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開四停四”開罰 廣佛線地鐵沿線停車位一位難求

來源:金羊網 作者:歐陽志強 發表時間:2018-08-10 10:53

地鐵口附近的停車場只有零星幾個空車位

文/圖 金羊網記者 歐陽志強

8月5日淩晨,佛山車牌粵E的小客車為首輛涉嫌違法進入管控區域非廣州市籍中小客車,當天有近9000輛中小客車同樣涉嫌違法。如今,廣州“開四停四”政策施行9天了,記者調查了解到,該政策給不少佛山人的生活、工作等多方面都帶來較大影響,目前地鐵沿線的停車場車位基本上供不應求。

年老車主擔心算錯限行日

記者了解到,交通部門在天河、番禺、海珠、荔灣、白雲、黃埔6個區的主要進出通道附近列舉了63個便民停車點,佛山廣佛線途經地區列舉了29個便民停車點,供受限車輛選擇停放。各停車點附近均有比較完善、便捷的地鐵或公交等公共交通供車主接駁入城。

蔡女士在廣州珠江新城工作,由於在廣州車牌搖號兩年始終沒有中,後來上了佛山車牌,也在佛山桂城買房,是典型的“廣佛候鳥”。蔡女士告訴記者,現在廣州限行了,讓她去廣州上班感覺很憋氣,但這份工作薪酬待遇不錯,蔡女士正值事業上升期,不會選擇放棄廣州。但只能開四天停四天,這就意味著蔡女士工作日總會有幾天不能開車去。

由於蔡女士還是廣州的集體戶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蔡女士説,她會選擇以後競拍廣州車牌,“後悔以前競拍廣州車牌只需要1萬多的時候沒下手”。

經常要到廣州做家居銷售的黎先生告訴記者,他向公司提出幫忙解決出行問題,但至今尚未解決。黎先生表示,他公司一中高層領導多買了一台車,但他自己經濟條件一般,不可能這樣做,現在只好考慮在限行日坐地鐵或打車。

而對於年長車主來説,算錯限行日導致扣分是他們最擔憂的。佛山一車主王先生表示,他經常去廣州會會老朋友,現在廣州限行了,限行的計算方式對於他來説是個麻煩事,很擔心自己算錯時間或記不得導致扣分。

此外,廣州的限行讓佛山不少滴滴司機相繼退出,一專車司機告訴記者,這些天來,很多專職的滴滴司機都退出了,他們如果不跑廣州去的話,根本賺不到什麼錢。現在在滴滴平臺上,乘客訂單特別多,算得上是他從事滴滴以來訂單最多的時候,而且平臺為了挽留司機,還特別推出了獎勵措施。

商場停車價讓人望而卻步

記者前往普君北路地鐵口發現,周邊部分停車場將車位都以出租的方式租出去了,每個停車位都有固定的車主。

在離地鐵站不遠的一停車場負責人陳先生告訴記者,在上個月,剩餘的車位全部都租出去,他們大多都是去廣州上班的白領。

“現在的停車位供不應求,很多人後來都來我這問有無車位可租。”陳先生説。

多數車主表示,地鐵沿線停車場車滿為患,難以找到車位,擔憂限行後期情況更為嚴重。在普君新城社區一號停車場裏,記者在8月9日下午2點看到,偌大的停車場一層只有零星的幾個車位還空著的,而在二層空置停車位也只有十余個。

據該停車場負責人表示,目前停車場車位基本能滿足住戶、商戶以及遊客的需求,廣州限行以來,停車數量略有增加。

一車主告訴記者,這些天來,到地鐵沿線想找個車位停車非常難,他往往要在離地鐵站距離1公里的地方才能找到車位,就算商城下有停車場,但停車價格讓他望而卻步。

此外,禪城區公佈了最新的《機動車停放收費服務管理辦法》,從9月1日開始實施,由於價格普遍有所提升,不少車主更加多了一層負擔。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廣州“開四停四”開罰 廣佛線地鐵沿線停車位一位難求

金羊網  作者:歐陽志強  2018-08-10

地鐵口附近的停車場只有零星幾個空車位

文/圖 金羊網記者 歐陽志強

8月5日淩晨,佛山車牌粵E的小客車為首輛涉嫌違法進入管控區域非廣州市籍中小客車,當天有近9000輛中小客車同樣涉嫌違法。如今,廣州“開四停四”政策施行9天了,記者調查了解到,該政策給不少佛山人的生活、工作等多方面都帶來較大影響,目前地鐵沿線的停車場車位基本上供不應求。

年老車主擔心算錯限行日

記者了解到,交通部門在天河、番禺、海珠、荔灣、白雲、黃埔6個區的主要進出通道附近列舉了63個便民停車點,佛山廣佛線途經地區列舉了29個便民停車點,供受限車輛選擇停放。各停車點附近均有比較完善、便捷的地鐵或公交等公共交通供車主接駁入城。

蔡女士在廣州珠江新城工作,由於在廣州車牌搖號兩年始終沒有中,後來上了佛山車牌,也在佛山桂城買房,是典型的“廣佛候鳥”。蔡女士告訴記者,現在廣州限行了,讓她去廣州上班感覺很憋氣,但這份工作薪酬待遇不錯,蔡女士正值事業上升期,不會選擇放棄廣州。但只能開四天停四天,這就意味著蔡女士工作日總會有幾天不能開車去。

由於蔡女士還是廣州的集體戶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蔡女士説,她會選擇以後競拍廣州車牌,“後悔以前競拍廣州車牌只需要1萬多的時候沒下手”。

經常要到廣州做家居銷售的黎先生告訴記者,他向公司提出幫忙解決出行問題,但至今尚未解決。黎先生表示,他公司一中高層領導多買了一台車,但他自己經濟條件一般,不可能這樣做,現在只好考慮在限行日坐地鐵或打車。

而對於年長車主來説,算錯限行日導致扣分是他們最擔憂的。佛山一車主王先生表示,他經常去廣州會會老朋友,現在廣州限行了,限行的計算方式對於他來説是個麻煩事,很擔心自己算錯時間或記不得導致扣分。

此外,廣州的限行讓佛山不少滴滴司機相繼退出,一專車司機告訴記者,這些天來,很多專職的滴滴司機都退出了,他們如果不跑廣州去的話,根本賺不到什麼錢。現在在滴滴平臺上,乘客訂單特別多,算得上是他從事滴滴以來訂單最多的時候,而且平臺為了挽留司機,還特別推出了獎勵措施。

商場停車價讓人望而卻步

記者前往普君北路地鐵口發現,周邊部分停車場將車位都以出租的方式租出去了,每個停車位都有固定的車主。

在離地鐵站不遠的一停車場負責人陳先生告訴記者,在上個月,剩餘的車位全部都租出去,他們大多都是去廣州上班的白領。

“現在的停車位供不應求,很多人後來都來我這問有無車位可租。”陳先生説。

多數車主表示,地鐵沿線停車場車滿為患,難以找到車位,擔憂限行後期情況更為嚴重。在普君新城社區一號停車場裏,記者在8月9日下午2點看到,偌大的停車場一層只有零星的幾個車位還空著的,而在二層空置停車位也只有十余個。

據該停車場負責人表示,目前停車場車位基本能滿足住戶、商戶以及遊客的需求,廣州限行以來,停車數量略有增加。

一車主告訴記者,這些天來,到地鐵沿線想找個車位停車非常難,他往往要在離地鐵站距離1公里的地方才能找到車位,就算商城下有停車場,但停車價格讓他望而卻步。

此外,禪城區公佈了最新的《機動車停放收費服務管理辦法》,從9月1日開始實施,由於價格普遍有所提升,不少車主更加多了一層負擔。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