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丈夫的,這些習慣將會影響整個家庭

來源:羊城派 作者:張正好 發表時間:2018-08-01 13:58

  作為丈夫,在內則應該養成關心妻子、小孩,尊敬長輩的好習慣;在外則應該養成認真工作、細心待人處事的好習慣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手機響了,外地號碼。

  響了幾遍,不像有時響了一聲立即斷了,他瞄了一眼手機。

  接,還是不接?他糾結地向裏屋方向看了看。

  親戚朋友,有外地的。但是很難接到他們的電話。曾經有個多年失聯的同學,偶然路遇,互留號碼。電話聯係,開始十分親切。可幾個電話過後,通話時間越來越短,冷場的時間越來越長。家庭事業都問完了,沉默,像兩個人悶在黑房子裏抽煙,無趣。時間這把殺豬刀,殺去的,不僅是肉體,也是心靈的默契。

老婆在廚房裏探出了頭,依舊是平淡地對他看著。

  還在響。他重重地點了手機屏,接通了電話。

  喂!喂!你是誰?

  大哥您好,想知道炒股內幕消息嗎?

  滾!他挂了電話。老婆靠在廚房門邊,漠然地搖了搖頭。

  不理人家就不接,接了也不應該罵嘛!老婆嗔怪。

  他沒吭聲。他知道老婆下一步的動作。

  果然,老婆習慣地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機,用粗粗的拇指劃動在屏幕上。

  吸取以前教訓,不辯解,不刪除號碼,隨老婆自己查證。

  老婆不經意間,已回撥了那個號碼。

  當聽到手機裏一個硬邦邦的男聲傳來,老婆挂了電話,臉上浮出一絲微笑。

  當他在同事間説起這樣類似的家醜時,同事們大多是一邊捂著嘴笑,一邊豎起大拇指,不過也有大拇指向下指著的人,就是老余。老余是副科長,沒什麼權,但仗著幾十年的工作經歷,八面玲瓏的辦事作風,每天下班後都忙得不亦樂乎,總要喝到披星戴月,踉蹌而歸。

  老余常在單位説,喝醉回家更好,不用自己洗澡,都是老婆給我洗好穿好伺候睡覺的。老余説完,對他鬼臉一笑。趁四下沒有他人時,他奉上香煙,請教老余,老余説,習慣。婚後一開始,就要佔了上風,時間久了,位置自然就在上面了。他心冷了下來,婚前婚後,自己就一直是職員,老婆是領導。

  周末不能參加同事們的聚餐,年末不能參加同學們的聚會。時間久了,親戚朋友們自然也不再約他,有的幹脆揶揄他,回家抱老婆吧。

  下班後,他捧著雜志斜靠在客廳裏的沙發上,飯後接著看那第一百多集的肥皂劇,不時發出笑聲。老婆這時會從兒子的房間裏探出頭,虎著臉説,小聲點,別影響兒子學習。

  不到一會兒,他又會笑出聲。老婆這時走過來,剝一根香蕉,或削一個梨,像按水瓶塞一樣,塞進他的嘴裏。

  無視老婆,他的眼睛仍盯著電視。天天如此,他記不清老婆每天穿的衣服,梳的發型。一次在菜場裏看到一個像自己老婆的背影,錯拍了那個女人的肩膀,回家當作笑話説給老婆聽。老婆説,我已一個月沒有穿那樣的衣服了,他詫異,是嗎?我怎麼不知道呢。

  一天下班,打開家門後沒有老婆坐在沙發上與他打招呼。看了許久雜志,老婆也沒有回家,廚房裏自然沒有飄來飯菜的香味。他按捺不住了,撥手機裏儲存的老婆的電話,家裏的電話響了,這時才記起,老婆打他電話的號碼,一直是用家裏的電話座機。

  等到好晚,陪兒子囫圇吃完了冰箱裏的殘羹冷炙,才接到老婆從她同事家裏打來的電話。老婆説得很快,大意是女同事要自殺,她的老公與別的女人私奔了。

  很久沒有過這種待在家裏沒有老婆的日子,他剛感受到幾分鐘的自由後,就覺得不自在了。

  兒子的功課挺難的,自己雖然是大學畢業,但是輔導起來好吃力。兒子一臉不屑,説媽媽每天都能做出那些題的。老婆從小學一年級陪兒子天天學習,可能真的在學習上比他強了。陪坐了兩個小時,他腰酸背痛,眼皮打架。他一拍兒子肩膀,睡去吧,明早起來寫。沒等兒子回應,他就摸索著去了自己的房間。

  床上的被子是折疊的,平時自己上床時總是攤開好了的。胡亂攤開了被子,他鑽了進去。睡到半夜時,他凍醒了。肚皮正裸露在外,被子拖在地上。想到平時老婆總在早上數落他,睡覺像孩子,半夜踢被子。

  第一次在夜裏醒來後睡不著。想到明天老婆的女同事心情會好些嗎?不會再鬧著自殺吧?想到老婆有這樣的女同事,以後會管得自己更緊嗎?哎,也難怪老婆如此神經質,大概也是被社會上那些拋妻棄子的事嚇的吧。

  想到天明時老婆如果不回家,自己就要去菜場買菜了。買什麼菜呢?買茄子黃瓜西紅柿,好洗些。只是怎麼個做法呢?好多年沒有燒過菜了,燒出來的菜,兒子會吃嗎?

  想著想著,他睡著了。醒來時,廚房裏傳來叮當聲,飄來一股誘人的香味。對,是老婆回來了。老婆從來不允許他與兒子在外吃早餐,説不衛生沒營養,一直自己動手做早餐。

  他一個鯉魚打挺,起了床,衝著廚房大叫,老婆!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2月12日A12版,作者:張正好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做丈夫的,這些習慣將會影響整個家庭

羊城派  作者:張正好  2018-08-01

  作為丈夫,在內則應該養成關心妻子、小孩,尊敬長輩的好習慣;在外則應該養成認真工作、細心待人處事的好習慣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手機響了,外地號碼。

  響了幾遍,不像有時響了一聲立即斷了,他瞄了一眼手機。

  接,還是不接?他糾結地向裏屋方向看了看。

  親戚朋友,有外地的。但是很難接到他們的電話。曾經有個多年失聯的同學,偶然路遇,互留號碼。電話聯係,開始十分親切。可幾個電話過後,通話時間越來越短,冷場的時間越來越長。家庭事業都問完了,沉默,像兩個人悶在黑房子裏抽煙,無趣。時間這把殺豬刀,殺去的,不僅是肉體,也是心靈的默契。

老婆在廚房裏探出了頭,依舊是平淡地對他看著。

  還在響。他重重地點了手機屏,接通了電話。

  喂!喂!你是誰?

  大哥您好,想知道炒股內幕消息嗎?

  滾!他挂了電話。老婆靠在廚房門邊,漠然地搖了搖頭。

  不理人家就不接,接了也不應該罵嘛!老婆嗔怪。

  他沒吭聲。他知道老婆下一步的動作。

  果然,老婆習慣地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機,用粗粗的拇指劃動在屏幕上。

  吸取以前教訓,不辯解,不刪除號碼,隨老婆自己查證。

  老婆不經意間,已回撥了那個號碼。

  當聽到手機裏一個硬邦邦的男聲傳來,老婆挂了電話,臉上浮出一絲微笑。

  當他在同事間説起這樣類似的家醜時,同事們大多是一邊捂著嘴笑,一邊豎起大拇指,不過也有大拇指向下指著的人,就是老余。老余是副科長,沒什麼權,但仗著幾十年的工作經歷,八面玲瓏的辦事作風,每天下班後都忙得不亦樂乎,總要喝到披星戴月,踉蹌而歸。

  老余常在單位説,喝醉回家更好,不用自己洗澡,都是老婆給我洗好穿好伺候睡覺的。老余説完,對他鬼臉一笑。趁四下沒有他人時,他奉上香煙,請教老余,老余説,習慣。婚後一開始,就要佔了上風,時間久了,位置自然就在上面了。他心冷了下來,婚前婚後,自己就一直是職員,老婆是領導。

  周末不能參加同事們的聚餐,年末不能參加同學們的聚會。時間久了,親戚朋友們自然也不再約他,有的幹脆揶揄他,回家抱老婆吧。

  下班後,他捧著雜志斜靠在客廳裏的沙發上,飯後接著看那第一百多集的肥皂劇,不時發出笑聲。老婆這時會從兒子的房間裏探出頭,虎著臉説,小聲點,別影響兒子學習。

  不到一會兒,他又會笑出聲。老婆這時走過來,剝一根香蕉,或削一個梨,像按水瓶塞一樣,塞進他的嘴裏。

  無視老婆,他的眼睛仍盯著電視。天天如此,他記不清老婆每天穿的衣服,梳的發型。一次在菜場裏看到一個像自己老婆的背影,錯拍了那個女人的肩膀,回家當作笑話説給老婆聽。老婆説,我已一個月沒有穿那樣的衣服了,他詫異,是嗎?我怎麼不知道呢。

  一天下班,打開家門後沒有老婆坐在沙發上與他打招呼。看了許久雜志,老婆也沒有回家,廚房裏自然沒有飄來飯菜的香味。他按捺不住了,撥手機裏儲存的老婆的電話,家裏的電話響了,這時才記起,老婆打他電話的號碼,一直是用家裏的電話座機。

  等到好晚,陪兒子囫圇吃完了冰箱裏的殘羹冷炙,才接到老婆從她同事家裏打來的電話。老婆説得很快,大意是女同事要自殺,她的老公與別的女人私奔了。

  很久沒有過這種待在家裏沒有老婆的日子,他剛感受到幾分鐘的自由後,就覺得不自在了。

  兒子的功課挺難的,自己雖然是大學畢業,但是輔導起來好吃力。兒子一臉不屑,説媽媽每天都能做出那些題的。老婆從小學一年級陪兒子天天學習,可能真的在學習上比他強了。陪坐了兩個小時,他腰酸背痛,眼皮打架。他一拍兒子肩膀,睡去吧,明早起來寫。沒等兒子回應,他就摸索著去了自己的房間。

  床上的被子是折疊的,平時自己上床時總是攤開好了的。胡亂攤開了被子,他鑽了進去。睡到半夜時,他凍醒了。肚皮正裸露在外,被子拖在地上。想到平時老婆總在早上數落他,睡覺像孩子,半夜踢被子。

  第一次在夜裏醒來後睡不著。想到明天老婆的女同事心情會好些嗎?不會再鬧著自殺吧?想到老婆有這樣的女同事,以後會管得自己更緊嗎?哎,也難怪老婆如此神經質,大概也是被社會上那些拋妻棄子的事嚇的吧。

  想到天明時老婆如果不回家,自己就要去菜場買菜了。買什麼菜呢?買茄子黃瓜西紅柿,好洗些。只是怎麼個做法呢?好多年沒有燒過菜了,燒出來的菜,兒子會吃嗎?

  想著想著,他睡著了。醒來時,廚房裏傳來叮當聲,飄來一股誘人的香味。對,是老婆回來了。老婆從來不允許他與兒子在外吃早餐,説不衛生沒營養,一直自己動手做早餐。

  他一個鯉魚打挺,起了床,衝著廚房大叫,老婆!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2月12日A12版,作者:張正好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