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多年前我從廣州奔赴邊塞學俄文,如今已把他鄉當故鄉

來源:羊城派 作者:陳嘉暄 發表時間:2018-07-26 14:25

  你可會想到幾十年前有這樣一群和他們差不多大的青年,懷著對祖國誠摯的熱愛和無畏的熱血,背井離鄉,只身前往祖國的邊塞,而且這一走就是一輩子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屈指數來,離開廣州嶺南大學(在今中山大學校址)已有67年。這一個多甲子的時光,在歷史的長河中是滄海一粟,而在人生道路上卻幾乎是或已經是整個旅程了。

  記得是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年,朝鮮的戰火燃燒至鴨綠江邊,新政府號召青年學生參軍,抗美援朝,保家衛國。號召消息一傳出,整個嶺南校園都沸騰起來了,同學們迅速行動,紛紛請纓上前線。經審理公布,最後被錄取的有文、醫、工、農各院係1-4年級共21名(14男7女),但目的地不是上前線,而是到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市)軍校學俄文。

  匯齊廣州市同一批的其他學校的學生(絕大部分是高中生)集中在維新路(今起義路)四邑華僑中學。總數約140人。其中,我校人數最多,清一色全是大學生,由華僑子弟、香港同胞以及本地學生組成的特殊團體。

  在這個團體還沒有出發,就出現過幾件感動人的小故事:高班的同學文學院的鄧瑞媛和謝營生已完成四年級上學期的課程,為了響應政府的號召,放棄個人即將到手的文憑,毅然參軍;文學院的陳潔蓮未通過家庭關,被父母軟禁在香港家中,她衝出重圍,最後準時到廣州歸隊;農學院的馬靜芳是柬埔寨華裔的大家閨秀,回到祖國求學,她放棄舒適的生活條件及現成美好的前途,毫不猶豫報名參軍…

  至于在工學院的我,老父失業,四弟妹年幼,也沒有通過家庭關,打算“私奔”,待到了新疆後再寄家書解釋一切。

  沒想到,在火車開動之前不到半小時,父親帶著四小,氣喘吁吁地在站臺上出現,找到了我以後,忙亂地將一沓鈔票及一枚金戒指塞到我手上,好像想説什麼話卻沒説出來。此時,“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言凝噎”的情景,正好是我們一家人的生動寫照。

  當時,迪化與廣州相隔七省的萬水千山,綠皮火車只能通到西安。剩下的路程既沒有通火車,也沒有長途汽車,只有搭乘運貨的順路卡車前往。

  1951年2月2日,我們從廣州乘火車北上,大年三十除夕晚是在鄭州車站候車室度過的。到了西安一邊休整發軍裝,一邊等候,終于等到一隊運水泥到迪化的軍車。

  于是就搭那列軍車,人貨混乘,繼續往西北方向前進。當時,正是數九寒天,西北地區已是滴水成冰,零下十多度了,一路上露宿風餐,日曬雨淋,搖晃顛簸,走走停停。過了河西走廊,進入新疆東部哈密地區,遭遇西伯利亞寒流侵襲,溫度降到-45℃,我們在卡車上將所有能禦寒的衣物、被子、大衣都蓋在身上,也不抵事。

  幸虧車子沒拋錨,而且只有兩三個鐘頭,終于熬了過來。寒冷艱苦的長途旅程,一直捱到了3月3日才結束,終于到了迪化。

  那時的迪化還是一座未經開發的多民族雜居的舊型小城市,説是省會,全市只有三棟半的兩層木結構樓房。俄文學校是臨時的編制,哪裏還會有現成的校址呢!我們了解到這情況,沒有失望,也沒有灰心,既來之,則安之,憑著年輕人的一股熱情和幹勁,用自己的雙手勞動建校。

  與此同時,校長王季青(王震夫人)也組織調集俄語教師和教學工作。因陋就簡,總算得以開課。過了一年多,邊勞動邊受政治教育、邊學俄文的“抗大”式的學校生活,總算結束了,其後陸續分配去各地工作。而嶺大同學19人(在西安時當地政府截留了兩人)都是文化程度比較高的,首先分配,各奔前程,也很少橫向聯係。

  瞬間過去六十多年。現在,我已是88歲的耄耋老人,在新疆生活近70年,已將新疆當作我的第二故鄉,特將一首我喜愛的涂鴉舊作(律韻不齊,不敢言詩)略作修改,以結束我的回憶和沉思:

  甲子輪年一瞬過,滄海桑田變化多。有人歸飲珠江水,有人海外弄潮波。我獨癡戀天山雪,更喜維鄉美食多。獻罷青春獻終身,骨灰遍灑新疆河。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7月12日A15版,作者:陳嘉暄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60多年前我從廣州奔赴邊塞學俄文,如今已把他鄉當故鄉

羊城派  作者:陳嘉暄  2018-07-26

  你可會想到幾十年前有這樣一群和他們差不多大的青年,懷著對祖國誠摯的熱愛和無畏的熱血,背井離鄉,只身前往祖國的邊塞,而且這一走就是一輩子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屈指數來,離開廣州嶺南大學(在今中山大學校址)已有67年。這一個多甲子的時光,在歷史的長河中是滄海一粟,而在人生道路上卻幾乎是或已經是整個旅程了。

  記得是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年,朝鮮的戰火燃燒至鴨綠江邊,新政府號召青年學生參軍,抗美援朝,保家衛國。號召消息一傳出,整個嶺南校園都沸騰起來了,同學們迅速行動,紛紛請纓上前線。經審理公布,最後被錄取的有文、醫、工、農各院係1-4年級共21名(14男7女),但目的地不是上前線,而是到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市)軍校學俄文。

  匯齊廣州市同一批的其他學校的學生(絕大部分是高中生)集中在維新路(今起義路)四邑華僑中學。總數約140人。其中,我校人數最多,清一色全是大學生,由華僑子弟、香港同胞以及本地學生組成的特殊團體。

  在這個團體還沒有出發,就出現過幾件感動人的小故事:高班的同學文學院的鄧瑞媛和謝營生已完成四年級上學期的課程,為了響應政府的號召,放棄個人即將到手的文憑,毅然參軍;文學院的陳潔蓮未通過家庭關,被父母軟禁在香港家中,她衝出重圍,最後準時到廣州歸隊;農學院的馬靜芳是柬埔寨華裔的大家閨秀,回到祖國求學,她放棄舒適的生活條件及現成美好的前途,毫不猶豫報名參軍…

  至于在工學院的我,老父失業,四弟妹年幼,也沒有通過家庭關,打算“私奔”,待到了新疆後再寄家書解釋一切。

  沒想到,在火車開動之前不到半小時,父親帶著四小,氣喘吁吁地在站臺上出現,找到了我以後,忙亂地將一沓鈔票及一枚金戒指塞到我手上,好像想説什麼話卻沒説出來。此時,“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言凝噎”的情景,正好是我們一家人的生動寫照。

  當時,迪化與廣州相隔七省的萬水千山,綠皮火車只能通到西安。剩下的路程既沒有通火車,也沒有長途汽車,只有搭乘運貨的順路卡車前往。

  1951年2月2日,我們從廣州乘火車北上,大年三十除夕晚是在鄭州車站候車室度過的。到了西安一邊休整發軍裝,一邊等候,終于等到一隊運水泥到迪化的軍車。

  于是就搭那列軍車,人貨混乘,繼續往西北方向前進。當時,正是數九寒天,西北地區已是滴水成冰,零下十多度了,一路上露宿風餐,日曬雨淋,搖晃顛簸,走走停停。過了河西走廊,進入新疆東部哈密地區,遭遇西伯利亞寒流侵襲,溫度降到-45℃,我們在卡車上將所有能禦寒的衣物、被子、大衣都蓋在身上,也不抵事。

  幸虧車子沒拋錨,而且只有兩三個鐘頭,終于熬了過來。寒冷艱苦的長途旅程,一直捱到了3月3日才結束,終于到了迪化。

  那時的迪化還是一座未經開發的多民族雜居的舊型小城市,説是省會,全市只有三棟半的兩層木結構樓房。俄文學校是臨時的編制,哪裏還會有現成的校址呢!我們了解到這情況,沒有失望,也沒有灰心,既來之,則安之,憑著年輕人的一股熱情和幹勁,用自己的雙手勞動建校。

  與此同時,校長王季青(王震夫人)也組織調集俄語教師和教學工作。因陋就簡,總算得以開課。過了一年多,邊勞動邊受政治教育、邊學俄文的“抗大”式的學校生活,總算結束了,其後陸續分配去各地工作。而嶺大同學19人(在西安時當地政府截留了兩人)都是文化程度比較高的,首先分配,各奔前程,也很少橫向聯係。

  瞬間過去六十多年。現在,我已是88歲的耄耋老人,在新疆生活近70年,已將新疆當作我的第二故鄉,特將一首我喜愛的涂鴉舊作(律韻不齊,不敢言詩)略作修改,以結束我的回憶和沉思:

  甲子輪年一瞬過,滄海桑田變化多。有人歸飲珠江水,有人海外弄潮波。我獨癡戀天山雪,更喜維鄉美食多。獻罷青春獻終身,骨灰遍灑新疆河。

來源|《羊城晚報》 2018年07月12日A15版,作者:陳嘉暄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