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遺棄、行業混亂 狗的問題其實是人的問題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蔡凡 發表時間:2018-06-19 06:34

城市流浪犬探因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實習生 蔡凡

流浪狗咬人,似乎從來都不是新鮮事。單在廣州,便曾有犬只在花都連咬數人,更有烈性犬衝入廣州大學宿舍樓,將學生咬傷。近日全國各地屢屢發生流浪犬傷人事件,讓不少人目光聚焦在流浪狗身上。責任意識缺乏、懲罰機制空白……寵物行業亂象與人的缺位,致使寵物犬變流浪犬,威脅整個社會安全。

患傳染病並具攻擊性

流浪狗現狀惹人憂

6月15日,接到流浪狗信息後陳嬙一連救助了兩條狗。三個多月大的小公狗龜縮成一團,皮毛已多日未洗黑黃夾雜,最可怕是眼睛,粉色的分泌物把瞳孔糊得密實,像是整顆眼珠子脫落。

“這狗一看就是得了犬瘟,已到了末期。”陳嬙原先在海口某中學當老師,後辭職來廣州成立了HEELO阿派流浪狗領養平臺,基本每天都會有熱心義工在平臺上、QQ群裏發布流浪狗信息,“流浪狗太多根本救不過來,我一般是正巧有空,流浪狗又到了非救不可的地步,才出手”。

像陳嬙救助的那條流浪狗,在城市裏還有許多,絕大部分患有犬類惡性傳染病如犬瘟、犬細小病毒病,小部分甚至攜帶狂犬病毒,一種可傳播至人類、致死率近100%的病毒。據廣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數據,每年廣州接種狂犬疫苗的人數都有所增長,總數破萬。

“犬類基本不會主動攻擊人類,除非它感染了狂犬病,或感覺到威脅,又或者是攻擊力十足的烈性犬。”陳嬙告訴記者,她經常遇到廣州市明令禁止飼養的烈性犬。

陳嬙曾解救了一條高加索犬,狗主人不想再飼養,將它捆綁在路邊。作為世界上體型最大的猛犬,高加索犬性格兇猛、攻擊性強,並不適合作為寵物犬飼養,“狗主人隨意遺棄烈性犬,遭殃的是市民”。

廣東省寵物協會秘書長何衛民直言:“街上的流浪狗98%都是被遺棄的寵物狗。”

心血來潮不負責任

狗主多任性

為何有人飼養性格兇猛的高加索犬?遺棄高加索犬的主人給出了答案:“高!帥!”但溫帶地區培育的高加索犬根本受不了廣州的炎熱,需要24小時待在空調房中保持涼爽,一旦照顧不周便會流口水並渾身散發出惡臭,這條高加索犬被遺棄前早已被轉手多次,其主人多是心血來潮貪新求異,完全不考慮飼養的實際狀況。

陳嬙每周至少收到10條流浪犬求助信息,逢到過年期間與犬只嚴查期間,流浪犬數量還將增加。陳嬙給阿派平臺定下規矩,只收流浪犬,但還是會有狗主詢問,能不能收下自家的狗。每當這時陳嬙總會拒絕,卻屢被威脅:“你們只收流浪狗是吧,那我現在就把它扔到大街,讓它變成流浪狗。”

廣州愛笑天使動物救助站是廣東省第一家挂牌的動物救助站,在其最艱難的2009年-2011年,便是因新的養犬條例出臺,導致遺棄犬只劇增,站內同時收容了700多只流浪犬。

“文明養狗,主人便要做到不離不棄,並且無論是純種還是串串都要給它絕育!”在愛笑天使負責人李女士看來,如今推行“一戶一犬”政策,寵物犬完全沒必要繁殖,“一條狗一年就能生近十只狗崽,生出後狗主人隨意送狗崽,也沒有審核接手人是否負責,接手人常常隨意遺棄”。

養狗花錢、遇病則逃

疫苗不願買 發病便拋棄

牟瑩是安安寵物醫院阿貓阿狗分院的院長,平日裏見到太多狗主人因嫌治療費用高昂,放棄犬只治療。

“有一次一個主人帶著土狗來醫院,檢查費加治療費要3000元,主人直言買才幾十塊,沒那麼多錢,不要了。還有人連300元拍片錢也不願出,借口出門拿錢便再也不見人。”牟瑩告訴記者,寵物得大病,其實多半與主人日常疏忽照顧有關。

牟瑩介紹,好比狗狗得皮膚病,很可能在于主人沒有給它定期驅蟲,並亂喂人的食物。而狗狗感染救活率極低的犬瘟、犬細小病毒病等惡性傳染病,則是因主人沒有每年給狗打專效疫苗,“一支犬類防病疫苗在80元-120元之間,狂犬疫苗則在50元-80元,寵物驅蟲也才幾十元。每年只用花很少錢,便能將預防做到位。”

然而大部分狗主人並沒有相關日常保健意識、抑或不願再多掏錢,陳嬙便曾遇過花費上萬元購買鬥牛犬的狗主,告訴陳嬙他沒錢給狗打疫苗做絕育,因為錢都用來買鬥牛犬了,“他們就覺得狗不會吵、不會叫、不會生病、不會老,就只會賣萌”。

寵物市場病狗充斥

狗主無奈多遺棄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狗主隨意遺棄犬只,除經濟成本考量外還有一大原因——寵物市場充斥著大量病狗,這些狗買回去甚至活不過一個星期,又被稱為“星期狗”。

羊城晚報爆料平臺便曾收到過多起關于買到病狗的投訴,多集中在佛山大瀝與廣州花地灣寵物市場。市民朱先生今年5月在大瀝新寵物市場購買了一只三個月大的邊境牧羊犬。挑選時幼犬活蹦亂跳,到家後幼犬卻大口喘氣,吃不進東西。去寵物醫院檢查發現幼犬患有多種疾病,甚至還帶有冠狀病毒,最終難逃被遺棄命運。

為驗證朱先生説法,記者前往大瀝新寵物市場,在面積近百平方米的寵物市場大概有百來間店鋪售賣活體寵物犬,店鋪內多有數個鐵籠,裏面擠滿了幾個月大的狗崽共二十多條,不少狗無精打採蜷縮在一起,售價多在160元-180元之間。在一個檔口門前,被用來裝垃圾的油漆桶內甚至還疊有兩只小狗,記者走過,靠外的小狗便勉強發出細小嗚咽聲,肚皮劇烈起伏,靠內小狗已沒了動靜,詢問店主,店主告訴記者:“生病了,就扔了。”

寵物行業門檻低

運輸途中極易染病

阿雄(化名),曾從事幾十年的寵物養殖行業。他告訴記者,如今大瀝、花地灣等市場的寵物狗,多是從廣西、四川、遼寧等地的狗場運來,為減低成本狗場多不會給狗注射疫苗。

“一個狗場繁殖一個犬種便可達400條狗,這些狗多半沒有接種疫苗,一旦其中一條染病,在密集空間內絕大部分都會被傳染。”阿雄告訴記者,由于是異地運輸,運輸途中未成熟的狗崽也常會染病,“長時間活狗、糞便都在一起,狗想不染病都難”。縱使狗崽在狗場、運輸途中平安度過,在佛山大瀝、廣州花地灣寵物市場,來自全國各地的狗崽往往被集中在一起,難保不被其他産地狗場的狗崽傳染。

在阿雄看來,病狗充斥市場,最大原因在于寵物狗繁殖行業的低門檻,“農戶看到隔壁養狗賺錢,那我也養。養殖場為了多賺錢,疫苗錢自然能省就省,狗賣得便宜買的人才多”。

廣東省寵物協會會長麥春華直言,寵物犬繁殖與售賣全靠商家自覺性,國家並沒有專門的寵物行業監管法規,“只能靠良心,因為繁殖、售賣過程中並沒有專人監管”。阿雄曾在香港地區建過寵物繁殖場,他告訴記者,在香港要辦寵物繁殖場需要向漁農署申請牌照,每只狗都需要提供健康證明書、疫苗記錄、親屬DNA,方可進入銷售市場,“沒有牌照的狗,沒有一家寵物店敢收”。每隔一段時間,漁農署還會派專員前來視察,發現有大量犬只死亡,繁殖場法人甚至可能被判處監禁。

鏈接

現有條例難執行 立法空白待完善

關于犬只的相關法規,在廣州市僅有2016年新修訂的《廣州市養犬管理條例》,其中規定公安機關側重于整治養犬不登記、不續期、攜犬外出不牽犬繩等違規養犬行為;城管執法部門側重于整治不及時清理犬只糞便的行為。

然而條例中並沒有提及對寵物犬只繁殖、販賣等流程監管,主要著重于對養犬行為和管理的規范。但縱使如此,條例的執行仍有難度。某位了解城管工作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他從未聽説過有城管隊員依據《廣州市養犬管理條例》對隨地大小便的犬只罰款,“處罰取證極難,城管日常工作又多,多達367項。人都管不過來,何況狗?”

根據《條例》中的第三十五條,公安機關發現流浪犬只的,應當將犬只送到犬只留驗場所。然而現實情況是,負責基層工作的派出所人手有限,流浪犬收容主要依靠民間力量,但寵物犬仍舊常被隨意丟棄,現有的幾家流浪犬救助站早已超負荷運轉。

對此,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法治政府與地方制度研究中心主任熊文釗認為,流浪犬的成因在于我們沒有對棄養人進行行政處罰,沒有追究棄養人的責任。

“雖然沒有全國性的相關法規,但地方可以對現有條例進行修改補充,要不要進行處罰,根據危害程度給予多少處罰?這些被制定出來後,也要尋找到執行方。”熊文釗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説道。

編輯:寶厷
數字報

主人遺棄、行業混亂 狗的問題其實是人的問題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蔡凡  2018-06-19

城市流浪犬探因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實習生 蔡凡

流浪狗咬人,似乎從來都不是新鮮事。單在廣州,便曾有犬只在花都連咬數人,更有烈性犬衝入廣州大學宿舍樓,將學生咬傷。近日全國各地屢屢發生流浪犬傷人事件,讓不少人目光聚焦在流浪狗身上。責任意識缺乏、懲罰機制空白……寵物行業亂象與人的缺位,致使寵物犬變流浪犬,威脅整個社會安全。

患傳染病並具攻擊性

流浪狗現狀惹人憂

6月15日,接到流浪狗信息後陳嬙一連救助了兩條狗。三個多月大的小公狗龜縮成一團,皮毛已多日未洗黑黃夾雜,最可怕是眼睛,粉色的分泌物把瞳孔糊得密實,像是整顆眼珠子脫落。

“這狗一看就是得了犬瘟,已到了末期。”陳嬙原先在海口某中學當老師,後辭職來廣州成立了HEELO阿派流浪狗領養平臺,基本每天都會有熱心義工在平臺上、QQ群裏發布流浪狗信息,“流浪狗太多根本救不過來,我一般是正巧有空,流浪狗又到了非救不可的地步,才出手”。

像陳嬙救助的那條流浪狗,在城市裏還有許多,絕大部分患有犬類惡性傳染病如犬瘟、犬細小病毒病,小部分甚至攜帶狂犬病毒,一種可傳播至人類、致死率近100%的病毒。據廣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數據,每年廣州接種狂犬疫苗的人數都有所增長,總數破萬。

“犬類基本不會主動攻擊人類,除非它感染了狂犬病,或感覺到威脅,又或者是攻擊力十足的烈性犬。”陳嬙告訴記者,她經常遇到廣州市明令禁止飼養的烈性犬。

陳嬙曾解救了一條高加索犬,狗主人不想再飼養,將它捆綁在路邊。作為世界上體型最大的猛犬,高加索犬性格兇猛、攻擊性強,並不適合作為寵物犬飼養,“狗主人隨意遺棄烈性犬,遭殃的是市民”。

廣東省寵物協會秘書長何衛民直言:“街上的流浪狗98%都是被遺棄的寵物狗。”

心血來潮不負責任

狗主多任性

為何有人飼養性格兇猛的高加索犬?遺棄高加索犬的主人給出了答案:“高!帥!”但溫帶地區培育的高加索犬根本受不了廣州的炎熱,需要24小時待在空調房中保持涼爽,一旦照顧不周便會流口水並渾身散發出惡臭,這條高加索犬被遺棄前早已被轉手多次,其主人多是心血來潮貪新求異,完全不考慮飼養的實際狀況。

陳嬙每周至少收到10條流浪犬求助信息,逢到過年期間與犬只嚴查期間,流浪犬數量還將增加。陳嬙給阿派平臺定下規矩,只收流浪犬,但還是會有狗主詢問,能不能收下自家的狗。每當這時陳嬙總會拒絕,卻屢被威脅:“你們只收流浪狗是吧,那我現在就把它扔到大街,讓它變成流浪狗。”

廣州愛笑天使動物救助站是廣東省第一家挂牌的動物救助站,在其最艱難的2009年-2011年,便是因新的養犬條例出臺,導致遺棄犬只劇增,站內同時收容了700多只流浪犬。

“文明養狗,主人便要做到不離不棄,並且無論是純種還是串串都要給它絕育!”在愛笑天使負責人李女士看來,如今推行“一戶一犬”政策,寵物犬完全沒必要繁殖,“一條狗一年就能生近十只狗崽,生出後狗主人隨意送狗崽,也沒有審核接手人是否負責,接手人常常隨意遺棄”。

養狗花錢、遇病則逃

疫苗不願買 發病便拋棄

牟瑩是安安寵物醫院阿貓阿狗分院的院長,平日裏見到太多狗主人因嫌治療費用高昂,放棄犬只治療。

“有一次一個主人帶著土狗來醫院,檢查費加治療費要3000元,主人直言買才幾十塊,沒那麼多錢,不要了。還有人連300元拍片錢也不願出,借口出門拿錢便再也不見人。”牟瑩告訴記者,寵物得大病,其實多半與主人日常疏忽照顧有關。

牟瑩介紹,好比狗狗得皮膚病,很可能在于主人沒有給它定期驅蟲,並亂喂人的食物。而狗狗感染救活率極低的犬瘟、犬細小病毒病等惡性傳染病,則是因主人沒有每年給狗打專效疫苗,“一支犬類防病疫苗在80元-120元之間,狂犬疫苗則在50元-80元,寵物驅蟲也才幾十元。每年只用花很少錢,便能將預防做到位。”

然而大部分狗主人並沒有相關日常保健意識、抑或不願再多掏錢,陳嬙便曾遇過花費上萬元購買鬥牛犬的狗主,告訴陳嬙他沒錢給狗打疫苗做絕育,因為錢都用來買鬥牛犬了,“他們就覺得狗不會吵、不會叫、不會生病、不會老,就只會賣萌”。

寵物市場病狗充斥

狗主無奈多遺棄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狗主隨意遺棄犬只,除經濟成本考量外還有一大原因——寵物市場充斥著大量病狗,這些狗買回去甚至活不過一個星期,又被稱為“星期狗”。

羊城晚報爆料平臺便曾收到過多起關于買到病狗的投訴,多集中在佛山大瀝與廣州花地灣寵物市場。市民朱先生今年5月在大瀝新寵物市場購買了一只三個月大的邊境牧羊犬。挑選時幼犬活蹦亂跳,到家後幼犬卻大口喘氣,吃不進東西。去寵物醫院檢查發現幼犬患有多種疾病,甚至還帶有冠狀病毒,最終難逃被遺棄命運。

為驗證朱先生説法,記者前往大瀝新寵物市場,在面積近百平方米的寵物市場大概有百來間店鋪售賣活體寵物犬,店鋪內多有數個鐵籠,裏面擠滿了幾個月大的狗崽共二十多條,不少狗無精打採蜷縮在一起,售價多在160元-180元之間。在一個檔口門前,被用來裝垃圾的油漆桶內甚至還疊有兩只小狗,記者走過,靠外的小狗便勉強發出細小嗚咽聲,肚皮劇烈起伏,靠內小狗已沒了動靜,詢問店主,店主告訴記者:“生病了,就扔了。”

寵物行業門檻低

運輸途中極易染病

阿雄(化名),曾從事幾十年的寵物養殖行業。他告訴記者,如今大瀝、花地灣等市場的寵物狗,多是從廣西、四川、遼寧等地的狗場運來,為減低成本狗場多不會給狗注射疫苗。

“一個狗場繁殖一個犬種便可達400條狗,這些狗多半沒有接種疫苗,一旦其中一條染病,在密集空間內絕大部分都會被傳染。”阿雄告訴記者,由于是異地運輸,運輸途中未成熟的狗崽也常會染病,“長時間活狗、糞便都在一起,狗想不染病都難”。縱使狗崽在狗場、運輸途中平安度過,在佛山大瀝、廣州花地灣寵物市場,來自全國各地的狗崽往往被集中在一起,難保不被其他産地狗場的狗崽傳染。

在阿雄看來,病狗充斥市場,最大原因在于寵物狗繁殖行業的低門檻,“農戶看到隔壁養狗賺錢,那我也養。養殖場為了多賺錢,疫苗錢自然能省就省,狗賣得便宜買的人才多”。

廣東省寵物協會會長麥春華直言,寵物犬繁殖與售賣全靠商家自覺性,國家並沒有專門的寵物行業監管法規,“只能靠良心,因為繁殖、售賣過程中並沒有專人監管”。阿雄曾在香港地區建過寵物繁殖場,他告訴記者,在香港要辦寵物繁殖場需要向漁農署申請牌照,每只狗都需要提供健康證明書、疫苗記錄、親屬DNA,方可進入銷售市場,“沒有牌照的狗,沒有一家寵物店敢收”。每隔一段時間,漁農署還會派專員前來視察,發現有大量犬只死亡,繁殖場法人甚至可能被判處監禁。

鏈接

現有條例難執行 立法空白待完善

關于犬只的相關法規,在廣州市僅有2016年新修訂的《廣州市養犬管理條例》,其中規定公安機關側重于整治養犬不登記、不續期、攜犬外出不牽犬繩等違規養犬行為;城管執法部門側重于整治不及時清理犬只糞便的行為。

然而條例中並沒有提及對寵物犬只繁殖、販賣等流程監管,主要著重于對養犬行為和管理的規范。但縱使如此,條例的執行仍有難度。某位了解城管工作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他從未聽説過有城管隊員依據《廣州市養犬管理條例》對隨地大小便的犬只罰款,“處罰取證極難,城管日常工作又多,多達367項。人都管不過來,何況狗?”

根據《條例》中的第三十五條,公安機關發現流浪犬只的,應當將犬只送到犬只留驗場所。然而現實情況是,負責基層工作的派出所人手有限,流浪犬收容主要依靠民間力量,但寵物犬仍舊常被隨意丟棄,現有的幾家流浪犬救助站早已超負荷運轉。

對此,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法治政府與地方制度研究中心主任熊文釗認為,流浪犬的成因在于我們沒有對棄養人進行行政處罰,沒有追究棄養人的責任。

“雖然沒有全國性的相關法規,但地方可以對現有條例進行修改補充,要不要進行處罰,根據危害程度給予多少處罰?這些被制定出來後,也要尋找到執行方。”熊文釗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説道。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