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二線關”走進歷史 特區擴容內外一體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0 06:35

尋訪標誌地 再啟新征程———廣東改革開放40週年重要標誌地特別報道

總指揮:劉海陵

策劃:林海利 郭啟釗 閆修彥 朱帆

統籌:趙鵬

設計:范英蘭

記者 郭起 宋毅

這條線曾是深圳的地理分界線,也是心理分界線;36年過去,這條分界線功成身退

經濟特區建立初期,國家在特區與非特區之間設立邊防管理線,沿線開設檢查站以及多個供當地農民出入的耕作口,由武警邊防人員駐守,對進入特區的人員和車輛進行檢查。1985年3月,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正式建成投入使用,全長84.6公里,沿線路面用花崗岩石板鋪成,路北側用高達3米的鐵絲網進行隔離,這條管理線被深圳人俗稱為“二線關”,與 “二線關”相對應的是深圳與香港交界的27.5公里長的“一線關”。2010年國務院批准深圳經濟特區範圍擴大到深圳全市,“二線關”分隔特區內外的職能成為歷史。2015年6月,深圳啟動“二線關”16個關口綜合改善工程。2018年1月,國務院批復同意撤銷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二線關”正式退出歷史舞臺。“二線關”是經濟特區建設和改革開放不斷深化的重要歷史見證。

深圳“二線關”上的同樂檢查站,未來這裡將成為“二線關”博物館 記者 王磊 攝

滄桑史

深圳二線關

當年辦個邊防證堪比辦護照

一紙邊防證,過關排長龍。如今,深圳經濟特區的“二線關”已經成為歷史,但關於“二線”的記憶不會抹去。特區風雨滄桑近40年來,每一個來這裡的人都會留下“過關”的特殊記憶。

1982年,東起鹽田區梅沙背仔角,西至寶安區南頭安樂,全長84.6公里的“特區管理線”正式啟用,全線用高達近3米的鐵絲網隔離。這道鐵絲網把深圳分為特區內和特區外,俗稱“關內”和“關外”,“特區管理線”也被深圳人稱為“二線”。

早些年,來深圳時辦邊防通行證、找到工作後辦暫住證、工作穩定收入增加後設法調入深圳戶口辦理帶有T字標誌的特區身份證,是每一個早期來深圳的人抹不去的記憶。很多南下的人就是拿著邊防證從“二線關”進入深圳特區,開始了創業第一步。

當時深圳經濟特區實行了一系列稅收減免政策,“二線關”設立後,深圳的貨物運出關口時要繳納一定的稅費。由於價格差異,深圳周邊地區的“自行車隊”小商販經常出現在關口。遇到海關工作人員檢查,這些小商販就騎著自行車“捉迷藏”。

“當時想辦一個邊防證,難度遠遠高於現在辦護照。”曾參與籌建“二線關”的某海關工作人員回憶説。當時辦理一個進入深圳的邊防證,要經過單位政審、派出所核查、公安局辦證三個程式。如果沒有單位就更難了,需要街道居委會審查,申請手續非常複雜。

但如此繁瑣的邊檢制度逐漸阻礙了深圳經濟特區的發展。2003年,有關部門對特區邊防檢查制度做了調整,“二線關”的檢查日趨放鬆。2005年之後,邊防證逐漸消失,成為歷史。

新征程

A 交通大發展,關內關外界線逐漸消失

今年1月,國務院批復同意廣東省“關於撤銷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的請示”。這意味在中國迎來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特區管理線”在盤臥了36年後功成身退,正式走入歷史。這一消息讓老深圳人感慨著曾經關內關外的巨大差別,也讓新深圳人感到好奇:“關”在哪?新老兩代人不同的感受,反映了“二線關”作用的逐漸退化。

自2010年特區擴容以來,深圳開啟城市建設一體化發展新征程,彌補原特區外地區交通基礎設施欠賬成為一個長期而迫切的主題。8年過去了,原特區外地區交通事業取得翻天覆地變化,交通的便利讓“關內”“關外”界線逐漸消失。

2016年6月28日,歷時四年建設,國內一次建成線路最長、時速最快的城市軌道快線——深圳地鐵11號線開通運營。作為深圳中西部發展軸帶上的快速客運通道,地鐵11號線是推動特區一體化和粵港澳灣區協調發展的骨幹軌道線,將福田中心區與深莞交界的松崗街道的時間距離拉短到55分鐘。翻開深圳地鐵規劃圖及在建線路圖,密如蛛網的軌道交通不僅將原特區內外緊緊連為一體,甚至深莞惠三地同城也指日可待。

深圳經濟特區一體化建設三年實施計劃已至第三輪。最新一輪的《深圳經濟特區一體化建設攻堅計劃(2017-2020年)》提出,進一步加大政策、資源等向原特區外地區的傾斜力度,加快提升原特區外地區城市建設軟硬體水準,到2020年基本實現深圳特區一體化。

B 啟動全面改造,打造居民休閒景觀帶

2015年,深圳二線關口改造工程全面啟動,首先拆除了16個二線關口的車檢通道與聯檢大樓,並同時開展二線關口交通改善方案的研究。原二線關口共有16個聯檢樓,其中11個聯檢樓已全部拆除。深圳市政府決定保留同樂關聯檢樓,移交市文體旅遊局籌辦二線關博物館;保留溪衝聯檢樓,作為市公安局緝毒、緝私治安卡點使用;清水河、福龍、新城共3座聯檢樓因位於道路路側且較新擬保留使用。

曾經和鐵絲網貼身相伴的花崗岩巡邏道如今也成為深圳市民休閒娛樂的綠蔭道。深圳市城管局根據每個關口的地理區位、規模大小、現狀情況不同,將關口綠地類型分為三類:紀念性公園、休閒綠地和道路綠地。景觀提升時,還將結合各關地域文化和綠地類型分別打造出各自的景觀“特性”,形成一關一特色的差異化景觀。如今,在網上搜索“二線關”能找到不少網友製作的騎行攻略,這條曾經的邊防管理線,已經成為一條市民休閒遊玩的觀光線。

今年1月,深圳市政協委員歐陽祥山提議,恢復“特區二線”遺跡,並將“特區二線”打造為全國知名的城市歷史文化旅遊經典景區。

親歷者

原廣東邊防七支隊隊員鐘國華:

用鏡頭記錄“二線” 留住深圳歷史記憶

今年是鐘國華來到深圳的第39個年頭。1979年,鐘國華入伍。結束3個月新兵訓練後,他被抽調到剛成立的廣東邊防七支隊,在文化處電影組成了一名放映員,“當時的主要工作是給管理線上的20個連隊放電影,基本每20天就能把整條‘二線’走一遍。”

在放電影的過程中,鐘國華對攝影産生了興趣,他開始拿起相機,記錄身邊同事的日常工作場景,留下了關於深圳“二線”早期的珍貴影像。1984年之後,鐘國華成了一名專職攝影師,記錄“二線”幾乎是一種職業本能。一幕幕的歷史場景通過鐘國華的鏡頭得以保存,“想為深圳的發展做一部分影像的梳理,留下史料,保存城市的文化記憶。”

2017年8月,鐘國華和一些攝影師朋友重走了一遍當年的“二線”,進行專題拍攝,並做了詳細的田野調查。“新老照片的對比能為歷史提供新的解讀視角,有人會詬病二線關給交通帶來的不方便,但實際上它是極具歷史意義的屏障,既減輕了粵港分界線的壓力,又在香港回歸平穩過渡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原來的巡邏路現在變成了林蔭綠道,鐘國華感到欣慰:“現在對二線關的改造充分利用了其原有的歷史屬性,塑造出具有歷史烙印和周邊環境融為一體的景觀的公共開放空間,留住這些歷史,也是留住深圳這座城市的集體記憶。”

編輯:alan
數字報

【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二線關”走進歷史 特區擴容內外一體

金羊網  作者:  2018-08-10

尋訪標誌地 再啟新征程———廣東改革開放40週年重要標誌地特別報道

總指揮:劉海陵

策劃:林海利 郭啟釗 閆修彥 朱帆

統籌:趙鵬

設計:范英蘭

記者 郭起 宋毅

這條線曾是深圳的地理分界線,也是心理分界線;36年過去,這條分界線功成身退

經濟特區建立初期,國家在特區與非特區之間設立邊防管理線,沿線開設檢查站以及多個供當地農民出入的耕作口,由武警邊防人員駐守,對進入特區的人員和車輛進行檢查。1985年3月,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正式建成投入使用,全長84.6公里,沿線路面用花崗岩石板鋪成,路北側用高達3米的鐵絲網進行隔離,這條管理線被深圳人俗稱為“二線關”,與 “二線關”相對應的是深圳與香港交界的27.5公里長的“一線關”。2010年國務院批准深圳經濟特區範圍擴大到深圳全市,“二線關”分隔特區內外的職能成為歷史。2015年6月,深圳啟動“二線關”16個關口綜合改善工程。2018年1月,國務院批復同意撤銷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二線關”正式退出歷史舞臺。“二線關”是經濟特區建設和改革開放不斷深化的重要歷史見證。

深圳“二線關”上的同樂檢查站,未來這裡將成為“二線關”博物館 記者 王磊 攝

滄桑史

深圳二線關

當年辦個邊防證堪比辦護照

一紙邊防證,過關排長龍。如今,深圳經濟特區的“二線關”已經成為歷史,但關於“二線”的記憶不會抹去。特區風雨滄桑近40年來,每一個來這裡的人都會留下“過關”的特殊記憶。

1982年,東起鹽田區梅沙背仔角,西至寶安區南頭安樂,全長84.6公里的“特區管理線”正式啟用,全線用高達近3米的鐵絲網隔離。這道鐵絲網把深圳分為特區內和特區外,俗稱“關內”和“關外”,“特區管理線”也被深圳人稱為“二線”。

早些年,來深圳時辦邊防通行證、找到工作後辦暫住證、工作穩定收入增加後設法調入深圳戶口辦理帶有T字標誌的特區身份證,是每一個早期來深圳的人抹不去的記憶。很多南下的人就是拿著邊防證從“二線關”進入深圳特區,開始了創業第一步。

當時深圳經濟特區實行了一系列稅收減免政策,“二線關”設立後,深圳的貨物運出關口時要繳納一定的稅費。由於價格差異,深圳周邊地區的“自行車隊”小商販經常出現在關口。遇到海關工作人員檢查,這些小商販就騎著自行車“捉迷藏”。

“當時想辦一個邊防證,難度遠遠高於現在辦護照。”曾參與籌建“二線關”的某海關工作人員回憶説。當時辦理一個進入深圳的邊防證,要經過單位政審、派出所核查、公安局辦證三個程式。如果沒有單位就更難了,需要街道居委會審查,申請手續非常複雜。

但如此繁瑣的邊檢制度逐漸阻礙了深圳經濟特區的發展。2003年,有關部門對特區邊防檢查制度做了調整,“二線關”的檢查日趨放鬆。2005年之後,邊防證逐漸消失,成為歷史。

新征程

A 交通大發展,關內關外界線逐漸消失

今年1月,國務院批復同意廣東省“關於撤銷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的請示”。這意味在中國迎來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特區管理線”在盤臥了36年後功成身退,正式走入歷史。這一消息讓老深圳人感慨著曾經關內關外的巨大差別,也讓新深圳人感到好奇:“關”在哪?新老兩代人不同的感受,反映了“二線關”作用的逐漸退化。

自2010年特區擴容以來,深圳開啟城市建設一體化發展新征程,彌補原特區外地區交通基礎設施欠賬成為一個長期而迫切的主題。8年過去了,原特區外地區交通事業取得翻天覆地變化,交通的便利讓“關內”“關外”界線逐漸消失。

2016年6月28日,歷時四年建設,國內一次建成線路最長、時速最快的城市軌道快線——深圳地鐵11號線開通運營。作為深圳中西部發展軸帶上的快速客運通道,地鐵11號線是推動特區一體化和粵港澳灣區協調發展的骨幹軌道線,將福田中心區與深莞交界的松崗街道的時間距離拉短到55分鐘。翻開深圳地鐵規劃圖及在建線路圖,密如蛛網的軌道交通不僅將原特區內外緊緊連為一體,甚至深莞惠三地同城也指日可待。

深圳經濟特區一體化建設三年實施計劃已至第三輪。最新一輪的《深圳經濟特區一體化建設攻堅計劃(2017-2020年)》提出,進一步加大政策、資源等向原特區外地區的傾斜力度,加快提升原特區外地區城市建設軟硬體水準,到2020年基本實現深圳特區一體化。

B 啟動全面改造,打造居民休閒景觀帶

2015年,深圳二線關口改造工程全面啟動,首先拆除了16個二線關口的車檢通道與聯檢大樓,並同時開展二線關口交通改善方案的研究。原二線關口共有16個聯檢樓,其中11個聯檢樓已全部拆除。深圳市政府決定保留同樂關聯檢樓,移交市文體旅遊局籌辦二線關博物館;保留溪衝聯檢樓,作為市公安局緝毒、緝私治安卡點使用;清水河、福龍、新城共3座聯檢樓因位於道路路側且較新擬保留使用。

曾經和鐵絲網貼身相伴的花崗岩巡邏道如今也成為深圳市民休閒娛樂的綠蔭道。深圳市城管局根據每個關口的地理區位、規模大小、現狀情況不同,將關口綠地類型分為三類:紀念性公園、休閒綠地和道路綠地。景觀提升時,還將結合各關地域文化和綠地類型分別打造出各自的景觀“特性”,形成一關一特色的差異化景觀。如今,在網上搜索“二線關”能找到不少網友製作的騎行攻略,這條曾經的邊防管理線,已經成為一條市民休閒遊玩的觀光線。

今年1月,深圳市政協委員歐陽祥山提議,恢復“特區二線”遺跡,並將“特區二線”打造為全國知名的城市歷史文化旅遊經典景區。

親歷者

原廣東邊防七支隊隊員鐘國華:

用鏡頭記錄“二線” 留住深圳歷史記憶

今年是鐘國華來到深圳的第39個年頭。1979年,鐘國華入伍。結束3個月新兵訓練後,他被抽調到剛成立的廣東邊防七支隊,在文化處電影組成了一名放映員,“當時的主要工作是給管理線上的20個連隊放電影,基本每20天就能把整條‘二線’走一遍。”

在放電影的過程中,鐘國華對攝影産生了興趣,他開始拿起相機,記錄身邊同事的日常工作場景,留下了關於深圳“二線”早期的珍貴影像。1984年之後,鐘國華成了一名專職攝影師,記錄“二線”幾乎是一種職業本能。一幕幕的歷史場景通過鐘國華的鏡頭得以保存,“想為深圳的發展做一部分影像的梳理,留下史料,保存城市的文化記憶。”

2017年8月,鐘國華和一些攝影師朋友重走了一遍當年的“二線”,進行專題拍攝,並做了詳細的田野調查。“新老照片的對比能為歷史提供新的解讀視角,有人會詬病二線關給交通帶來的不方便,但實際上它是極具歷史意義的屏障,既減輕了粵港分界線的壓力,又在香港回歸平穩過渡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原來的巡邏路現在變成了林蔭綠道,鐘國華感到欣慰:“現在對二線關的改造充分利用了其原有的歷史屬性,塑造出具有歷史烙印和周邊環境融為一體的景觀的公共開放空間,留住這些歷史,也是留住深圳這座城市的集體記憶。”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