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洛夫寫給妻子的情詩:比你想象的更浪漫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7 15:37

  詩人洛夫在與妻子瓊芳五十九年的生活中,寫下不計其數不為人知的溫柔情詩,字字傾心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洛夫是個真摯又深情的人。

  我這麼説,也許不相熟的朋友會感到訝異,因為他那種對人的熱情與誠懇,並不會表現在初識時的接觸上,往往需要經過時間的淘洗,才能在質樸的外表下,採擷出他內心裏滴滴晶瑩的真情。

  1959年,我們初識于金門。當時,我在金門教書,他則是翻譯官。我受政府委托,常和他共同接待外地的訪客與記者,在這樣的機緣下,我們有了更多接觸的機會。剛開始只覺得他這個人辦事很仔細,不太愛説話,戴了頂船形帽,瘦瘦的,感覺上是個很灑脫的青年。等到我接觸他的作品之後,便為他的才華所吸引。

他不但詩寫得好,他的文採表現在情書上,更是篇篇精彩,深深打動我的心!

  “盼望你,像盼望著春天一樣!”

  “你常使我感到你在我心中的重量……我這顆心永遠為你而赤,為你而熱,完全給了你。”

  “雨中更增愁緒,雨意濃時,我的相思就更濃……”

  “我的手因久不接觸你的手而麻木,我的唇因久不接觸你的唇而無味……”

  這時候,他已經調回臺灣任職,他和我之間情感的聯係,全靠這情真意切翩翩飛來的情書了。

  “天下的女人再多、再美,我心中容不下第二個,瓊芳是我唯一的愛。”

  “我要你在我強而有力的雙臂中,度過你幸福的一生。”

  “芳,你在我心目中是最完美的,我愛你如日月之永恒。”

  我讀著一封又一封洛夫寫給我的情書,心,就這麼一寸寸地靠近他。于是,兩年後的10月10日,我們結婚了。

  作為詩人的妻子,並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是粉紅色的日子。我們同樣要用心去適應彼此生活上的小細節,譬如他常常在深夜裏創作、閱讀,書房的門一關上就是好幾個鐘頭。有時他靈感忽然來了,我和他説話,他也不答腔。

  這些情況,我都能慢慢理解、體諒,盡量不去打擾他,避免阻礙他的思路,我認為這是兩個人之間最基本的體貼與尊重。

  婚後,洛夫還是偶爾會寫情書給我。

  “芳,你是這世界上我唯一的親人與精神的寄托者。”

  “昨夜我夢見我們溫馨的過去,也夢見我們綺麗的未來……”

  正因為他對我如此用心,所以對于他平日的一些小迷糊,像是常常掉傘、掉眼鏡,或是抽煙把床單燒出一個大洞,等等,我都視之為他詩人可愛性格的一部份,完全包容他。當然,生活中他也包容我的一些小毛病,我們互敬互愛,互相包容,所以相處起來就越來越甘美了。

  洛夫是一個有高度自制力的人,我最佩服他的是,他做任何事都很有計劃,並且持之以恒。就拿他戒煙這件事來説吧,那一年,他由美返臺後,説決心要戒煙,從此不需要旁人提醒或者協助,就把三十多年來抽煙的習慣給戒掉了。

  他和一般人印象中“詩人都是率性不羈”的情形,有很大的出入。盡管他處事非常嚴謹,但他浪漫的天性,表現在我們五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卻始終如一,這讓我很感動。

  每年我的生日和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他總會記得,並且會獻上一份禮物,不論是一大束紅玫瑰花,或是一首深情款款的詩,我全都心滿意足地欣然接受。這麼多年了,紅玫瑰花仍然在我心中綻放著。

  洛夫寫給我的情詩《因為風的緣故》,已經被兒子莫凡譜寫成一首雋永的情歌。女兒莫非在她心血來潮的時候,就會哼哼唱唱:“……我是火,隨時可能熄滅,因為風的緣故。”于我而言,這首詩歌將一直在我靈魂最深處咏唱不止。

  洛夫最後寫給我的情書是這麼説的:“瓊芳,請你相信我一句話:我永遠愛你,你是我永遠的愛妻。”

  如果此刻問我最想説的一句話是什麼,我不需要考慮:“我好慶幸,今生遇上了洛夫這個好男人。他厚道、熱情又善良,一輩子不與人爭執,只一心一意要留給後人經典而美麗的詩篇。”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1日A15版,文本:陳瓊芳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詩人洛夫寫給妻子的情詩:比你想象的更浪漫

羊城派  作者:  2018-08-17

  詩人洛夫在與妻子瓊芳五十九年的生活中,寫下不計其數不為人知的溫柔情詩,字字傾心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洛夫是個真摯又深情的人。

  我這麼説,也許不相熟的朋友會感到訝異,因為他那種對人的熱情與誠懇,並不會表現在初識時的接觸上,往往需要經過時間的淘洗,才能在質樸的外表下,採擷出他內心裏滴滴晶瑩的真情。

  1959年,我們初識于金門。當時,我在金門教書,他則是翻譯官。我受政府委托,常和他共同接待外地的訪客與記者,在這樣的機緣下,我們有了更多接觸的機會。剛開始只覺得他這個人辦事很仔細,不太愛説話,戴了頂船形帽,瘦瘦的,感覺上是個很灑脫的青年。等到我接觸他的作品之後,便為他的才華所吸引。

他不但詩寫得好,他的文採表現在情書上,更是篇篇精彩,深深打動我的心!

  “盼望你,像盼望著春天一樣!”

  “你常使我感到你在我心中的重量……我這顆心永遠為你而赤,為你而熱,完全給了你。”

  “雨中更增愁緒,雨意濃時,我的相思就更濃……”

  “我的手因久不接觸你的手而麻木,我的唇因久不接觸你的唇而無味……”

  這時候,他已經調回臺灣任職,他和我之間情感的聯係,全靠這情真意切翩翩飛來的情書了。

  “天下的女人再多、再美,我心中容不下第二個,瓊芳是我唯一的愛。”

  “我要你在我強而有力的雙臂中,度過你幸福的一生。”

  “芳,你在我心目中是最完美的,我愛你如日月之永恒。”

  我讀著一封又一封洛夫寫給我的情書,心,就這麼一寸寸地靠近他。于是,兩年後的10月10日,我們結婚了。

  作為詩人的妻子,並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是粉紅色的日子。我們同樣要用心去適應彼此生活上的小細節,譬如他常常在深夜裏創作、閱讀,書房的門一關上就是好幾個鐘頭。有時他靈感忽然來了,我和他説話,他也不答腔。

  這些情況,我都能慢慢理解、體諒,盡量不去打擾他,避免阻礙他的思路,我認為這是兩個人之間最基本的體貼與尊重。

  婚後,洛夫還是偶爾會寫情書給我。

  “芳,你是這世界上我唯一的親人與精神的寄托者。”

  “昨夜我夢見我們溫馨的過去,也夢見我們綺麗的未來……”

  正因為他對我如此用心,所以對于他平日的一些小迷糊,像是常常掉傘、掉眼鏡,或是抽煙把床單燒出一個大洞,等等,我都視之為他詩人可愛性格的一部份,完全包容他。當然,生活中他也包容我的一些小毛病,我們互敬互愛,互相包容,所以相處起來就越來越甘美了。

  洛夫是一個有高度自制力的人,我最佩服他的是,他做任何事都很有計劃,並且持之以恒。就拿他戒煙這件事來説吧,那一年,他由美返臺後,説決心要戒煙,從此不需要旁人提醒或者協助,就把三十多年來抽煙的習慣給戒掉了。

  他和一般人印象中“詩人都是率性不羈”的情形,有很大的出入。盡管他處事非常嚴謹,但他浪漫的天性,表現在我們五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卻始終如一,這讓我很感動。

  每年我的生日和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他總會記得,並且會獻上一份禮物,不論是一大束紅玫瑰花,或是一首深情款款的詩,我全都心滿意足地欣然接受。這麼多年了,紅玫瑰花仍然在我心中綻放著。

  洛夫寫給我的情詩《因為風的緣故》,已經被兒子莫凡譜寫成一首雋永的情歌。女兒莫非在她心血來潮的時候,就會哼哼唱唱:“……我是火,隨時可能熄滅,因為風的緣故。”于我而言,這首詩歌將一直在我靈魂最深處咏唱不止。

  洛夫最後寫給我的情書是這麼説的:“瓊芳,請你相信我一句話:我永遠愛你,你是我永遠的愛妻。”

  如果此刻問我最想説的一句話是什麼,我不需要考慮:“我好慶幸,今生遇上了洛夫這個好男人。他厚道、熱情又善良,一輩子不與人爭執,只一心一意要留給後人經典而美麗的詩篇。”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1日A15版,文本:陳瓊芳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