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將影響世界

來源:中青線上 作者:張敏 發表時間:2018-08-10 14:57

  “創新創業的年輕人是全世界聯繫最緊密的一代,這是史無前例的。在近20年的創新發展中,年輕人創造的內容比例很大,年輕人也更喜歡創新創業。”在“亞太青年領導力與創新創業論壇”上,聯合國秘書長青年特使賈亞特瑪·維克拉瑪納亞克説。

  這一現象在中國尤為突出,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直接證明當下中國創新創業的熱潮。據統計,2017年,全國新登記企業比上年增長9.9%,日均新登記企業1.66萬戶。科技成果快速增加、轉化加快,全年授予境內發明專利權32萬件,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9.8件,比上年增加1.8件。

  “中國現在進入了創業的深水區。”當創客總部合夥人陳榮根説出這一觀點時,參加論壇的青年創業者紛紛點頭。經過幾年的發展,創業已經深入各個領域,中國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正在逐步建立。在創業磨坊中國與亞太地區經理楊洪哲看來,中國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會對世界的創業體系作出很大貢獻。

  政府搭建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創造合作文化氛圍

  作為外國來華搭建創業平臺的創業者,楊洪哲認為,相比其他國家,在中國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構建中,政府的參與度更高。

  在楊洪哲眼中,中國市場充滿了無限可能,這讓他“興奮不已”。他説,縱向對比,上世紀90年代時中國的風投公司基本上都是國外企業,中國大多數企業不了解什麼是風投以及如何支援企業。多年之後的現在,中國的資本已經在創業市場上佔主導地位,來自政府、私營企業的資金支援空前活躍,“在其他國家都看不到這樣的現象”。

  近年來,中國出臺了一系列利好政策幫助青年創新創業,如出臺財稅、金融和就業配套政策,簡化企業審批流程,搭建青年創客孵化器,優化青年創業者貸款申請辦理程式,加強財政貼息資金管理等。前不久,國務院批准搭建創新創業政策統一發佈平臺“國家創新創業政策資訊服務網”,國家發改委下發通知要求各有關單位協助做好服務網建設有關工作。各省(市、自治區)也按照國家要求出臺了相應的創業扶持政策,為創業者提供利好措施。

  作為創業者,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董事長劉伯敏對此深有感觸。目前,劉伯敏已經搭建了8個創客空間,所有的場地都是當地政府免費提供;通過政府搭建橋梁,公司已經與俄羅斯的企業達成合作,兩國青年代表分別到對方城市交流學習,加強交流;今年,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做了一款線上平臺,服務創客的細分領域,如智慧財産權、企業、企業財稅等,這一項目拿到了政府100萬元融資。他説:“政府的政策全部落地了,也讓我們創業企業全部享受到了。”

  不僅是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這樣大的創業公司能夠享受到政府的政策,在校的大學生創業者也能嘗到甜頭。哈爾濱工程大學的黃佩倫正忙於實施他的創業項目“工程果林”——根植于校園的生鮮配送平臺。儘管是校園創業企業,黃佩倫在辦理相關手續時,也得到當地政府的幫助。“辦理營業執照、進行財稅審核時,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都給了我很多幫助,很耐心地講解了流程和需要的資料,讓我省去很多麻煩。前期這麼順利讓我對創業更有信心了,所以積極性也更高了”。

  政府不僅在政策上給創業者發了“大紅包”,在市場拉動方面,也為創業公司創造了機會。劉伯敏説,去年開始的二三線城市的“搶人大戰”也間接地為創業企業提供了新機遇。以南京為例,今年南京市實施幫扶大學生就業創業的“寧聚計劃”,給外地大學生每人1000元的面試補貼,引導更多年輕人到南京就業。這為劉伯敏提供了商機,“這麼多人涌入城市求職,他們是一個新興群體,需要尋找組織,而我們的創客平臺就是他們的組織”。

  大量優秀的畢業生涌入二三線城市,也帶動了當地的創業、就業,各地政府提供的幫扶政策,也讓這些青年創客更好更快地落地、生根、發芽。

  楊洪哲認為,任何國際的創業生態系統中都有官方的存在,他們對各種資源進行協調,而中國政府的參與度更高。“從本質上講,各個國家創新創業生態系統運作的方式非常相似,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種合作的文化,而政府在這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助推作用。”他説,“這種創業的文化可以幫助消除創業的壁壘,讓更多人獲得資源和支援,幫助更多人取得成功。”

  豐富高校創新創業教育,讓大學生創客走好第一步

  “讓我意外的是在中國大陸有這麼多大學生創業者。”來參加“亞太青年領導力與創新創業論壇”的新加坡青年陳維捷道出了目前我國創業的特點——大學生創業熱情高漲。其實,這離不開高校創新創業教育的作用。

  “高校是創新的一個聚集之地。大學生有非常好的想法,他們需要融資,也希望找到投資者,找到願意幫助他們創業的CEO。”楊洪哲説,他十分看好中國高校創業群體。

  劉伯敏就是從高校走出來的創業者,他在分享中多次談到自己是通過KAB創業教育項目成長起來的。通過KAB項目,他決心從事創業服務領域,成立了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並通過KAB項目參加了中俄創業青年培訓,對接到俄羅斯的創業資源,打開了公司的國際市場。

  據中國青年報社副總編輯、KAB全國推廣辦公室總幹事董時介紹,KAB全國推廣辦公室十餘年來,始終把在高校推廣創業教育,扶持、引導大學生創新創業工作作為踐行宗旨的重要舉措之一。截至目前,KAB創業教育已經覆蓋全國1700多所高校,在引導、服務大學生創新創業實踐方面進行了開拓性的探索。

  如今,KAB創業俱樂部已經成為高校創業者的聚集地,為大學生創業者提供多種平臺和資源。合肥工業大學KAB創業俱樂部主席唐帥介紹,KAB創業俱樂部首先十分注重氛圍的營造,讓大學生創業者有機會直接對話社會一線創客,使得創新創業成為一種常態。他説,學校歷年來都會投入大量的財力、精力去指導學生的創新創業項目,幫助學生們完成項目産品的研發、生産和銷售。與此同時,KAB創業俱樂部還設計和策劃相關創業類活動,不僅能讓成員獲取創業靈感和經驗,還能讓他們對當下的商業形勢有最直觀的了解和認識。

  河北大學工商學院KAB創業俱樂部負責人孟琪介紹,學院打造了全體學習實訓到孵化指導個體的“1+5+N”創新創業實踐體系,即:1個主體北斗創客空間,5個分創空間,N個實踐平臺,在這一過程中,KAB創業俱樂部的作用得以充分發揮。

  南開大學KAB創業俱樂部負責人那庭赫説,社團已經形成了品牌活動,通過“3+N”的形式為大學生提供創業服務。每年,KAB創業俱樂部都會組織名人堂、創意行銷和青年沙龍,同時結合當下熱點及資源不定期舉辦分享會。目前,社團已經開通微信公眾號,累計關注達到5700余人,在南開大學4月發佈的社團新媒體矩陣榜單中位居榜首,成為南開大學校園媒體中影響力最大的微信公眾號。

  楊洪哲説:“在中國、在北京,有那麼多學生充滿了活力,那麼多人想創業。中國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將對世界的創業體系有很大貢獻。”他認為,高校的潛力無窮,並希望能建立高校的全球創業生態體系。

  産業園區、加速器構建創業生態鏈條

  “所有的創客只要有好的想法,在中國隨便一個角落都可以找到創業的土地。”劉伯敏評價當下是創業的黃金時代,“産業鏈條、加速器、産業園區、高新技術開發區在短短幾年構建了創業的生態鏈”。

  如今,在全國大中小城市中,産業園區已經成為各地發展創新創業的標配。據國家科技部公佈數據,截至目前,全國有626家國家級産業園區,156個國家高新區。這156個國家高新區涵蓋著大多數優質創新創業企業,集聚了全國近40%的高新技術企業,全國網際網路百強企業中,有96家誕生於國家高新區,誕生了一批以小米、華為、阿里巴巴等為代表的具有世界影響力的高新技術企業。

  這些佔地面積不足國土面積1%,但研發投入卻幾近全國企業一半的科技園區在世界上也是榜樣。楊洪哲説,在中國,市場的交易數字呈指數型增長,孵化器、加速器等方面也在逐步活躍。

  以北京中關村為例,北京中關村自主創新示範區2015年實現總收入4.07萬億元,以佔北京市3%的土地,實現了對全市經濟增長約37%的貢獻率。目前,中關村匯聚了包括聯想、百度、小米等在內的兩萬多家高新技術企業、300多家上市公司。數據統計,2018年1~5月,中關村平均每天新設立科技企業89家。

  陳維捷被中國青年的創業激情深深震撼。他上一次來到北京是22年前,這次再度來到北京,他“感受到濃烈的創業氛圍”,聽説北京中關村聚集了一大批新型網際網路企業,他很想去了解參觀。

  在劉伯敏看來,産業鏈條、加速器、産業園區、高新技術開發區的建設,為創業者提供了孵化夢想的平臺,“我們不缺創客,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創業夢,如何邁出第一步,那就是要參加創業大賽。”據了解,各地創客空間、孵化器、産業園區都在積極舉辦創業大賽尋找優秀的創業項目,每年的創業比賽都有大量投資人對接創業企業。劉伯敏説:“這就是中國為中國創客,或者來中國創業的外國友人提供的創業機會。”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中國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將影響世界

中青線上  作者:張敏  2018-08-10

  “創新創業的年輕人是全世界聯繫最緊密的一代,這是史無前例的。在近20年的創新發展中,年輕人創造的內容比例很大,年輕人也更喜歡創新創業。”在“亞太青年領導力與創新創業論壇”上,聯合國秘書長青年特使賈亞特瑪·維克拉瑪納亞克説。

  這一現象在中國尤為突出,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直接證明當下中國創新創業的熱潮。據統計,2017年,全國新登記企業比上年增長9.9%,日均新登記企業1.66萬戶。科技成果快速增加、轉化加快,全年授予境內發明專利權32萬件,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9.8件,比上年增加1.8件。

  “中國現在進入了創業的深水區。”當創客總部合夥人陳榮根説出這一觀點時,參加論壇的青年創業者紛紛點頭。經過幾年的發展,創業已經深入各個領域,中國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正在逐步建立。在創業磨坊中國與亞太地區經理楊洪哲看來,中國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會對世界的創業體系作出很大貢獻。

  政府搭建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創造合作文化氛圍

  作為外國來華搭建創業平臺的創業者,楊洪哲認為,相比其他國家,在中國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構建中,政府的參與度更高。

  在楊洪哲眼中,中國市場充滿了無限可能,這讓他“興奮不已”。他説,縱向對比,上世紀90年代時中國的風投公司基本上都是國外企業,中國大多數企業不了解什麼是風投以及如何支援企業。多年之後的現在,中國的資本已經在創業市場上佔主導地位,來自政府、私營企業的資金支援空前活躍,“在其他國家都看不到這樣的現象”。

  近年來,中國出臺了一系列利好政策幫助青年創新創業,如出臺財稅、金融和就業配套政策,簡化企業審批流程,搭建青年創客孵化器,優化青年創業者貸款申請辦理程式,加強財政貼息資金管理等。前不久,國務院批准搭建創新創業政策統一發佈平臺“國家創新創業政策資訊服務網”,國家發改委下發通知要求各有關單位協助做好服務網建設有關工作。各省(市、自治區)也按照國家要求出臺了相應的創業扶持政策,為創業者提供利好措施。

  作為創業者,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董事長劉伯敏對此深有感觸。目前,劉伯敏已經搭建了8個創客空間,所有的場地都是當地政府免費提供;通過政府搭建橋梁,公司已經與俄羅斯的企業達成合作,兩國青年代表分別到對方城市交流學習,加強交流;今年,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做了一款線上平臺,服務創客的細分領域,如智慧財産權、企業、企業財稅等,這一項目拿到了政府100萬元融資。他説:“政府的政策全部落地了,也讓我們創業企業全部享受到了。”

  不僅是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這樣大的創業公司能夠享受到政府的政策,在校的大學生創業者也能嘗到甜頭。哈爾濱工程大學的黃佩倫正忙於實施他的創業項目“工程果林”——根植于校園的生鮮配送平臺。儘管是校園創業企業,黃佩倫在辦理相關手續時,也得到當地政府的幫助。“辦理營業執照、進行財稅審核時,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都給了我很多幫助,很耐心地講解了流程和需要的資料,讓我省去很多麻煩。前期這麼順利讓我對創業更有信心了,所以積極性也更高了”。

  政府不僅在政策上給創業者發了“大紅包”,在市場拉動方面,也為創業公司創造了機會。劉伯敏説,去年開始的二三線城市的“搶人大戰”也間接地為創業企業提供了新機遇。以南京為例,今年南京市實施幫扶大學生就業創業的“寧聚計劃”,給外地大學生每人1000元的面試補貼,引導更多年輕人到南京就業。這為劉伯敏提供了商機,“這麼多人涌入城市求職,他們是一個新興群體,需要尋找組織,而我們的創客平臺就是他們的組織”。

  大量優秀的畢業生涌入二三線城市,也帶動了當地的創業、就業,各地政府提供的幫扶政策,也讓這些青年創客更好更快地落地、生根、發芽。

  楊洪哲認為,任何國際的創業生態系統中都有官方的存在,他們對各種資源進行協調,而中國政府的參與度更高。“從本質上講,各個國家創新創業生態系統運作的方式非常相似,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種合作的文化,而政府在這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助推作用。”他説,“這種創業的文化可以幫助消除創業的壁壘,讓更多人獲得資源和支援,幫助更多人取得成功。”

  豐富高校創新創業教育,讓大學生創客走好第一步

  “讓我意外的是在中國大陸有這麼多大學生創業者。”來參加“亞太青年領導力與創新創業論壇”的新加坡青年陳維捷道出了目前我國創業的特點——大學生創業熱情高漲。其實,這離不開高校創新創業教育的作用。

  “高校是創新的一個聚集之地。大學生有非常好的想法,他們需要融資,也希望找到投資者,找到願意幫助他們創業的CEO。”楊洪哲説,他十分看好中國高校創業群體。

  劉伯敏就是從高校走出來的創業者,他在分享中多次談到自己是通過KAB創業教育項目成長起來的。通過KAB項目,他決心從事創業服務領域,成立了蘇青合夥人孵化工廠,並通過KAB項目參加了中俄創業青年培訓,對接到俄羅斯的創業資源,打開了公司的國際市場。

  據中國青年報社副總編輯、KAB全國推廣辦公室總幹事董時介紹,KAB全國推廣辦公室十餘年來,始終把在高校推廣創業教育,扶持、引導大學生創新創業工作作為踐行宗旨的重要舉措之一。截至目前,KAB創業教育已經覆蓋全國1700多所高校,在引導、服務大學生創新創業實踐方面進行了開拓性的探索。

  如今,KAB創業俱樂部已經成為高校創業者的聚集地,為大學生創業者提供多種平臺和資源。合肥工業大學KAB創業俱樂部主席唐帥介紹,KAB創業俱樂部首先十分注重氛圍的營造,讓大學生創業者有機會直接對話社會一線創客,使得創新創業成為一種常態。他説,學校歷年來都會投入大量的財力、精力去指導學生的創新創業項目,幫助學生們完成項目産品的研發、生産和銷售。與此同時,KAB創業俱樂部還設計和策劃相關創業類活動,不僅能讓成員獲取創業靈感和經驗,還能讓他們對當下的商業形勢有最直觀的了解和認識。

  河北大學工商學院KAB創業俱樂部負責人孟琪介紹,學院打造了全體學習實訓到孵化指導個體的“1+5+N”創新創業實踐體系,即:1個主體北斗創客空間,5個分創空間,N個實踐平臺,在這一過程中,KAB創業俱樂部的作用得以充分發揮。

  南開大學KAB創業俱樂部負責人那庭赫説,社團已經形成了品牌活動,通過“3+N”的形式為大學生提供創業服務。每年,KAB創業俱樂部都會組織名人堂、創意行銷和青年沙龍,同時結合當下熱點及資源不定期舉辦分享會。目前,社團已經開通微信公眾號,累計關注達到5700余人,在南開大學4月發佈的社團新媒體矩陣榜單中位居榜首,成為南開大學校園媒體中影響力最大的微信公眾號。

  楊洪哲説:“在中國、在北京,有那麼多學生充滿了活力,那麼多人想創業。中國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將對世界的創業體系有很大貢獻。”他認為,高校的潛力無窮,並希望能建立高校的全球創業生態體系。

  産業園區、加速器構建創業生態鏈條

  “所有的創客只要有好的想法,在中國隨便一個角落都可以找到創業的土地。”劉伯敏評價當下是創業的黃金時代,“産業鏈條、加速器、産業園區、高新技術開發區在短短幾年構建了創業的生態鏈”。

  如今,在全國大中小城市中,産業園區已經成為各地發展創新創業的標配。據國家科技部公佈數據,截至目前,全國有626家國家級産業園區,156個國家高新區。這156個國家高新區涵蓋著大多數優質創新創業企業,集聚了全國近40%的高新技術企業,全國網際網路百強企業中,有96家誕生於國家高新區,誕生了一批以小米、華為、阿里巴巴等為代表的具有世界影響力的高新技術企業。

  這些佔地面積不足國土面積1%,但研發投入卻幾近全國企業一半的科技園區在世界上也是榜樣。楊洪哲説,在中國,市場的交易數字呈指數型增長,孵化器、加速器等方面也在逐步活躍。

  以北京中關村為例,北京中關村自主創新示範區2015年實現總收入4.07萬億元,以佔北京市3%的土地,實現了對全市經濟增長約37%的貢獻率。目前,中關村匯聚了包括聯想、百度、小米等在內的兩萬多家高新技術企業、300多家上市公司。數據統計,2018年1~5月,中關村平均每天新設立科技企業89家。

  陳維捷被中國青年的創業激情深深震撼。他上一次來到北京是22年前,這次再度來到北京,他“感受到濃烈的創業氛圍”,聽説北京中關村聚集了一大批新型網際網路企業,他很想去了解參觀。

  在劉伯敏看來,産業鏈條、加速器、産業園區、高新技術開發區的建設,為創業者提供了孵化夢想的平臺,“我們不缺創客,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創業夢,如何邁出第一步,那就是要參加創業大賽。”據了解,各地創客空間、孵化器、産業園區都在積極舉辦創業大賽尋找優秀的創業項目,每年的創業比賽都有大量投資人對接創業企業。劉伯敏説:“這就是中國為中國創客,或者來中國創業的外國友人提供的創業機會。”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