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晚期卵巢癌治療有了“中國方案”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8-08-07 19:34

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黃欣、藍春燕團隊用國産抗癌藥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治療耐藥性卵巢癌臨床研究成果在《柳葉刀·腫瘤》線上發表。

金羊網訊 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 余廣彪 楊森

【導言】

卵巢癌是最常見的婦科腫瘤之一,其死亡率一直居於婦科惡性腫瘤首位。由於它發病初期無特別症狀,很容易被人忽略,超過70%的患者在就診時已是疾病晚期,因此,這種癌症也被稱為“沉默的殺手”。

卵巢癌的治療因風險大、易復發被視為難題。不過,中國醫生的一項關於卵巢癌的創新型治療研究成果或將改變難治、復發卵巢癌患者的常用治療方案。

8月7日,記者從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獲悉,該院黃欣、藍春燕教授團隊最新卵巢癌研究成果(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治療耐藥性卵巢上皮癌Ⅱ期臨床研究)近日于《Lancet Oncology》(柳葉刀·腫瘤)線上發表。這也是自國際醫學界頂級腫瘤學雜誌《Lancet Oncology》創刊以來,首次由中國大陸婦科腫瘤醫生所主導的臨床研究成果在該雜誌發表。

晚期卵巢癌患者生存率不足30%

2015年,我國約有52,100例新發病例,約有22,500名患者因此死亡。超過70%的患者在就診時已為疾病晚期。

黃欣介紹,晚期卵巢癌的標準治療方式主要包括卵巢癌全面分期術/腫瘤細胞減滅術,以及術後以鉑為基礎的一線化療。20多年來,隨著外科手術技能的提升和眾多二線化療藥物的臨床應用,卵巢癌患者的預後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但晚期患者的生存率仍不足30%,超過70%的晚期患者在完成了標準的治療後最終出現疾病復發。臨床上,根據患者接受含鉑方案的化療後出現復發的時間不同,化療結束6個月以後出現的復發為鉑敏感型復發;化療結束6個月以內復發的則為鉑耐藥型復發。但可惜的是,幾乎所有鉑敏感型的患者最終都會發展為對鉑類耐藥,這些患者預後差,生存期短。然而,鉑耐藥型卵巢癌治療選擇非常有限,可試用的化療藥物包括脂質體阿黴素、吉西他濱、拓撲替康、依託泊苷、多西他賽等,但這些單藥化療方案的客觀有效率大約只有10%-30%,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疾病得到控制,腫瘤穩定)僅為3-4個月。

團隊“瞄準”國産抗癌藥阿帕替尼

因此,這些年來,臨床醫生們一直在尋找新的有效藥物治療鉑耐藥卵巢癌患者。近年來的臨床研究證據表明,抗血管生成藥物與化療藥物的聯合應用,能有效改善鉑耐藥卵巢癌患者的預後。不過,這類藥物一般都非常昂貴,部分還容易發生超敏反應,另外,多種抗血管生成藥物目前還未在中國大陸上市,因此,黃欣、藍春燕教授團隊“瞄準”了國産新一代小分子抗血管生成(VEGFR2)靶向藥物阿帕替尼。

阿帕替尼作為我國自主研發的靶向治療新藥,最開始被用於治療胃腸道癌。“單藥抗腫瘤的作用已在胃腸道癌多個臨床研究中得到證實,如果聯合用藥呢?”黃欣、藍春燕團隊想到了細胞週期特異性抗腫瘤藥物依託泊苷,這是復發性卵巢癌治療中的常用藥物,簡便、性價比高。通過臨床前的研究結果顯示,這兩種藥聯合使用存在協同作用,也並無明顯毒性疊加。

創新聯合用藥方案延長患者生存期

因此,2016年8月,研究團隊啟動“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治療鉑耐藥性卵巢上皮癌的一項前瞻、單臂、開放性Ⅱ期臨床研究”。該研究共收治35例鉑耐藥性上皮性卵巢癌患者,年齡在18歲-70歲,這些患者既往都曾接受過一線含鉑方案的化療,但因鉑耐藥而復發,所有患者入組前都有影像學可測量的病灶。“我們讓他們全口服阿帕替尼+依託泊苷,每21天重復,一直到疾病進展或者發生了毒性不可耐受。”,結果顯示,這一治療方的客觀有效率高達54.3%,疾病控制率達到了85.7%,而最令患者關注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達到了8.1個月,黃欣表示,和現有的國際共識治療方案相比,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客觀有效率大幅度提高。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阿帕替尼與依託泊苷均為口服製劑,非常簡便,而且所有患者在門診就能接受治療,同時大大減輕了患者的經濟負擔。據介紹,目前阿帕替尼1360一盒,患者一個月需要用6盒,共8160元,醫保可覆蓋大部分費用,需要患者支出的約20%。

據介紹,下一步研究團隊將繼續擴大樣本量,做III期臨床研究,和國際公認的方案進行“頭對頭”的對比,進一步證明這一治療方案的有效性。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突破!晚期卵巢癌治療有了“中國方案”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8-08-07

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黃欣、藍春燕團隊用國産抗癌藥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治療耐藥性卵巢癌臨床研究成果在《柳葉刀·腫瘤》線上發表。

金羊網訊 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 余廣彪 楊森

【導言】

卵巢癌是最常見的婦科腫瘤之一,其死亡率一直居於婦科惡性腫瘤首位。由於它發病初期無特別症狀,很容易被人忽略,超過70%的患者在就診時已是疾病晚期,因此,這種癌症也被稱為“沉默的殺手”。

卵巢癌的治療因風險大、易復發被視為難題。不過,中國醫生的一項關於卵巢癌的創新型治療研究成果或將改變難治、復發卵巢癌患者的常用治療方案。

8月7日,記者從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獲悉,該院黃欣、藍春燕教授團隊最新卵巢癌研究成果(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治療耐藥性卵巢上皮癌Ⅱ期臨床研究)近日于《Lancet Oncology》(柳葉刀·腫瘤)線上發表。這也是自國際醫學界頂級腫瘤學雜誌《Lancet Oncology》創刊以來,首次由中國大陸婦科腫瘤醫生所主導的臨床研究成果在該雜誌發表。

晚期卵巢癌患者生存率不足30%

2015年,我國約有52,100例新發病例,約有22,500名患者因此死亡。超過70%的患者在就診時已為疾病晚期。

黃欣介紹,晚期卵巢癌的標準治療方式主要包括卵巢癌全面分期術/腫瘤細胞減滅術,以及術後以鉑為基礎的一線化療。20多年來,隨著外科手術技能的提升和眾多二線化療藥物的臨床應用,卵巢癌患者的預後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但晚期患者的生存率仍不足30%,超過70%的晚期患者在完成了標準的治療後最終出現疾病復發。臨床上,根據患者接受含鉑方案的化療後出現復發的時間不同,化療結束6個月以後出現的復發為鉑敏感型復發;化療結束6個月以內復發的則為鉑耐藥型復發。但可惜的是,幾乎所有鉑敏感型的患者最終都會發展為對鉑類耐藥,這些患者預後差,生存期短。然而,鉑耐藥型卵巢癌治療選擇非常有限,可試用的化療藥物包括脂質體阿黴素、吉西他濱、拓撲替康、依託泊苷、多西他賽等,但這些單藥化療方案的客觀有效率大約只有10%-30%,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疾病得到控制,腫瘤穩定)僅為3-4個月。

團隊“瞄準”國産抗癌藥阿帕替尼

因此,這些年來,臨床醫生們一直在尋找新的有效藥物治療鉑耐藥卵巢癌患者。近年來的臨床研究證據表明,抗血管生成藥物與化療藥物的聯合應用,能有效改善鉑耐藥卵巢癌患者的預後。不過,這類藥物一般都非常昂貴,部分還容易發生超敏反應,另外,多種抗血管生成藥物目前還未在中國大陸上市,因此,黃欣、藍春燕教授團隊“瞄準”了國産新一代小分子抗血管生成(VEGFR2)靶向藥物阿帕替尼。

阿帕替尼作為我國自主研發的靶向治療新藥,最開始被用於治療胃腸道癌。“單藥抗腫瘤的作用已在胃腸道癌多個臨床研究中得到證實,如果聯合用藥呢?”黃欣、藍春燕團隊想到了細胞週期特異性抗腫瘤藥物依託泊苷,這是復發性卵巢癌治療中的常用藥物,簡便、性價比高。通過臨床前的研究結果顯示,這兩種藥聯合使用存在協同作用,也並無明顯毒性疊加。

創新聯合用藥方案延長患者生存期

因此,2016年8月,研究團隊啟動“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治療鉑耐藥性卵巢上皮癌的一項前瞻、單臂、開放性Ⅱ期臨床研究”。該研究共收治35例鉑耐藥性上皮性卵巢癌患者,年齡在18歲-70歲,這些患者既往都曾接受過一線含鉑方案的化療,但因鉑耐藥而復發,所有患者入組前都有影像學可測量的病灶。“我們讓他們全口服阿帕替尼+依託泊苷,每21天重復,一直到疾病進展或者發生了毒性不可耐受。”,結果顯示,這一治療方的客觀有效率高達54.3%,疾病控制率達到了85.7%,而最令患者關注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達到了8.1個月,黃欣表示,和現有的國際共識治療方案相比,阿帕替尼聯合依託泊苷客觀有效率大幅度提高。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阿帕替尼與依託泊苷均為口服製劑,非常簡便,而且所有患者在門診就能接受治療,同時大大減輕了患者的經濟負擔。據介紹,目前阿帕替尼1360一盒,患者一個月需要用6盒,共8160元,醫保可覆蓋大部分費用,需要患者支出的約20%。

據介紹,下一步研究團隊將繼續擴大樣本量,做III期臨床研究,和國際公認的方案進行“頭對頭”的對比,進一步證明這一治療方案的有效性。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