還進行了中南街文化俱樂部的揭牌和成員授旗儀式,未來中南街將借助此平臺為民間自發組建的文化活動隊伍提供更多資源與展示的舞臺,開展更多惠民表演,建設“文化社區”。

小小豆丁不怯場,“低頭族”抬起頭

匯演中寶貝幼兒園舞蹈隊帶來的表演——《抬起頭》贏得了在場觀眾的陣陣掌聲。舞蹈表演中一個老師扮成白頭發爺爺,和小豆丁們互動,可是孩子們都在低頭玩手機,借“爺爺”之口表達現代社會無論大人小孩都在時時刻刻玩手機的現狀,最後孩子們意識到爺爺的孤獨,和爺爺一起做遊戲,整個舞蹈表演既講故事,又弘揚價值觀,小豆丁們精彩的表現更是吸引觀眾競相拿出手機拍照攝影。一位來自江蘇的小朋友剛入園一個禮拜,就參與了此次表演,“我一點都不緊張,我覺得我表演的可好了!”。

大齡“辣媽”也活力,功夫扇舞起來

此次匯演,表演人員不僅有幼兒園小朋友,還有“活力辣媽隊”的“辣媽們”。這些“辣媽”年齡最小的年近六十,年齡最大的七十三歲,為什麼會起這麼酷的隊名?隊員周麗娟告訴記者“我們都有孩子,而且我們天天早上一起鍛煉,身體很好,很有活力,當然就是活力辣媽!”據悉,“活力辣媽隊”共有20多位成員,此次表演的節目《中國功夫扇》從去年開始準備,最終從30多個節目中突圍而出,得以在匯演中登臺,表演過程中觀眾不斷發出“哇”的聲音,讓表演的“辣媽們”都忍俊不禁。

·關注話題

要綠地還是要停車位?

此次“共建共享和諧廣東”2018文化大篷車社區行暨“揚中南本土特色文化,展社區居民動人風採”大型匯演活動一方面是建設“文化社區”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應對社區公共活動場地減少,停車位增多導致的廣場舞、歌唱隊伍等社區集體活動凋零的現狀。

據廣州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截止2017年末,廣州常住人口1449.84萬人,成為名副其實的“超大城市”。同時,汽車保有量約240萬輛,在全國“榜上有名”,與之相對的是廣州的停車位明顯不足:在冊規范停泊位約66萬個,缺口超過150萬個,其中住宅配套停車位僅35萬個,佔53%,供需極度不平衡。

中南街文化站站長姚若初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文化陣地堅決不能少,所以我們清理了被佔用的公共場所,用政府下發的‘微改造’資金的一部分建造停車場,該停車場提供150個車位,主要滿足人員密集區外來車輛的停車問題,預計一兩個月後就可以投入使用;另外我們要求居民將私人車輛停入自家花場,盡量不佔用公共用地;最後在一些文化活動用地周邊進行垃圾清理,空出更多的空間進行文化活動。”記者詢問到停車場收費的問題,姚若初表示“目前還沒有進行這方面的決定,但收取的費用是歸全體村民所有。”

小區公共綠地誰説了算?

《物權法》明確提出保護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小區公共綠地作為“物”,到底誰説了算?需要首先明確小區公共綠地的歸屬,法律規定建築區劃內的道路、綠地,屬于業主共有,但屬于城鎮公共所有或者明示屬于個人的除外。豐景大廈業委會主任周活寧表示“無論有無業委會,小區公共綠地都屬于全體業主共有,對這一部分土地的處置都要經過業主大會做出決議,至于‘村改居’小區,也是如此,村集體用地歸全體村民共有”。因此小區公共綠地若想改成停車位,是需要經過全體業主同意的。

那“無主地”是否就可以用來停車?社科院研究員彭澎表示“在小區中的一般都應該是歸小區共有”,廣州市物業管理協會副秘書長陳昂鵬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小區內部的土地歸屬在商業合同中一般都是明確的,應該不存在無主地的情況”。周活寧認為即使小區中存在“無主地”,那也應該是公眾所有,不是個人私有,“設私鎖”、“佔位”有可能侵佔國家物權,屬非法佔有。

變更用地需要“兩步走”,三種救濟措施保權益

假設部分小區業主提出要將公共綠地改為停車位,要通過哪些流程可以最終確定變更呢?周活寧告訴記者“將公共綠地改為停車位屬于對“物”用途的重大變更,需要雙2/3通過,即‘應當經專有部分佔建築物總面積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且佔總人數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同意’,這是前置條件;後置條件是即使業委會或集體決定綠地變更,但因為這種變更涉及小區規劃,還需交由規劃局進行審批。”彭澎告訴記者“規劃局有時要和城管分工合作,規劃局負責審批是否合理,城管負責拆除違規建築。”所以,如果要合法有據的將公共綠地變為停車位,“兩步走”缺一不可。

雙2/3通過的要求可以保證多數人的權益得到保障,但規劃局也會提防“暴力民主”的可能,在接到業委會的申請後會舉行聽證會或專家徵詢會,確保不損害其他居民的合法權益。周活寧告訴記者,如果小區居民對業委會將公共綠地改為停車位的決定不滿的話,可以通過三種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規劃局在進行審批時會進行公證,在社區顯眼位置公示,如果有居民認為這種變更確實侵害到自身權益,可以向規劃局申請復查,也可以申請行政復議,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起撤銷權的訴訟”。

軟硬兼施解決綠地車位之爭,講法也講情

公共綠地與停車位之間的博弈不僅僅發生在廣州,很多城市也有類似情況,伴隨著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私人汽車越來越普及,在一些較早建成的或規劃不合理的住宅小區,停車位不足的問題十分普遍,公共用地就成為“眾矢之的”,尤其是公共綠地。

雖然《物權法》中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但是要真正實現兩者的平衡,“還是需要相鄰關係的妥協讓步”,周活寧表示,“想要停車位的居民和想要綠地的居民,兩方的權利都是平等的,法律不是萬能的,硬性的規定也需要軟性的溝通,這樣才是一個和諧的社區”。彭澎認為“面對公共綠地和停車位的矛盾要‘一事一議’,努力找到平衡,合理調整綠地空間;鋪設透視磚也是一種方法;另外可以從軟件上提高,比如設置共享車位,盤活有限的車位……從城市的角度考慮,就要敢于‘大破大立’,要考慮到公眾對停車場的需要,不要一味建設商業用地。”陳昂鵬告訴記者“如果將公共綠地建成了停車位,那麼所得的停車收費應該回饋小區,作為一種補償,增加小區居民福利。居民活動的權利和車主停車的權利是要協調平衡的,所以在做出公共決策之前就要充分協調,做到最大程度的合理。”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文化大篷車首進荔灣區中南街 豆丁辣媽齊上陣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2018-08-26

公共場地減少 文化活動凋零 綠地與停車位如何共存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實習生 袁嘉慧

2018“共建共享和諧廣東”文化大篷車社區行暨第七屆廣東十大文明和諧社區示范活動,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發起,得到廣東省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廣東省文化廳、共青團廣東省委員會、廣東省婦女聯合會、廣州市民政局、廣州市社會組織聯合會共同指導,廣東省物業管理行業協會、廣州市社會工作協會、廣州市義務工作者聯合會、廣州市羊城公益文化傳播中心聯合主辦,並得到天天洗衣、九元航空、大都會人壽廣東分公司、廣東石灣酒廠集團有限公司的公益支持。

活動現場

8月25日上午,“共建共享和諧廣東”2018文化大篷車開到了荔灣區中南街社區,為加強村與村之間、當地人與外來務工人員之間的聯係,建設和諧社區,中南街家綜舉辦了“揚中南本土特色文化,展社區居民動人風採”大型匯演活動。經過半年的比賽,海中海南兩個社區共13個精彩節目最終“殺”入總匯演,吸引了眾多中南街居民前來觀看。活動中還進行了中南街文化俱樂部的揭牌和成員授旗儀式,未來中南街將借助此平臺為民間自發組建的文化活動隊伍提供更多資源與展示的舞臺,開展更多惠民表演,建設“文化社區”。

小小豆丁不怯場,“低頭族”抬起頭

匯演中寶貝幼兒園舞蹈隊帶來的表演——《抬起頭》贏得了在場觀眾的陣陣掌聲。舞蹈表演中一個老師扮成白頭發爺爺,和小豆丁們互動,可是孩子們都在低頭玩手機,借“爺爺”之口表達現代社會無論大人小孩都在時時刻刻玩手機的現狀,最後孩子們意識到爺爺的孤獨,和爺爺一起做遊戲,整個舞蹈表演既講故事,又弘揚價值觀,小豆丁們精彩的表現更是吸引觀眾競相拿出手機拍照攝影。一位來自江蘇的小朋友剛入園一個禮拜,就參與了此次表演,“我一點都不緊張,我覺得我表演的可好了!”。

大齡“辣媽”也活力,功夫扇舞起來

此次匯演,表演人員不僅有幼兒園小朋友,還有“活力辣媽隊”的“辣媽們”。這些“辣媽”年齡最小的年近六十,年齡最大的七十三歲,為什麼會起這麼酷的隊名?隊員周麗娟告訴記者“我們都有孩子,而且我們天天早上一起鍛煉,身體很好,很有活力,當然就是活力辣媽!”據悉,“活力辣媽隊”共有20多位成員,此次表演的節目《中國功夫扇》從去年開始準備,最終從30多個節目中突圍而出,得以在匯演中登臺,表演過程中觀眾不斷發出“哇”的聲音,讓表演的“辣媽們”都忍俊不禁。

·關注話題

要綠地還是要停車位?

此次“共建共享和諧廣東”2018文化大篷車社區行暨“揚中南本土特色文化,展社區居民動人風採”大型匯演活動一方面是建設“文化社區”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應對社區公共活動場地減少,停車位增多導致的廣場舞、歌唱隊伍等社區集體活動凋零的現狀。

據廣州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截止2017年末,廣州常住人口1449.84萬人,成為名副其實的“超大城市”。同時,汽車保有量約240萬輛,在全國“榜上有名”,與之相對的是廣州的停車位明顯不足:在冊規范停泊位約66萬個,缺口超過150萬個,其中住宅配套停車位僅35萬個,佔53%,供需極度不平衡。

中南街文化站站長姚若初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文化陣地堅決不能少,所以我們清理了被佔用的公共場所,用政府下發的‘微改造’資金的一部分建造停車場,該停車場提供150個車位,主要滿足人員密集區外來車輛的停車問題,預計一兩個月後就可以投入使用;另外我們要求居民將私人車輛停入自家花場,盡量不佔用公共用地;最後在一些文化活動用地周邊進行垃圾清理,空出更多的空間進行文化活動。”記者詢問到停車場收費的問題,姚若初表示“目前還沒有進行這方面的決定,但收取的費用是歸全體村民所有。”

小區公共綠地誰説了算?

《物權法》明確提出保護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小區公共綠地作為“物”,到底誰説了算?需要首先明確小區公共綠地的歸屬,法律規定建築區劃內的道路、綠地,屬于業主共有,但屬于城鎮公共所有或者明示屬于個人的除外。豐景大廈業委會主任周活寧表示“無論有無業委會,小區公共綠地都屬于全體業主共有,對這一部分土地的處置都要經過業主大會做出決議,至于‘村改居’小區,也是如此,村集體用地歸全體村民共有”。因此小區公共綠地若想改成停車位,是需要經過全體業主同意的。

那“無主地”是否就可以用來停車?社科院研究員彭澎表示“在小區中的一般都應該是歸小區共有”,廣州市物業管理協會副秘書長陳昂鵬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小區內部的土地歸屬在商業合同中一般都是明確的,應該不存在無主地的情況”。周活寧認為即使小區中存在“無主地”,那也應該是公眾所有,不是個人私有,“設私鎖”、“佔位”有可能侵佔國家物權,屬非法佔有。

變更用地需要“兩步走”,三種救濟措施保權益

假設部分小區業主提出要將公共綠地改為停車位,要通過哪些流程可以最終確定變更呢?周活寧告訴記者“將公共綠地改為停車位屬于對“物”用途的重大變更,需要雙2/3通過,即‘應當經專有部分佔建築物總面積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且佔總人數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同意’,這是前置條件;後置條件是即使業委會或集體決定綠地變更,但因為這種變更涉及小區規劃,還需交由規劃局進行審批。”彭澎告訴記者“規劃局有時要和城管分工合作,規劃局負責審批是否合理,城管負責拆除違規建築。”所以,如果要合法有據的將公共綠地變為停車位,“兩步走”缺一不可。

雙2/3通過的要求可以保證多數人的權益得到保障,但規劃局也會提防“暴力民主”的可能,在接到業委會的申請後會舉行聽證會或專家徵詢會,確保不損害其他居民的合法權益。周活寧告訴記者,如果小區居民對業委會將公共綠地改為停車位的決定不滿的話,可以通過三種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規劃局在進行審批時會進行公證,在社區顯眼位置公示,如果有居民認為這種變更確實侵害到自身權益,可以向規劃局申請復查,也可以申請行政復議,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起撤銷權的訴訟”。

軟硬兼施解決綠地車位之爭,講法也講情

公共綠地與停車位之間的博弈不僅僅發生在廣州,很多城市也有類似情況,伴隨著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私人汽車越來越普及,在一些較早建成的或規劃不合理的住宅小區,停車位不足的問題十分普遍,公共用地就成為“眾矢之的”,尤其是公共綠地。

雖然《物權法》中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但是要真正實現兩者的平衡,“還是需要相鄰關係的妥協讓步”,周活寧表示,“想要停車位的居民和想要綠地的居民,兩方的權利都是平等的,法律不是萬能的,硬性的規定也需要軟性的溝通,這樣才是一個和諧的社區”。彭澎認為“面對公共綠地和停車位的矛盾要‘一事一議’,努力找到平衡,合理調整綠地空間;鋪設透視磚也是一種方法;另外可以從軟件上提高,比如設置共享車位,盤活有限的車位……從城市的角度考慮,就要敢于‘大破大立’,要考慮到公眾對停車場的需要,不要一味建設商業用地。”陳昂鵬告訴記者“如果將公共綠地建成了停車位,那麼所得的停車收費應該回饋小區,作為一種補償,增加小區居民福利。居民活動的權利和車主停車的權利是要協調平衡的,所以在做出公共決策之前就要充分協調,做到最大程度的合理。”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