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獅身人面像”背後,還有多少文明密碼未解?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0 09:43

  説天説地説新聞,解花解語解趣事

  羊城派原創文本/夏楊

  近日,媒體報道了一則新聞:埃及又發現一座“獅身人面像”。這座雕像出土于埃及盧克索省,和開羅吉薩區胡夫金字塔旁的獅身人面像外形相似。

  報道稱,專家們並不急於將它從地下挖出來,因為害怕劇烈的氣候變化會對它造成破壞。

獅身人面像和金字塔都是埃及的象徵 圖/全景網

  今天我們就説説獅身人面像。它的名氣太大了,和埃及金字塔一起,被列名世界七大奇跡。説到四大文明古國的埃及,人們腦海中首先跳出來的就是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

  然而這個古老的雕像,始終蒙著神秘的色彩。這種神秘感,也基本上是埃及留給世人的印象。

  我們今天關注的是,獅身人面像還有哪些未解之謎?裏面是否隱藏著人類文明的創始密碼?

埃及有很多獨特的文化符號 圖/全景網

  身世之謎:主人並非法老?

  獅身人面像位於埃及首都開羅西南的吉薩高地上。高20米,和白宮差不多;長72米,和一個足球場一樣大;頭像一棟房子,耳朵就有兩米長。整座雕像基本上由一塊石頭雕成,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像建築。

  如此大的雕像,處在吉薩高地的古建築群中卻並不顯赫。因為它的北面400米遠處,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高達146米。西面400米遠處,則是第二大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僅比胡夫金字塔低3米。

吉薩高地就在開羅西南郊外 圖/視覺中國

  一般認為,獅身人面像由古埃及第四代法老哈夫拉所建。相傳哈夫拉前來巡視他的陵墓建設情況時,看到金字塔旁這塊突起的石頭,就要求按自己的樣子雕刻石像。

  説獅身人面像的頭像是法老,證據是充分的。頭像的人戴著頭巾,這是典型的法老的頭巾,且頭上裝飾有聖蛇,頜下有長鬚(均已脫落),這都是法老標誌性的形象。

法老形象中有很多標誌性飾物 圖/視覺中國

  至於為什麼是“獅身”和“人面”的結合體,這也很容易説得通。在古埃及,獅子是力量和權力的象徵,法老墓中就陪葬有獅骨。而人是智慧的象徵。二者結合起來,正是王者形象。

  並且在埃及神話中,人與獸結合的形象並不少見,不過更多是人身獸面的,比如冥界之神阿努比斯是豺面人身;守護神巴斯特德是貓面人身;還有戰爭之神薩赫麥特,是獅面人身。

  只不過獅身人面像的人獸結合方法是顛倒過來的。

埃及神話中有很多獸面人身的形象 圖/視覺中國

  獅身人面像還有個名字叫“斯芬克斯”,這個名字來自希臘語,和一個神話故事有關。

  在希臘神話中,有個巨人和妖蛇生下來的怪物,長著人頭獅身,還有翅膀,就叫斯芬克斯。它生性殘酷,但從智慧女神繆斯那裏學到很多謎語,便常常守在路口給人猜謎,猜錯的就被它吃掉了。

  國王懸賞拿它,一個青年應召而來。斯芬克斯想了個最難的謎語: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聰明的青年很快給出答案:是人。斯芬克斯又出一題:什麼東西先長,然後變短,最後又變長。“是影子。”斯芬克斯羞愧地自殺了。

  埃及的獅身人面像和古希臘神話中的斯芬克斯很像,於是石像就用了這個名字。

愛猜謎語的怪獸斯芬克斯 圖/視覺中國

  顯然,如果金字塔的主人就是獅身人面像的主人,這座石像就不是神話中的角色,它應該是為法老守墓的。

  然而,對獅身人面像身世的爭議一直不斷。對於“守墓”的説法,一個最大的質疑就是:哪有人用自己的雕像為自己守墓的?

  還有學者指出,獅身人面像很可能早于金字塔就聳立在吉薩高地上了。如果是這樣,它更不可能是為金字塔中的法老守墓的了。

  還有學者指出,獅身人面像的頭和身體比例很不協調,於是推測“人面”為後期改造的,原來可能是獅子頭。如果是這樣,巨大的獅子像早就聳立在這裡了,後來建金字塔時,獅面被改成了人面。

  那麼,如果是這樣,這巨大的獅子又有何身世來歷?

獅身人面像的身世仍存疑 圖/國際線上

  時代之謎:建於史前文明?

  如前所述,一般的認識,獅身人面像的建造者是第四代法老哈夫拉,大約建於4500年前。這很容易理解,看重身後世界的埃及法老們,有能力建造規模宏大的金字塔,就有能力建造這樣的石像。至於耗費多少人力財力和時間,他們不在乎。

  但一些科學家認為,建造時間可能更早一些,如7000年,甚至9000年前。那時候猛犸象還沒滅絕,人類還處在新石器時代。

  還有學者認為,獅身人面像的年代應該更早,早過1萬年前,甚至80萬年。這意味著,它進入了人類文明以前!

清晨薄霧中的金字塔群 圖/視覺中國

  認為時代更早,也是有依據的。有美國學者研究發現,獅身人面像明明處在吉薩高地的斷崖上,地勢較高,但全身除了頭部以外,有明顯的水浸現象。這表明獅身人面像建造時或建成後曾遭遇過洪水。

  然而氣象學家對撒哈拉地區氣象歷史的研究表明,這裡曾多次受到海水和尼羅河特大洪水的困擾,但時間都比較久遠,最後一次大洪水也在西元前1萬年左右。在哈夫拉建造金字塔及以後的年代,埃及的氣候已十分乾燥,不可能有水浸的現象發生。這意味著,獅身人面像的建造年代早于金字塔。

  另有學者研究獅身人面像身上的侵蝕痕跡後也判定,這些溝壑並非傳統考古學者認為的由風沙侵蝕造成的,而是由流水沖刷形成的。

石像上有受侵蝕形成的溝槽 圖/視覺中國

  確實,獅身人面像建在沙漠裏,大多數時間都被沙石掩埋,只露出頭部。1798年拿破侖征服埃及抵達這裡時,石像頸部以下都埋在沙裏。直到1817年後才得到逐步清理,到1926年才被完全挖出。

  這樣算來,獅身人面像完全暴露在風沙中的時間並不長。

  來自烏克蘭國家科學院的兩位學者也不認同“風蝕説”,他們在國際考古學術會議上提出了更有挑戰性的理論:獅身人面像可能有80萬年曆史了!

  他們認為,獅身人面像的侵蝕形態和沿海地區被海水沖蝕的痕跡很像。而對照地質文獻記錄,從第四紀早期(更新世)到全新紀,這裡曾存在長時間的淡水湖;並且獅身人面像上的沖蝕痕跡同更新世早期的地表水層相對應。

  這意味著,石像早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矗立在吉薩高地上了!

  而那個時代,距今已80萬年!

19世紀時被風沙掩埋的獅身人面像/資料圖

  功用之謎:寄寓靈魂再生?

  基於獅身人面像的身世之謎,又延伸出了功用之謎。按照一般認識,它建在金字塔旁邊,如果再確認其年代和金字塔相同,就能推導出其功用的一般看法,即紀念碑。

  有現代研究者利用光學數據和電腦圖像技術,複製出了獅身人面像的面孔。經過比對,這和古埃及人的臉型很像,於是認為這就是哈夫拉法老的面孔。

  但是正如其他古代建築如金字塔、巨石陣等,都有天文學考量一樣,有學者研究認為,獅身人面像也有天文學意義。

“説聞解事”欄目專文介紹過巨石陣之謎 圖/羊城派

  學者研究發現,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及其前面的斯芬克斯神廟,佈局都有天文學內涵。

  獅身人面像位於胡夫金字塔南面400米處,同時也位於哈夫拉金字塔東面400米處。而斯芬克斯神廟遺址就位於獅身人面像的正前方,是一個由24根巨型石柱圍起來的空間結構。

  這24根石柱對稱分佈于一條東西軸線上,軸線上還有一對小神龕。瑞士考古學家對斯芬克斯神廟進行研究後發現,這條東西軸線正指向春分、秋分時日出、日落的方向。

  春分和秋分那一天早晨,陽光會沿著這條軸線穿過斯芬克斯神廟,經過獅身人面像的右肩,抵達哈夫拉金字塔的北側面。

遠處就是哈夫拉金字塔 圖/全景網

  如果這個時候的傍晚,你站在神廟的正東方,順著這條軸線,你能看到太陽在兩座金字塔之間、在哈夫拉金字塔西側沒入地平線。

  在古埃及神話中有個雙獅神“魯蒂”,其形像是兩隻獅子托著太陽運作,從今天到明天,從過去到未來。這就是生命的輪迴和重生。

  或許石像的建造者就是借用這個神話,讓獅身人面像守住太陽運作的通道,保證法老的靈魂安全地通向來世!

  也或許,設計和建造者正是根據太陽的活動規律安排了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和神廟建築的位置,目的是利用太陽及神靈的法力來復活法老的靈魂!

埃及神話中的雙獅神魯蒂/影視資料截圖

  殘損之痛:已經無可挽救?

  今天人們看到的獅身人面像,身體和面部都殘損得很厲害。尤其是面部,初建時曾有的彩色早已脫落,額前的聖蛇浮雕、頜下的長鬚也已掉落。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石像的鼻子也爛掉了。

  關於獅身人面像鼻子的損毀之謎,流傳著多種説法。一種説法是,法老徵調大批勞工修建金字塔,引發民眾反抗,他們拿獅身人面像出氣,破壞了石像。也有人認為,埃及在歷史上曾被不同的政權統治,石像的鼻子是被反對派或異教徒破壞的。

獅身人面像的鼻子已經碎裂脫落 圖/視覺中國

  還有一種在民間廣為流傳的説法,稱是被拿破侖破壞的。説拿破侖征服埃及,國民俯首,唯有獅身人面像昂然凝視東方,像是在示威。拿破侖一氣之下命令火炮轟掉了石像的鼻子。

  這種説法被歷史學家證偽:拿破侖並非一介武夫,而是個對科學、歷史和文化非常尊重的人,他有一句著名的話“讓學者走在隊伍中間”。1798年他率兵出征埃及時,就帶著一支近200人的學者隊伍,考察研究埃及的歷史和文化。

  畢竟,任何物質在時光中都有生命限度,數千年過去,獅身人面像身上已經刻滿了時光的痕跡。尤其是,雕刻石像的材料是較為鬆軟的沉積岩,遠沒有建金字塔的石材堅硬。因此很有可能,石像的鼻子是自然剝落的。

拿破侖與獅身人面像 圖/全景網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走到今天的獅身人面像,經歷過各種破壞,也經歷過各種保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防炮聲震塌石像,當時有人在它的頜下築起了一道高墻。

  然而畢竟石像已經蒼老,痼疾纏身、千瘡百孔。頸部、胸部殘損尤其厲害,表皮不斷剝落。1981年10月石像左後腿塌方,形成一個2米寬3米長的大窟窿。1988年2月石像左肩上掉下兩塊巨石,其中一塊就重達2000公斤!

石像上侵蝕出一道道深溝 圖/視覺中國

  這引起了埃及政府和各國文物專家的重視,人們都擔心那個巨大的頭顱有一天會突然斷落。專家們想過多種辦法來根治頑疾,曾嘗試用類似的石灰石貼在石像表面,但效果不佳。

  二戰以後,還有人嘗試在獅身人面像頸部注入氫氧化鋇溶液,希望同碳酸鈣起化學反應,産生更堅固的物質。然而“治療”過的地方仍會脫落。於是很多人反對再對這件稀世珍寶做類似無把握的試驗。

  然而,更好的保護方案一直處在探索和研究中。

莎草紙紀念品上的彩繪圖案 圖/視覺中國

  作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埃及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攜帶著人類文明的創始密碼,並見證了它的興衰榮辱,藏著豐富的歷史文化資訊,一直等待現代人和未來者去解讀、去參悟!

埃及文化中還有許多密碼未解 圖/視覺中國

多親近文化遺産,多感受文明脈搏 圖/全景網

  (更多新聞資訊,請關注羊城派 pai.ycwb.com)

來源丨羊城派

  欄目主持丨夏楊

  責編丨魏禮園

編輯:
數字報

埃及“獅身人面像”背後,還有多少文明密碼未解?

羊城派  作者:  2018-08-10

  説天説地説新聞,解花解語解趣事

  羊城派原創文本/夏楊

  近日,媒體報道了一則新聞:埃及又發現一座“獅身人面像”。這座雕像出土于埃及盧克索省,和開羅吉薩區胡夫金字塔旁的獅身人面像外形相似。

  報道稱,專家們並不急於將它從地下挖出來,因為害怕劇烈的氣候變化會對它造成破壞。

獅身人面像和金字塔都是埃及的象徵 圖/全景網

  今天我們就説説獅身人面像。它的名氣太大了,和埃及金字塔一起,被列名世界七大奇跡。説到四大文明古國的埃及,人們腦海中首先跳出來的就是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

  然而這個古老的雕像,始終蒙著神秘的色彩。這種神秘感,也基本上是埃及留給世人的印象。

  我們今天關注的是,獅身人面像還有哪些未解之謎?裏面是否隱藏著人類文明的創始密碼?

埃及有很多獨特的文化符號 圖/全景網

  身世之謎:主人並非法老?

  獅身人面像位於埃及首都開羅西南的吉薩高地上。高20米,和白宮差不多;長72米,和一個足球場一樣大;頭像一棟房子,耳朵就有兩米長。整座雕像基本上由一塊石頭雕成,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像建築。

  如此大的雕像,處在吉薩高地的古建築群中卻並不顯赫。因為它的北面400米遠處,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高達146米。西面400米遠處,則是第二大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僅比胡夫金字塔低3米。

吉薩高地就在開羅西南郊外 圖/視覺中國

  一般認為,獅身人面像由古埃及第四代法老哈夫拉所建。相傳哈夫拉前來巡視他的陵墓建設情況時,看到金字塔旁這塊突起的石頭,就要求按自己的樣子雕刻石像。

  説獅身人面像的頭像是法老,證據是充分的。頭像的人戴著頭巾,這是典型的法老的頭巾,且頭上裝飾有聖蛇,頜下有長鬚(均已脫落),這都是法老標誌性的形象。

法老形象中有很多標誌性飾物 圖/視覺中國

  至於為什麼是“獅身”和“人面”的結合體,這也很容易説得通。在古埃及,獅子是力量和權力的象徵,法老墓中就陪葬有獅骨。而人是智慧的象徵。二者結合起來,正是王者形象。

  並且在埃及神話中,人與獸結合的形象並不少見,不過更多是人身獸面的,比如冥界之神阿努比斯是豺面人身;守護神巴斯特德是貓面人身;還有戰爭之神薩赫麥特,是獅面人身。

  只不過獅身人面像的人獸結合方法是顛倒過來的。

埃及神話中有很多獸面人身的形象 圖/視覺中國

  獅身人面像還有個名字叫“斯芬克斯”,這個名字來自希臘語,和一個神話故事有關。

  在希臘神話中,有個巨人和妖蛇生下來的怪物,長著人頭獅身,還有翅膀,就叫斯芬克斯。它生性殘酷,但從智慧女神繆斯那裏學到很多謎語,便常常守在路口給人猜謎,猜錯的就被它吃掉了。

  國王懸賞拿它,一個青年應召而來。斯芬克斯想了個最難的謎語: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聰明的青年很快給出答案:是人。斯芬克斯又出一題:什麼東西先長,然後變短,最後又變長。“是影子。”斯芬克斯羞愧地自殺了。

  埃及的獅身人面像和古希臘神話中的斯芬克斯很像,於是石像就用了這個名字。

愛猜謎語的怪獸斯芬克斯 圖/視覺中國

  顯然,如果金字塔的主人就是獅身人面像的主人,這座石像就不是神話中的角色,它應該是為法老守墓的。

  然而,對獅身人面像身世的爭議一直不斷。對於“守墓”的説法,一個最大的質疑就是:哪有人用自己的雕像為自己守墓的?

  還有學者指出,獅身人面像很可能早于金字塔就聳立在吉薩高地上了。如果是這樣,它更不可能是為金字塔中的法老守墓的了。

  還有學者指出,獅身人面像的頭和身體比例很不協調,於是推測“人面”為後期改造的,原來可能是獅子頭。如果是這樣,巨大的獅子像早就聳立在這裡了,後來建金字塔時,獅面被改成了人面。

  那麼,如果是這樣,這巨大的獅子又有何身世來歷?

獅身人面像的身世仍存疑 圖/國際線上

  時代之謎:建於史前文明?

  如前所述,一般的認識,獅身人面像的建造者是第四代法老哈夫拉,大約建於4500年前。這很容易理解,看重身後世界的埃及法老們,有能力建造規模宏大的金字塔,就有能力建造這樣的石像。至於耗費多少人力財力和時間,他們不在乎。

  但一些科學家認為,建造時間可能更早一些,如7000年,甚至9000年前。那時候猛犸象還沒滅絕,人類還處在新石器時代。

  還有學者認為,獅身人面像的年代應該更早,早過1萬年前,甚至80萬年。這意味著,它進入了人類文明以前!

清晨薄霧中的金字塔群 圖/視覺中國

  認為時代更早,也是有依據的。有美國學者研究發現,獅身人面像明明處在吉薩高地的斷崖上,地勢較高,但全身除了頭部以外,有明顯的水浸現象。這表明獅身人面像建造時或建成後曾遭遇過洪水。

  然而氣象學家對撒哈拉地區氣象歷史的研究表明,這裡曾多次受到海水和尼羅河特大洪水的困擾,但時間都比較久遠,最後一次大洪水也在西元前1萬年左右。在哈夫拉建造金字塔及以後的年代,埃及的氣候已十分乾燥,不可能有水浸的現象發生。這意味著,獅身人面像的建造年代早于金字塔。

  另有學者研究獅身人面像身上的侵蝕痕跡後也判定,這些溝壑並非傳統考古學者認為的由風沙侵蝕造成的,而是由流水沖刷形成的。

石像上有受侵蝕形成的溝槽 圖/視覺中國

  確實,獅身人面像建在沙漠裏,大多數時間都被沙石掩埋,只露出頭部。1798年拿破侖征服埃及抵達這裡時,石像頸部以下都埋在沙裏。直到1817年後才得到逐步清理,到1926年才被完全挖出。

  這樣算來,獅身人面像完全暴露在風沙中的時間並不長。

  來自烏克蘭國家科學院的兩位學者也不認同“風蝕説”,他們在國際考古學術會議上提出了更有挑戰性的理論:獅身人面像可能有80萬年曆史了!

  他們認為,獅身人面像的侵蝕形態和沿海地區被海水沖蝕的痕跡很像。而對照地質文獻記錄,從第四紀早期(更新世)到全新紀,這裡曾存在長時間的淡水湖;並且獅身人面像上的沖蝕痕跡同更新世早期的地表水層相對應。

  這意味著,石像早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矗立在吉薩高地上了!

  而那個時代,距今已80萬年!

19世紀時被風沙掩埋的獅身人面像/資料圖

  功用之謎:寄寓靈魂再生?

  基於獅身人面像的身世之謎,又延伸出了功用之謎。按照一般認識,它建在金字塔旁邊,如果再確認其年代和金字塔相同,就能推導出其功用的一般看法,即紀念碑。

  有現代研究者利用光學數據和電腦圖像技術,複製出了獅身人面像的面孔。經過比對,這和古埃及人的臉型很像,於是認為這就是哈夫拉法老的面孔。

  但是正如其他古代建築如金字塔、巨石陣等,都有天文學考量一樣,有學者研究認為,獅身人面像也有天文學意義。

“説聞解事”欄目專文介紹過巨石陣之謎 圖/羊城派

  學者研究發現,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及其前面的斯芬克斯神廟,佈局都有天文學內涵。

  獅身人面像位於胡夫金字塔南面400米處,同時也位於哈夫拉金字塔東面400米處。而斯芬克斯神廟遺址就位於獅身人面像的正前方,是一個由24根巨型石柱圍起來的空間結構。

  這24根石柱對稱分佈于一條東西軸線上,軸線上還有一對小神龕。瑞士考古學家對斯芬克斯神廟進行研究後發現,這條東西軸線正指向春分、秋分時日出、日落的方向。

  春分和秋分那一天早晨,陽光會沿著這條軸線穿過斯芬克斯神廟,經過獅身人面像的右肩,抵達哈夫拉金字塔的北側面。

遠處就是哈夫拉金字塔 圖/全景網

  如果這個時候的傍晚,你站在神廟的正東方,順著這條軸線,你能看到太陽在兩座金字塔之間、在哈夫拉金字塔西側沒入地平線。

  在古埃及神話中有個雙獅神“魯蒂”,其形像是兩隻獅子托著太陽運作,從今天到明天,從過去到未來。這就是生命的輪迴和重生。

  或許石像的建造者就是借用這個神話,讓獅身人面像守住太陽運作的通道,保證法老的靈魂安全地通向來世!

  也或許,設計和建造者正是根據太陽的活動規律安排了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和神廟建築的位置,目的是利用太陽及神靈的法力來復活法老的靈魂!

埃及神話中的雙獅神魯蒂/影視資料截圖

  殘損之痛:已經無可挽救?

  今天人們看到的獅身人面像,身體和面部都殘損得很厲害。尤其是面部,初建時曾有的彩色早已脫落,額前的聖蛇浮雕、頜下的長鬚也已掉落。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石像的鼻子也爛掉了。

  關於獅身人面像鼻子的損毀之謎,流傳著多種説法。一種説法是,法老徵調大批勞工修建金字塔,引發民眾反抗,他們拿獅身人面像出氣,破壞了石像。也有人認為,埃及在歷史上曾被不同的政權統治,石像的鼻子是被反對派或異教徒破壞的。

獅身人面像的鼻子已經碎裂脫落 圖/視覺中國

  還有一種在民間廣為流傳的説法,稱是被拿破侖破壞的。説拿破侖征服埃及,國民俯首,唯有獅身人面像昂然凝視東方,像是在示威。拿破侖一氣之下命令火炮轟掉了石像的鼻子。

  這種説法被歷史學家證偽:拿破侖並非一介武夫,而是個對科學、歷史和文化非常尊重的人,他有一句著名的話“讓學者走在隊伍中間”。1798年他率兵出征埃及時,就帶著一支近200人的學者隊伍,考察研究埃及的歷史和文化。

  畢竟,任何物質在時光中都有生命限度,數千年過去,獅身人面像身上已經刻滿了時光的痕跡。尤其是,雕刻石像的材料是較為鬆軟的沉積岩,遠沒有建金字塔的石材堅硬。因此很有可能,石像的鼻子是自然剝落的。

拿破侖與獅身人面像 圖/全景網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走到今天的獅身人面像,經歷過各種破壞,也經歷過各種保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防炮聲震塌石像,當時有人在它的頜下築起了一道高墻。

  然而畢竟石像已經蒼老,痼疾纏身、千瘡百孔。頸部、胸部殘損尤其厲害,表皮不斷剝落。1981年10月石像左後腿塌方,形成一個2米寬3米長的大窟窿。1988年2月石像左肩上掉下兩塊巨石,其中一塊就重達2000公斤!

石像上侵蝕出一道道深溝 圖/視覺中國

  這引起了埃及政府和各國文物專家的重視,人們都擔心那個巨大的頭顱有一天會突然斷落。專家們想過多種辦法來根治頑疾,曾嘗試用類似的石灰石貼在石像表面,但效果不佳。

  二戰以後,還有人嘗試在獅身人面像頸部注入氫氧化鋇溶液,希望同碳酸鈣起化學反應,産生更堅固的物質。然而“治療”過的地方仍會脫落。於是很多人反對再對這件稀世珍寶做類似無把握的試驗。

  然而,更好的保護方案一直處在探索和研究中。

莎草紙紀念品上的彩繪圖案 圖/視覺中國

  作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埃及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攜帶著人類文明的創始密碼,並見證了它的興衰榮辱,藏著豐富的歷史文化資訊,一直等待現代人和未來者去解讀、去參悟!

埃及文化中還有許多密碼未解 圖/視覺中國

多親近文化遺産,多感受文明脈搏 圖/全景網

  (更多新聞資訊,請關注羊城派 pai.ycwb.com)

來源丨羊城派

  欄目主持丨夏楊

  責編丨魏禮園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