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樹勞模”用斷20把鋤頭 把當年砍倒的樹全栽回來

來源:央視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0 11:24

  央視網消息:1998年,國家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20年收穫了什麼?

  20年來,天然林保護工程有效保護了全國90%的陸地生態系統類型、85%的野生動物種群和65%的高等植物種群,工程區內已消失多年的飛禽走獸重新出現,大熊貓野外種群數量達到1864隻……

  20年過去,不再伐木的“森老虎”們,轉型之路是否順利?

  森老虎下山20年,變油鋸為鋤頭,在砍光的山坡,重新栽上樹苗。過去的砍樹人,今天的種樹人、護林人,這種轉變,對於鄭皆斌來説很奇妙。

  萬千棟樑獻國家 造材合格率達98%

  “當初我砍下這些大樹時,心裏充滿自豪和驕傲,有一種莫大的成就感,因為那時國家建設需要我們砍樹,我們把萬千棟樑獻給了國家。”

  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十多萬人的森工隊伍開進深山。無數參天大樹,被變成國家急需的鐵路枕木、礦井棚架、煉鋼的木炭。1979年,鄭皆斌高中畢業後就來到四川川南林場,成為伐木工人其中一員。

  鄭皆斌參加工作的前14年,一直在砍樹。他共計採伐林木近8萬立方米,造材合格率達98%,集材2萬立方米。作為一名伐木工,鄭皆斌曾獲得過四川林業局青年崗位能手、優秀共産黨員和樂山市十佳青年崗位能手的稱號,是個名副其實的“砍樹勞模”。

  滿目青山還人民 變身綠色守護者

  鄭皆斌説:“我以前是砍樹模範,帶的工段是砍樹先進工段。今後,我一定要遵從國家‘停、造、轉、保’的政策,做造林、護林的模範,並帶領工段員工做造林、護林的先進工段,把滿目的青山還給人民。”

  1998年,國家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鄭皆斌的人生出現了重大轉折:放下手中的油鋸,他告別了雖然艱辛卻酣暢淋漓的採伐工作。拿起鋤頭,不離大山,伐木工鄭皆斌此後被任命為617林場副場長,帶著工友上山栽樹。

  曾經的砍樹模範變成了造林、護林模範。他們每人背七八十斤重的樹苗,爬三四個小時上山,每人栽完200株才能下山。有些人甚至不敢洗手,手上全是血泡……4年後,617林場栽了600多萬株樹。鄭皆斌用斷20把鋤頭。

  只種樹,收入非常低,年均工資不及四川城鎮職工年平均工資的40%。鄭皆斌的朋友、親戚等都紛紛勸他退職做生意,並願意為他提供資金幫助,他多次拒絕了他們的好意,説道:“都走了,誰來管理這大片原始森林?以前為了國家的經濟建設,我砍了太多的樹,現在我要用實際行動來‘贖罪’,也算是對子孫後代有個交代。”

  到2010年,森工造林隊伍已找不到荒山可栽樹了。他們中的3萬多人轉為1.8億畝國有公益林的管護員,日復一日行走在遠離家人的深山。

  由於林場面積大,盜伐林木和盜獵野生動物等現象時有發生。鄭皆斌帶領護林隊員冒嚴寒、頂烈日,晝夜巡查,渴了喝山泉水,餓了吃速食麵、餅乾,長期實施拉網式打擊,讓不法分子插翅難逃。

  在這數十萬公頃的大森林中已經穿行了30多年,鄭皆斌的腳步仍然鏗鏘、豪邁。“萬千棟樑獻國家,滿目青山還人民”,這是他銘記在心的話,也是他畢生的追求。

點擊看視頻

編輯: alan
數字報

“砍樹勞模”用斷20把鋤頭 把當年砍倒的樹全栽回來

央視網  作者:  2018-08-10

  央視網消息:1998年,國家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20年收穫了什麼?

  20年來,天然林保護工程有效保護了全國90%的陸地生態系統類型、85%的野生動物種群和65%的高等植物種群,工程區內已消失多年的飛禽走獸重新出現,大熊貓野外種群數量達到1864隻……

  20年過去,不再伐木的“森老虎”們,轉型之路是否順利?

  森老虎下山20年,變油鋸為鋤頭,在砍光的山坡,重新栽上樹苗。過去的砍樹人,今天的種樹人、護林人,這種轉變,對於鄭皆斌來説很奇妙。

  萬千棟樑獻國家 造材合格率達98%

  “當初我砍下這些大樹時,心裏充滿自豪和驕傲,有一種莫大的成就感,因為那時國家建設需要我們砍樹,我們把萬千棟樑獻給了國家。”

  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十多萬人的森工隊伍開進深山。無數參天大樹,被變成國家急需的鐵路枕木、礦井棚架、煉鋼的木炭。1979年,鄭皆斌高中畢業後就來到四川川南林場,成為伐木工人其中一員。

  鄭皆斌參加工作的前14年,一直在砍樹。他共計採伐林木近8萬立方米,造材合格率達98%,集材2萬立方米。作為一名伐木工,鄭皆斌曾獲得過四川林業局青年崗位能手、優秀共産黨員和樂山市十佳青年崗位能手的稱號,是個名副其實的“砍樹勞模”。

  滿目青山還人民 變身綠色守護者

  鄭皆斌説:“我以前是砍樹模範,帶的工段是砍樹先進工段。今後,我一定要遵從國家‘停、造、轉、保’的政策,做造林、護林的模範,並帶領工段員工做造林、護林的先進工段,把滿目的青山還給人民。”

  1998年,國家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鄭皆斌的人生出現了重大轉折:放下手中的油鋸,他告別了雖然艱辛卻酣暢淋漓的採伐工作。拿起鋤頭,不離大山,伐木工鄭皆斌此後被任命為617林場副場長,帶著工友上山栽樹。

  曾經的砍樹模範變成了造林、護林模範。他們每人背七八十斤重的樹苗,爬三四個小時上山,每人栽完200株才能下山。有些人甚至不敢洗手,手上全是血泡……4年後,617林場栽了600多萬株樹。鄭皆斌用斷20把鋤頭。

  只種樹,收入非常低,年均工資不及四川城鎮職工年平均工資的40%。鄭皆斌的朋友、親戚等都紛紛勸他退職做生意,並願意為他提供資金幫助,他多次拒絕了他們的好意,説道:“都走了,誰來管理這大片原始森林?以前為了國家的經濟建設,我砍了太多的樹,現在我要用實際行動來‘贖罪’,也算是對子孫後代有個交代。”

  到2010年,森工造林隊伍已找不到荒山可栽樹了。他們中的3萬多人轉為1.8億畝國有公益林的管護員,日復一日行走在遠離家人的深山。

  由於林場面積大,盜伐林木和盜獵野生動物等現象時有發生。鄭皆斌帶領護林隊員冒嚴寒、頂烈日,晝夜巡查,渴了喝山泉水,餓了吃速食麵、餅乾,長期實施拉網式打擊,讓不法分子插翅難逃。

  在這數十萬公頃的大森林中已經穿行了30多年,鄭皆斌的腳步仍然鏗鏘、豪邁。“萬千棟樑獻國家,滿目青山還人民”,這是他銘記在心的話,也是他畢生的追求。

點擊看視頻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