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美好,是歲月將父母變成彼此的時光機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06 15:46

  回首攜手幾十年,不離不棄,記錄一點一滴,也是歲月靜好的樣子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今年春天,我趁休年假之機,把鄉下的父母接來身邊小住半月,間接彌補我不能陪伴在側的遺憾。

  進城沒幾日,我忽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一輩子少有共同語言的父母,在相繼步入耄耋之年以後,彼此間的話題竟然無端地多了起來。

  上了年歲的人,睡眠時間明顯減少。母親睡不著覺的時候,父親也總會心有感應般地即刻醒來,然後兩人開始有一搭無一搭地聊些鄉間趣事、鄰里俗事和親朋間的喜樂悲苦事。

  可父母聊得最多的,卻是和我有關的童年舊事,諸如摟貓睡覺被貓抓哭的糗事、上樹掏鳥下樹摔落的險事,以及因為嘴饞偷喝汽水嗆出眼淚的尷尬事等。每每説起這些,二老便忘記了時間和空間,在三更半夜裏肆無忌憚地笑個不停,完全忽略了旁邊正在酣睡的我。

  家裏的餐桌也成了父母盡興聊天的場所,他們此處閒聊的話題,多和碟盤當中那些粗糧細作的主食有關。

  每逢吃到市場上常見的“山東煎餅”時,母親總會不屑地嘮叨幾句,説這種煎餅顏色雖好,吃起來卻不及十幾年前自家灶臺上攤出來的勁道。

  父親則適時接過話茬,滔滔不絕地描述舊時鄉下煎餅的攤制方法:玉米麵要和得稀稀的,灶下要用文火慢燒,鍋底只抹少量的豆油,待鍋燒熱後,再將勺裏的面糊均勻地攤在鍋底,幾秒鐘後迅速翻下個,一張煎餅便熟了。

  此時,母親還不忘開口誇讚幾句:這種煎餅放在嘴裏即化,綿軟甜香,好吃極了。看到二老沉醉在舊時光裏的幸福模樣,我的心裏常覺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飯後散步,老兩口喜歡一前一後在小區的甬路旁繞行。可走著走著,兩人常常一同收住腳步,或對一株草説笑不止,或對一棵樹靜默發呆。

  有一次,母親看到小區的一棵桃樹返青了,忍不住提起老宅門前那株枯死多年的老杏樹。

  話匣子剛一打開,父親的記憶即刻甦醒,索性與母親坐在樹下,慢慢訴説起老杏樹的功勞來:春夏之交,滿樹的杏子成熟了,一片金黃,看著眼饞;但那時家裏貧寒,幾個孩子同時上學,這滿樹的杏子便都換了錢;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十顆落地果,成了兒女們分吃的小零食……

  説到這裡,我看到父親偷偷抹了一下眼睛,古銅色的臉上竟有淚痕在閃。見此情形,我忙趕了過去,輕牽二老的手,領他們到附近的草坪去閒逛。

  近翻閒書,我在一本雜誌裏看到這樣的一句話:“年輕時可能不覺得,但人到老年,身邊有個跟你相依相伴幾十年的人,你們參與了彼此的大半個人生,熟悉彼此的一切,是彼此的時光機。”

  驀然曉得,在流逝的光陰裏,歲月早把父母二人變成了彼此的時光機,故而有些事情,母親稍一提起,父親便循著記憶的主線,將沉澱在靈魂深處的芝麻往事,一股腦兒地傾倒出來,藉此互相取暖。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22日A09版,文本:李玉順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有一種美好,是歲月將父母變成彼此的時光機

羊城派  作者:  2018-08-06

  回首攜手幾十年,不離不棄,記錄一點一滴,也是歲月靜好的樣子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今年春天,我趁休年假之機,把鄉下的父母接來身邊小住半月,間接彌補我不能陪伴在側的遺憾。

  進城沒幾日,我忽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一輩子少有共同語言的父母,在相繼步入耄耋之年以後,彼此間的話題竟然無端地多了起來。

  上了年歲的人,睡眠時間明顯減少。母親睡不著覺的時候,父親也總會心有感應般地即刻醒來,然後兩人開始有一搭無一搭地聊些鄉間趣事、鄰里俗事和親朋間的喜樂悲苦事。

  可父母聊得最多的,卻是和我有關的童年舊事,諸如摟貓睡覺被貓抓哭的糗事、上樹掏鳥下樹摔落的險事,以及因為嘴饞偷喝汽水嗆出眼淚的尷尬事等。每每説起這些,二老便忘記了時間和空間,在三更半夜裏肆無忌憚地笑個不停,完全忽略了旁邊正在酣睡的我。

  家裏的餐桌也成了父母盡興聊天的場所,他們此處閒聊的話題,多和碟盤當中那些粗糧細作的主食有關。

  每逢吃到市場上常見的“山東煎餅”時,母親總會不屑地嘮叨幾句,説這種煎餅顏色雖好,吃起來卻不及十幾年前自家灶臺上攤出來的勁道。

  父親則適時接過話茬,滔滔不絕地描述舊時鄉下煎餅的攤制方法:玉米麵要和得稀稀的,灶下要用文火慢燒,鍋底只抹少量的豆油,待鍋燒熱後,再將勺裏的面糊均勻地攤在鍋底,幾秒鐘後迅速翻下個,一張煎餅便熟了。

  此時,母親還不忘開口誇讚幾句:這種煎餅放在嘴裏即化,綿軟甜香,好吃極了。看到二老沉醉在舊時光裏的幸福模樣,我的心裏常覺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飯後散步,老兩口喜歡一前一後在小區的甬路旁繞行。可走著走著,兩人常常一同收住腳步,或對一株草説笑不止,或對一棵樹靜默發呆。

  有一次,母親看到小區的一棵桃樹返青了,忍不住提起老宅門前那株枯死多年的老杏樹。

  話匣子剛一打開,父親的記憶即刻甦醒,索性與母親坐在樹下,慢慢訴説起老杏樹的功勞來:春夏之交,滿樹的杏子成熟了,一片金黃,看著眼饞;但那時家裏貧寒,幾個孩子同時上學,這滿樹的杏子便都換了錢;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十顆落地果,成了兒女們分吃的小零食……

  説到這裡,我看到父親偷偷抹了一下眼睛,古銅色的臉上竟有淚痕在閃。見此情形,我忙趕了過去,輕牽二老的手,領他們到附近的草坪去閒逛。

  近翻閒書,我在一本雜誌裏看到這樣的一句話:“年輕時可能不覺得,但人到老年,身邊有個跟你相依相伴幾十年的人,你們參與了彼此的大半個人生,熟悉彼此的一切,是彼此的時光機。”

  驀然曉得,在流逝的光陰裏,歲月早把父母二人變成了彼此的時光機,故而有些事情,母親稍一提起,父親便循著記憶的主線,將沉澱在靈魂深處的芝麻往事,一股腦兒地傾倒出來,藉此互相取暖。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22日A09版,文本:李玉順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