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恭喜發財似久旱聞春雷 創業創富看南粵寫新篇

來源:金羊網 作者:劉雲 發表時間:2018-06-13 06:57
廣州西湖路燈光夜市 蔡江瑤 攝 資料圖

本版采寫/金羊網記者 劉雲

“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伴隨中國改革開放,南粵大地走過40年波瀾壯闊的創富歷程,成就了一代代商海弄潮兒,書寫了一卷卷財富風雲錄。

回望1978年,無論是“大進製衣廠”還是“太平手袋廠”,人們已不再爭論誰是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更為看重的答案是:作為改革開放前夜的第一聲鴿哨,廣東在全國率先打出了“外資牌”這創富一招。

上世紀80年代,廣州第一代個體戶“破土而出”。容志仁、高德良、陳興昌、溫萬年、何炳……來自民間的創富風潮,滌蕩著改革開放之初的南粵熱土。從“恥于談錢”到“恭喜發財”,千年商都為新時期的創富者正名撐腰,激活了社會經濟的每一個細胞。廣州的高第街、西湖路、清平路、珠光路,風雲際會走上歷史舞臺,一度成為了“個體經濟的晴雨錶”。

到了上世紀90年代,珠三角城市東莞、順德、中山、南海快速崛起。“世界工廠”東莞憑藉“三來一補”加工模式造就了經濟大發展;“可怕的順德人”之大膽果敢的創業形象廣為人知;中山人將産業定位在“輕工業”,“威力、威力,夠威夠力”的廣告語響徹大江南北;南海人則開啟農村土地股份合作制,創造了獨特的南海樣本。“四小虎”的發展之路,更被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總括為“珠江模式”,與“蘇南模式”“溫州模式”合稱為改革開放早期農村工業化進程的三大典範。這個時期,適逢香港産業轉型,大量的製造工業向珠三角腹地遷移。一大批創業者紛紛開廠興業,財富呈倍速累積。

改革風雷激蕩,創富未有窮期。進入新世紀,智慧成為資産,老牌粵商勇於轉型,新的創富主體接連涌現——他們是網際網路和新科技的創造者。華為、騰訊、格力等一大批廣東企業走出國門,在世界舞臺上大展雄風,讓全球認識了一批“粵字號”“廣東創造”的世界級名牌……

屹立潮頭數十載,憑藉著通達務實、厚積薄發、遊刃有餘的創富精神,廣東始終是中國經濟的“一號發動機”。1988年,廣東經濟總量首次躍居全國各省市的首位。從此,廣東GDP連續29年領跑全國。

創造財富,成就一方熱土;智造財富,譜寫美好生活。

回首過往,南粵大地寫就了創富傳奇,為中國改革開放和世界經濟發展做出了貢獻。展望前程,面對更為複雜多變的經濟情勢,廣東人不改領潮弄潮之本色,更積極擁抱創業創新熱潮,奮力當好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排頭兵,闖出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創富新路。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風雲錄

1978

廣州市率先進行價格“闖關”,芳村區最先放開河鮮、蔬菜、塘魚價格。此後數年,全市蔬菜、塘魚、水果等價格陸續放開,價格改革成效明顯,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奠定重要基礎

1979

中國第一個商品房小區“東湖新村”在廣州出現,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引進外資開發的住宅項目、第一實施物業管理的住宅小區

1983

中國第一家涉外賓館“白天鵝”在穗落成。它是改革開放初期落成的中國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級酒店,中國第一家“自行設計、自行建設、自行管理”的現代大型中外合作酒店

1984

廣州西湖路燈光夜市始建,專為安置受拆遷影響的個體戶而設,是全國最早開辦的夜市

1988

廣州市工商局頒發穗私V1副字0001號營業執照

1993

廣州印發《關於加快個體私營經濟發展的決定》,在全國率先提出“個體和私營經濟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2007

廣交會由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更名為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由單一齣口平臺變為進出口雙向交易平臺

2015

廣州南沙頒發全國第一張海關進出口企業登記“一照一碼”營業執照,標誌全國海關進出口企業登記“一照一碼”改革在南沙自貿區率先啟動

2017

《財富》全球論壇在廣州舉行,主題為“開放與創新:構建經濟新格局”

(部分資料參考:改革開放30年最具影響力事件評選)

小生意出『萬元戶』,步行街成『晴雨錶』

38年前,從廣州鍋爐廠走出來的高德良,憑藉曾祖父周桂山家傳手藝,在文明路擺攤售賣“太爺雞”,成為一名自己給自己發工資的個體戶。

那是一個“創富”時代的肇始。改革開放之初的廣州,“高德良們”所代表的第一代個體戶,憑藉努力和魄力,闖出了一條致富路,率先成為令人羨慕的“萬元戶”。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廣州流行著這麼一句話:“沒到過高第街,等於沒到過廣州”。除了高第街,伴隨廣州集貿市場的風生水起,西湖路燈光夜市、站南路白馬服裝城等風雲際會,不僅成為個體戶們發家致富的“天堂”,也成為全國各地服裝經營者每年換季取貨時的“朝聖地”,乃至於“個體經濟的晴雨錶”。

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千年商都”廣州將其在商貿領域的創富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創下了多個國內第一:全國第一批個體戶、第一家超級市場(廣州友誼公司)、第一家倉儲式商場(廣客隆)、第一家現代購物中心(天河城)……

在著名學者易中天看來,這座城市與其説是因“城”(政治)而築,不如説是因“市”(商業)而建。

從400元創業到400億美元産值,幾度基因變遷造就創富傳奇

上世紀90年代,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王文銀懷著幹一番事業的雄心,到廣東打工。如今,王文銀的正威集團已成為“金屬新材料産業”全球排名第一的企業。

從當初懷揣400元南下廣東,到如今做到年産值逾400億美元的成績,王文銀用了20來年的時間。他的創業之路,正是南粵大地上發生的創富故事的縮影。

如果説,改革開放初期的發展,創富主體的製造業是搭上時代列車,趕上了好時機。那麼,在經濟進入新常態後,在國際産業轉移的機會面前,憑藉要素驅動發展,乘坐創新號列車,成為粵企“跑得快”的秘訣。

從打工基因轉變為貿易基因,從貿易基因轉變為製造基因,從製造基因轉變為科技基因,從科技基因轉變為網際網路基因——王文銀的企業經歷了數次“基因突變”。這樣的變化,也堪稱同一代粵企伴隨改革開放政商環境沿革而發展的歷程。無論是深圳的華為、佛山的美的,還是廣州的廣汽、珠海的格力……都經歷了且仍正經歷著企業創富基因的變化。

擁抱『雙創』熱潮,海歸創富者『踩點』大時代

2018年3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全國兩會廣東代表團審議時,一位來自廣州的“80後”人大代表做了精彩發言。他名叫袁玉宇,今年38歲,是一位將世界先進再生醫學技術引進國內的海歸人才、國家“千人計劃”專家。

作為廣東成長起來的新生代創富者,袁玉宇從出生、成長、學習到創業,都“踩”在改革開放大時代的鼓點上——

第一點踩在1978年開啟的改革開放上。那年,袁玉宇的父親,一位廣州北部山區獅嶺鎮的種田能手,聞到了新的發展契機,承包了村辦企業,成為珠三角第一代“洗腳上田”的農民企業家。

第二點踩在了改革開放帶來的更多出國學習的機會上。“因為改革開放,讓我順利走出國門,在國際一流專業學習中提升自己。”袁玉宇説。

第三點則是擁抱雙創熱潮,且將創業地選在了全國首批經濟技術開發區——廣州開發區。十年間,袁玉宇的邁普公司在南粵大地上成長壯大,成為目前國內唯一一家進入全球生物3D列印領導者名單的企業,與飛利浦、惠普、康寧公司等跨國巨頭同臺競技。

夜幕下的廣州塔 新華社發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影像志


1993 年 4 月 14 日, 美國前總統尼克松 來廣州訪問,與個體戶親切交談 魏輝 攝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深改策

商事制度改革先行

激發創業創新活力

2012年,深圳、珠海、東莞、順德等多個地市率先在全國試點商事登記制度改革,這成為廣東全面深化改革的一招“先行棋”。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熱潮中,廣東這片創富者的“福地”主動對標國際市場貿易投資的先進規則,在改善營商環境方面狠下工夫,牢牢牽住了商事制度改革這個“牛鼻子”。

五年來,廣東市場主體增長始終保持在高位。據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全省市場主體總量達1026萬戶,是改革前的兩倍,成為全國首個市場主體過千萬的省份,每千人擁有企業38戶,超越國際中等發達經濟體最高水準。

實踐證明,實行商事登記制度改革的創富之招後,廣東掀起了新一輪創新創業熱潮,一大批科創企業進入了發展快車道。

如今,以廣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橫琴為代表,廣東各地遍佈著各類創新創業平臺,眾創空間總量穩居全國前列。

在“雙創”熱潮中,以科技創新為引擎的“粵式創富”表現亮眼:智慧財産權與産業創新、企業創新相融合,企業成為了智慧財産權創造運用的主力。2017年舉辦的首屆“知交會”上,廣東智慧財産權交易高達7.2億元。廣東一年專利質押融資破百億大關,數額達134億元,位居全國首位。同年年底,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匯聚各方目光。廣州、深圳、東莞等珠三角科技創新優勢資源串珠成鏈,整體佈局、協同發展、重點突破。這是廣東在新時期邁向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又一強信號。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口述史

昌興向世界證明

“中國的確有個體經濟”

經歷改革開放40年,如今,廣州越秀區北京路步行街上的昌興童裝依然昌盛不倒。昌興是改革開放初期廣州第一個個體戶、全市首傢俬營企業,其創始人陳興昌1988年成為全國私營企業界首位全國政協委員。

説起這三個“第一”的標簽,陳興昌的妻子吳銀花回憶:“我們之所以能成為廣州第一個個體戶,是因為當時廣州個體經濟的試點,是從勞動服務站開始的。我和興昌那時就在越秀區北京街的勞動服務站裏工作。”

1988年7月28日,陳興昌在全廣州市的個體戶中率先領取了廣州市工商局發出的穗私V1副字0001號營業執照,成為全市首傢俬營企業。説起這兩個“第一”,昌興童裝現任總經理、陳興昌的孫子陳識多還説了一段往事——

1986年12月10日,來自美國內華達州參議院的參議員赫克特一行專程來到昌興時裝參觀門市部和工場。這位參議員此行的目的,是專門來看中國是否真的出現了個體經濟。在省市領導的帶領下,赫克特認真向陳興昌詢問了服裝生産和銷售情況,而陳興昌則作為廣州個體經濟的代表向世界發聲。赫克特此行滿載而歸,回國後,一篇《中國的確有個體經濟》的報道刊登在美國著名報刊上。這一次來自國外的考察和報道,也讓陳興昌成為中國個體經濟的典型人物。

1986年12月,陳興昌、李艷多、林月來等3名廣州市先進個體戶赴北京出席了全國個體勞動者第一次代表大會。陳興昌也在那時被評為“全國先進個體勞動者”。

1988年,陳興昌光榮當選為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成為全國私營企業界首位全國政協委員。“從經濟上給予承認到政治上給予認可,這是給我們個體戶吃了顆定心丸啊。”吳銀花説。

取得這第三個“第一”且多年來一直昌興的背後,是昌興童裝始終堅守的慈善之心。

“上世紀八十年代,每年到了季節轉換時,爺爺就拿著手打的棉被、拎著臘肉,送給身邊的困難戶。爺爺時常教育家人:為富要仁,我們富了,要回饋社會。我們這一代人一直堅守著這個家訓。”陳識多説。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專家談

“老廣”鮮活“創富夢”

是經濟發展核心動力

1981年前後,廣州的大街小巷忽然冒出了許多大排檔,我常到德政北路靠近東風路的一條小巷吃雲吞面。從德政北路拐進豪賢路,賣新鮮塘魚的個體魚檔沿著路邊一路排開。往前騎車5分鐘,就到了昌興童裝和許多個體服裝店所在的北京路。數年後,萬千個體戶在這裡匯聚成西湖路夜市和高第街步行街,也造就了這座千年商都幾十座規模宏大的專業市場。

許多人都在試圖破解廣州和廣東40年快速發展的“密碼”,歸結起來,內核是“為誰創富、靠誰創富”的問題。在這片熱土上,富起來的“創富夢”,從一開始就是每一個廣東人自己的夢,一個渴求通過自身奮鬥改變個人和家庭生存條件的夢。改革開放給予了“老廣”把夢想變為現實的機會和規則,使老百姓得以真正成為具有“創富”活力的主體。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創富,靠人民創富,這是廣東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核心動力所在。

—— 廣東省政府參事 陳鴻宇(受訪者供圖)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恭喜發財似久旱聞春雷 創業創富看南粵寫新篇

金羊網  作者:劉雲  2018-06-13
廣州西湖路燈光夜市 蔡江瑤 攝 資料圖

本版采寫/金羊網記者 劉雲

“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伴隨中國改革開放,南粵大地走過40年波瀾壯闊的創富歷程,成就了一代代商海弄潮兒,書寫了一卷卷財富風雲錄。

回望1978年,無論是“大進製衣廠”還是“太平手袋廠”,人們已不再爭論誰是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更為看重的答案是:作為改革開放前夜的第一聲鴿哨,廣東在全國率先打出了“外資牌”這創富一招。

上世紀80年代,廣州第一代個體戶“破土而出”。容志仁、高德良、陳興昌、溫萬年、何炳……來自民間的創富風潮,滌蕩著改革開放之初的南粵熱土。從“恥于談錢”到“恭喜發財”,千年商都為新時期的創富者正名撐腰,激活了社會經濟的每一個細胞。廣州的高第街、西湖路、清平路、珠光路,風雲際會走上歷史舞臺,一度成為了“個體經濟的晴雨錶”。

到了上世紀90年代,珠三角城市東莞、順德、中山、南海快速崛起。“世界工廠”東莞憑藉“三來一補”加工模式造就了經濟大發展;“可怕的順德人”之大膽果敢的創業形象廣為人知;中山人將産業定位在“輕工業”,“威力、威力,夠威夠力”的廣告語響徹大江南北;南海人則開啟農村土地股份合作制,創造了獨特的南海樣本。“四小虎”的發展之路,更被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總括為“珠江模式”,與“蘇南模式”“溫州模式”合稱為改革開放早期農村工業化進程的三大典範。這個時期,適逢香港産業轉型,大量的製造工業向珠三角腹地遷移。一大批創業者紛紛開廠興業,財富呈倍速累積。

改革風雷激蕩,創富未有窮期。進入新世紀,智慧成為資産,老牌粵商勇於轉型,新的創富主體接連涌現——他們是網際網路和新科技的創造者。華為、騰訊、格力等一大批廣東企業走出國門,在世界舞臺上大展雄風,讓全球認識了一批“粵字號”“廣東創造”的世界級名牌……

屹立潮頭數十載,憑藉著通達務實、厚積薄發、遊刃有餘的創富精神,廣東始終是中國經濟的“一號發動機”。1988年,廣東經濟總量首次躍居全國各省市的首位。從此,廣東GDP連續29年領跑全國。

創造財富,成就一方熱土;智造財富,譜寫美好生活。

回首過往,南粵大地寫就了創富傳奇,為中國改革開放和世界經濟發展做出了貢獻。展望前程,面對更為複雜多變的經濟情勢,廣東人不改領潮弄潮之本色,更積極擁抱創業創新熱潮,奮力當好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排頭兵,闖出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創富新路。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風雲錄

1978

廣州市率先進行價格“闖關”,芳村區最先放開河鮮、蔬菜、塘魚價格。此後數年,全市蔬菜、塘魚、水果等價格陸續放開,價格改革成效明顯,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奠定重要基礎

1979

中國第一個商品房小區“東湖新村”在廣州出現,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引進外資開發的住宅項目、第一實施物業管理的住宅小區

1983

中國第一家涉外賓館“白天鵝”在穗落成。它是改革開放初期落成的中國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級酒店,中國第一家“自行設計、自行建設、自行管理”的現代大型中外合作酒店

1984

廣州西湖路燈光夜市始建,專為安置受拆遷影響的個體戶而設,是全國最早開辦的夜市

1988

廣州市工商局頒發穗私V1副字0001號營業執照

1993

廣州印發《關於加快個體私營經濟發展的決定》,在全國率先提出“個體和私營經濟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2007

廣交會由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更名為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由單一齣口平臺變為進出口雙向交易平臺

2015

廣州南沙頒發全國第一張海關進出口企業登記“一照一碼”營業執照,標誌全國海關進出口企業登記“一照一碼”改革在南沙自貿區率先啟動

2017

《財富》全球論壇在廣州舉行,主題為“開放與創新:構建經濟新格局”

(部分資料參考:改革開放30年最具影響力事件評選)

小生意出『萬元戶』,步行街成『晴雨錶』

38年前,從廣州鍋爐廠走出來的高德良,憑藉曾祖父周桂山家傳手藝,在文明路擺攤售賣“太爺雞”,成為一名自己給自己發工資的個體戶。

那是一個“創富”時代的肇始。改革開放之初的廣州,“高德良們”所代表的第一代個體戶,憑藉努力和魄力,闖出了一條致富路,率先成為令人羨慕的“萬元戶”。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廣州流行著這麼一句話:“沒到過高第街,等於沒到過廣州”。除了高第街,伴隨廣州集貿市場的風生水起,西湖路燈光夜市、站南路白馬服裝城等風雲際會,不僅成為個體戶們發家致富的“天堂”,也成為全國各地服裝經營者每年換季取貨時的“朝聖地”,乃至於“個體經濟的晴雨錶”。

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千年商都”廣州將其在商貿領域的創富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創下了多個國內第一:全國第一批個體戶、第一家超級市場(廣州友誼公司)、第一家倉儲式商場(廣客隆)、第一家現代購物中心(天河城)……

在著名學者易中天看來,這座城市與其説是因“城”(政治)而築,不如説是因“市”(商業)而建。

從400元創業到400億美元産值,幾度基因變遷造就創富傳奇

上世紀90年代,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王文銀懷著幹一番事業的雄心,到廣東打工。如今,王文銀的正威集團已成為“金屬新材料産業”全球排名第一的企業。

從當初懷揣400元南下廣東,到如今做到年産值逾400億美元的成績,王文銀用了20來年的時間。他的創業之路,正是南粵大地上發生的創富故事的縮影。

如果説,改革開放初期的發展,創富主體的製造業是搭上時代列車,趕上了好時機。那麼,在經濟進入新常態後,在國際産業轉移的機會面前,憑藉要素驅動發展,乘坐創新號列車,成為粵企“跑得快”的秘訣。

從打工基因轉變為貿易基因,從貿易基因轉變為製造基因,從製造基因轉變為科技基因,從科技基因轉變為網際網路基因——王文銀的企業經歷了數次“基因突變”。這樣的變化,也堪稱同一代粵企伴隨改革開放政商環境沿革而發展的歷程。無論是深圳的華為、佛山的美的,還是廣州的廣汽、珠海的格力……都經歷了且仍正經歷著企業創富基因的變化。

擁抱『雙創』熱潮,海歸創富者『踩點』大時代

2018年3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全國兩會廣東代表團審議時,一位來自廣州的“80後”人大代表做了精彩發言。他名叫袁玉宇,今年38歲,是一位將世界先進再生醫學技術引進國內的海歸人才、國家“千人計劃”專家。

作為廣東成長起來的新生代創富者,袁玉宇從出生、成長、學習到創業,都“踩”在改革開放大時代的鼓點上——

第一點踩在1978年開啟的改革開放上。那年,袁玉宇的父親,一位廣州北部山區獅嶺鎮的種田能手,聞到了新的發展契機,承包了村辦企業,成為珠三角第一代“洗腳上田”的農民企業家。

第二點踩在了改革開放帶來的更多出國學習的機會上。“因為改革開放,讓我順利走出國門,在國際一流專業學習中提升自己。”袁玉宇説。

第三點則是擁抱雙創熱潮,且將創業地選在了全國首批經濟技術開發區——廣州開發區。十年間,袁玉宇的邁普公司在南粵大地上成長壯大,成為目前國內唯一一家進入全球生物3D列印領導者名單的企業,與飛利浦、惠普、康寧公司等跨國巨頭同臺競技。

夜幕下的廣州塔 新華社發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影像志


1993 年 4 月 14 日, 美國前總統尼克松 來廣州訪問,與個體戶親切交談 魏輝 攝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深改策

商事制度改革先行

激發創業創新活力

2012年,深圳、珠海、東莞、順德等多個地市率先在全國試點商事登記制度改革,這成為廣東全面深化改革的一招“先行棋”。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熱潮中,廣東這片創富者的“福地”主動對標國際市場貿易投資的先進規則,在改善營商環境方面狠下工夫,牢牢牽住了商事制度改革這個“牛鼻子”。

五年來,廣東市場主體增長始終保持在高位。據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全省市場主體總量達1026萬戶,是改革前的兩倍,成為全國首個市場主體過千萬的省份,每千人擁有企業38戶,超越國際中等發達經濟體最高水準。

實踐證明,實行商事登記制度改革的創富之招後,廣東掀起了新一輪創新創業熱潮,一大批科創企業進入了發展快車道。

如今,以廣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橫琴為代表,廣東各地遍佈著各類創新創業平臺,眾創空間總量穩居全國前列。

在“雙創”熱潮中,以科技創新為引擎的“粵式創富”表現亮眼:智慧財産權與産業創新、企業創新相融合,企業成為了智慧財産權創造運用的主力。2017年舉辦的首屆“知交會”上,廣東智慧財産權交易高達7.2億元。廣東一年專利質押融資破百億大關,數額達134億元,位居全國首位。同年年底,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匯聚各方目光。廣州、深圳、東莞等珠三角科技創新優勢資源串珠成鏈,整體佈局、協同發展、重點突破。這是廣東在新時期邁向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又一強信號。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口述史

昌興向世界證明

“中國的確有個體經濟”

經歷改革開放40年,如今,廣州越秀區北京路步行街上的昌興童裝依然昌盛不倒。昌興是改革開放初期廣州第一個個體戶、全市首傢俬營企業,其創始人陳興昌1988年成為全國私營企業界首位全國政協委員。

説起這三個“第一”的標簽,陳興昌的妻子吳銀花回憶:“我們之所以能成為廣州第一個個體戶,是因為當時廣州個體經濟的試點,是從勞動服務站開始的。我和興昌那時就在越秀區北京街的勞動服務站裏工作。”

1988年7月28日,陳興昌在全廣州市的個體戶中率先領取了廣州市工商局發出的穗私V1副字0001號營業執照,成為全市首傢俬營企業。説起這兩個“第一”,昌興童裝現任總經理、陳興昌的孫子陳識多還説了一段往事——

1986年12月10日,來自美國內華達州參議院的參議員赫克特一行專程來到昌興時裝參觀門市部和工場。這位參議員此行的目的,是專門來看中國是否真的出現了個體經濟。在省市領導的帶領下,赫克特認真向陳興昌詢問了服裝生産和銷售情況,而陳興昌則作為廣州個體經濟的代表向世界發聲。赫克特此行滿載而歸,回國後,一篇《中國的確有個體經濟》的報道刊登在美國著名報刊上。這一次來自國外的考察和報道,也讓陳興昌成為中國個體經濟的典型人物。

1986年12月,陳興昌、李艷多、林月來等3名廣州市先進個體戶赴北京出席了全國個體勞動者第一次代表大會。陳興昌也在那時被評為“全國先進個體勞動者”。

1988年,陳興昌光榮當選為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成為全國私營企業界首位全國政協委員。“從經濟上給予承認到政治上給予認可,這是給我們個體戶吃了顆定心丸啊。”吳銀花説。

取得這第三個“第一”且多年來一直昌興的背後,是昌興童裝始終堅守的慈善之心。

“上世紀八十年代,每年到了季節轉換時,爺爺就拿著手打的棉被、拎著臘肉,送給身邊的困難戶。爺爺時常教育家人:為富要仁,我們富了,要回饋社會。我們這一代人一直堅守著這個家訓。”陳識多説。

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專家談

“老廣”鮮活“創富夢”

是經濟發展核心動力

1981年前後,廣州的大街小巷忽然冒出了許多大排檔,我常到德政北路靠近東風路的一條小巷吃雲吞面。從德政北路拐進豪賢路,賣新鮮塘魚的個體魚檔沿著路邊一路排開。往前騎車5分鐘,就到了昌興童裝和許多個體服裝店所在的北京路。數年後,萬千個體戶在這裡匯聚成西湖路夜市和高第街步行街,也造就了這座千年商都幾十座規模宏大的專業市場。

許多人都在試圖破解廣州和廣東40年快速發展的“密碼”,歸結起來,內核是“為誰創富、靠誰創富”的問題。在這片熱土上,富起來的“創富夢”,從一開始就是每一個廣東人自己的夢,一個渴求通過自身奮鬥改變個人和家庭生存條件的夢。改革開放給予了“老廣”把夢想變為現實的機會和規則,使老百姓得以真正成為具有“創富”活力的主體。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創富,靠人民創富,這是廣東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核心動力所在。

—— 廣東省政府參事 陳鴻宇(受訪者供圖)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