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不想當遊戲程序員的酒吧老板,不是好作家

來源:羊城派 作者:尚九華 發表時間:2018-07-31 08:40

  從酒吧老板變身名作家,坦言沒有寫作天賦的村上春樹卻説自己更像遊戲程序員?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村上春樹是日本著名的當代文學家,他的《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刺殺騎士團長》《1Q84》等作品在全球暢銷不衰,他已連續9年被視為諾貝爾文學獎熱門人選。

  在成為職業作家之前,村上春樹開過一家爵士酒吧,自己調雞尾酒,做三明治,喜歡音樂的他從沒想到過會轉行從事寫作。

  “在我29歲時,事情出乎意料地發生了,我不聰明,這是上天的恩賜,所以我一直保持謙卑。”

  他的第一部小説《且聽風吟》,在他29歲這年出版了。這部小説是他午後在廚房的工作臺上寫成的,花了10個月時間,然後便被一家出版社看中,並且獲了大獎。他説自己“感覺像是在做夢”。村上春樹的妻子得知此事後,也非常詫異。

  和很多作家不同,兒時的村上春樹,並不太喜歡閱讀,特別是本國作家的作品,他覺得“二戰”後的日本寫作文化很無趣和差勁。15歲時,他才開始廣泛閱讀,讀的是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羅斯·麥克唐納等西方作家的作品,這些人對他日後的創作産生了極大的影響。

  成為作家後,村上春樹並沒去結交同行,他甚至連一個作家朋友都沒有,至今也很少。

  他曾告訴美國一家雜志社的記者,在寫作生涯中,他不屬于任何一個作家團體,“我是獨行客,不喜歡團體、流派和文學圈。”

  他説,有一次普林斯頓大學邀請他去用餐,當天到場的還有喬伊斯·卡羅爾·歐茨、托妮·莫裏森等知名作家。結果,他感到非常緊張和恐懼,以至于飯菜都無法正常下咽。

  為了怕被別人認出來,他時常更換住所,以便能過無名氏的生活,哪裏都可以去,沒人認識他,並且能夠毫無負擔地觀察人和世界。

  他説自己並沒有寫作天賦,小説的初稿總是很亂,讓自己很不滿,必須要一遍一遍地去改,“花上半年寫第一稿,然後再花七八個月去修改,要改四五遍。”

  村上春樹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寫五六個小時,下午跑步十公裏或遊泳五公裏,然後讀書或聽音樂,晚上九點按時睡覺。每天如此重復,從不改變。

  每寫一部新書,村上春樹都會打破以往的結構,開創一種新東西,嘗試新主體,給自己設置新限制。“如果每次都寫同樣的東西,肯定會感到疲憊和乏味。”

  雖然深受卡夫卡、麥克唐納等作家的影響,但村上春樹覺得自己在寫作上和他們有著很大的不同,“卡夫卡寫小説的年代,人們只有音樂、書籍和劇院,有的是閒暇時間,可以去讀大部頭長篇小説,因此小説有足夠大的市場,作家也很容易成功,但現在人們的時間太寶貴,而且社會上有太多東西,互聯網、電影、球賽……所以我寫的小説必須要改變,要抓住讀者的脖子,硬把他們拖進來讀。”

  村上春樹認為,電子遊戲比任何東西更接近文學。“我寫作時,會感覺自己是一個電子遊戲的設計者,同時也是個玩遊戲的人,在編制遊戲程序,給人一種超脫、分裂和不想出去的感覺。”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19日,A15版,作者 尚九華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村上春樹:不想當遊戲程序員的酒吧老板,不是好作家

羊城派  作者:尚九華  2018-07-31

  從酒吧老板變身名作家,坦言沒有寫作天賦的村上春樹卻説自己更像遊戲程序員?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村上春樹是日本著名的當代文學家,他的《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刺殺騎士團長》《1Q84》等作品在全球暢銷不衰,他已連續9年被視為諾貝爾文學獎熱門人選。

  在成為職業作家之前,村上春樹開過一家爵士酒吧,自己調雞尾酒,做三明治,喜歡音樂的他從沒想到過會轉行從事寫作。

  “在我29歲時,事情出乎意料地發生了,我不聰明,這是上天的恩賜,所以我一直保持謙卑。”

  他的第一部小説《且聽風吟》,在他29歲這年出版了。這部小説是他午後在廚房的工作臺上寫成的,花了10個月時間,然後便被一家出版社看中,並且獲了大獎。他説自己“感覺像是在做夢”。村上春樹的妻子得知此事後,也非常詫異。

  和很多作家不同,兒時的村上春樹,並不太喜歡閱讀,特別是本國作家的作品,他覺得“二戰”後的日本寫作文化很無趣和差勁。15歲時,他才開始廣泛閱讀,讀的是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羅斯·麥克唐納等西方作家的作品,這些人對他日後的創作産生了極大的影響。

  成為作家後,村上春樹並沒去結交同行,他甚至連一個作家朋友都沒有,至今也很少。

  他曾告訴美國一家雜志社的記者,在寫作生涯中,他不屬于任何一個作家團體,“我是獨行客,不喜歡團體、流派和文學圈。”

  他説,有一次普林斯頓大學邀請他去用餐,當天到場的還有喬伊斯·卡羅爾·歐茨、托妮·莫裏森等知名作家。結果,他感到非常緊張和恐懼,以至于飯菜都無法正常下咽。

  為了怕被別人認出來,他時常更換住所,以便能過無名氏的生活,哪裏都可以去,沒人認識他,並且能夠毫無負擔地觀察人和世界。

  他説自己並沒有寫作天賦,小説的初稿總是很亂,讓自己很不滿,必須要一遍一遍地去改,“花上半年寫第一稿,然後再花七八個月去修改,要改四五遍。”

  村上春樹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寫五六個小時,下午跑步十公裏或遊泳五公裏,然後讀書或聽音樂,晚上九點按時睡覺。每天如此重復,從不改變。

  每寫一部新書,村上春樹都會打破以往的結構,開創一種新東西,嘗試新主體,給自己設置新限制。“如果每次都寫同樣的東西,肯定會感到疲憊和乏味。”

  雖然深受卡夫卡、麥克唐納等作家的影響,但村上春樹覺得自己在寫作上和他們有著很大的不同,“卡夫卡寫小説的年代,人們只有音樂、書籍和劇院,有的是閒暇時間,可以去讀大部頭長篇小説,因此小説有足夠大的市場,作家也很容易成功,但現在人們的時間太寶貴,而且社會上有太多東西,互聯網、電影、球賽……所以我寫的小説必須要改變,要抓住讀者的脖子,硬把他們拖進來讀。”

  村上春樹認為,電子遊戲比任何東西更接近文學。“我寫作時,會感覺自己是一個電子遊戲的設計者,同時也是個玩遊戲的人,在編制遊戲程序,給人一種超脫、分裂和不想出去的感覺。”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19日,A15版,作者 尚九華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