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巡河在河岸 廣州花都區一河長卻在村委"巡河"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0 06:41

河岸上堆滿建築廢棄物

河涌的水都變黑了

通過廣州河長APP發現,花都一河長巡河長度為0的記錄共有90次,上報問題為0

文/圖 記者張豪 何偉傑 通訊員 史河監

昨日,記者從廣州市河長辦獲悉,通過廣州河長APP發現,花都區村居級河長潘國強今年巡河有效率僅為24.2%,其中,巡河長度為0的佔巡河總數的41.66%,上報問題為0,而工作人員到現場巡查就立刻發現了10個問題。對於這種消極巡河行為,廣州市河長辦表示,接下來將督促花都區對潘國強啟動問責程式,還要抓第三個、第四個“典型”河長,希望全市各級河長以潘國強為警示教材,切實履職盡責做好巡河工作。

216次巡河僅53天巡河達標

潘國強是花都區花東鎮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村居級河長。高溪河屬於流溪河的二級支流,高溪河在流入流溪河一級支流老山水後最終匯入流溪河。

根據《廣州市河長巡河指導意見》,村居級河長應該對其轄內河涌做到每日一次以上巡河,並且在巡河過程中積極發現污染源問題,做到控源截污,改善水質。

去年廣州河長辦推出廣州河長APP,要求各區級以下每個河長都必須使用,所有工作必須在廣州河長APP中留下痕跡。

然而,根據廣州河長APP中河長巡河軌跡顯示,潘國強在今年1月1日至8月7日期間(共219天),共巡河216次,其中巡河長度0次記錄共有90次,佔巡河總數的41.66%。有效巡河達標天數為53天,有效巡河率僅為24.2%。

廣州市河長辦工作人員表示,根據軌跡顯示,潘國強大多數巡河長度為0的記錄是在山下村村委會內開始巡河,時間超過十分鐘後就結束巡河,並沒有開展實際巡河工作。工作人員判斷,其可能存在打卡式巡河,沒有履行河長巡河職責。

今年6月7日,廣州市河長辦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河長巡河的通知》,提出河長巡河要從數量巡河向品質巡河進行深化轉化,發現問題要及時通過廣州河長APP上報。

然而,從今年1月1日開始,潘國強從未發現上報一個問題。

現場發現10個問題有群眾投訴

8月3日,廣州市河長辦組織巡查人員對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進行巡查發現10個問題。具體如下: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存在生活污水直排河涌、生活垃圾堆放等問題。巡查發現疑似污染源問題10個,包括排水設施(生活污水排放)問題5個、生活垃圾問題4個;建築廢棄物堆放1個。

8月9日上午,記者來到花都區花東鎮山下村現場採訪發現,只見河涌邊堆滿了銹跡斑斑的鐵管,走近一看,整條河涌雜草叢生,河涌一側有一米多寬被建築廢棄物、生活垃圾填滿,現場記者還看到焚燒垃圾的痕跡,而河涌的水如墨汁一樣,記者站在岸邊,都能聞到陣陣的臭味。

記者在河涌採訪時,一位附近的菜農王先生主動跑過來向記者投訴,“這種情況已經有兩年多時間了,我們種菜用這水菜都死了,不過沒有辦法,附近也沒有其他水可以用,向村裏反映,他們説不關他們的事。”

在高溪河段上游距離山下村委會300米左右的地方,記者發現一處排污閥門被打開,有大量的污水排入高溪河,水流較急,這些污水通過高溪河流入下游流溪河一級支流老山水後最終匯入流溪河。

河長敷衍履職可能被免除領導職務

廣州市河長辦介紹,目前,廣州市水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入關鍵期,但仍有部分河湖長不適應新形勢要求,政治站位不高、履職不到位、巡查河湖走過場,發現問題、上報問題、解決問題不積極,整改問題不徹底。針對這一情況,廣州市河長辦在6月底開始實施河湖長談話提醒制度。

如果河長的責任河湖水體持續黑臭、或水質呈現明顯下降趨勢;有新增違法建設、散亂污場所,存量違建無逐月遞減;連續3次被群眾投訴或上級(暗訪)發現責任河湖存在垃圾、共用單車等,沿岸存在傾倒建築廢棄物、生活垃圾等不良現象;同一違法排水行為被群眾投訴、上級暗訪、督辦3次以上的;河湖長存在其他不作為、慢作為情形,情節較嚴重,需及時提醒等情況,河長辦將對河長進行談話提醒。

廣州市河長辦表示,談話提醒後依然敷衍履職的,將由問責部門進行問責。情節嚴重的,相關部門可能會根據相關規定依法免除其領導職務。

當事人回應

“不是很清楚怎麼使用廣州河長APP”

為何巡河次數嚴重不達標?為何巡河長度為0這麼多次?河涌黑臭問題嚴重,為何沒有任何上報?

對此,當天12時左右,記者來到山下村委會,正好潘國強回到村委會與記者撞個正著。他告訴記者,自己從2005年開始擔任山下村支部書記兼村長一職,2014年開始擔任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河長。對於為何巡河次數不達標,潘國強辯稱自己每天都會派人去巡河,每次巡河都超過10分鐘,發現問題也向鎮級河長辦彙報。當記者詢問為何不使用廣州河長APP上報,對方表示自己對廣州河長APP的使用還不太清楚。

對於河涌污染問題,潘國強告訴記者,今年8月3日,他在巡河時發現高溪河上游的一處污水處理泵超負荷了,因為下游一處污水管被堵住了,導致污水從記者所看到的那個閥門溢出來流入高溪河。“我也向鎮級河長辦反映了,目前還沒有來處理。”對於河岸的堆放的垃圾,潘國強表示,最近已經請人在清理了。

編輯:alan
數字報

別人巡河在河岸 廣州花都區一河長卻在村委"巡河"

金羊網  作者:  2018-08-10

河岸上堆滿建築廢棄物

河涌的水都變黑了

通過廣州河長APP發現,花都一河長巡河長度為0的記錄共有90次,上報問題為0

文/圖 記者張豪 何偉傑 通訊員 史河監

昨日,記者從廣州市河長辦獲悉,通過廣州河長APP發現,花都區村居級河長潘國強今年巡河有效率僅為24.2%,其中,巡河長度為0的佔巡河總數的41.66%,上報問題為0,而工作人員到現場巡查就立刻發現了10個問題。對於這種消極巡河行為,廣州市河長辦表示,接下來將督促花都區對潘國強啟動問責程式,還要抓第三個、第四個“典型”河長,希望全市各級河長以潘國強為警示教材,切實履職盡責做好巡河工作。

216次巡河僅53天巡河達標

潘國強是花都區花東鎮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村居級河長。高溪河屬於流溪河的二級支流,高溪河在流入流溪河一級支流老山水後最終匯入流溪河。

根據《廣州市河長巡河指導意見》,村居級河長應該對其轄內河涌做到每日一次以上巡河,並且在巡河過程中積極發現污染源問題,做到控源截污,改善水質。

去年廣州河長辦推出廣州河長APP,要求各區級以下每個河長都必須使用,所有工作必須在廣州河長APP中留下痕跡。

然而,根據廣州河長APP中河長巡河軌跡顯示,潘國強在今年1月1日至8月7日期間(共219天),共巡河216次,其中巡河長度0次記錄共有90次,佔巡河總數的41.66%。有效巡河達標天數為53天,有效巡河率僅為24.2%。

廣州市河長辦工作人員表示,根據軌跡顯示,潘國強大多數巡河長度為0的記錄是在山下村村委會內開始巡河,時間超過十分鐘後就結束巡河,並沒有開展實際巡河工作。工作人員判斷,其可能存在打卡式巡河,沒有履行河長巡河職責。

今年6月7日,廣州市河長辦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河長巡河的通知》,提出河長巡河要從數量巡河向品質巡河進行深化轉化,發現問題要及時通過廣州河長APP上報。

然而,從今年1月1日開始,潘國強從未發現上報一個問題。

現場發現10個問題有群眾投訴

8月3日,廣州市河長辦組織巡查人員對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進行巡查發現10個問題。具體如下: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存在生活污水直排河涌、生活垃圾堆放等問題。巡查發現疑似污染源問題10個,包括排水設施(生活污水排放)問題5個、生活垃圾問題4個;建築廢棄物堆放1個。

8月9日上午,記者來到花都區花東鎮山下村現場採訪發現,只見河涌邊堆滿了銹跡斑斑的鐵管,走近一看,整條河涌雜草叢生,河涌一側有一米多寬被建築廢棄物、生活垃圾填滿,現場記者還看到焚燒垃圾的痕跡,而河涌的水如墨汁一樣,記者站在岸邊,都能聞到陣陣的臭味。

記者在河涌採訪時,一位附近的菜農王先生主動跑過來向記者投訴,“這種情況已經有兩年多時間了,我們種菜用這水菜都死了,不過沒有辦法,附近也沒有其他水可以用,向村裏反映,他們説不關他們的事。”

在高溪河段上游距離山下村委會300米左右的地方,記者發現一處排污閥門被打開,有大量的污水排入高溪河,水流較急,這些污水通過高溪河流入下游流溪河一級支流老山水後最終匯入流溪河。

河長敷衍履職可能被免除領導職務

廣州市河長辦介紹,目前,廣州市水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入關鍵期,但仍有部分河湖長不適應新形勢要求,政治站位不高、履職不到位、巡查河湖走過場,發現問題、上報問題、解決問題不積極,整改問題不徹底。針對這一情況,廣州市河長辦在6月底開始實施河湖長談話提醒制度。

如果河長的責任河湖水體持續黑臭、或水質呈現明顯下降趨勢;有新增違法建設、散亂污場所,存量違建無逐月遞減;連續3次被群眾投訴或上級(暗訪)發現責任河湖存在垃圾、共用單車等,沿岸存在傾倒建築廢棄物、生活垃圾等不良現象;同一違法排水行為被群眾投訴、上級暗訪、督辦3次以上的;河湖長存在其他不作為、慢作為情形,情節較嚴重,需及時提醒等情況,河長辦將對河長進行談話提醒。

廣州市河長辦表示,談話提醒後依然敷衍履職的,將由問責部門進行問責。情節嚴重的,相關部門可能會根據相關規定依法免除其領導職務。

當事人回應

“不是很清楚怎麼使用廣州河長APP”

為何巡河次數嚴重不達標?為何巡河長度為0這麼多次?河涌黑臭問題嚴重,為何沒有任何上報?

對此,當天12時左右,記者來到山下村委會,正好潘國強回到村委會與記者撞個正著。他告訴記者,自己從2005年開始擔任山下村支部書記兼村長一職,2014年開始擔任高溪河(大沙河)山下村段河長。對於為何巡河次數不達標,潘國強辯稱自己每天都會派人去巡河,每次巡河都超過10分鐘,發現問題也向鎮級河長辦彙報。當記者詢問為何不使用廣州河長APP上報,對方表示自己對廣州河長APP的使用還不太清楚。

對於河涌污染問題,潘國強告訴記者,今年8月3日,他在巡河時發現高溪河上游的一處污水處理泵超負荷了,因為下游一處污水管被堵住了,導致污水從記者所看到的那個閥門溢出來流入高溪河。“我也向鎮級河長辦反映了,目前還沒有來處理。”對於河岸的堆放的垃圾,潘國強表示,最近已經請人在清理了。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