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沒有電扇和空調的夏夜,最是一番迷人風情

來源:羊城派 作者:崔文燦 發表時間:2018-08-08 08:49

  這一幕在我記憶中定格:在夜色中,在江風裏,在月色下,一個個身影,沿著一艘艘拖船向前奔跑,歡呼雀躍,瘋狂如一個個幸福狂歡的小妖魔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我家住在江南的一座古鎮上,叫大通鎮。鎮上,有一條連接長江的青通河,乍一聽,以為是通天河。在大通,夏夜的風情最為迷人。

  碼頭上,江風習習。幾十人聚集在一隻駁船上,或者聚集在停靠輪船的“敦鼓”上。提幾桶江水,沖洗甲板後,鋪上草席,就可以睡在上面納涼過夜了。

  大家唱著歌,聽老人講故事,還有人吹笛吹簫。有時,我們睡到半夜起來,用漁網,或者用長竹竿和尼龍絲線製成的撈兜,在江裏撈魚。一會兒,就撈一籮筐的魚蝦。

  那魚有鱖魚、鮰魚、鯰魚,偶爾還能捕獲最珍貴的鰣魚;更多時候,捕獲的是不值錢的鯉魚、鯽魚、黃姑鯧和蝦,有時還撈到江裏的螃蟹。

  鰣魚,不除鱗,清蒸了吃。那藏在鱗底的油脂,鮮得令人瞠目結舌,幾十年後,仍然回味無窮。如今長江裏的鰣魚極少,一斤可賣近萬元,也吃不著;更多的,現在是人工飼養的鰣魚,那味兒差遠了,吃在嘴裏,如同嚼蠟。

  鱖魚與螃蟹,剔了骨,拆取肉,與家裏飼養的黑豬肉摻在一起,煮成了下麵條的臊子。那臊子與麵條摻和在一起,其鮮美絕佳,吃在嘴裏,鮮味直竄心尖。鯰魚也不錯,煮豆腐吃,那豆腐比魚好吃百倍,鮮香濃郁,讓舌尖美得真打卷兒。

  江蝦,熱鍋裏煸炒,泛著玉般白色,質地晶瑩,口感極鮮,如食天宮瓊肴。那時,蝦太多了,曬乾後,吃不了,整筐整籃就倒掉了。

  如今,這樣的江蝦,少得可憐,在飯館炒一碟,價格也貴得驚人。江裏的鯉魚、鯽魚和黃姑鯧,其實也極其鮮美,可是那時由於太多了,多得一分錢就可以買一斤。

  很多時候,乘著夜色,幾十個孩子跳入江裏,紛紛向江中心正在逆流而上的拖船游去。遊到拖船邊,伸出手抓住挂在拖船上的橡皮輪胎,輕盈一躍,便勾身上了拖船。

  在夜色中,在江風裏,在月色下,一個個身影,沿著一艘艘拖船向前奔跑,歡呼雀躍,瘋狂如一個個幸福狂歡的小妖魔。在拖船上,可以看見古鎮燈火闌珊,看見遠遠的青通河的流水,那般清澈,與混濁的江水涇渭分明,卻迅速渾然一體。

  那時,沒有電扇,更不會有空調。有一把蒲扇,或者有一把芭蕉葉扇,就夠幸福了。在夜晚江上,一般有風,極怡人。可是偶爾天氣過熱,沒有一絲風,悶得人透不過氣來,也需要搖搖扇子。也許因為太窮,納涼的人,為了一把扇子,或者丟了蘆花枕頭和破草席,也要打架,或者爭吵。

  孩子們個個是“浪裏白條”,其中有兩個人,能夠潛到水下10米的旋渦泥沙裏,抓起石頭;浮出水面時,踩著水,將石頭高高舉在手中,高聲宣揚著,那得意洋洋的勁頭,像抓住了一個大胖金娃娃。

  那個人是盲人,名字叫焦雷,我的一位同學為他拍攝過一部新聞紀錄片《光明行》,獲得了國家級新聞片一等獎。他潛水時,腳朝下,潛水的時間會更長些。

  而我膽更大,頭朝下,常撞到江邊的砌石墻,有一次竟然在抓住石頭時,當我快速出水面時,一頭撞在駁船的船底。那時的肺活量超強,只有我和焦雷,可以從駁船頭跳下去,潛過駁船,在駁船尾才露出頭來,哈哈大笑。

  幾十年不見後,當我再一次見到焦雷時,他聽到我的聲音後,竟然能叫出我的名字。讓我既驚喜,又感動,還有點兒幸福。

  有一夜,我沒有下水。一位同學把我從駁船上推到了江裏,我沒有露頭,一口氣穿過了駁船,然後悄悄地跑回家去了。那位同學嚇了個半死,幾天也不敢去上學。多年後,他見到我時還説,你真行,是嚇死人的活水鬼!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29日 A10版,文本:鮑安順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那些沒有電扇和空調的夏夜,最是一番迷人風情

羊城派  作者:崔文燦  2018-08-08

  這一幕在我記憶中定格:在夜色中,在江風裏,在月色下,一個個身影,沿著一艘艘拖船向前奔跑,歡呼雀躍,瘋狂如一個個幸福狂歡的小妖魔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我家住在江南的一座古鎮上,叫大通鎮。鎮上,有一條連接長江的青通河,乍一聽,以為是通天河。在大通,夏夜的風情最為迷人。

  碼頭上,江風習習。幾十人聚集在一隻駁船上,或者聚集在停靠輪船的“敦鼓”上。提幾桶江水,沖洗甲板後,鋪上草席,就可以睡在上面納涼過夜了。

  大家唱著歌,聽老人講故事,還有人吹笛吹簫。有時,我們睡到半夜起來,用漁網,或者用長竹竿和尼龍絲線製成的撈兜,在江裏撈魚。一會兒,就撈一籮筐的魚蝦。

  那魚有鱖魚、鮰魚、鯰魚,偶爾還能捕獲最珍貴的鰣魚;更多時候,捕獲的是不值錢的鯉魚、鯽魚、黃姑鯧和蝦,有時還撈到江裏的螃蟹。

  鰣魚,不除鱗,清蒸了吃。那藏在鱗底的油脂,鮮得令人瞠目結舌,幾十年後,仍然回味無窮。如今長江裏的鰣魚極少,一斤可賣近萬元,也吃不著;更多的,現在是人工飼養的鰣魚,那味兒差遠了,吃在嘴裏,如同嚼蠟。

  鱖魚與螃蟹,剔了骨,拆取肉,與家裏飼養的黑豬肉摻在一起,煮成了下麵條的臊子。那臊子與麵條摻和在一起,其鮮美絕佳,吃在嘴裏,鮮味直竄心尖。鯰魚也不錯,煮豆腐吃,那豆腐比魚好吃百倍,鮮香濃郁,讓舌尖美得真打卷兒。

  江蝦,熱鍋裏煸炒,泛著玉般白色,質地晶瑩,口感極鮮,如食天宮瓊肴。那時,蝦太多了,曬乾後,吃不了,整筐整籃就倒掉了。

  如今,這樣的江蝦,少得可憐,在飯館炒一碟,價格也貴得驚人。江裏的鯉魚、鯽魚和黃姑鯧,其實也極其鮮美,可是那時由於太多了,多得一分錢就可以買一斤。

  很多時候,乘著夜色,幾十個孩子跳入江裏,紛紛向江中心正在逆流而上的拖船游去。遊到拖船邊,伸出手抓住挂在拖船上的橡皮輪胎,輕盈一躍,便勾身上了拖船。

  在夜色中,在江風裏,在月色下,一個個身影,沿著一艘艘拖船向前奔跑,歡呼雀躍,瘋狂如一個個幸福狂歡的小妖魔。在拖船上,可以看見古鎮燈火闌珊,看見遠遠的青通河的流水,那般清澈,與混濁的江水涇渭分明,卻迅速渾然一體。

  那時,沒有電扇,更不會有空調。有一把蒲扇,或者有一把芭蕉葉扇,就夠幸福了。在夜晚江上,一般有風,極怡人。可是偶爾天氣過熱,沒有一絲風,悶得人透不過氣來,也需要搖搖扇子。也許因為太窮,納涼的人,為了一把扇子,或者丟了蘆花枕頭和破草席,也要打架,或者爭吵。

  孩子們個個是“浪裏白條”,其中有兩個人,能夠潛到水下10米的旋渦泥沙裏,抓起石頭;浮出水面時,踩著水,將石頭高高舉在手中,高聲宣揚著,那得意洋洋的勁頭,像抓住了一個大胖金娃娃。

  那個人是盲人,名字叫焦雷,我的一位同學為他拍攝過一部新聞紀錄片《光明行》,獲得了國家級新聞片一等獎。他潛水時,腳朝下,潛水的時間會更長些。

  而我膽更大,頭朝下,常撞到江邊的砌石墻,有一次竟然在抓住石頭時,當我快速出水面時,一頭撞在駁船的船底。那時的肺活量超強,只有我和焦雷,可以從駁船頭跳下去,潛過駁船,在駁船尾才露出頭來,哈哈大笑。

  幾十年不見後,當我再一次見到焦雷時,他聽到我的聲音後,竟然能叫出我的名字。讓我既驚喜,又感動,還有點兒幸福。

  有一夜,我沒有下水。一位同學把我從駁船上推到了江裏,我沒有露頭,一口氣穿過了駁船,然後悄悄地跑回家去了。那位同學嚇了個半死,幾天也不敢去上學。多年後,他見到我時還説,你真行,是嚇死人的活水鬼!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29日 A10版,文本:鮑安順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