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79.6%余泥渣土外運至周邊城市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曉旭 王 磊 發表時間:2018-08-01 11:30

深圳余泥渣土傾倒

深圳大鏟灣填海區

文/金羊網記者 李曉旭

圖/金羊網記者 王磊

7月31日記者獲悉,根據深圳市住建局近日印發的《深圳市2018年度余泥渣土受納場實施規劃》,深圳近些年79.6%余泥渣土需要運往周邊城市,嚴重依賴異地處置。為破解這一難題,深圳近期擬重點建設8座余泥渣土受納場,分布在南山、龍崗、龍華等6區。《規劃》還建議加快填海相關手續申請進度,積極向國家海洋局爭取劃定深圳市海上惰性拆遷物料處置區。

現有庫容遠遠不足

余泥渣土主要包括工程棄土和拆建物料兩大類。《規劃》根據各方數據估算,2017年深圳市政府投資項目棄土6265萬立方米、社會投資項目棄土約2700萬立方米、治水提質工程項目清淤棄土約1990.16萬立方米。另外,2017年深圳市拆建物料産生量為992萬立方米。以此估測,2017年至2020年深圳市建築廢棄物産生總量約3.97億立方米。

調查顯示,深圳市余泥渣土主要處置路徑有:向惠州、東莞、中山、珠海等周邊城市區域海陸外運填埋、本地受納填埋、工程回填利用、綜合利用等。其中,海陸外運量佔總量的79.6%。《規劃》指出,現階段深圳市余泥渣土的處置,極大程度上依賴于異地處置,但其缺乏規劃和實施計劃,具有高度不可控的特點,一旦出現某些經濟上的糾紛或行政、法律上的問題,將會引發深圳市余泥渣土大規模無處可去。

而目前,深圳全市在用的余泥渣土受納場,僅有新屋圍受納場一座,剩余庫容為330萬立方米,已遠遠不能承載城市發展建設産生的余泥渣土量。

重點建設8座受納場

記者了解到,此前深圳市規劃國土委、市城管局、市住建局等部門聯合編制《深圳市余泥渣土受納場專項規劃(2011-2020)》,規劃在全市新擴建余泥渣土受納場46座,合計新增陸域填埋庫容約1.7億立方米,能基本滿足全市至2020年的排放需求。然而,由于水源保護、徵地拆遷、項目選址衝突、臨近環境敏感點、經過村道的影響以及眾多歷史遺留問題的存在,許多規劃受納場的建設工作一直推進困難,部分受納場甚至因為亂倒亂排現象,尚未啟用就已經被填滿。

此次《規劃》指出,光明滑坡事故的發生,警示受納場的安全問題是選址研究中的首要分析因素。同時,將環境影響作為余泥渣土受納場規劃選址的重要因子,避開一級、二級飲用水源保護區、基本農田等環境敏感區域,並從全市層面統籌考慮擬建余泥渣土受納場的選址,避免長距離運輸。根據現場踏勘和各區相關部門的意見,初步選取近期可重點建設的余泥渣土受納場8座,分布在南山、龍崗、龍華等6區。如光明區的白花受納場、龍華區的犁頭山受納場、南山區西麗街道的下圍嶺受納場等。

受深圳市土地極度緊張的限制,目前不存在絕對完美的場址,各場址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規劃》稱,如部分受納場屬地質災害(高)易發區,還有部分場址和周邊建築的距離較近,在確定受納場建設後,應同步對可能影響范圍內的建築予以拆除,特別是違法建築。

加快填海申請進度

據介紹,深圳市陸域受納庫容難以滿足長期需求,考慮海域使用權等填海相關手續申請尚需一定周期,棄土與填海工程難以同步等因素,陸域受納仍是近期主要的余泥渣土受納渠道之一。

《規劃》建議,相關部門應對余泥渣土從産生到處置進行全鏈條統籌管控,建立臺賬,摸清“家底”,掌握全市范圍內余泥渣土的産生量和增量數據。並且加強建設工程豎向規劃設計管理,控制地下空間開挖,增加余土回填,減少建築廢棄物排放,盡快開展棄土循環利用技術的適用性相關研究論證,使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率提高至90%。

在填海方面,《規劃》建議,由深圳市規劃國土委牽頭,協調各填海項目申報主體,加快填海相關手續申請進度,積極向國家海洋局爭取劃定深圳市海上惰性拆遷物料處置區。填海手續完備後,可將暫存于受納場的余泥渣土,轉運至填海區域,滿足填海區集中使用土石方的工期需求,同時釋放陸域受納場空間資源,作為後續的余泥渣土暫存、中轉場所,提供應急保障功能。

區域統籌方面,《規劃》建議深圳市政府將余泥渣土受納問題,納入深莞惠黨政聯席會議議題,並積極協調珠三角區域城市,提高棄土外運量。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深圳79.6%余泥渣土外運至周邊城市

金羊網  作者:李曉旭 王 磊  2018-08-01

深圳余泥渣土傾倒

深圳大鏟灣填海區

文/金羊網記者 李曉旭

圖/金羊網記者 王磊

7月31日記者獲悉,根據深圳市住建局近日印發的《深圳市2018年度余泥渣土受納場實施規劃》,深圳近些年79.6%余泥渣土需要運往周邊城市,嚴重依賴異地處置。為破解這一難題,深圳近期擬重點建設8座余泥渣土受納場,分布在南山、龍崗、龍華等6區。《規劃》還建議加快填海相關手續申請進度,積極向國家海洋局爭取劃定深圳市海上惰性拆遷物料處置區。

現有庫容遠遠不足

余泥渣土主要包括工程棄土和拆建物料兩大類。《規劃》根據各方數據估算,2017年深圳市政府投資項目棄土6265萬立方米、社會投資項目棄土約2700萬立方米、治水提質工程項目清淤棄土約1990.16萬立方米。另外,2017年深圳市拆建物料産生量為992萬立方米。以此估測,2017年至2020年深圳市建築廢棄物産生總量約3.97億立方米。

調查顯示,深圳市余泥渣土主要處置路徑有:向惠州、東莞、中山、珠海等周邊城市區域海陸外運填埋、本地受納填埋、工程回填利用、綜合利用等。其中,海陸外運量佔總量的79.6%。《規劃》指出,現階段深圳市余泥渣土的處置,極大程度上依賴于異地處置,但其缺乏規劃和實施計劃,具有高度不可控的特點,一旦出現某些經濟上的糾紛或行政、法律上的問題,將會引發深圳市余泥渣土大規模無處可去。

而目前,深圳全市在用的余泥渣土受納場,僅有新屋圍受納場一座,剩余庫容為330萬立方米,已遠遠不能承載城市發展建設産生的余泥渣土量。

重點建設8座受納場

記者了解到,此前深圳市規劃國土委、市城管局、市住建局等部門聯合編制《深圳市余泥渣土受納場專項規劃(2011-2020)》,規劃在全市新擴建余泥渣土受納場46座,合計新增陸域填埋庫容約1.7億立方米,能基本滿足全市至2020年的排放需求。然而,由于水源保護、徵地拆遷、項目選址衝突、臨近環境敏感點、經過村道的影響以及眾多歷史遺留問題的存在,許多規劃受納場的建設工作一直推進困難,部分受納場甚至因為亂倒亂排現象,尚未啟用就已經被填滿。

此次《規劃》指出,光明滑坡事故的發生,警示受納場的安全問題是選址研究中的首要分析因素。同時,將環境影響作為余泥渣土受納場規劃選址的重要因子,避開一級、二級飲用水源保護區、基本農田等環境敏感區域,並從全市層面統籌考慮擬建余泥渣土受納場的選址,避免長距離運輸。根據現場踏勘和各區相關部門的意見,初步選取近期可重點建設的余泥渣土受納場8座,分布在南山、龍崗、龍華等6區。如光明區的白花受納場、龍華區的犁頭山受納場、南山區西麗街道的下圍嶺受納場等。

受深圳市土地極度緊張的限制,目前不存在絕對完美的場址,各場址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規劃》稱,如部分受納場屬地質災害(高)易發區,還有部分場址和周邊建築的距離較近,在確定受納場建設後,應同步對可能影響范圍內的建築予以拆除,特別是違法建築。

加快填海申請進度

據介紹,深圳市陸域受納庫容難以滿足長期需求,考慮海域使用權等填海相關手續申請尚需一定周期,棄土與填海工程難以同步等因素,陸域受納仍是近期主要的余泥渣土受納渠道之一。

《規劃》建議,相關部門應對余泥渣土從産生到處置進行全鏈條統籌管控,建立臺賬,摸清“家底”,掌握全市范圍內余泥渣土的産生量和增量數據。並且加強建設工程豎向規劃設計管理,控制地下空間開挖,增加余土回填,減少建築廢棄物排放,盡快開展棄土循環利用技術的適用性相關研究論證,使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率提高至90%。

在填海方面,《規劃》建議,由深圳市規劃國土委牽頭,協調各填海項目申報主體,加快填海相關手續申請進度,積極向國家海洋局爭取劃定深圳市海上惰性拆遷物料處置區。填海手續完備後,可將暫存于受納場的余泥渣土,轉運至填海區域,滿足填海區集中使用土石方的工期需求,同時釋放陸域受納場空間資源,作為後續的余泥渣土暫存、中轉場所,提供應急保障功能。

區域統籌方面,《規劃》建議深圳市政府將余泥渣土受納問題,納入深莞惠黨政聯席會議議題,並積極協調珠三角區域城市,提高棄土外運量。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