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偷偷送女保姆金項鍊引子女眾怒!真相讓人沉默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海華 發表時間:2018-06-08 12:43

  一條價值不菲的金項鍊引發一場家庭倫理大戰?故事的實情讓人唏噓反思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某黃金周,郝麗和哥、嫂約好回老家看望老爸。

  從香港趕回家的郝麗,和福姨寒暄了幾句,見到從省城回到家的哥嫂,便急忙拉著他們進了房間,躡手躡腳地關上房門,神秘兮兮地問,哥,嫂子,你們發現沒,這次回來,福姨脖子上戴著一樣挺值錢的玩意?

  啥?挺值錢的玩意?哥滿臉問號。一條價值不菲的金項鍊唄。嫂子斜了丈夫一眼。

  一個保姆,哪來的金項鍊?這太蹊蹺了!是她買的?她舍得?莫非是老爸送的?不!不可能!難不成是偷的?!

  ……

  郝麗和哥嫂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猜測著……十多分鐘後,他們仨決定,由郝麗找福姨當面鑼對面鼓地問個明白。

  郝麗走出房間,急三火四地把在老爸房裏陪老爸閒聊的福姨叫了出來,又把福姨拉進她住的房間,輕輕掩上房門,不動聲色地用手摸摸她脖子上戴著的金項鍊,嬉笑著説,福姨呀,這條金項鍊好靚耶!哪來的?少頃,又旁敲側擊地説,記得我媽曾留下一條金項鍊……

  福姨的臉上略顯尷尬地露出一絲兒淺笑;後又打了個愣怔;旋即一臉驚愕……見福姨不再吱聲,郝麗無奈地從福姨房間出來,又匆匆拐入哥嫂的房間,嫂子迫不及待地問,福姨咋説?

郝麗一臉不屑地説,哼!她不肯説出實情。

  不肯説出實情?哥雙眉一皺。

  十有八九心中有鬼!嫂子厲聲説,走!我和你再一起去!

  郝麗推開福姨的房門,對著還在發呆的福姨直截了當地問,福姨,我再問你,這金項鍊哪來的?福姨“我……我”地囁嚅著。嫂子又像審犯人般逼問道,你説呀,是自個買的?還是人送的?或者是……

  然而,任憑郝麗和嫂子如何窮追猛打,福姨都一口咬定是送的。至於誰送的,卻始終沒有開口。

看天色已晚,郝麗和嫂子只得暫時偃旗息鼓。

  晚上,福姨動作有些機械地做好飯菜,先伺候郝麗的老爸吃完晚飯,稍後給他吃了好幾種藥,又等郝麗和哥嫂吃過晚飯,這才有些慌亂地吃了幾口飯菜,草草收拾完碗筷,便回自個的房間去了。

  第二天一早,住在同一層樓的郝麗她大叔來串門,一進屋,便和剛起床的郝麗打哈哈,阿麗呀,聽説你和哥嫂回來看老爸了,好呀……郝麗跟大叔打了聲招呼,轉頭叫福姨泡茶,可連叫三聲,竟無人應答。她急忙推開福姨的房門,空無一人。遂轉去廚房,卻瞥見飯廳的餐桌上靜靜地躺著一條金項鍊,下面壓著一張紙條。不禁驚呼道,人咋走啦?!

  郝麗匆匆叫醒哥嫂,和大叔一起來到餐桌旁,拿起那張紙條,只見上面寫著:阿麗,金項鍊是你爸前幾天送的,還要我戴上。我不肯。他老發脾氣。瞅他一把年紀,又體弱多病,為讓他老人家高興,我只好暫時收下,戴著。是真是假,可問你爸。如今物歸原主了。我窮,但也有尊嚴。既然不信我,再留下去作甚?!別忘了按時給你爸吃藥,須注意的事,我都一一寫在背面了。

  這咋回事?!大叔兩眼緊瞪著郝麗。郝麗悄聲將昨天的事説了,嫂子嘟噥道:老爸送的?不是每月付工錢了嗎?憑啥還送金項鍊!

  憑啥?

  大叔望著面面相覷的他們仨,長嘆一聲,真不知該咋説你們好!你們老媽因車禍走了8年了,8年來,你們老爸多種疾病纏身。你們知道,福姨是外省人,丈夫早年病故,兒子成家後南下做家政,這8年在你們家像親人般照顧你們老爸。你們知道嗎,有好幾次,你們老爸昏倒了,多虧福姨及時發現,叫來救護車,後又細心護理。我説叫你們回來幫忙,可她總説不用,你們都有家。多好的人啊!説難聽點,如果沒有福姨,你們老爸的骨頭早就打鼓啦!

  少頃,大叔又一字一頓地説,你們倆一個遠嫁香港,一個在省城成了家。你們這些年一年到頭回來看你們老爸還不到4次吧?是,你們都有家,有你們的事業,有你們的生活,也有你們的難處。

  可這次一回到家,還沒來得及和你們老爸好好説上幾句話,咋就整了這一齣呢?如今可好,人走了。唉,不就是一條金項鍊嘛!你們想過你們老爸的感受和生死嗎?!

  幹嘛呢?一大清早吵吵嚷嚷的。郝麗的老爸打開房門,拄著拐扙,蹣跚地走上前來問道。

  大叔剛簡要地把事情説完,忽聽“哐當”一聲,郝麗的老爸昏倒在地,拐杖在地上直打轉……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5月21日,A12版,作者:海華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老爸偷偷送女保姆金項鍊引子女眾怒!真相讓人沉默

羊城晚報  作者:海華  2018-06-08

  一條價值不菲的金項鍊引發一場家庭倫理大戰?故事的實情讓人唏噓反思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某黃金周,郝麗和哥、嫂約好回老家看望老爸。

  從香港趕回家的郝麗,和福姨寒暄了幾句,見到從省城回到家的哥嫂,便急忙拉著他們進了房間,躡手躡腳地關上房門,神秘兮兮地問,哥,嫂子,你們發現沒,這次回來,福姨脖子上戴著一樣挺值錢的玩意?

  啥?挺值錢的玩意?哥滿臉問號。一條價值不菲的金項鍊唄。嫂子斜了丈夫一眼。

  一個保姆,哪來的金項鍊?這太蹊蹺了!是她買的?她舍得?莫非是老爸送的?不!不可能!難不成是偷的?!

  ……

  郝麗和哥嫂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猜測著……十多分鐘後,他們仨決定,由郝麗找福姨當面鑼對面鼓地問個明白。

  郝麗走出房間,急三火四地把在老爸房裏陪老爸閒聊的福姨叫了出來,又把福姨拉進她住的房間,輕輕掩上房門,不動聲色地用手摸摸她脖子上戴著的金項鍊,嬉笑著説,福姨呀,這條金項鍊好靚耶!哪來的?少頃,又旁敲側擊地説,記得我媽曾留下一條金項鍊……

  福姨的臉上略顯尷尬地露出一絲兒淺笑;後又打了個愣怔;旋即一臉驚愕……見福姨不再吱聲,郝麗無奈地從福姨房間出來,又匆匆拐入哥嫂的房間,嫂子迫不及待地問,福姨咋説?

郝麗一臉不屑地説,哼!她不肯説出實情。

  不肯説出實情?哥雙眉一皺。

  十有八九心中有鬼!嫂子厲聲説,走!我和你再一起去!

  郝麗推開福姨的房門,對著還在發呆的福姨直截了當地問,福姨,我再問你,這金項鍊哪來的?福姨“我……我”地囁嚅著。嫂子又像審犯人般逼問道,你説呀,是自個買的?還是人送的?或者是……

  然而,任憑郝麗和嫂子如何窮追猛打,福姨都一口咬定是送的。至於誰送的,卻始終沒有開口。

看天色已晚,郝麗和嫂子只得暫時偃旗息鼓。

  晚上,福姨動作有些機械地做好飯菜,先伺候郝麗的老爸吃完晚飯,稍後給他吃了好幾種藥,又等郝麗和哥嫂吃過晚飯,這才有些慌亂地吃了幾口飯菜,草草收拾完碗筷,便回自個的房間去了。

  第二天一早,住在同一層樓的郝麗她大叔來串門,一進屋,便和剛起床的郝麗打哈哈,阿麗呀,聽説你和哥嫂回來看老爸了,好呀……郝麗跟大叔打了聲招呼,轉頭叫福姨泡茶,可連叫三聲,竟無人應答。她急忙推開福姨的房門,空無一人。遂轉去廚房,卻瞥見飯廳的餐桌上靜靜地躺著一條金項鍊,下面壓著一張紙條。不禁驚呼道,人咋走啦?!

  郝麗匆匆叫醒哥嫂,和大叔一起來到餐桌旁,拿起那張紙條,只見上面寫著:阿麗,金項鍊是你爸前幾天送的,還要我戴上。我不肯。他老發脾氣。瞅他一把年紀,又體弱多病,為讓他老人家高興,我只好暫時收下,戴著。是真是假,可問你爸。如今物歸原主了。我窮,但也有尊嚴。既然不信我,再留下去作甚?!別忘了按時給你爸吃藥,須注意的事,我都一一寫在背面了。

  這咋回事?!大叔兩眼緊瞪著郝麗。郝麗悄聲將昨天的事説了,嫂子嘟噥道:老爸送的?不是每月付工錢了嗎?憑啥還送金項鍊!

  憑啥?

  大叔望著面面相覷的他們仨,長嘆一聲,真不知該咋説你們好!你們老媽因車禍走了8年了,8年來,你們老爸多種疾病纏身。你們知道,福姨是外省人,丈夫早年病故,兒子成家後南下做家政,這8年在你們家像親人般照顧你們老爸。你們知道嗎,有好幾次,你們老爸昏倒了,多虧福姨及時發現,叫來救護車,後又細心護理。我説叫你們回來幫忙,可她總説不用,你們都有家。多好的人啊!説難聽點,如果沒有福姨,你們老爸的骨頭早就打鼓啦!

  少頃,大叔又一字一頓地説,你們倆一個遠嫁香港,一個在省城成了家。你們這些年一年到頭回來看你們老爸還不到4次吧?是,你們都有家,有你們的事業,有你們的生活,也有你們的難處。

  可這次一回到家,還沒來得及和你們老爸好好説上幾句話,咋就整了這一齣呢?如今可好,人走了。唉,不就是一條金項鍊嘛!你們想過你們老爸的感受和生死嗎?!

  幹嘛呢?一大清早吵吵嚷嚷的。郝麗的老爸打開房門,拄著拐扙,蹣跚地走上前來問道。

  大叔剛簡要地把事情説完,忽聽“哐當”一聲,郝麗的老爸昏倒在地,拐杖在地上直打轉……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5月21日,A12版,作者:海華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