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親民“實惠” 還可私人訂制 中小學假期作業催生“代寫經濟”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周聰 發表時間:2018-08-22 21:48

金羊網訊 記者周聰、實習生沈泳楠報道:孩子的作業問題一直以來都是社會的敏感點。隨著暑假進入倒計時,“代寫作業”成為暑期熱門商機,不少網絡平臺和社交平臺上都能看到它們“誘人”的身影,——“還你一個輕松快樂的暑假”、“語數外全部一套打折”等,更有甚者,還借鑒了網購網站的營銷方式,赫然寫著“親,代寫暑假作業價格優惠還包郵哦”。

記者了解到,從小廣告到互聯網,從線下到線上火爆,“代寫經濟”由來已久,如今更是形成了完成的産業鏈。而在龐大的代寫作業的人群中,大學生更是成為絕對主力。

現象:

“代寫”橫行價格親民“實惠” 

其實,代寫寒暑假作業的小廣告我們並不陌生。以前一到假期,學校附近的電線桿上常能看到這些“狗皮膏藥”似的宣傳單。但近幾年,這些小廣告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通過互聯網建起了“銷售”渠道。  

“聯係客服咨詢——告知具體作業類型——確定價格——郵寄作業——支付所需金額——開始代寫——完工後郵寄給您。”記者了解到,幾乎每一家代寫團隊都有一套完整的操作流程。

通過QQ,記者與一家代寫作業的客服取得聯係,要求以“我上初三了”為題寫篇不少于500字的作文。對方表示,定價50元,先付25元定金,寫好後再付尾款,且量大從優,“寫3篇每篇45元,5篇每篇40元。”除作文外,本科畢業論文也可代寫。第二天上午,該客服將寫好的作文以文檔形式發給記者。

體驗:

試卷按份收費還可提供私人訂制

記者以高中生的身份與多名“槍手”取得聯係,發現他們的“開場白”都差不多,毫不避諱,均是開門見山地詢問年級、科目和頁數,然後再談價錢。

記者稱,需要代寫的作業是一本數學作業和一本英語作業,均為80頁。對方表示,高中暑假作業的難度較大,數學每頁收費2元,英語每頁1.5元,“小學和初中的就相對便宜了,小學作業每頁1元,初中作業每頁1.5元。如果是試卷類的作業,則需按份收費,每份價格在30元-70元不等。”

另一名代寫團隊則表示,“數學題目要寫解題過程,很費時間,所以只能打包價,沒有120元做不了。英語每頁1元,但英語作文需要另外收費,每篇5元。”

此外,報價高低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完成作業的時間。“u”表示,“若要求在5天之內完成作業,時間緊,安排的人手就要多,是要收加急費的。4天內完成加50元,3天加100元,2天加200元,1天加300元。我們遇到一個特別緊急的,在16個小時裏就幫他把全部作業完成了,這種情況要加500元。當然,如果我們不能按時完成作業,是不收任何費用的。”

另外,如果是代寫奧數作業的話,收費就更貴。“賣家”咪咪向記者表示,“一般來説,有答案的理科作業,100頁左右的是100元一本,沒有答案的理科作業,250元一本,奧數的話就要800元一本。不過,價錢還是可以再商量的。”

不過,“槍手”代寫作業並不是件輕松活,整個“交易”的商談過程和前期工作細致入微。例如,學生的字跡需要拍照片傳過去,以便“槍手”模倣字跡。學生需交代清楚,是用水筆還是圓珠筆,藍色還是黑色,筆芯直徑是“0.5毫米”還是“0.38毫米”;是否使用修正液和修正帶;提前告知作業本的名稱和頁數,方便談價錢;如果在做題過程中需要在作業上畫圈圈、橫線或做標注等,均屬于“VIP服務”,收費也會相對貴一些。

産業:

3天可完成代寫寫手都是在校大學生

記者了解到,代寫作業是有“市價”的,如果低于市價則各店鋪都不會接單,小學暑假作業本收費為60-70元一科,學生自付付來回郵費;初中暑假作業本為80-90元一科,高中為100-110元一科,“代寫作業”這項服務早在2009年就在市場上悄然出現,但隨著市場需求的旺盛,“代寫作業”的價格不斷升高,從一開始的幾十漲到現在的幾百。

是誰在代寫?,記者了解到,代寫“槍手”一般為在校大學生,被平臺召集組成團隊,基本涵蓋所有科目,針對作業難易程度和內容多少定價,通過快遞進行作業的傳遞。

一個自稱姓陳的“槍手”告訴記者,他從事代寫作業這個行業已經有兩年了,上面還有老板,整個團隊有30人左右,不久前還在兼職網上發布了招聘廣告。團隊內,有來自各個大學的數學係、外語係、中文係的學生,還有人曾經拿過全國的奧數、物理競賽的獎項。

你寫了海量的暑假作業,有什麼感觸?面對記者的問題,對方稱:“我也是從小學到中學這一路過來的,其實很多作業布置得很不合理,例如讓學生抄課文、抄注釋三四遍的,他們肯定不樂意。再加上記者了解到,對于客戶,每一個代寫團隊都有自己的標準。“譬如,我很少幫即將上初三和高三的學生代寫作業,因為他們馬上就進入畢業班,不想誤了他們的前程。”小陳表示。

調查:

課內作業有所減少,課外作業增多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作業代寫業務火爆?記者在廣州少兒圖書館、廣州購書中心、新華書店對60名中小學生進行採訪發現。不少學生反映,學校的課內作業其實並不多,但學校與家長布置的課外作業卻讓人有點喘不過氣。

在採訪的60名中小學生中,有40名小學生、20名初中生。40名小學生中,30%認為自己的暑假作業多,其余70%認為作業量還可以。調查發現,高年級學生作業大多數是語數英每科一本練習冊,每本大概60-80頁,加上練字、寫日記、閱讀課外書之類的其他作業,而低年級學生的作業大多是1-2本練習冊和幾篇日記。

調查採訪了10名家長,其中4名認為孩子的作業多,6名認為作業量不是很大。學生課內作業不算多,但學生家長都為孩子的暑假作業“加料”。採訪的2名低年級學生家長表示自己給孩子安排了1-2門興趣班,有書法、繪畫、遊泳,但並不會要求孩子多做練習題。將近八成高年級受訪學生表示自己除了完成學校的暑假作業,還自願或者被家長要求地多做練習冊,而且都是語數英三科一起加料,如果暑假做不完開學之後繼續完成。

與小學相比,中學的作業量明顯增加。受訪的20名初中生,80%認為暑假作業比較多,準初三生校長表示,他們有六科作業,除了語數英三科還有物理、思想品德、歷史等科目的作業,作業形式除了練習題還有手抄報、讀書筆記、小論文、背書默寫。在番禺市橋讀書的小雯表示,她為了完成暑假作業並備戰中考為自己制定了一個時間表,嚴格按照時間表做作業,每天學習將近7小時,她預計開學前一周就能做完。“我現在打算每科都多買一本教輔,做完暑假作業就開始預習,做這些練習冊。”

建議:

“火爆”折射出課業繁重

汕頭大學教授、社會學專家田廣認為:“有需求就有市場,從作業代寫服務的産業化及持續火爆,不難看出目前學生課業的負擔。”田廣認為,首先我們需要做的不是去譴責學生的誠信問題,而是反思我們布置給學生的作業,到底有多少是合理的,必須的。

越秀區某小學數學教師李老師坦言,一些作業如《暑假生活》等練習冊多是流于形式。“留作業,孩子不願意做;如果不留,家長會擔憂,家長需要靠老師留的作業來約束孩子,看到孩子寫作業才放心。”李老師表示,現在廣州不少學校已不再為學生訂購《暑假生活》,而是改由老師根據教學情況,以試卷的形式讓學生們在假期完成。

他認為學生的假期作業可以分成多種類型:如根據不同分數段或者考評等級布置相應的作業。這樣,既能夠避免學生因畏難而找代寫。也能增加學生學習的自主性。

記者發現,一些家庭越來越趨向于尊重孩子的“個性”發展,加之課外輔導、興趣特長班涌現,一些學生不再對老師“絕對服從”,而是更加自主地安排校內外生活。

廣東東方昆侖律師事務所曹律師指出,當前我國對代寫行業的相關監管和法律約束仍處于空白狀態。教育部門及相關市場監管部門應採取綜合措施進行全面整治,同時要加大宣傳和引導,讓代寫者、家長和學生形成正確的認知。

數據:

中國孩子作業時長超全球平均水平近3倍

某教育平臺曾發布過一份《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通過一係列數據展示我國中小學生作業時長以及相關現狀。該報告稱近3年,中國孩子作業時長雖有下降,但仍是全球近3倍

報告數據顯示,近三年時間內,我國中小學生學習壓力確實稍有好轉,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03小時降低為2.82小時,但即便如此,2017年的最新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或居全球第一。從被調查的城市來看,上海以每日寫作時長3.1小時,位居城市中小學作業時長榜首,深圳以3.03小時緊隨其後,然後北京、廣州和天津分列第三、四、五。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價格親民“實惠” 還可私人訂制 中小學假期作業催生“代寫經濟”

金羊網  作者:周聰  2018-08-22

金羊網訊 記者周聰、實習生沈泳楠報道:孩子的作業問題一直以來都是社會的敏感點。隨著暑假進入倒計時,“代寫作業”成為暑期熱門商機,不少網絡平臺和社交平臺上都能看到它們“誘人”的身影,——“還你一個輕松快樂的暑假”、“語數外全部一套打折”等,更有甚者,還借鑒了網購網站的營銷方式,赫然寫著“親,代寫暑假作業價格優惠還包郵哦”。

記者了解到,從小廣告到互聯網,從線下到線上火爆,“代寫經濟”由來已久,如今更是形成了完成的産業鏈。而在龐大的代寫作業的人群中,大學生更是成為絕對主力。

現象:

“代寫”橫行價格親民“實惠” 

其實,代寫寒暑假作業的小廣告我們並不陌生。以前一到假期,學校附近的電線桿上常能看到這些“狗皮膏藥”似的宣傳單。但近幾年,這些小廣告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通過互聯網建起了“銷售”渠道。  

“聯係客服咨詢——告知具體作業類型——確定價格——郵寄作業——支付所需金額——開始代寫——完工後郵寄給您。”記者了解到,幾乎每一家代寫團隊都有一套完整的操作流程。

通過QQ,記者與一家代寫作業的客服取得聯係,要求以“我上初三了”為題寫篇不少于500字的作文。對方表示,定價50元,先付25元定金,寫好後再付尾款,且量大從優,“寫3篇每篇45元,5篇每篇40元。”除作文外,本科畢業論文也可代寫。第二天上午,該客服將寫好的作文以文檔形式發給記者。

體驗:

試卷按份收費還可提供私人訂制

記者以高中生的身份與多名“槍手”取得聯係,發現他們的“開場白”都差不多,毫不避諱,均是開門見山地詢問年級、科目和頁數,然後再談價錢。

記者稱,需要代寫的作業是一本數學作業和一本英語作業,均為80頁。對方表示,高中暑假作業的難度較大,數學每頁收費2元,英語每頁1.5元,“小學和初中的就相對便宜了,小學作業每頁1元,初中作業每頁1.5元。如果是試卷類的作業,則需按份收費,每份價格在30元-70元不等。”

另一名代寫團隊則表示,“數學題目要寫解題過程,很費時間,所以只能打包價,沒有120元做不了。英語每頁1元,但英語作文需要另外收費,每篇5元。”

此外,報價高低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完成作業的時間。“u”表示,“若要求在5天之內完成作業,時間緊,安排的人手就要多,是要收加急費的。4天內完成加50元,3天加100元,2天加200元,1天加300元。我們遇到一個特別緊急的,在16個小時裏就幫他把全部作業完成了,這種情況要加500元。當然,如果我們不能按時完成作業,是不收任何費用的。”

另外,如果是代寫奧數作業的話,收費就更貴。“賣家”咪咪向記者表示,“一般來説,有答案的理科作業,100頁左右的是100元一本,沒有答案的理科作業,250元一本,奧數的話就要800元一本。不過,價錢還是可以再商量的。”

不過,“槍手”代寫作業並不是件輕松活,整個“交易”的商談過程和前期工作細致入微。例如,學生的字跡需要拍照片傳過去,以便“槍手”模倣字跡。學生需交代清楚,是用水筆還是圓珠筆,藍色還是黑色,筆芯直徑是“0.5毫米”還是“0.38毫米”;是否使用修正液和修正帶;提前告知作業本的名稱和頁數,方便談價錢;如果在做題過程中需要在作業上畫圈圈、橫線或做標注等,均屬于“VIP服務”,收費也會相對貴一些。

産業:

3天可完成代寫寫手都是在校大學生

記者了解到,代寫作業是有“市價”的,如果低于市價則各店鋪都不會接單,小學暑假作業本收費為60-70元一科,學生自付付來回郵費;初中暑假作業本為80-90元一科,高中為100-110元一科,“代寫作業”這項服務早在2009年就在市場上悄然出現,但隨著市場需求的旺盛,“代寫作業”的價格不斷升高,從一開始的幾十漲到現在的幾百。

是誰在代寫?,記者了解到,代寫“槍手”一般為在校大學生,被平臺召集組成團隊,基本涵蓋所有科目,針對作業難易程度和內容多少定價,通過快遞進行作業的傳遞。

一個自稱姓陳的“槍手”告訴記者,他從事代寫作業這個行業已經有兩年了,上面還有老板,整個團隊有30人左右,不久前還在兼職網上發布了招聘廣告。團隊內,有來自各個大學的數學係、外語係、中文係的學生,還有人曾經拿過全國的奧數、物理競賽的獎項。

你寫了海量的暑假作業,有什麼感觸?面對記者的問題,對方稱:“我也是從小學到中學這一路過來的,其實很多作業布置得很不合理,例如讓學生抄課文、抄注釋三四遍的,他們肯定不樂意。再加上記者了解到,對于客戶,每一個代寫團隊都有自己的標準。“譬如,我很少幫即將上初三和高三的學生代寫作業,因為他們馬上就進入畢業班,不想誤了他們的前程。”小陳表示。

調查:

課內作業有所減少,課外作業增多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作業代寫業務火爆?記者在廣州少兒圖書館、廣州購書中心、新華書店對60名中小學生進行採訪發現。不少學生反映,學校的課內作業其實並不多,但學校與家長布置的課外作業卻讓人有點喘不過氣。

在採訪的60名中小學生中,有40名小學生、20名初中生。40名小學生中,30%認為自己的暑假作業多,其余70%認為作業量還可以。調查發現,高年級學生作業大多數是語數英每科一本練習冊,每本大概60-80頁,加上練字、寫日記、閱讀課外書之類的其他作業,而低年級學生的作業大多是1-2本練習冊和幾篇日記。

調查採訪了10名家長,其中4名認為孩子的作業多,6名認為作業量不是很大。學生課內作業不算多,但學生家長都為孩子的暑假作業“加料”。採訪的2名低年級學生家長表示自己給孩子安排了1-2門興趣班,有書法、繪畫、遊泳,但並不會要求孩子多做練習題。將近八成高年級受訪學生表示自己除了完成學校的暑假作業,還自願或者被家長要求地多做練習冊,而且都是語數英三科一起加料,如果暑假做不完開學之後繼續完成。

與小學相比,中學的作業量明顯增加。受訪的20名初中生,80%認為暑假作業比較多,準初三生校長表示,他們有六科作業,除了語數英三科還有物理、思想品德、歷史等科目的作業,作業形式除了練習題還有手抄報、讀書筆記、小論文、背書默寫。在番禺市橋讀書的小雯表示,她為了完成暑假作業並備戰中考為自己制定了一個時間表,嚴格按照時間表做作業,每天學習將近7小時,她預計開學前一周就能做完。“我現在打算每科都多買一本教輔,做完暑假作業就開始預習,做這些練習冊。”

建議:

“火爆”折射出課業繁重

汕頭大學教授、社會學專家田廣認為:“有需求就有市場,從作業代寫服務的産業化及持續火爆,不難看出目前學生課業的負擔。”田廣認為,首先我們需要做的不是去譴責學生的誠信問題,而是反思我們布置給學生的作業,到底有多少是合理的,必須的。

越秀區某小學數學教師李老師坦言,一些作業如《暑假生活》等練習冊多是流于形式。“留作業,孩子不願意做;如果不留,家長會擔憂,家長需要靠老師留的作業來約束孩子,看到孩子寫作業才放心。”李老師表示,現在廣州不少學校已不再為學生訂購《暑假生活》,而是改由老師根據教學情況,以試卷的形式讓學生們在假期完成。

他認為學生的假期作業可以分成多種類型:如根據不同分數段或者考評等級布置相應的作業。這樣,既能夠避免學生因畏難而找代寫。也能增加學生學習的自主性。

記者發現,一些家庭越來越趨向于尊重孩子的“個性”發展,加之課外輔導、興趣特長班涌現,一些學生不再對老師“絕對服從”,而是更加自主地安排校內外生活。

廣東東方昆侖律師事務所曹律師指出,當前我國對代寫行業的相關監管和法律約束仍處于空白狀態。教育部門及相關市場監管部門應採取綜合措施進行全面整治,同時要加大宣傳和引導,讓代寫者、家長和學生形成正確的認知。

數據:

中國孩子作業時長超全球平均水平近3倍

某教育平臺曾發布過一份《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通過一係列數據展示我國中小學生作業時長以及相關現狀。該報告稱近3年,中國孩子作業時長雖有下降,但仍是全球近3倍

報告數據顯示,近三年時間內,我國中小學生學習壓力確實稍有好轉,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03小時降低為2.82小時,但即便如此,2017年的最新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或居全球第一。從被調查的城市來看,上海以每日寫作時長3.1小時,位居城市中小學作業時長榜首,深圳以3.03小時緊隨其後,然後北京、廣州和天津分列第三、四、五。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