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9月改按戶籍地發放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4 19:31

貧困戶兩年沒領到子女生活費補助,廣東省審計廳廳長上線“民聲熱線”透露:廣東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9月改按戶籍地發放

金羊網訊 記者嚴麗梅、通訊員胡志慧、實習生侯琳琳報道:8月14日,在廣東“民聲熱線”節目中,有湛江貧困戶反映自己近兩年都未領到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對此,率隊上線熱線的廣東省審計廳黨組書記、廳長盧榮春回應,從廣東省近兩年連續開展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跟蹤審計情況看,這一類問題的確在一些地方不同程度地存在。他分析原因並透露,已從有關部門獲悉,從今年9月份開始,廣東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將改為按戶籍地發放。

湛江貧困戶兩年都沒領到有關補助 

陳先生是湛江人,前幾年一場大病後失去了勞動能力,現在一家人長期居住在中山,靠妻子在外打工維持生活。陳先生的女兒現在中山市一家民辦小學讀書。陳先生告訴記者,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發了兩年,如果不是今年初偶然在微信群裏看到,自己可能至今不知道有這項惠民政策。今年上半年,陳先生按照要求向女兒所在學校遞交了申報材料,但是,等到現在,還沒有領到1分錢的補助。

陳先生的情況並非個案。《廣東省2017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顯示,在教育保障惠民政策落實方面,有13個市未及時足額發放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和免學雜費補助,涉及貧困戶子女4.42萬人,補助資金7339.85萬元,而2016年被審計出同樣問題的有9個市。同時,還有4個市2.15萬名貧困戶子女在教育部門的學籍信息和在扶貧部門的戶籍信息相關數據不一致,導致惠民政策落實不精準。 

對此,多位地級市教育局局長和扶貧辦主任向記者反映認為,目前按學籍來發放補助的政策有問題。湛江市教育局局長李更盛説,去年湛江有上千名貧困戶子女在珠三角等地讀書。而一位匿名的某地扶貧辦幹部反映,學籍地所在地市教育部門或學校各種推諉扯皮數不勝數,比如不知道有這項政策、沒有錢發放補助等。某縣針對市外省內就讀學生的教育補助發放問題發出的請求協調解決函件已超過3000封。

問題的矛頭普遍指向珠三角地區的教育部門和學校。

但來自廣州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也有説法:“告知學生屬于建檔立卡(貧困)家庭,並且有獲得國家生活補助的這個福利,這應該是扶貧部門的事,他學生自己都不知道屬不屬于這個(貧困)家庭他怎麼申報啊?現在問題在哪裏呢?就是我長達兩年多做建檔立卡工作來講,省教育廳和省扶貧辦先後發過四五份學生名單,每一份名單都不一樣。”

財權事權不統一致補貼不到位

2016年度審計已經查出類似上述的問題,為啥問題依然存在?

在上線民聲熱線節目時,廣東省審計廳黨組書記、廳長盧榮春回應,廣東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貧困戶子女教育問題,近年來,各級政府都加大資金的籌措力度,對經濟困難的學生出臺了資助政策。通過這兩年的實施,對提高教育的公平性,提高貧困戶子女的素質以及推動解決貧困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

盧榮春介紹,貧困戶家庭子女可享受的政策,主要有兩項:第一項是減免學雜費;第二項是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其中義務教育階段的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一年3000元,普通高中一年3000元,中等職業學校也是一年3000元,大學專科以上的一年7000元。減免學雜費政策補貼是直接補到學生所在的學校,所以這個問題比較容易解決,學校申領補貼就可以了。問題是第二項優惠政策,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是財政的錢給到學校,通過學校給到學生個人。但是在審計中發現,這項惠民政策實施起來從省級層面來説存在陳先生反映的問題,有的該享受的貧困戶沒有能夠享受到。

這些錢對于貧困戶子女很重要,這些錢通過財政已經發放下來了,究竟哪個環節的問題導致這些錢發不到孩子的手中呢?

盧榮春根據審計情況分析問題存在的原因:一是政府相關政策宣傳力度不夠大,有的人在外面打工,不一定了解。二是這個政策的實施即發放制度需要完善和改進。“他所補貼的資金是由他所在的A市掌握,不在他讀書的B市掌握,所以造成了B市的學校沒有這個資金或者是相互資金不暢通,導致事權和財權相脫節。”盧榮春認為,這個政策的問題出在政策設計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部門信息的不對稱。教育部門掌握的學籍信息以及扶貧部門掌握的戶籍信息不對稱,扶貧部門不知道你貧困戶的小孩在哪裏讀書,教育部門不了解哪個小孩是貧困,信息不對稱也導致了一些貧困戶的學生沒有領到應得的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

9月將用大數據方法開展第三輪審計

2016年審計問題整改情況報告中提到,廣東省扶貧辦會同省教育廳等研究部署整改工作,已出臺全省性配套文件或實施方案37個。可為啥越審計問題還越多?

廣東省審計廳農業審計處處長陳穎對此作了解釋:“對于教育資助惠民政策,我們從2016年開始做了兩輪的跟蹤審計,2016年和2017年,我們現場審計是每年9月到10月份開展審計,2016年我們開展第一輪審計的時候,也就是説我們省的教育資助政策剛剛出臺沒有多久,我們去審計時關注的焦點是,我們怎麼掌握這些應該拿到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的學生的名單,所以我們關注點就是扶貧部門跟教育部門信息怎麼對接?怎麼才能精準掌握這些學生的情況?這兩個部門的信息沒有對接完善,這是我們第一年反映的問題。第二年,我們審計的工作有一個新的方法,採取了大數據審計,通過扶貧部門我們拿到這些貧困戶家庭子女的信息,再跟教育部門所掌握的可以享受的這些學生的名單,進行關聯分析,結果在對碰時發現一些審計疑點,把這些疑點再交給扶貧和教育部門進一步核查、比對,最後出來的結果涉及學生的數量比較大。”

陳穎表示,審計部門採取的這種方法進行問題查找,對于促進問題的整改,把潛在的問題發掘出來是有益的。她介紹,廣東省審計廳計劃在今年9月份開展第三輪審計,還會繼續採用大數據審計的方法了解整改情況,發現存在的問題。

審計廳長透露解決問題的思路

陳先生反映的問題什麼時候可以整改到位,讓政府出臺的好的惠民政策落實到位?盧榮春表示,可從幾個方面著手解決:

一是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繼續加大對這項惠民政策的宣傳力度,讓百姓及時了解和掌握。

二是要修改發放的制度,把原來按學籍發放改為按戶籍發放,這樣就做到了財權和事權的統一。“我們從有關部門獲悉,從今年開始,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從9月份就可以發放,按戶籍地執行。”盧榮春透露。

三是要加大推動相關部門的信息共享,打破信息孤島。盧榮春還透露,相關的教育、扶貧和財政部門在這方面已經做了相關的工作,相信這些工作會更好地解決存在的問題。

四是對陳先生反映的問題會記錄下來,建議陳先生直接與湛江市審計局聯係,通過審計局找到教育、扶貧部門,讓事情得到圓滿的解決。

編輯: alan
數字報

廣東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9月改按戶籍地發放

金羊網  作者:  2018-08-14

貧困戶兩年沒領到子女生活費補助,廣東省審計廳廳長上線“民聲熱線”透露:廣東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9月改按戶籍地發放

金羊網訊 記者嚴麗梅、通訊員胡志慧、實習生侯琳琳報道:8月14日,在廣東“民聲熱線”節目中,有湛江貧困戶反映自己近兩年都未領到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對此,率隊上線熱線的廣東省審計廳黨組書記、廳長盧榮春回應,從廣東省近兩年連續開展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跟蹤審計情況看,這一類問題的確在一些地方不同程度地存在。他分析原因並透露,已從有關部門獲悉,從今年9月份開始,廣東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將改為按戶籍地發放。

湛江貧困戶兩年都沒領到有關補助 

陳先生是湛江人,前幾年一場大病後失去了勞動能力,現在一家人長期居住在中山,靠妻子在外打工維持生活。陳先生的女兒現在中山市一家民辦小學讀書。陳先生告訴記者,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發了兩年,如果不是今年初偶然在微信群裏看到,自己可能至今不知道有這項惠民政策。今年上半年,陳先生按照要求向女兒所在學校遞交了申報材料,但是,等到現在,還沒有領到1分錢的補助。

陳先生的情況並非個案。《廣東省2017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顯示,在教育保障惠民政策落實方面,有13個市未及時足額發放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和免學雜費補助,涉及貧困戶子女4.42萬人,補助資金7339.85萬元,而2016年被審計出同樣問題的有9個市。同時,還有4個市2.15萬名貧困戶子女在教育部門的學籍信息和在扶貧部門的戶籍信息相關數據不一致,導致惠民政策落實不精準。 

對此,多位地級市教育局局長和扶貧辦主任向記者反映認為,目前按學籍來發放補助的政策有問題。湛江市教育局局長李更盛説,去年湛江有上千名貧困戶子女在珠三角等地讀書。而一位匿名的某地扶貧辦幹部反映,學籍地所在地市教育部門或學校各種推諉扯皮數不勝數,比如不知道有這項政策、沒有錢發放補助等。某縣針對市外省內就讀學生的教育補助發放問題發出的請求協調解決函件已超過3000封。

問題的矛頭普遍指向珠三角地區的教育部門和學校。

但來自廣州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也有説法:“告知學生屬于建檔立卡(貧困)家庭,並且有獲得國家生活補助的這個福利,這應該是扶貧部門的事,他學生自己都不知道屬不屬于這個(貧困)家庭他怎麼申報啊?現在問題在哪裏呢?就是我長達兩年多做建檔立卡工作來講,省教育廳和省扶貧辦先後發過四五份學生名單,每一份名單都不一樣。”

財權事權不統一致補貼不到位

2016年度審計已經查出類似上述的問題,為啥問題依然存在?

在上線民聲熱線節目時,廣東省審計廳黨組書記、廳長盧榮春回應,廣東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貧困戶子女教育問題,近年來,各級政府都加大資金的籌措力度,對經濟困難的學生出臺了資助政策。通過這兩年的實施,對提高教育的公平性,提高貧困戶子女的素質以及推動解決貧困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

盧榮春介紹,貧困戶家庭子女可享受的政策,主要有兩項:第一項是減免學雜費;第二項是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其中義務教育階段的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一年3000元,普通高中一年3000元,中等職業學校也是一年3000元,大學專科以上的一年7000元。減免學雜費政策補貼是直接補到學生所在的學校,所以這個問題比較容易解決,學校申領補貼就可以了。問題是第二項優惠政策,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是財政的錢給到學校,通過學校給到學生個人。但是在審計中發現,這項惠民政策實施起來從省級層面來説存在陳先生反映的問題,有的該享受的貧困戶沒有能夠享受到。

這些錢對于貧困戶子女很重要,這些錢通過財政已經發放下來了,究竟哪個環節的問題導致這些錢發不到孩子的手中呢?

盧榮春根據審計情況分析問題存在的原因:一是政府相關政策宣傳力度不夠大,有的人在外面打工,不一定了解。二是這個政策的實施即發放制度需要完善和改進。“他所補貼的資金是由他所在的A市掌握,不在他讀書的B市掌握,所以造成了B市的學校沒有這個資金或者是相互資金不暢通,導致事權和財權相脫節。”盧榮春認為,這個政策的問題出在政策設計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部門信息的不對稱。教育部門掌握的學籍信息以及扶貧部門掌握的戶籍信息不對稱,扶貧部門不知道你貧困戶的小孩在哪裏讀書,教育部門不了解哪個小孩是貧困,信息不對稱也導致了一些貧困戶的學生沒有領到應得的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

9月將用大數據方法開展第三輪審計

2016年審計問題整改情況報告中提到,廣東省扶貧辦會同省教育廳等研究部署整改工作,已出臺全省性配套文件或實施方案37個。可為啥越審計問題還越多?

廣東省審計廳農業審計處處長陳穎對此作了解釋:“對于教育資助惠民政策,我們從2016年開始做了兩輪的跟蹤審計,2016年和2017年,我們現場審計是每年9月到10月份開展審計,2016年我們開展第一輪審計的時候,也就是説我們省的教育資助政策剛剛出臺沒有多久,我們去審計時關注的焦點是,我們怎麼掌握這些應該拿到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的學生的名單,所以我們關注點就是扶貧部門跟教育部門信息怎麼對接?怎麼才能精準掌握這些學生的情況?這兩個部門的信息沒有對接完善,這是我們第一年反映的問題。第二年,我們審計的工作有一個新的方法,採取了大數據審計,通過扶貧部門我們拿到這些貧困戶家庭子女的信息,再跟教育部門所掌握的可以享受的這些學生的名單,進行關聯分析,結果在對碰時發現一些審計疑點,把這些疑點再交給扶貧和教育部門進一步核查、比對,最後出來的結果涉及學生的數量比較大。”

陳穎表示,審計部門採取的這種方法進行問題查找,對于促進問題的整改,把潛在的問題發掘出來是有益的。她介紹,廣東省審計廳計劃在今年9月份開展第三輪審計,還會繼續採用大數據審計的方法了解整改情況,發現存在的問題。

審計廳長透露解決問題的思路

陳先生反映的問題什麼時候可以整改到位,讓政府出臺的好的惠民政策落實到位?盧榮春表示,可從幾個方面著手解決:

一是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繼續加大對這項惠民政策的宣傳力度,讓百姓及時了解和掌握。

二是要修改發放的制度,把原來按學籍發放改為按戶籍發放,這樣就做到了財權和事權的統一。“我們從有關部門獲悉,從今年開始,貧困戶子女生活費補助從9月份就可以發放,按戶籍地執行。”盧榮春透露。

三是要加大推動相關部門的信息共享,打破信息孤島。盧榮春還透露,相關的教育、扶貧和財政部門在這方面已經做了相關的工作,相信這些工作會更好地解決存在的問題。

四是對陳先生反映的問題會記錄下來,建議陳先生直接與湛江市審計局聯係,通過審計局找到教育、扶貧部門,讓事情得到圓滿的解決。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