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馬傳説流芳百載 義膽忠魂蕩氣回腸

來源:金羊網 作者:王俊偉 發表時間:2018-06-27 09:54

陳連升將軍雕像

面朝將軍昂首長嘶的節馬雕像和它的主人陳連升將軍默默地守望著虎門這片海域,今年6月,節馬傳説入選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加以保護傳承

文/圖 金羊網記者王俊偉

在獅子洋畔,虎門沙角炮臺的瀕海臺上,面朝將軍昂首長嘶的節馬雕像和它的主人陳連升將軍默默地守望著這片海域。177年前,就在這裏,陳連升將軍父子身先士卒抵抗英軍,偕全臺將士壯烈殉國。陣地上遺下將軍坐騎黃騮馬被英軍擄到香港,最終這匹馳騁沙場的黃驃戰馬在香港絕食自殉,節氣流芳。

節馬的故事是一個與那個百年恥辱聯係在一起的故事。林則徐、關天培、陳連升……這一個又一個中國近代史上的標志性人物,把我們民族的一段悲壯歷史永久的留存于這片熱血與硝煙浸染的土地上。

今年6月,節馬傳説入選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加以保護傳承。如果説沙角將士的血肉升騰著民族的浩然正氣,那麼節馬傳説正是忠魂係馬的精神延續,傳説的本身固然感人至深,而闡發出來的民間義概則令千秋崇尚。

沙角炮臺掩體入口

節馬感人故事流傳百余載

虎門文物辦負責人鐘偉峰告訴記者,節馬傳説的故事已流傳了150多年。

1841年1月7日,英兵集艦進犯虎門防線第一重門戶——沙角炮臺。當時守將陳連升(湖北鶴峰人,曾駐守香港官涌連續6次擊退英兵進攻),調升三江協副將駐守沙角。是役,英艦瘋狂強攻,炮火彌空、江風嘯血,英軍復以艦艇繞後山登陸,前後夾擊,陳將軍父子身先士卒左右拼殺,同數倍于己的英軍力戰,無奈敵眾我寡,偕全臺將士壯烈殉國。陣地上遺下將軍坐騎黃騮馬守義嘶鳴,英兵近前則飛蹄踢敵,怒目揚鬢;英酋見慨既恨亦憐,下令圍捕義馬,強行綁至軍艦運抵香港,但馬濡主性,一路望北悲嘯。至港,英人欲馴歸附,施以精料飼養,黃騮馬寧餓不從;強騎勒馴,則昂首揚蹄摔敵;英兵怒惱,示以刀、棍砍之,馬仍桀驁不羈,視死如歸。黃騮馬節貞義烈,英人無奈,放置孤島山中企圖困服;國人傳訊,爭相目睹儀容;感傷者跪地捧食,馬則垂頭舔舌;圍觀者置食于地,馬卻視而不見,側目離開;若有議論贖馬回歸虎門為將軍守靈盡孝,黃騮馬便跪蹄搖尾、潛淚供騎……將有靈、馬有義,英人難堪,禁止華人濟馬,黃騮馬自此形銷骨立,一年後在香港絕食自殉,節氣流芳。

陳連升戰馬堅貞不屈的感人故事從香港傳回到珠三角,更激發當地軍民抗英軍的愛國義舉。此外,軍民對戰馬氣節十分敬重,稱頌此馬為“節馬”,並為它立碑紀念。

“節馬傳説”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人自強不息、奮勇向前,樹立民族正氣和愛國情懷。

形銷骨立的黃騮馬令千秋崇尚

節馬碑曾被用作磨刀石現被珍藏

據史料記載,節馬碑是當年由虎門調署水師提標中軍參將鄭耀祥和調署水師提標右營遊擊賴建猷于同治元年十一月負責修建的。這是一塊長152厘米、寬40厘米、厚3至4厘米的黑色雲石。它是在節馬死後21年,由番禺陳子坡撰稿,順德進士賴子猷、吳仲山書繪而成的。

碑由《節馬圖》和《節馬行》兩部分組成。《節馬圖》繪的是一匹昂首提蹄、側目疾視、肋骨凸起的戰馬。它的名字叫黃騮。

身為黃赤色,頸上鬃毛為黑色的馬稱之為黃騮。可石碑上的黃騮馬,只是一幅沒有顏色的圖畫。

《節馬行》是節馬碑碑記,是以七言詩寫的頌文。共分3節,序言記述了節馬被擄後的情形,正文用七言詩讚頌了節馬“貞操恥食夷人栗”“如斯節烈前古無”的氣節,結語則抨擊了漢姦奴顏媚骨還不如一匹馬。

節馬碑嵌在關天培祠內的碑林裏,供人憑吊。

1938年日帝侵華南下,虎門慘遭轟炸,忠節祠淪為瓦礫。節馬碑也在戰火中被毀。

直到1954年秋,駐莞某部搜集有關鴉片戰爭的史料和文物時,得知有節馬碑,便前往關天培祠中尋找,只找到了中間一截。後來,虎門人蘇漢棠經過不懈努力,終于在一居民家的廚房找到了碑的前面一截,又在關天培祠附近的一座橋下找到後面一截,終于找全了節馬碑。

原來,節馬碑在戰火中被毀後,埋于廢墟。村民偶然間發現了它,見它材質細膩且堅硬,就撿回家做了磨刀石。

拼合完整節馬碑作為愛國主義教材,再經廣州博物館精心復合,原件珍藏該館,後來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如式復制展覽。

瀕海臺上的石碑背文

入選省級非遺 多種形式傳誦節馬精神

“民間文學《節馬傳説》以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形式存在,呈現的是愛國精神,固守的是民族氣節。”鐘偉峰説,“保護這一珍貴的非遺,對人們深入了解鴉片戰爭,充實愛國主義教育教材等都有著極其深遠的歷史意義和社會價值。”于是,幾年前,東莞市和虎門鎮制定了《節馬傳説》非遺項目保護計劃,啟動《節馬傳説》非遺的保護工作,促進這一非遺項目的資料挖掘、整理和保護。近年來,人們還以《節馬傳説》為素材,編排對口單弦《節馬頌》、電影《節馬生死簽》等多種表現形式,傳誦節馬精神。

“經過努力,民間文學《節馬傳説》2016年成功入選東莞市民間文學類非遺項目。今年6月,又經過了專家評審,成功入選成為廣東省民間文學類非遺項目。接下來我們打算繼續申報國家級非遺項目。”鐘偉峰説。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節馬傳説流芳百載 義膽忠魂蕩氣回腸

金羊網  作者:王俊偉  2018-06-27

陳連升將軍雕像

面朝將軍昂首長嘶的節馬雕像和它的主人陳連升將軍默默地守望著虎門這片海域,今年6月,節馬傳説入選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加以保護傳承

文/圖 金羊網記者王俊偉

在獅子洋畔,虎門沙角炮臺的瀕海臺上,面朝將軍昂首長嘶的節馬雕像和它的主人陳連升將軍默默地守望著這片海域。177年前,就在這裏,陳連升將軍父子身先士卒抵抗英軍,偕全臺將士壯烈殉國。陣地上遺下將軍坐騎黃騮馬被英軍擄到香港,最終這匹馳騁沙場的黃驃戰馬在香港絕食自殉,節氣流芳。

節馬的故事是一個與那個百年恥辱聯係在一起的故事。林則徐、關天培、陳連升……這一個又一個中國近代史上的標志性人物,把我們民族的一段悲壯歷史永久的留存于這片熱血與硝煙浸染的土地上。

今年6月,節馬傳説入選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加以保護傳承。如果説沙角將士的血肉升騰著民族的浩然正氣,那麼節馬傳説正是忠魂係馬的精神延續,傳説的本身固然感人至深,而闡發出來的民間義概則令千秋崇尚。

沙角炮臺掩體入口

節馬感人故事流傳百余載

虎門文物辦負責人鐘偉峰告訴記者,節馬傳説的故事已流傳了150多年。

1841年1月7日,英兵集艦進犯虎門防線第一重門戶——沙角炮臺。當時守將陳連升(湖北鶴峰人,曾駐守香港官涌連續6次擊退英兵進攻),調升三江協副將駐守沙角。是役,英艦瘋狂強攻,炮火彌空、江風嘯血,英軍復以艦艇繞後山登陸,前後夾擊,陳將軍父子身先士卒左右拼殺,同數倍于己的英軍力戰,無奈敵眾我寡,偕全臺將士壯烈殉國。陣地上遺下將軍坐騎黃騮馬守義嘶鳴,英兵近前則飛蹄踢敵,怒目揚鬢;英酋見慨既恨亦憐,下令圍捕義馬,強行綁至軍艦運抵香港,但馬濡主性,一路望北悲嘯。至港,英人欲馴歸附,施以精料飼養,黃騮馬寧餓不從;強騎勒馴,則昂首揚蹄摔敵;英兵怒惱,示以刀、棍砍之,馬仍桀驁不羈,視死如歸。黃騮馬節貞義烈,英人無奈,放置孤島山中企圖困服;國人傳訊,爭相目睹儀容;感傷者跪地捧食,馬則垂頭舔舌;圍觀者置食于地,馬卻視而不見,側目離開;若有議論贖馬回歸虎門為將軍守靈盡孝,黃騮馬便跪蹄搖尾、潛淚供騎……將有靈、馬有義,英人難堪,禁止華人濟馬,黃騮馬自此形銷骨立,一年後在香港絕食自殉,節氣流芳。

陳連升戰馬堅貞不屈的感人故事從香港傳回到珠三角,更激發當地軍民抗英軍的愛國義舉。此外,軍民對戰馬氣節十分敬重,稱頌此馬為“節馬”,並為它立碑紀念。

“節馬傳説”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人自強不息、奮勇向前,樹立民族正氣和愛國情懷。

形銷骨立的黃騮馬令千秋崇尚

節馬碑曾被用作磨刀石現被珍藏

據史料記載,節馬碑是當年由虎門調署水師提標中軍參將鄭耀祥和調署水師提標右營遊擊賴建猷于同治元年十一月負責修建的。這是一塊長152厘米、寬40厘米、厚3至4厘米的黑色雲石。它是在節馬死後21年,由番禺陳子坡撰稿,順德進士賴子猷、吳仲山書繪而成的。

碑由《節馬圖》和《節馬行》兩部分組成。《節馬圖》繪的是一匹昂首提蹄、側目疾視、肋骨凸起的戰馬。它的名字叫黃騮。

身為黃赤色,頸上鬃毛為黑色的馬稱之為黃騮。可石碑上的黃騮馬,只是一幅沒有顏色的圖畫。

《節馬行》是節馬碑碑記,是以七言詩寫的頌文。共分3節,序言記述了節馬被擄後的情形,正文用七言詩讚頌了節馬“貞操恥食夷人栗”“如斯節烈前古無”的氣節,結語則抨擊了漢姦奴顏媚骨還不如一匹馬。

節馬碑嵌在關天培祠內的碑林裏,供人憑吊。

1938年日帝侵華南下,虎門慘遭轟炸,忠節祠淪為瓦礫。節馬碑也在戰火中被毀。

直到1954年秋,駐莞某部搜集有關鴉片戰爭的史料和文物時,得知有節馬碑,便前往關天培祠中尋找,只找到了中間一截。後來,虎門人蘇漢棠經過不懈努力,終于在一居民家的廚房找到了碑的前面一截,又在關天培祠附近的一座橋下找到後面一截,終于找全了節馬碑。

原來,節馬碑在戰火中被毀後,埋于廢墟。村民偶然間發現了它,見它材質細膩且堅硬,就撿回家做了磨刀石。

拼合完整節馬碑作為愛國主義教材,再經廣州博物館精心復合,原件珍藏該館,後來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如式復制展覽。

瀕海臺上的石碑背文

入選省級非遺 多種形式傳誦節馬精神

“民間文學《節馬傳説》以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形式存在,呈現的是愛國精神,固守的是民族氣節。”鐘偉峰説,“保護這一珍貴的非遺,對人們深入了解鴉片戰爭,充實愛國主義教育教材等都有著極其深遠的歷史意義和社會價值。”于是,幾年前,東莞市和虎門鎮制定了《節馬傳説》非遺項目保護計劃,啟動《節馬傳説》非遺的保護工作,促進這一非遺項目的資料挖掘、整理和保護。近年來,人們還以《節馬傳説》為素材,編排對口單弦《節馬頌》、電影《節馬生死簽》等多種表現形式,傳誦節馬精神。

“經過努力,民間文學《節馬傳説》2016年成功入選東莞市民間文學類非遺項目。今年6月,又經過了專家評審,成功入選成為廣東省民間文學類非遺項目。接下來我們打算繼續申報國家級非遺項目。”鐘偉峰説。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