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民:公共賬目常常“看不懂” 收益監管使用需磨合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聞 發表時間:2018-08-10 10:52

如何監管成為市民熱議的話題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張聞

電梯內廣告和小區公共停車位收費,收益應該歸誰?業委會表決,未參與的業主能否“被代表”?一系列的問題將在《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條例》)得到規範解決。8月7日,佛山市人大就《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草案)》徵求公眾意見。“小區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等關乎市民切身利益的條款引起市民熱烈討論。羊城晚報記者走訪發現,業主如何監管小區公共收益,成為許多市民議論的重點。

徵求意見: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

據了解,在業委會成立方面,《條例》規定,小區20%以上業主可以聯名向街道辦事處(鎮人民政府)提出成立業主大會的書面要求;《條例》同時對業委會的職責作出規範。

此外,《條例》規定,業主大會籌備組不得洩露業主資料,不得將業主資料用於與業主大會籌備無關的活動,否則將由區房地産行政主管部門處一萬元罰款;業主委員會委員洩露業主資料或者將業主資料用於與物業管理無關的活動的,由區房地産行政主管部門處一萬元罰款。

小區公共收益歸屬和使用也是《條例》重點規範的領域。《條例》規定,公共收益的範疇包括物業管理區域內的公共車位、共用部位廣告、電梯廣告以及經業主大會同意將利用共用部位、共用設施設備進行經營的收入歸全體業主所有,存入公共收益賬戶。公共收益主要用於維修、更新、改造、增設共用設施設備,開展業主公益活動,補貼業主委員會的工作經費,補充住宅專項維修資金等。

市民反饋:如何執行監管引發熱議

儘管已不是首次徵求意見,《條例》依然引發了市民廣泛熱議。記者走訪發現,在諸多條款中,“小區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成為市民議論的一大重點。多位市民表示,儘管《條例》明確“小區公共利益歸全體業主所有”,但執行過程中如何監管著實是一個難題。

“我住的小區,小區廣告、停車費這些公共收益到底去了哪,我從來都沒見物業公示過。”在禪城區絲綢大街某小區,陳姨提起“小區公共收益”,滿肚子話想説。2017年,陳姨等居民曾因為電梯維修費用和物業有過摩擦。“小區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但實際操作中,除非物業主動公開,否則居民很難知道小區收益情況,更加無從監督。”

即使主動公開了,公示的資訊如何直奔主題讓人“看得懂”也是許多業主吐槽的重點。家住南莊的蘇先生表示,自己住的小區物業每年末年初都會公開公共區域物業開銷。然而,每次在電梯裏公開的表格密密麻麻,小區公共收益夾雜在一大堆數據中,自己根本就看不懂,“其實這也是許多物業的一種伎倆,將收入支出混起來,在電梯等空間內公示,又不開會議專門説明,業主沒看幾眼就下電梯了,根本就不知道公示是否準確。”

公共收益監管頻遭市民吐槽,物業公司在操作執行中也有苦難言。一位物業公司管理人員表示,以電梯廣告收益為例,電梯廣告位委託物業公司管理,物業公司在招商過程中往往對廣告位的價格、時段要“適時而動”,“洽談情況瞬息萬變,而業委會審核、公開流程較久,很多時候程式走完了,最佳合作時機也過去了,合作因此告吹。”他表示,為了避免激化矛盾,一些小區物業寧願廣告位等空著也不願招商談判。

立法幕後:跑了3年的立法“馬拉松”

實際上,本次《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僅就立法過程而言就是一次佛山立法的“馬拉松”。據佛山市法制局法制科相關負責人透露,早在2015年佛山市獲得地方立法權開始,《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就佛山市呼聲最高的首批立法選項之一。然而,由於《條例》影響面廣,在立法上較為謹慎。因此,《條例》2015、2016年均為預備項目,一直到2017年才成為提案項目,今年3月份由法制局遞交市政府,8月份佛山市政府遞交人大常委會,“目前《條例》仍然在徵求意見階段,之後還需走系列程式,最早也要2019年才正式出臺。”

該負責人表示,在《條例》立法過程中,住建局、法制局廣泛徵求社會各界意見,形成書面意見4次,召開的各種座談會達到十幾場,記錄下的口頭意見不計其數。“可以預見,《條例》出臺後,執行肯定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

“近年來,物業管理號稱‘天下第一難’,每一位業主都想用最小的花費,獲取最優質的服務,要尋找這之中的‘最大公約數’不容易。”佛山市人大法制委員會委員、律師王學堂談到,公眾參與越多,《條例》才越能反映民意,“今後在執行過程中,開始可能不會一帆風順,但首先要通過法律對社會起到明確導向和評價作用,在法律執行過程中養成市民的良好習慣。從這個角度來説,《條例》出臺後的‘執法必嚴’‘違法必究’也是一個必須的磨合過程。”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佛山市民:公共賬目常常“看不懂” 收益監管使用需磨合

金羊網  作者:張聞  2018-08-10

如何監管成為市民熱議的話題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張聞

電梯內廣告和小區公共停車位收費,收益應該歸誰?業委會表決,未參與的業主能否“被代表”?一系列的問題將在《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條例》)得到規範解決。8月7日,佛山市人大就《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草案)》徵求公眾意見。“小區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等關乎市民切身利益的條款引起市民熱烈討論。羊城晚報記者走訪發現,業主如何監管小區公共收益,成為許多市民議論的重點。

徵求意見: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

據了解,在業委會成立方面,《條例》規定,小區20%以上業主可以聯名向街道辦事處(鎮人民政府)提出成立業主大會的書面要求;《條例》同時對業委會的職責作出規範。

此外,《條例》規定,業主大會籌備組不得洩露業主資料,不得將業主資料用於與業主大會籌備無關的活動,否則將由區房地産行政主管部門處一萬元罰款;業主委員會委員洩露業主資料或者將業主資料用於與物業管理無關的活動的,由區房地産行政主管部門處一萬元罰款。

小區公共收益歸屬和使用也是《條例》重點規範的領域。《條例》規定,公共收益的範疇包括物業管理區域內的公共車位、共用部位廣告、電梯廣告以及經業主大會同意將利用共用部位、共用設施設備進行經營的收入歸全體業主所有,存入公共收益賬戶。公共收益主要用於維修、更新、改造、增設共用設施設備,開展業主公益活動,補貼業主委員會的工作經費,補充住宅專項維修資金等。

市民反饋:如何執行監管引發熱議

儘管已不是首次徵求意見,《條例》依然引發了市民廣泛熱議。記者走訪發現,在諸多條款中,“小區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成為市民議論的一大重點。多位市民表示,儘管《條例》明確“小區公共利益歸全體業主所有”,但執行過程中如何監管著實是一個難題。

“我住的小區,小區廣告、停車費這些公共收益到底去了哪,我從來都沒見物業公示過。”在禪城區絲綢大街某小區,陳姨提起“小區公共收益”,滿肚子話想説。2017年,陳姨等居民曾因為電梯維修費用和物業有過摩擦。“小區公共收益歸全體業主所有,但實際操作中,除非物業主動公開,否則居民很難知道小區收益情況,更加無從監督。”

即使主動公開了,公示的資訊如何直奔主題讓人“看得懂”也是許多業主吐槽的重點。家住南莊的蘇先生表示,自己住的小區物業每年末年初都會公開公共區域物業開銷。然而,每次在電梯裏公開的表格密密麻麻,小區公共收益夾雜在一大堆數據中,自己根本就看不懂,“其實這也是許多物業的一種伎倆,將收入支出混起來,在電梯等空間內公示,又不開會議專門説明,業主沒看幾眼就下電梯了,根本就不知道公示是否準確。”

公共收益監管頻遭市民吐槽,物業公司在操作執行中也有苦難言。一位物業公司管理人員表示,以電梯廣告收益為例,電梯廣告位委託物業公司管理,物業公司在招商過程中往往對廣告位的價格、時段要“適時而動”,“洽談情況瞬息萬變,而業委會審核、公開流程較久,很多時候程式走完了,最佳合作時機也過去了,合作因此告吹。”他表示,為了避免激化矛盾,一些小區物業寧願廣告位等空著也不願招商談判。

立法幕後:跑了3年的立法“馬拉松”

實際上,本次《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僅就立法過程而言就是一次佛山立法的“馬拉松”。據佛山市法制局法制科相關負責人透露,早在2015年佛山市獲得地方立法權開始,《佛山市住宅物業管理條例》就佛山市呼聲最高的首批立法選項之一。然而,由於《條例》影響面廣,在立法上較為謹慎。因此,《條例》2015、2016年均為預備項目,一直到2017年才成為提案項目,今年3月份由法制局遞交市政府,8月份佛山市政府遞交人大常委會,“目前《條例》仍然在徵求意見階段,之後還需走系列程式,最早也要2019年才正式出臺。”

該負責人表示,在《條例》立法過程中,住建局、法制局廣泛徵求社會各界意見,形成書面意見4次,召開的各種座談會達到十幾場,記錄下的口頭意見不計其數。“可以預見,《條例》出臺後,執行肯定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

“近年來,物業管理號稱‘天下第一難’,每一位業主都想用最小的花費,獲取最優質的服務,要尋找這之中的‘最大公約數’不容易。”佛山市人大法制委員會委員、律師王學堂談到,公眾參與越多,《條例》才越能反映民意,“今後在執行過程中,開始可能不會一帆風順,但首先要通過法律對社會起到明確導向和評價作用,在法律執行過程中養成市民的良好習慣。從這個角度來説,《條例》出臺後的‘執法必嚴’‘違法必究’也是一個必須的磨合過程。”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