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借小叔子40萬元還簽了借據 法院判不用還了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 劉婭 發表時間:2018-08-10 06:42

嫂子借小叔子40萬元,約定10天后還款,到期沒還錢,小叔子把嫂子告上了法庭,要求償還40萬元借款。可是,法官在調查中發現,在借款前後,嫂子就向小叔子分別轉賬4萬元、18萬元和5萬元,但是嫂子竟然對此只字未提?!這僅僅是巧合還是另有隱情?廣州市白雲區法院昨日揭開了答案。

借款40萬元引發糾紛

去年7月6日,42歲的阿輝(化名)將40萬元轉入嫂子阿婷(化名)的賬戶,阿婷出具借據,載明:阿婷因個人臨時資金週轉需要,向阿輝借款人民幣40萬元,借款期限為10天,阿婷確認已于2017年7月6日收到借款。

同年7月23日,阿輝和阿婷在人民調解委員會就阿婷償還借款一事達成調解協議。

同年8月4日,阿輝以阿婷到期不歸還借款,且多次催促未果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被告阿婷向其支付40萬元及利息。

乍一看,案件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雙方對事實沒有爭議。案子很簡單。

借款案中疑點重重

可是,經驗豐富的王法官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雖然根據原報告雙方提供的證據,即借據、銀行回單、人民調解協議、銀行轉賬記錄等顯示,案件事實與雙方所述屬實,但是:

根據原告提供的銀行回單,除了原告在2017年7月6日向被告轉賬40萬元外,被告在2017年6月15日、7月5日、7月9日也通過銀行分別向原告轉賬4萬元、18萬元、5萬元,但被告並沒有提出已還借款的抗辯,上述雙方分別向對方轉賬的行為明顯不符合常理。

另外,雙方約定的借款期限僅為10天,借款期限自2017年7月15日屆滿後,原被告就于2017年7月23日在廣州市經濟法學會商事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調解下達成調解協議,中間僅間隔8天,隨即原告又于2017年8月4提起訴訟,雙方對事實、證據不存在異議,並已由調解委員會調解,卻在短時間內極力要求法院快審快結,此舉亦與常理相悖。

憑藉長期積累下來豐富的辦案經驗,王法官意識到本案並非如表面證據所示的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是一起虛假訴訟案。

經庭審的細緻調查,原告表示從2017年起與被告經營的傢具店有數筆交易往來,但雙方之間的貨款均以現金方式結清,此外雙方並無其他經濟往來。原告未就涉案40萬元款項的來源和自身的經濟狀況進行説明,對2017年7月5日、7月9日被告分別向原告轉賬的事實,雙方均無法做出合理解釋。

法院判決不支援償還

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合同法規定,出借人與貸款人之間是否存在借貸關係,不僅要審查款項交付的事實,還要審查雙方是否存在借貸的意思表示。本案中,雖然原、被告雙方對借款的事實均無異議,但原告對涉案40萬元款項的來源及自身的經濟狀況未作出詳細合理的説明,且在原告向被告轉賬40萬元的前一日及之後幾日,被告亦分別向原告轉賬18萬元、5萬元,上述行為明顯不符合常理,雙方亦未對上述二筆款項的匯款原因、目的作出合理解釋,且根據被告的陳述,雙方並無其他經濟來往,被告該陳述與被告轉賬兩筆匯款給原告的行為明顯相矛盾,原被告雙方是否存在真實的借貸合意存疑。鋻於雙方存在親戚關係,雙方的交易習慣明顯不符合常理,原告所提交的證據亦不足以證實雙方存在真實的借貸關係,原告以借貸為由要求被告償還40萬元借款及利息的訴訟請求應不予支援。

法院依法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原告不服一審判決上訴,但上訴期間又撤回上訴,現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法官説法

虛假訴訟的典型“症狀”

法官表示,民事訴訟本應當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和解決爭端的重要方式。但是近年來,有部分人為牟取不正當利益,虛造事實,意圖通過人民法院“合法”的裁判獲取非法利益而提起的虛假訴訟卻呈現逐步多發態勢。

虛假訴訟通常是指當事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礙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行為。特別在民間借貸、財産分割等領域中,虛假訴訟更是層出不窮。此類案普遍存在以下的特徵:

當事人雙方關係特殊。參加訴訟雙方當事人往往相互熟悉並具有如朋友、親屬、夫妻等特定關係;

事實與常理相悖。雖然雙方對訴請、事實、證據都不存太大爭議,但雙方陳述的事實與理由往往與交易常理相悖,對細節陳述不清或前後矛盾;

難以形成完整證據鏈。虛假訴訟行為十分隱蔽,雙方對虛構的事實往往能提供符合法律規定的形式證據,以逃避法院合法性審查,但證據鏈往往有缺失;

利用法院裁判權解決無爭議糾紛。沒有爭議的雙方當事人訴訟指向同一,缺乏實質性對抗,完全可自行解決糾紛,卻極力要求法院對糾紛作出判決或調解。

法官表示,虛假訴訟不僅嚴重侵害案外人合法權益,破壞社會誠信,也擾亂了正常的訴訟秩序,損害司法權威和司法公信力。對此,法院在審理案件時,應貫徹落實《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防範和制裁虛假訴訟的指導意見》,提高警惕,充分運用法律智慧和日常生活經驗仔細審查案件,一旦發現正在審理的案件出現虛假訴訟的特徵時,要著重審查雙方當事人是否存在惡意串通、虛構事實等情況,必要時,可以依職權主動蒐集相關證據。對於當事人虛假訴訟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應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記者 董柳 通訊員 劉婭

編輯:alan
數字報

嫂子借小叔子40萬元還簽了借據 法院判不用還了

金羊網  作者:董柳 、 劉婭  2018-08-10

嫂子借小叔子40萬元,約定10天后還款,到期沒還錢,小叔子把嫂子告上了法庭,要求償還40萬元借款。可是,法官在調查中發現,在借款前後,嫂子就向小叔子分別轉賬4萬元、18萬元和5萬元,但是嫂子竟然對此只字未提?!這僅僅是巧合還是另有隱情?廣州市白雲區法院昨日揭開了答案。

借款40萬元引發糾紛

去年7月6日,42歲的阿輝(化名)將40萬元轉入嫂子阿婷(化名)的賬戶,阿婷出具借據,載明:阿婷因個人臨時資金週轉需要,向阿輝借款人民幣40萬元,借款期限為10天,阿婷確認已于2017年7月6日收到借款。

同年7月23日,阿輝和阿婷在人民調解委員會就阿婷償還借款一事達成調解協議。

同年8月4日,阿輝以阿婷到期不歸還借款,且多次催促未果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被告阿婷向其支付40萬元及利息。

乍一看,案件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雙方對事實沒有爭議。案子很簡單。

借款案中疑點重重

可是,經驗豐富的王法官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雖然根據原報告雙方提供的證據,即借據、銀行回單、人民調解協議、銀行轉賬記錄等顯示,案件事實與雙方所述屬實,但是:

根據原告提供的銀行回單,除了原告在2017年7月6日向被告轉賬40萬元外,被告在2017年6月15日、7月5日、7月9日也通過銀行分別向原告轉賬4萬元、18萬元、5萬元,但被告並沒有提出已還借款的抗辯,上述雙方分別向對方轉賬的行為明顯不符合常理。

另外,雙方約定的借款期限僅為10天,借款期限自2017年7月15日屆滿後,原被告就于2017年7月23日在廣州市經濟法學會商事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調解下達成調解協議,中間僅間隔8天,隨即原告又于2017年8月4提起訴訟,雙方對事實、證據不存在異議,並已由調解委員會調解,卻在短時間內極力要求法院快審快結,此舉亦與常理相悖。

憑藉長期積累下來豐富的辦案經驗,王法官意識到本案並非如表面證據所示的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是一起虛假訴訟案。

經庭審的細緻調查,原告表示從2017年起與被告經營的傢具店有數筆交易往來,但雙方之間的貨款均以現金方式結清,此外雙方並無其他經濟往來。原告未就涉案40萬元款項的來源和自身的經濟狀況進行説明,對2017年7月5日、7月9日被告分別向原告轉賬的事實,雙方均無法做出合理解釋。

法院判決不支援償還

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合同法規定,出借人與貸款人之間是否存在借貸關係,不僅要審查款項交付的事實,還要審查雙方是否存在借貸的意思表示。本案中,雖然原、被告雙方對借款的事實均無異議,但原告對涉案40萬元款項的來源及自身的經濟狀況未作出詳細合理的説明,且在原告向被告轉賬40萬元的前一日及之後幾日,被告亦分別向原告轉賬18萬元、5萬元,上述行為明顯不符合常理,雙方亦未對上述二筆款項的匯款原因、目的作出合理解釋,且根據被告的陳述,雙方並無其他經濟來往,被告該陳述與被告轉賬兩筆匯款給原告的行為明顯相矛盾,原被告雙方是否存在真實的借貸合意存疑。鋻於雙方存在親戚關係,雙方的交易習慣明顯不符合常理,原告所提交的證據亦不足以證實雙方存在真實的借貸關係,原告以借貸為由要求被告償還40萬元借款及利息的訴訟請求應不予支援。

法院依法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原告不服一審判決上訴,但上訴期間又撤回上訴,現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法官説法

虛假訴訟的典型“症狀”

法官表示,民事訴訟本應當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和解決爭端的重要方式。但是近年來,有部分人為牟取不正當利益,虛造事實,意圖通過人民法院“合法”的裁判獲取非法利益而提起的虛假訴訟卻呈現逐步多發態勢。

虛假訴訟通常是指當事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礙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行為。特別在民間借貸、財産分割等領域中,虛假訴訟更是層出不窮。此類案普遍存在以下的特徵:

當事人雙方關係特殊。參加訴訟雙方當事人往往相互熟悉並具有如朋友、親屬、夫妻等特定關係;

事實與常理相悖。雖然雙方對訴請、事實、證據都不存太大爭議,但雙方陳述的事實與理由往往與交易常理相悖,對細節陳述不清或前後矛盾;

難以形成完整證據鏈。虛假訴訟行為十分隱蔽,雙方對虛構的事實往往能提供符合法律規定的形式證據,以逃避法院合法性審查,但證據鏈往往有缺失;

利用法院裁判權解決無爭議糾紛。沒有爭議的雙方當事人訴訟指向同一,缺乏實質性對抗,完全可自行解決糾紛,卻極力要求法院對糾紛作出判決或調解。

法官表示,虛假訴訟不僅嚴重侵害案外人合法權益,破壞社會誠信,也擾亂了正常的訴訟秩序,損害司法權威和司法公信力。對此,法院在審理案件時,應貫徹落實《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防範和制裁虛假訴訟的指導意見》,提高警惕,充分運用法律智慧和日常生活經驗仔細審查案件,一旦發現正在審理的案件出現虛假訴訟的特徵時,要著重審查雙方當事人是否存在惡意串通、虛構事實等情況,必要時,可以依職權主動蒐集相關證據。對於當事人虛假訴訟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應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記者 董柳 通訊員 劉婭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