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因月直播時長不達標 被經紀公司索賠30萬元……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8-08-15 20:45

法院判決支持了經紀公司30萬元的索賠請求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 通訊員 任穎報道:主播劉某收到了自己經紀公司的一份起訴狀,成為了被告,原因是:月直播時長不達標!對于當時簽訂的《主播合作協議》,是不是“霸王合同”?劉某與經紀公司構成勞動關係嗎?廣州市荔灣區法院今天(8月15日)剖析了該案。

簽約主播直播時長不達標被起訴

好某公司與劉某簽訂《主播合作協議》約定,由好某公司獨家擔任劉某商務經紀並在網絡平臺進行推廣;劉某每月直播時間不得少于60個小時,直播天數不得少于25天,方能按薪酬方案進行分配收益。若劉某當月有效直播時長低于60小時且高于等于30小時,則好某公司有權拒絕支付劉某當月收入;協議約定的違約責任中,如果劉某當月直播時長少于30小時,好某公司有權解除合同並要求劉某賠償30萬元。

協議簽訂後,好某公司為劉某在網絡平臺進行了推廣,並支付了推廣費共33萬元。但簽約後的第二個月,劉某開播時長共7小時24分鐘,有效天數是4天;第三個月開播時長為0小時,遠遠低于協議要求。口頭溝通無果後,好某公司向劉某發出《責令履行合同法務函》,告知劉某的行為已違約並要求面談解決。但劉某並沒把這當一回事,且繼續消極怠工。

劉某則認為,自己與好某公司應屬于勞動合同關係,好某公司提供的合同是格式合同,協議意思表示不真實,限制了劉某的工作時間和主要權利。合同完全違背了法律的公平合理,是“霸王條款”,根據勞動法規定,約定的違約金應當無效。同時,好某公司拖欠自己2017年1月份的工資約1萬余元。劉某認為好某公司不存在任何損失,而且不認可好某公司提交的33萬元推廣費證據,如果自己需要支付違約金,則希望調整至未支付工資(即一萬元)的范圍內。

法院判雙方不屬勞動關係劉某違約

法院審理指出,勞動關係是指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為其成員,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的管理、監督和指揮下提供由用人單位支付勞動報酬的職業勞動而産生的權利義務關係。從屬性是判斷勞動關係是否存在的核心標準。好某公司與劉某簽訂的《主播合作協議》,是雙方就開展網絡直播經紀等民事活動的權利義務進行約定,並沒有訂立勞動合同的合意。被告在原告安排的相關網絡直播平臺上進行直播活動,具體收益按比例分成,沒有明確約定要求被告在原告指定的地點、時間進行直播工作,無需遵守原告的規章制度,顯然,雙方之間不存在人身依附,不具有勞動關係從屬性的特徵,且劉某在庭審中也陳述其有固定工作,直播屬于兼職。因此雙方不構成勞動關係,而是平等主體關係。

法院審理認為,劉某在與好某公司簽訂《好玩主播合作協議》時,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具備簽訂協議的主體資格。在合作協議的關鍵內容和約定處,也均留有劉某的指模,故劉某對合作協議約定的權利義務內容應當是清楚明了的,不存在不知情的情況,所以該協議依法成立有效。

對于違約金是否過高的問題,好某公司提供的證據顯示其為劉某支付了一個季度的推廣宣傳費33萬元,因劉某沒有按照合同規定的時長直播,由此給好某公司造成損失,好某公司所提請的違約金訴求合理有效,一審法院判決雙方解除簽訂的主播合作協議,劉某向好某公司支付違約金30萬元。該案經二審維持原判結果。

法官説法:主播雖兼職也要守契約

法官表示,主播與經紀公司之間的合同並非勞動合同,雙方之間為平等主體關係。因而其合同適用合同法中的一般民事規則。本案中,劉某在沒有與經紀公司説明任何原因的情況下,次月直播時長只有7小時24分鐘,直播有效天數只有4天,符合雙方簽訂的合作協議中約定的違約責任構成情形之其中一種情況不依約直播的消極行為,理應承擔由此産生的責任。盡管主播是兼職,也不能毫無契約精神,把兼職當玩票,由此産生的違約責任,是你無法逃避的。

編輯:Giabun
數字報

主播因月直播時長不達標 被經紀公司索賠30萬元……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8-08-15

法院判決支持了經紀公司30萬元的索賠請求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 通訊員 任穎報道:主播劉某收到了自己經紀公司的一份起訴狀,成為了被告,原因是:月直播時長不達標!對于當時簽訂的《主播合作協議》,是不是“霸王合同”?劉某與經紀公司構成勞動關係嗎?廣州市荔灣區法院今天(8月15日)剖析了該案。

簽約主播直播時長不達標被起訴

好某公司與劉某簽訂《主播合作協議》約定,由好某公司獨家擔任劉某商務經紀並在網絡平臺進行推廣;劉某每月直播時間不得少于60個小時,直播天數不得少于25天,方能按薪酬方案進行分配收益。若劉某當月有效直播時長低于60小時且高于等于30小時,則好某公司有權拒絕支付劉某當月收入;協議約定的違約責任中,如果劉某當月直播時長少于30小時,好某公司有權解除合同並要求劉某賠償30萬元。

協議簽訂後,好某公司為劉某在網絡平臺進行了推廣,並支付了推廣費共33萬元。但簽約後的第二個月,劉某開播時長共7小時24分鐘,有效天數是4天;第三個月開播時長為0小時,遠遠低于協議要求。口頭溝通無果後,好某公司向劉某發出《責令履行合同法務函》,告知劉某的行為已違約並要求面談解決。但劉某並沒把這當一回事,且繼續消極怠工。

劉某則認為,自己與好某公司應屬于勞動合同關係,好某公司提供的合同是格式合同,協議意思表示不真實,限制了劉某的工作時間和主要權利。合同完全違背了法律的公平合理,是“霸王條款”,根據勞動法規定,約定的違約金應當無效。同時,好某公司拖欠自己2017年1月份的工資約1萬余元。劉某認為好某公司不存在任何損失,而且不認可好某公司提交的33萬元推廣費證據,如果自己需要支付違約金,則希望調整至未支付工資(即一萬元)的范圍內。

法院判雙方不屬勞動關係劉某違約

法院審理指出,勞動關係是指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為其成員,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的管理、監督和指揮下提供由用人單位支付勞動報酬的職業勞動而産生的權利義務關係。從屬性是判斷勞動關係是否存在的核心標準。好某公司與劉某簽訂的《主播合作協議》,是雙方就開展網絡直播經紀等民事活動的權利義務進行約定,並沒有訂立勞動合同的合意。被告在原告安排的相關網絡直播平臺上進行直播活動,具體收益按比例分成,沒有明確約定要求被告在原告指定的地點、時間進行直播工作,無需遵守原告的規章制度,顯然,雙方之間不存在人身依附,不具有勞動關係從屬性的特徵,且劉某在庭審中也陳述其有固定工作,直播屬于兼職。因此雙方不構成勞動關係,而是平等主體關係。

法院審理認為,劉某在與好某公司簽訂《好玩主播合作協議》時,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具備簽訂協議的主體資格。在合作協議的關鍵內容和約定處,也均留有劉某的指模,故劉某對合作協議約定的權利義務內容應當是清楚明了的,不存在不知情的情況,所以該協議依法成立有效。

對于違約金是否過高的問題,好某公司提供的證據顯示其為劉某支付了一個季度的推廣宣傳費33萬元,因劉某沒有按照合同規定的時長直播,由此給好某公司造成損失,好某公司所提請的違約金訴求合理有效,一審法院判決雙方解除簽訂的主播合作協議,劉某向好某公司支付違約金30萬元。該案經二審維持原判結果。

法官説法:主播雖兼職也要守契約

法官表示,主播與經紀公司之間的合同並非勞動合同,雙方之間為平等主體關係。因而其合同適用合同法中的一般民事規則。本案中,劉某在沒有與經紀公司説明任何原因的情況下,次月直播時長只有7小時24分鐘,直播有效天數只有4天,符合雙方簽訂的合作協議中約定的違約責任構成情形之其中一種情況不依約直播的消極行為,理應承擔由此産生的責任。盡管主播是兼職,也不能毫無契約精神,把兼職當玩票,由此産生的違約責任,是你無法逃避的。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