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業主想賣房養老 不料卻進了中介設的局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愛麗 發表時間:2018-07-10 16:01

金羊網訊 記者張愛麗報道:7月10日,廣州市房地産中介協會(以下簡稱“協會”)發布2018年第二季度行業糾紛與投訴處理報告顯示,2018年4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協會受理投訴19宗,其中部分與中介誘導當事人簽訂合同有關。

案例:中介欺騙簽訂傭紙業主維權對簿公堂

羅老先生因年事已高,打算出售在廣州的物業回老家頤養天年。基于A中介公司經紀人小李熱情接待以及該公司的品牌形象,遂委托小李放盤出售。2016年9月羅老因身體原因回老家養病,在此期間小李亦多次致電羅老,講解房屋放盤情況。2017年1月,小李告知羅老有買家看中房屋地段所在的學位名額願意出資購買。出于對小李的信任,羅老在未與買方見面溝通的情況下便先單獨簽訂了《房屋買賣合同》,同意以320萬元的價格出售房屋。小李告知羅老,買家要用其中的20萬請中介承包交易稅費、中介費、差旅費等,他會讓買家簽訂合同後先支付20萬給羅老,羅老再將其中15萬轉給他。羅老按小李的要求轉賬成功後,李某又以其他理由讓羅老簽了15萬元的《中介服務確認書》。

為了協助買家辦理銀行按揭手續,羅老從老家趕回廣州,並與買家見面,在交談中才發現買家已支付9萬元的中介費。為了不違反合同條款的約定,羅老與買家完成交易後向法院提出訴訟,申請撤銷該確認書,並退回15萬元。經法院審理查明後,認定A中介公司通過欺詐手段騙取羅老簽署《中介服務確認書》,故判決撤銷《中介服務確認書》並要求A中介公司返還15萬。

提醒:簽訂確認書應明確服務內容

本案在法院審理過程中,通過對A中介公司及經紀人小李的質證,認為A中介公司及小李證詞前後矛盾,庭審過程中A中介公司及小李辯稱20萬是用于彌補另一名買方的損失。但通過羅老提供的錄音證據顯示,在簽訂合同前,確實有另一名客戶交誠意金確認購買,但該客戶最終未能簽訂合同並不需支付任何費用,且法院確定房屋交易價格為320萬,並非300萬,另有20萬元用于彌補其他損失。其次,A中介公司對于與羅老簽訂的21.5萬元的高額中介服務費未作特別説明,也無證據顯示羅老同意支付且與市場的一般價格相背離,加上買方要支付中介費9萬元共高達30.5萬元,接近合同成交總價的10%,與當前的市場一般交易習慣相違背。

因此法院作出了A中介公司是通過欺詐手段騙取羅老簽署《中介服務確認書》的認定,判決撤銷羅先生簽訂的《中介服務確認書》及要求A中介公司退還15萬元中介服務費。

協會提醒消費者,在與中介公司簽訂《中介服務確認書》時,應明確中介公司提供的服務內容以及中介服務費用。如有不清晰的,可現場向中介公司的經紀人詳細了解,或致電中介協會進行咨詢。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廣州業主想賣房養老 不料卻進了中介設的局

金羊網  作者:張愛麗  2018-07-10

金羊網訊 記者張愛麗報道:7月10日,廣州市房地産中介協會(以下簡稱“協會”)發布2018年第二季度行業糾紛與投訴處理報告顯示,2018年4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協會受理投訴19宗,其中部分與中介誘導當事人簽訂合同有關。

案例:中介欺騙簽訂傭紙業主維權對簿公堂

羅老先生因年事已高,打算出售在廣州的物業回老家頤養天年。基于A中介公司經紀人小李熱情接待以及該公司的品牌形象,遂委托小李放盤出售。2016年9月羅老因身體原因回老家養病,在此期間小李亦多次致電羅老,講解房屋放盤情況。2017年1月,小李告知羅老有買家看中房屋地段所在的學位名額願意出資購買。出于對小李的信任,羅老在未與買方見面溝通的情況下便先單獨簽訂了《房屋買賣合同》,同意以320萬元的價格出售房屋。小李告知羅老,買家要用其中的20萬請中介承包交易稅費、中介費、差旅費等,他會讓買家簽訂合同後先支付20萬給羅老,羅老再將其中15萬轉給他。羅老按小李的要求轉賬成功後,李某又以其他理由讓羅老簽了15萬元的《中介服務確認書》。

為了協助買家辦理銀行按揭手續,羅老從老家趕回廣州,並與買家見面,在交談中才發現買家已支付9萬元的中介費。為了不違反合同條款的約定,羅老與買家完成交易後向法院提出訴訟,申請撤銷該確認書,並退回15萬元。經法院審理查明後,認定A中介公司通過欺詐手段騙取羅老簽署《中介服務確認書》,故判決撤銷《中介服務確認書》並要求A中介公司返還15萬。

提醒:簽訂確認書應明確服務內容

本案在法院審理過程中,通過對A中介公司及經紀人小李的質證,認為A中介公司及小李證詞前後矛盾,庭審過程中A中介公司及小李辯稱20萬是用于彌補另一名買方的損失。但通過羅老提供的錄音證據顯示,在簽訂合同前,確實有另一名客戶交誠意金確認購買,但該客戶最終未能簽訂合同並不需支付任何費用,且法院確定房屋交易價格為320萬,並非300萬,另有20萬元用于彌補其他損失。其次,A中介公司對于與羅老簽訂的21.5萬元的高額中介服務費未作特別説明,也無證據顯示羅老同意支付且與市場的一般價格相背離,加上買方要支付中介費9萬元共高達30.5萬元,接近合同成交總價的10%,與當前的市場一般交易習慣相違背。

因此法院作出了A中介公司是通過欺詐手段騙取羅老簽署《中介服務確認書》的認定,判決撤銷羅先生簽訂的《中介服務確認書》及要求A中介公司退還15萬元中介服務費。

協會提醒消費者,在與中介公司簽訂《中介服務確認書》時,應明確中介公司提供的服務內容以及中介服務費用。如有不清晰的,可現場向中介公司的經紀人詳細了解,或致電中介協會進行咨詢。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