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女團友”屢借“救命錢” 導遊5萬元積蓄被“借”光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彭程 發表時間:2018-08-10 09:19

  因對方電話再難撥通疑是騙子,已向警方報案

  新快報訊 記者彭程報道 昨日,廣州一名導遊小明(化名)向新快報求助稱,有一名自稱是跟過他旅行團的團友突然加了他微信,聲稱自己的兒子患了急病需要急救,一步步地向他借了5萬多元,並多次承諾“一定會還”。然而,直到對方的承諾一再落空、手機失聯,小明仍然未能等來這位“昔日團友”的還款。目前,小明已經報警處理。

  三年前的“團友” 加了微信好友就借錢

  今年26歲的小明是一名導遊,從業已有4年時間。他告訴新快報記者,自己于7月27日突然收到一個短信,對方表示自己在2015年時曾跟小明所帶的旅行團出遊。記者從小明提供的大量短信、微信記錄中看到,該女子自稱姓周,在添加了小明的微信後便提出“有一件很急的事”想讓小明幫忙,但卻欲言又止。直到小明主動詢問,對方才表示,自己的兒子患了急病急需要醫藥費,而自己的支付寶已經被凍結了,想向小明借339元。

  小明説,自己帶旅行團多年,無法記得清楚這名女子是不是自己的團友,後來女子還發來自己的相片和一個小孩躺著病床上的照片,考慮到300多塊也不是大錢,於是就當做好事,通過微信轉了339元過去。

  過了一會,該女子又聲淚俱下地請求小明再轉500元過去,並承諾會馬上讓朋友轉1000元到小明的銀行卡。記者從聊天記錄中看到,在還了1000元給小明後,女子又多次發來“救命”“求求你”等資訊,以兒子急病要加藥為理由,繼續向小明借錢,但到了還款的時候,卻總有各種原因導致無法到賬。

  對方接記者電話後稱“打錯了”

  面對昔日“團友”苦苦哀求,小明決定“好人做到底”,新快報記者從他提供的轉賬記錄中看到,7月28日小明前後分3次共支付了18500元,7月29日又再支付3800元,後又再轉了2萬餘元。對方也在微信中承認自己一共欠下小明51532元。

  “這些錢是我全部的積蓄了。”小明對記者表示,自己中途也曾直接質疑對方是騙子,但又害怕真的有小孩等著救命,加上對方“態度極為誠懇”,於是一再心軟。他最後一次聯繫這位周小姐是在8月6日,此後她的電話已經無法撥通,原本約好的會面也被放了鴿子,微信也沒有再回復。

  昨日下午,新快報記者撥通了這名“周小姐”的電話,但對方卻稱記者“打錯了”,隨後便匆匆挂斷。據悉,目前小明已到廣州市天河區員村派出所報警求助。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離奇“女團友”屢借“救命錢” 導遊5萬元積蓄被“借”光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彭程  2018-08-10

  因對方電話再難撥通疑是騙子,已向警方報案

  新快報訊 記者彭程報道 昨日,廣州一名導遊小明(化名)向新快報求助稱,有一名自稱是跟過他旅行團的團友突然加了他微信,聲稱自己的兒子患了急病需要急救,一步步地向他借了5萬多元,並多次承諾“一定會還”。然而,直到對方的承諾一再落空、手機失聯,小明仍然未能等來這位“昔日團友”的還款。目前,小明已經報警處理。

  三年前的“團友” 加了微信好友就借錢

  今年26歲的小明是一名導遊,從業已有4年時間。他告訴新快報記者,自己于7月27日突然收到一個短信,對方表示自己在2015年時曾跟小明所帶的旅行團出遊。記者從小明提供的大量短信、微信記錄中看到,該女子自稱姓周,在添加了小明的微信後便提出“有一件很急的事”想讓小明幫忙,但卻欲言又止。直到小明主動詢問,對方才表示,自己的兒子患了急病急需要醫藥費,而自己的支付寶已經被凍結了,想向小明借339元。

  小明説,自己帶旅行團多年,無法記得清楚這名女子是不是自己的團友,後來女子還發來自己的相片和一個小孩躺著病床上的照片,考慮到300多塊也不是大錢,於是就當做好事,通過微信轉了339元過去。

  過了一會,該女子又聲淚俱下地請求小明再轉500元過去,並承諾會馬上讓朋友轉1000元到小明的銀行卡。記者從聊天記錄中看到,在還了1000元給小明後,女子又多次發來“救命”“求求你”等資訊,以兒子急病要加藥為理由,繼續向小明借錢,但到了還款的時候,卻總有各種原因導致無法到賬。

  對方接記者電話後稱“打錯了”

  面對昔日“團友”苦苦哀求,小明決定“好人做到底”,新快報記者從他提供的轉賬記錄中看到,7月28日小明前後分3次共支付了18500元,7月29日又再支付3800元,後又再轉了2萬餘元。對方也在微信中承認自己一共欠下小明51532元。

  “這些錢是我全部的積蓄了。”小明對記者表示,自己中途也曾直接質疑對方是騙子,但又害怕真的有小孩等著救命,加上對方“態度極為誠懇”,於是一再心軟。他最後一次聯繫這位周小姐是在8月6日,此後她的電話已經無法撥通,原本約好的會面也被放了鴿子,微信也沒有再回復。

  昨日下午,新快報記者撥通了這名“周小姐”的電話,但對方卻稱記者“打錯了”,隨後便匆匆挂斷。據悉,目前小明已到廣州市天河區員村派出所報警求助。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