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一燒一改,“焉之兮”劉釋之作品展用創意詮釋“完美”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6-10 18:29

一切一燒一改,“焉之兮”劉釋之作品展用創意詮釋“完美”

文/金羊網記者甘韻儀

圖/張偉樾

6月9日-6月19日,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首展”係列第二回“焉之兮——劉釋之作品展”在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舉行。這個展覽很特別,“被破壞”的痕跡隨處可見,卻不是“敗筆”,主辦方以及藝術家正想用如此當代藝術,展示傳統與當今、完美與不完美之間的微妙關係。

“展覽希望能觸碰及反思當代中國最重要的文化問題之一:如何更嚴肅和理性地看待當代和傳統的關係。”據介紹,展覽還加入了影像、裝置、行為藝術等形式,使原來“傳統”意味很濃的展覽,由此變得具有探索的先鋒性和表現的當代性。

如何將《焉之兮》這場展覽辦出新意,策展團隊從策劃之初就在不斷思考這個問題。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負責人認為本次展覽的問題意識源于對“當今和傳統的關係”這個問題的再思考。這是當代中國最重要的文化問題之一。如何抽離表面,直抵本質?如何發現問題後面的問題,尋找到真正的元問題?期待此次展覽,可以撕開一個裂口,拓寬一點邊界,引發每一個中國人或淺或深的思考。同時,通過全新的展覽方式(如火燒、水灌,動用裝置、影像、行為等),顛覆“傳統書畫”的展覽模式。如此一來,亦是傳統與當代復雜關係的一次側面呈現。

“‘焉、‘之’、‘兮’,這三字是最文言的詞匯,但又是最無具體指向的詞匯。此次展覽的題目,盡量避免有任何的指向性,才能將大家理解的空間盡可能擴大。”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有關負責人如是解釋展覽題目。

“這不是一個傳統書畫展,而是一次當代藝術展。”主辦方負責人介紹説。

一起來圍觀本次展覽的介紹,詳情親身體驗更有feel~

A繪畫:展出被切割後的“完美作品”。

郭莽園先生對劉釋之的“完整”作品進行了切割,最後誕生了所謂的“更好”“更完美”的作品。本次展覽展出了這些“切割”後的“更好”的作品。但這個所謂“更好”的作品,實際上卻是不完整的。而所謂的“陌生感”“現代感”“突破感”的獲得,卻是來自于這一“切割”。這一組作品傳達了一種溫和而積極地對待傳統的態度和觀念。但無論如何積極和溫和,都只是在傳統的框架內對傳統加以改造。越完美,越不完美。

B書法:展出焚燒後的殘余書法作品。

甲見劉釋之的書法作品,大怒,點火焚之。燒到一半,乙突然上前通過快速的踩踏動作而撲滅之,搶救出殘余的書法作品。此次展覽,展出了其殘余書法作品的真跡。

甲的行為,代表的是激烈的、極端的對待傳統的態度。一把火式的暴戾,恰恰是中國的老傳統之一。如此,必然會加劇和溫和型傳統維護者的文化分歧,甚至撕裂微弱的共識。這種分歧絕非以傳統來劃分“內外”界限的精英集團的隔閡,而是傳統內部真正的衝突。

C詩稿:展出顢頇者的朱批和劉釋之的詩稿原文。

顢頇者修改了劉釋之的詩歌作品。顢頇者代表的是對傳統一無所知而又利欲熏心、急欲大啖傳統之肉大飲傳統之血者。他們高亢地介入對傳統的“積極弘揚”和“現代化改造”,實際上,背後是赤裸裸的利益驅使。基本上屬于娛樂式的鬧劇,當下的國學熱是其代表作。

D水漫:劉釋之在金魚缸的底部寫下書法,然後放水。

書法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漫漶,直至消失。最後池水變黑,一片混沌。這一池黑水,也許可以代表傳統在當今的狀態和人們對傳統的普遍觀感。是否真的如此?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有所辯解。

但,你敢對自己理解的傳統,繼續保持堅定的立場嗎?你敢説你自己對傳統的理解,是“正確的”和“有深度的”嗎? 

E影像

此次展覽展出的書法、繪畫、詩稿作品,其誕生過程,被拍成了影像,現場呈現。

F行為

現場演繹完美與不完美的變化過程。

編輯: 陽揚
數字報

一切一燒一改,“焉之兮”劉釋之作品展用創意詮釋“完美”

金羊網  作者:  2018-06-10

一切一燒一改,“焉之兮”劉釋之作品展用創意詮釋“完美”

文/金羊網記者甘韻儀

圖/張偉樾

6月9日-6月19日,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首展”係列第二回“焉之兮——劉釋之作品展”在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舉行。這個展覽很特別,“被破壞”的痕跡隨處可見,卻不是“敗筆”,主辦方以及藝術家正想用如此當代藝術,展示傳統與當今、完美與不完美之間的微妙關係。

“展覽希望能觸碰及反思當代中國最重要的文化問題之一:如何更嚴肅和理性地看待當代和傳統的關係。”據介紹,展覽還加入了影像、裝置、行為藝術等形式,使原來“傳統”意味很濃的展覽,由此變得具有探索的先鋒性和表現的當代性。

如何將《焉之兮》這場展覽辦出新意,策展團隊從策劃之初就在不斷思考這個問題。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負責人認為本次展覽的問題意識源于對“當今和傳統的關係”這個問題的再思考。這是當代中國最重要的文化問題之一。如何抽離表面,直抵本質?如何發現問題後面的問題,尋找到真正的元問題?期待此次展覽,可以撕開一個裂口,拓寬一點邊界,引發每一個中國人或淺或深的思考。同時,通過全新的展覽方式(如火燒、水灌,動用裝置、影像、行為等),顛覆“傳統書畫”的展覽模式。如此一來,亦是傳統與當代復雜關係的一次側面呈現。

“‘焉、‘之’、‘兮’,這三字是最文言的詞匯,但又是最無具體指向的詞匯。此次展覽的題目,盡量避免有任何的指向性,才能將大家理解的空間盡可能擴大。”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有關負責人如是解釋展覽題目。

“這不是一個傳統書畫展,而是一次當代藝術展。”主辦方負責人介紹説。

一起來圍觀本次展覽的介紹,詳情親身體驗更有feel~

A繪畫:展出被切割後的“完美作品”。

郭莽園先生對劉釋之的“完整”作品進行了切割,最後誕生了所謂的“更好”“更完美”的作品。本次展覽展出了這些“切割”後的“更好”的作品。但這個所謂“更好”的作品,實際上卻是不完整的。而所謂的“陌生感”“現代感”“突破感”的獲得,卻是來自于這一“切割”。這一組作品傳達了一種溫和而積極地對待傳統的態度和觀念。但無論如何積極和溫和,都只是在傳統的框架內對傳統加以改造。越完美,越不完美。

B書法:展出焚燒後的殘余書法作品。

甲見劉釋之的書法作品,大怒,點火焚之。燒到一半,乙突然上前通過快速的踩踏動作而撲滅之,搶救出殘余的書法作品。此次展覽,展出了其殘余書法作品的真跡。

甲的行為,代表的是激烈的、極端的對待傳統的態度。一把火式的暴戾,恰恰是中國的老傳統之一。如此,必然會加劇和溫和型傳統維護者的文化分歧,甚至撕裂微弱的共識。這種分歧絕非以傳統來劃分“內外”界限的精英集團的隔閡,而是傳統內部真正的衝突。

C詩稿:展出顢頇者的朱批和劉釋之的詩稿原文。

顢頇者修改了劉釋之的詩歌作品。顢頇者代表的是對傳統一無所知而又利欲熏心、急欲大啖傳統之肉大飲傳統之血者。他們高亢地介入對傳統的“積極弘揚”和“現代化改造”,實際上,背後是赤裸裸的利益驅使。基本上屬于娛樂式的鬧劇,當下的國學熱是其代表作。

D水漫:劉釋之在金魚缸的底部寫下書法,然後放水。

書法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漫漶,直至消失。最後池水變黑,一片混沌。這一池黑水,也許可以代表傳統在當今的狀態和人們對傳統的普遍觀感。是否真的如此?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有所辯解。

但,你敢對自己理解的傳統,繼續保持堅定的立場嗎?你敢説你自己對傳統的理解,是“正確的”和“有深度的”嗎? 

E影像

此次展覽展出的書法、繪畫、詩稿作品,其誕生過程,被拍成了影像,現場呈現。

F行為

現場演繹完美與不完美的變化過程。

編輯: 陽揚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