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聰明之人,能在尋常歲月裏悟透貞親人世的驚喜

來源:羊城派 作者:耿艷菊 發表時間:2018-06-12 10:43

  絢爛的奇跡往往不夠真實,要有多大的胸懷才能與之相配?歷史多少雲煙,尋常人家依舊歲月靜好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平常總是天濛濛起床,匆匆拾掇好,穿越半個城去上班。剛出門所見,皆是靜寂,有時碰見一二老人,亦是靜悄悄。人間大地在似醒未醒之態。

  及至地鐵,又是一個天地,人來人往,摩肩接踵,腳步匆忙,臉上都是急行色。譬如一個睡眼惺忪的人突然打了個激靈,才明白要面對現實。斯情斯景,免不得為生活奔波之苦而心酸涌動。

  然而,時日一久,也竟習以為常,這樣似乎沒什麼不好。擠擠攘攘裏依舊褒有清晰的思想,無一絲不快,且有閒情在地鐵的陌生裏觀看人世,讀兩頁書。一種淡然悠悠的情懷漸漸滲透了生存的泥土。

  這天有事告了假,半上午才出門。吃了一驚,好一個華麗麗的世界,陽光明媚耀人眼。此時亦是靜寂的,卻不同於清晨的靜寂。清晨的偏清寂,有幾分孤單。這時因為陽光普照萬物而柔和幽靜,光陰緩緩的,像溪流叮咚如樂聲。

  經過小區裏的小廣場,沒有桃花,卻是《桃花源記》裏的場景:黃髮垂髫,怡然自樂。幾個孩童互相拉著衣角唱歌,看護小孩的人在旁邊笑嘻嘻地聊天。臺階上坐著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面目黧黑,十分滄桑,對著一小堆新綠的野菜細細擇,慢悠悠的,竟覺得溫柔動人,與這春日遲遲很相宜。

  小區大門口有家超市,胖胖的老闆娘很風雅,蹲在門口陽光下寫書法,大地為紙,清水為墨,豪情萬丈,又嫵媚萬分。見我走來,拉住我要我品評一下,那樣的動作神態真是親切。

  其實,我們並不很熟識,鄰里之交的情分。我亦真的不懂書法,但我戴著眼鏡,看起來又有幾分文氣,她就斷章取義了,認為我是有點文化的,言語行事處處顯得敬重。

  我想起“貞親”二字,春風拂面,內心裏儘是花開牡丹艷。去地鐵站有十多分鐘的路程,以往只覺怎麼也走不到似的悠長,這天卻出奇的短暫,轉眼人已經在地鐵站的電梯上了。早高峰過去了,節奏慢了下來,甚至長長的廊裏只有粗粗的柱子,有些寂寞。

  這時候出行的人很是穩得住,東瞅瞅西看看,一點不著急。脾氣也很好,不像早上動輒就吵架,而是和和善善的,非常溫柔。

  好一個迷人的貞親人世。

  貞親人世是在胡蘭成的《今生今世》中看到的,他寫道:“我父親的豁達慷慨是《古詩十九首》裏的,《古詩十九首》多是蕩子蕩婦之作,但真有人世的貞親。是這樣貞親的人世,不可以有奇跡與夢想,卻尋常的歲月裏亦有梅花消息,尋常人家的屋檐上亦有喜鵲叫。”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便是尋常人家的好。歷史多少雲煙,尋常人家依舊歲月靜好。奇跡和夢想華而不實,成王敗寇,要有多大的江山胸懷才能相配?季節輪迴,梅花消息和屋檐上的喜鵲叫則是家家擁有,人人懷抱春天。

  張愛玲出身貴族,家世不凡。她是真聰明,並且開啟了胡蘭成的聰明。胡蘭成説她不喜歡逛公園,愛去市井街巷裏看普通人,並總能發現驚奇處。讀她的小説和散文,果是這樣。

  印象最深的是《更衣記》結尾:一個小孩騎了自行車衝過來,賣弄本領,大叫一聲,放鬆了扶手,搖擺著,輕輕地掠過。在這一剎那,滿街的人都充滿了不可理喻的景仰之心。人生最可愛的當兒便在那一撒手吧?

  不過是偶然遲去一會兒,便發現那麼多好。可見,人世有多貞親可愛。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5月27日,A10版,作者:耿艷菊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真正聰明之人,能在尋常歲月裏悟透貞親人世的驚喜

羊城派  作者:耿艷菊  2018-06-12

  絢爛的奇跡往往不夠真實,要有多大的胸懷才能與之相配?歷史多少雲煙,尋常人家依舊歲月靜好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平常總是天濛濛起床,匆匆拾掇好,穿越半個城去上班。剛出門所見,皆是靜寂,有時碰見一二老人,亦是靜悄悄。人間大地在似醒未醒之態。

  及至地鐵,又是一個天地,人來人往,摩肩接踵,腳步匆忙,臉上都是急行色。譬如一個睡眼惺忪的人突然打了個激靈,才明白要面對現實。斯情斯景,免不得為生活奔波之苦而心酸涌動。

  然而,時日一久,也竟習以為常,這樣似乎沒什麼不好。擠擠攘攘裏依舊褒有清晰的思想,無一絲不快,且有閒情在地鐵的陌生裏觀看人世,讀兩頁書。一種淡然悠悠的情懷漸漸滲透了生存的泥土。

  這天有事告了假,半上午才出門。吃了一驚,好一個華麗麗的世界,陽光明媚耀人眼。此時亦是靜寂的,卻不同於清晨的靜寂。清晨的偏清寂,有幾分孤單。這時因為陽光普照萬物而柔和幽靜,光陰緩緩的,像溪流叮咚如樂聲。

  經過小區裏的小廣場,沒有桃花,卻是《桃花源記》裏的場景:黃髮垂髫,怡然自樂。幾個孩童互相拉著衣角唱歌,看護小孩的人在旁邊笑嘻嘻地聊天。臺階上坐著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面目黧黑,十分滄桑,對著一小堆新綠的野菜細細擇,慢悠悠的,竟覺得溫柔動人,與這春日遲遲很相宜。

  小區大門口有家超市,胖胖的老闆娘很風雅,蹲在門口陽光下寫書法,大地為紙,清水為墨,豪情萬丈,又嫵媚萬分。見我走來,拉住我要我品評一下,那樣的動作神態真是親切。

  其實,我們並不很熟識,鄰里之交的情分。我亦真的不懂書法,但我戴著眼鏡,看起來又有幾分文氣,她就斷章取義了,認為我是有點文化的,言語行事處處顯得敬重。

  我想起“貞親”二字,春風拂面,內心裏儘是花開牡丹艷。去地鐵站有十多分鐘的路程,以往只覺怎麼也走不到似的悠長,這天卻出奇的短暫,轉眼人已經在地鐵站的電梯上了。早高峰過去了,節奏慢了下來,甚至長長的廊裏只有粗粗的柱子,有些寂寞。

  這時候出行的人很是穩得住,東瞅瞅西看看,一點不著急。脾氣也很好,不像早上動輒就吵架,而是和和善善的,非常溫柔。

  好一個迷人的貞親人世。

  貞親人世是在胡蘭成的《今生今世》中看到的,他寫道:“我父親的豁達慷慨是《古詩十九首》裏的,《古詩十九首》多是蕩子蕩婦之作,但真有人世的貞親。是這樣貞親的人世,不可以有奇跡與夢想,卻尋常的歲月裏亦有梅花消息,尋常人家的屋檐上亦有喜鵲叫。”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便是尋常人家的好。歷史多少雲煙,尋常人家依舊歲月靜好。奇跡和夢想華而不實,成王敗寇,要有多大的江山胸懷才能相配?季節輪迴,梅花消息和屋檐上的喜鵲叫則是家家擁有,人人懷抱春天。

  張愛玲出身貴族,家世不凡。她是真聰明,並且開啟了胡蘭成的聰明。胡蘭成説她不喜歡逛公園,愛去市井街巷裏看普通人,並總能發現驚奇處。讀她的小説和散文,果是這樣。

  印象最深的是《更衣記》結尾:一個小孩騎了自行車衝過來,賣弄本領,大叫一聲,放鬆了扶手,搖擺著,輕輕地掠過。在這一剎那,滿街的人都充滿了不可理喻的景仰之心。人生最可愛的當兒便在那一撒手吧?

  不過是偶然遲去一會兒,便發現那麼多好。可見,人世有多貞親可愛。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5月27日,A10版,作者:耿艷菊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